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曹禺文化節 湖北姚立法「被失蹤」

【新唐人2010年11月2日訊】26號,第二屆「曹禺文化周」在湖北潛江拉開帷幕。可是,在潛江當局用6年時間花了20個億打造出來的「曹禺文化節」的繁華背後,卻掩蓋著潛江人的貧窮和不滿。潛江維權人士姚立法從19號到30號,也因此「被失蹤」了12天。下面,請看記者的報導。

曹禺是中國的戲劇作家。在曹禺是否是潛江人還存在爭議的情況下,2004年以來,潛江當局投入近20億元,興建了梅苑戲劇文化主題公園、曹禺公園、曹禺紀念館等一批設施,打造了「曹禺文化」品牌。

不過,這個曹禺文化節被當地老百姓批評爲「政績工程」、「擾民工程」和「吃回扣工程」,這幾年來,當地百姓持續的進行了抗議活動。

姚立法揭露,潛江市當地老百姓生存非常困難,環衛工人十多年來只能拿到他們應得工資的70%,民辦教師在農村教書幾十年,最後被一腳踢出門外,而招聘來的警員,跟著政府幹了一二十年,政府也欺騙他們,把他們辭掉,還有失地農民等等,生活都很貧苦。

姚立法:「這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他們的那些合法的利益被政府剝奪侵害,他們無處伸冤,他們當然要表達他們的要求。他們可能會在曹禺文化節的那個期間進行抗議。」

10月19號姚立法在所工作的潛江市實驗小學的辦公室內,被7人看押著,乘坐專車,從湖北的長陽縣,到鄰近重慶的萬州,再到枝江、荊州、洪湖回到潛江。長途跋涉「被失蹤」12天。

沿途住宿時,姚立法被人看守,他的手機、提包被扣,由於不准關燈、關電視,休息不好,一度導致他血壓升高,但也不准他看醫生。

姚立法認爲,他與舉行抗議的民衆聯繫密切,他的「被失蹤」與「曹禺文化節」在潛江舉行有關。

姚立法:「政府更害怕在曹禺文化節這個活動期間,這些抗議的人的活動、規模、集體抗議的情況,把抗議活動的消息更害怕被暴露揭露出來。我是屬於公開揭露這個政府黑暗的人,所以爲了遮他們的醜,分解這些聲音,所以把我控制了。」

姚立法表示,潛江市當局爲了維穩,對所有有不穩定因素的人員都進行嚴密監控和軟禁。他揭露,在「曹禺文化節」前後,潛江市政府和警方不僅動用了政府的力量,還利用流氓黑社會進行跟蹤、威脅,幷利用納稅人的錢收買恐嚇要抗議政府的人,說:「我給你一點錢,但是你最近幾天不能出門。」

新唐人記者秦越、王明宇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