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中共在港統戰至富豪第三代

【新唐人2010年11月14日訊】新聞週刊(249)中共接管香港已十多年,在當地至今還是個秘密組織,中國共產黨這個名稱對香港人來講仍是很敏感的話題。像這種大權在握,卻仍然維持地下組織的姿態,在世界各地恐怕找不到第二個例。最近一本名為《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的新書,以開拓性的方式探討中共自1921年建黨以來在香港所扮演的角色,對了解中共的秘密管控過程提供了視野。該書英文版已經發行,中文版將在年底面世。

《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的作者是前立法會議員、思匯政策研究所行政總監陸恭惠,早在英國讀大學時,對曾經仔細研究過共產黨的理論基礎,包括馬克思列寧主義以至毛澤東思想。她表示此書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寫,將中共自1921年開始直至現在的所有歷史資料串成一個故事。她認為要了解共產黨,離不開它來源的理論。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部,是黨中龐大核心的一個架構,它做事的方式是從列寧主義誕生出來的,所以我們要明白這些,我們就更加容易去分析大陸的一舉一動。”

而共產黨奪取政權、進行控制的其中一種主要手段,就是建立所謂的統一戰線,進行統戰。陸恭蕙表示,中共對統戰有很明確的定義。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統戰就是希望你接受黨看事情的一些看法,第二就是你不同意它的看法,你可不可以不出聲?就是你不會反它。統戰在黨內都說的很清楚,甚麼工具用來做甚麼。”

書中詳細講述中共如何在香港進行統戰工作,尤其在收回香港的過程中,統戰誰、何時開始統戰都有很條理羅列出來。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你可以看到是一代一代的統,到現在這一、二年,從傳媒報導中都看到有些是第三代富翁的家族,他們都納入人大、一些地方的人大、政協或是甚麼委員會,我不是用一個批評制度的想法去寫,但是我覺得我們可以披露我們可以看到過程是如何的,可以鑑定到一些的推論。譬如最後2008年,在香港北京奧運會在香港能夠拿火炬是甚麼人?這些人和以前那些被統戰者有甚麼關係?”

而統戰的對像是有選擇性的。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要深入民間,所以它會聚焦一些人,不是每一個人,統戰是要選擇的,它覺得你在某一個範疇或是聯繫方面有影響力,它才會統戰你的。因為它希望你接受它的看法,在你的工作範圍內,可以幫它達到目的。……最後它都統戰了民主黨,它都可以找到磋商的機會,這也是在民眾很多壓力之下。”

陸恭蕙指出,中共政權要控制香港,不會放過在香港政改問題上統戰,每當香港有選舉,它就會搞一些架構出來影響選舉的結果。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你可以說這是一個政治策略的決定,就是香港可以有選舉,去到2017年真的可以讓你特首可以由人民直選,你可以看到它的策略上如何開始處理這方面的事,它可以篩選一些人,有的人到第一步就不行了,在這裏卡你。”

對於中國大陸而言,香港在貿易、貸款、投資等方面,一直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陸恭蕙表示,從過去歷史中共對港人的容忍度可以看出。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因為我們和大陸不一樣,我的總結就是這樣,我們還有作用,我們還是不聽話,香港人好像有些怎講都不明,這是香港很特殊的地方,香港人在此已經有三代人,從我爺爺、我爸爸到我,我們都是很不聽話。”

而對大陸的老百姓,香港還有另一種作用。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為甚麼來這裏買書、買中藥、買奶粉,他們就是信香港,我在這裏買一塊金、買一罐奶粉都是真材實料,香港對不同的人都還很有用。”

香港主權移交已十多年了,有外國朋友問前後有甚麼不同,陸恭蕙這樣回答。

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陸恭蕙:“我說這間屋你時常來很多次,現在有新的主人,新的主人換了窗簾,你看到換了窗簾說換很少東西啊!但是事實上有些東西你看不到的,下面的地基,打地基的全都換了。這個是看不到的。”

陸恭蕙認為,中共秘密運作的慣性,可能不會改變。共產黨在香港大規模活動,港人也無法分辨誰是黨員,而他們是否在秘密蒐集情資,卻不得不叫港人憂心。

新唐人記者林秀宜在香港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