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學者新書 揭“大饑荒”吞噬人性

【新唐人2010年11月21日訊】新聞週刊(244)1949年以後的中國歷史與真正的史實一直被外界質疑是大相逕庭。因此也成爲許多外國史學家的“探險”課題。專研中國近代史的西方學者馮克,經過4年的深入調查研究,著書《毛製造的大饑荒》。從人性的角度,揭露了中共十大惡行之一“大饑荒”所吞噬的不僅是生命,更是人性。也成爲之後的暴力文化的根源。

出生於荷蘭的馮客目前擔任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專研中國近代史。4年前,他藉中國大陸開始解密部分30年以上檔案的契機,針對發生在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展開長達3年的檔案調查。馮客和其助手訪問了20多個各地檔案館及許多受害者,包括四川、河南、安徽、山東、廣東等地,記錄了大躍進時代的回憶,並獲得很多珍貴的口頭史料。這些訪問全部都會記錄成冊,並保存在公共圖書館裏供人們借閱。

馮客表示,《毛製造的大饑荒》這本書共花了6個月收集資料,連寫作共有3、4年時間。他介紹,全書大體分為三部分,從大飢荒的起因開始記錄。不僅談及當時的政治,還涵蓋了底層民眾的命運、交通系統和城市的變化,以及對大自然的蹂躪等多個方面,是一部有關那個時代的豐富的社會歷史。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毛澤東發現中國真正的財富就是它的勞動力,上億的人民,他可以當作軍隊來用,在繼續革命中取代像美國和英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大飢荒就是這樣開始的。當然很快就演變得很糟。我跟隨這個故事從1957年一直到1962年毛澤東不得不作出退步,有上千萬人在大飢荒中死於非命。”

書中描述了老百姓以人性的墮落和道德的妥協為代價,在大飢荒中用偷盜、吃土甚至吃人等慘痛的方式得以存活。最後描述令人沉重的死亡方式。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最後一部分閱讀起來會較為困難,叫做死亡方式。關注人們是怎麼死的,及死亡的原因。事實上百分之六至八的受害者被殘暴的打死,他們被活埋,被淋穢物,或者被鐵絲綁住並打死。疾病在那個時期非常的盛行,通常都完全沒有治療。還有意外發生。當然還有人自殺,因為他們無法應付那些苦悶、痛苦和破壞性的手段。”

另一個驚人的發現,據馮客的調查統計指出,在大飢荒中有至少4千5百萬人死於非命,並不只3千萬。他認為,這場大災難雖然是毛澤東發動的,但是整個共產黨才是災難的根源。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中國共產黨必須要為此負責,為這起巨大的災難負責。這可被列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禍,有至少4千5百萬人死於非命。我們可以追究當時的領導人毛澤東,他確實是那個一路強制的人,但是如果沒有其他共產黨內的人去支持他,去實施他的命令,去推動大躍進,大飢荒就從來不會發生。”

他強調,真實的歷史可能遠遠殘酷過他在書中的描述。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這是中共的自畫像。我用的都是它自己的資料。然而,很多的資料仍然是封閉的,在檔案館裏有很多有意思的文件我都看不到。另外北京還有中央檔案局,但是幾乎沒有歷史學家可以使用它。如果這些信息一直被封鎖,我們只能說,這本書是歷史的一個溫柔版本。”

大飢荒留下的不僅僅是死亡回憶,道德的下滑才是真正影響中國數代人的夢魘。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人們互相背叛,被迫做出的各種事情是人們在正常情況下不會幹的。因此社會的道德結構開始飛快的動搖,非正常的體系強迫人們對生存和死亡作出可怕的選擇。”

馮客認為用群體滅絕來形容中共在大飢荒的罪行更為恰當,今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達11年的迫害還在持續,對維權人士的鎮壓還在升級,中國的根本問題在於一黨專政,體制不改變,中國人民受到的迫害還將持續。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但是根本上講這個系統完全沒有變化,這變成一種暴力文化。因此我們並不驚訝,在今天仍有很多人被殘酷的折磨,他們會因為信仰、政見或其他任何原因被當權者迫害。”

馮客表示,新書出版後有更多人關心中國的未來。中國人如何才能走出這個悲劇,他相信只有無懼的爭取才能找到出路。

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一黨專政是一個陷阱,你只要身在其中就很難從裏面去改變它。如果沒有人能無懼鎮壓的發聲,如果沒人可以無懼報復的提出自己獨立的見解,暴力還會持續,所以唯一的出路是允許人們無懼的發聲、無懼的出版、無懼的出行,讓人們擁有基本人權去購買、交易和生活。”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