緬甸大選在即 英國各界關注

【新唐人2010年10月24日訊】新聞周刊(140)

緬甸即將在11月7號舉行20年來首次的大選,不過,緬甸軍政府已經表明,在選舉期間,外國記者和觀察員都不得入境﹔與此同時,緬甸最大的反對黨領袖翁山蘇姬,依舊被軟禁在家中。目前,聯合國與大多數的西方國家,都對緬甸大選的公正性抱持相當的懷疑。英國政府同時表態,沒有翁山蘇姬參與的大選,不具有可信度﹔而受到英國政府庇難的緬甸人,也呼籲國際社會抵制大選。

已經進入倒數計時階段的緬甸全國大選,軍政府聲稱這是他們邁向「民主路線之圖」的重要標誌,但是隨著緬甸的民主派領袖翁山蘇姬持續被關押,以及其他的9個政黨遭到查禁,大選的真實性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10月中旬,翁山蘇姬已經通過她的律師轉達,呼籲聯合抵制這次大選﹔而在同一時間,緬甸軍政府也釋放出爆炸性言論,拒絕觀察員和外國記者在選舉期間入境緬甸國土。目前英國、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不斷敦促緬甸軍政府釋放翁山蘇姬。

在緬甸駐英國倫敦的大使館旁邊,已經有民眾掛起「釋放翁山蘇姬」的海報。

但是她到底能不能釋放或是參與選舉,都是個未知數,英國外長已經聲明,沒有翁山蘇姬參與的大選,是非法的。

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英國的發言人溫南博士(Dr. Win Naing),在倫敦出席一場緬甸克倫族的聚會時對我表示,要求軍政府讓翁山蘇姬參加大選是不可能的,全國民主聯盟早已決定全面抵制這場選舉。

溫南博士:「根據緬甸現在的法律,翁山蘇姬不可能參加大選,但是這不重要,因為縹甸人會一如往常支持她。」

人權團體《英國支援緬甸運動》(Burma Campaign UK)的一名策劃主任瑪麗(Mary Hle)進一步指出,緬甸新的憲法對於選舉的限制,有太多不民主的地方,包括給予軍政府過大的權力。

瑪麗:「緬甸憲法絲毫沒有賦予少數民族應有的權利及自治權。百分25的國會席位由極權軍政府佔據,軍政府控制國會,媒體也沒有自由可言。因此,這部憲法對緬甸人民來說,既不自由也不公平。」

直到現在,軍政府關押了2,100名良心政治犯,他們都面臨著被嚴重酷刑的可能。翁山蘇姬曾說,這些政治犯,才是真正關心和希望緬甸走向自由民主道路的人。

英國《衛報》在9月中旬頭版報導《英國廣播電臺》BBC礙於財務收縮,有可能撤出在緬甸的播出,《衛報》指出,這對於軍政權就像是一個禮物,對於被關押的政治犯而言就是個侮辱。

今年夏天,總部設在倫敦的《國際特赦》(International Amnesty)發起一項運動,位於世界各地的人們,可以把任何一位緬甸政治犯的名字寫在自己的右掌心,然後拍照上傳互聯網,以此對這些政治犯表示支持。

記者出鏡:《國際特赦》要求英國首相卡梅倫和他的政府,對緬甸政府施壓,要求他們釋放所有良心政治犯,並確保緬甸人在選舉期間,享有表達言論、和平集會以及聯盟的自由。

艾艾茉(Aye Aye Mon),是政治犯家庭的女兒,去年她接受英國政府的庇難,目前居住在曼徹斯特。我們在她位於地下室的狹小房間,聽她講述了在緬甸的生活。

艾艾茉:「我父親在1988年被捕,直到2000年獲釋。它們(政府)總是竊聽我們的電話,檢查我們在和誰聯繫,有時候我們在通話,電話線就直接被切斷,或是聽到奇怪的聲音,像是一種回音。」

艾艾茉說,她是家裏面唯一沒有被捕的人。在緬甸,她習慣保持絕對的安靜以求自保。艾艾茉在緬甸完成碩士學位後,原本計劃攻讀博士,但她最後還是選擇離開自己的家鄉。

艾艾茉:「如果繼續唸博士,我需要在大學教書為政府工作,但我並不想為了那個政府工作。」

根據報導,去年緬甸東部的克倫族(Karen),與軍政府發生激烈衝突,有4,000人跨越邊境,逃向泰國。

儘管如此,在泰國這樣一個稍微自由的國度,克倫族仍然需要為了生存而奮鬥。目前在雪菲爾城市唸書的帝高(Saw Eh Htee Kaw),2006年來到英國,在這之前的21年,他一直生活在泰國的集中營裡。

帝高:「集中營四周佈滿鐵絲網,我們很難逃離,唯一可以逃生的出口就是大門了,那裏的戒備非常嚴密。如果有人離開集中營被發現了,常會遭到毒打,而我們對此束手無策,因為我們無權抱怨。」

9月期間在倫敦的地穴藝畫廊(London Crypt Gallery)展覽了一系列由攝影師杜赫斯特(Vernon Dewhurst)在泰國集中營秘密拍攝的作品,作品中可以看到緬甸人處在非常窮困的環境。帝高說,他們在泰國的處境雖然很糟,但身在緬甸的人民情況更難以想像。

英國倫敦大學伯貝克學院(Birkbeck College, London University)法學系教授奇瑞博士(Adam Gearey),長期觀察國際人權現況,他認為,從國際間對緬甸人權的實際反應看來,許多國家並沒有真正對軍政府施壓。

亞當奇瑞:「 歐盟部分成員雖然主張應該強力制裁軍政府,但是在緬甸有石油利益的法國,就對制裁有些迴避。而具有敏感地位的中國,更在阻撓國際社會對改善緬甸人權狀況的努力。 選舉的舉行是一件好事,這讓國際壓力有集中的地方,期使選舉能透明、可靠,達到國際標準。」

另一方面,奇瑞博士對未來緬甸民主憲政的建立,保持著樂觀的態度。

亞當奇瑞:「 我想大家應該抱持希望,期望每個國家都能達成民主憲政。目前的障礙是,軍政府並不想放棄獨裁而建立一個民主的政府,因此國際間必須施壓,並支持民主過渡,才有可能讓緬甸實現民主。」

在許多居住海外的緬甸人心中,他們都渴望見到家鄉能呼吸自由空氣的那一天,他們也正在努力實踐著翁山蘇姬所說的,「用你的自由,為我們爭取自由」。

記者出鏡:

緬甸未來的民主道路何去何從,或許沒有人可以給出答案,但可以知道的是,在爭取自由民主到來的那一天,緬甸人從不放棄希望。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