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兩峰會貨幣紛爭未解 危機風險猶存

【新唐人2010年11月16日訊】剛剛結束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與20國集團(G20)峰會,承諾對抗貿易保護主義、避免競爭性貨幣貶值。但是,兩大峰會在如何防止出現新的危機方面,並沒有重大進展。G20峰會各國在匯率問題上的分歧加劇,引發貨幣紛爭導致新的金融危機的擔憂。

擁有21個亞太經濟體的APEC峰會11月14號在日本閉幕,這次峰會擱置了對貨幣政策的爭論,強調促進可持續平衡增長,表示將採取切實步驟,推動建立亞太自由貿易區的願景。

不過,APEC峰會承認,在拆除亞太地區貿易及投資壁壘的長期目標上,APEC未能達到第一個里程碑。

英國BBC報導指出,美國一貫主張開放市場、免除關稅,但是中國和日本的態度都比較消極。此外,在峰會前,美國和韓國的自由貿易談判陷入僵局。

《華爾街日報》說,APEC峰會並未達成新的大型協議,妨礙推進世界自由貿易的主要障礙也依然存在。

在APEC峰會之前,12號結束的20國集團(G20)首腦峰會,重申了此前達成的避免競爭性貨幣貶值的共識,推進以市場為導向的匯率制度,並將擬定匯率和貿易「參考性指南」。

路透社報導說,G20峰會最後僅取得最低程度的共識,這將引發外界抨擊G20只是在拖延問題。這次峰會被媒體廣泛稱為「火藥味最濃的一次峰會」。

美國之音指出,峰會公報掩飾重大分歧,這些分歧在G20峰會召開前已經日漸尖銳,而且成員國之間就貨幣與貿易政策引發的緊張,也不會隨著峰會的閉幕而煙消雲散。

由於中國、德國、日本的反對,美國財長蓋特納在前往首爾G20峰會之前,已經放棄了關於設立貿易盈餘量化目標的提議。

11號,美國總統歐巴馬和北京領導人胡錦濤在首爾會談後,互相批評對方的貨幣政策,美方指責中國人為壓低人民幣獲得不公平出口優勢,中方反指美國把自身的問題歸咎於別人。

歐巴馬要求人民幣加速升值,以縮小美中貿易嚴重失衡。胡錦濤則表示,中國的匯率改革只能是漸進式推進,並需要良好的外部環境。

歐巴馬也為美聯儲的經濟刺激政策進行了辯護。11月2號,美聯儲啟動第二輪6千億美元量化寬鬆措施,使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兩輪量化寬鬆投放美鈔總量達到2.6萬億。

歐巴馬表示,美國能為世界經濟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實現增長,這不僅僅對美國有利,也對全世界有利。

美聯社說,這種論述與中國為人民幣政策辯護異曲同工,中國的說法是,人民幣升值過快將重創中國經濟,對世界是災難。

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12號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美國正奉行美元貶值的政策,由此推高了世界其他貨幣的匯率,中國也在壓低人民幣,有可能導致貿易保護主義的普遍抬頭。

美國財長蓋特納反駁說,美國永不會尋求通過貶值貨幣來贏得競爭優勢或促進經濟增長。

由歐元區財長組成的歐元集團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8號向歐洲議會委員會表示,美聯儲的行動並不是一個明智的決策,他們正在用更多債務來對抗已有債務,可能會加大擺脫危機的難度。

近日,愛爾蘭財政赤字和債務問題惡化,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比利時等國的債務狀況也不容樂觀,引發又一波歐洲債務危機的擔憂。

目前,美國國債已突破13萬億美元,如果加計隱藏性負債,美國負債超過100萬億。剛剛重奪眾議院的共和黨,擔心希臘債務危機在美國上演。共和黨眾議員彭斯(Michael Pence)說,美聯儲正在承擔一種「不可計算的風險」。

新興市場國家擔心美聯儲量化寬鬆政策造成大量熱錢湧入,催生資產泡沫和通貨膨脹,引發重燃亞洲金融風暴的風險。

北京獨立經濟學家仲大軍9號對美國之音說:「影響就是通貨膨脹吧,各國物價上漲,通貨膨脹,人民財富貶值,特別對中國這種外匯儲備比較多、重商主義、重儲蓄的國家,對這些國家國民財富來說,是一場大損失。」

這次G20峰會決定,允許面臨巨額資本流入的國家採取管制措施。而諾貝爾經濟獎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11號指出,各國資本管制各自為政,「正在分裂全球資本市場」。

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9號呼籲建立全球協作性貨幣新體系。美聯儲理事、前主席保羅.沃爾克10號說,全球化的金融系統迫切需要一個世界性貨幣,不過,他對提振世界經濟的國際合作表示悲觀。

也有專家指出,各國經濟困境難以簡單通過貨幣貿易政策可以擺脫。發達國家的社會福利制度本質上是馬克思共產思潮的體現,也是危害經濟的根本因素。與鄰為壑的貨幣貿易紛爭,可能引發全球經濟陷入新的危機。

新唐人記者李元翰、蕭宇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