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中)

【新唐人2011年1月16日訊】在所謂盛世中感受到的危機比晚清更加緊迫

【世事關心】(154) 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之二 火山口上的盛世

旁白:清宣統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也就是距今100年前的1910年6月5日,晚清政府在南京舉辦了盛大的“南洋勸業會”,這次歷時半年的博覽會,規模盛大、轟動中外。 當時在湖州中學讀書的少年茅盾曾和同學們前往參觀,數十年後仍記憶猶新,撰文回憶盛會的實況。會後他還悠閒地逛了舊書店,遊覽了雨花臺。這次南京之游,成了茅盾中學時代最美好的記憶之一。

旁白:但是,茅盾不知道的是,那一刻,離一個王朝的垮臺已近在咫尺。第二年,即1911年,保路風潮席捲全國,而10月10日的武昌起義,宣告了統治中原260多年的滿清王朝壽終正寢。

旁白:然而,大廈將傾的前一刻,滿清統治者對自己的統治卻還保有足夠的信心。勸業會沒有特別的安全檢查,也沒有因為辦盛會而給人民的生活造成什麼不便。相反,人民倒頗覺樂在其中。由此,我們不禁想起了100年以後,在距南京280公里處所辦的另一個盛會-上海世界博覽會。

旁白:同樣是政府籌辦的博覽會。但是,舉辦者的心態不盡相同-中共比起當時即將倒臺的晚清政府,顯得更加驕躁不安。 也許是因為,他們在所謂盛世歡歌中所感受到的危機和壓力比100年前的清政府更加直接和緊迫。

旁白:2010年5月,就在距離上海世博館50公里的江蘇昆山,和世博同時進行的還有這樣的事件。

旁白:畫面上是5月20號,昆山數百名國企工人,因公司被私下轉賣,開始發動罷工3天。 在上海世博開幕的同一個月份,全國各地罷工潮仍在不斷湧現,

5月1日,山東省棗莊市萬泰集團一棉分公司(原棗莊市第一棉紡織廠)工人罷工。

5月4日,南京新蘇熱電公司工人要求加薪未果,工人大罷工。

5月5日,深圳橫崗荷坳百達五金塑膠廠兩千多名員工集體大罷工。

5月 16日,江蘇無錫尼康工人因環境污染中毒事件引發連日罷工抗議。

5月17日,日資本田廣東佛山南海廠工人罷工,要求加工資,致本田在華4廠全線停 工。

5月20日,江蘇昆山國有錦港集團工人反對企業改制罷工。

5月24日,重慶綦江齒輪傳動公司一名工人過勞死亡引發工人大罷工。

5 月26日,日資上海夏普公司工人罷工,要求增加工資。

5月27日,北京凱萊大酒店200多名員工罷工,抗議資方賠償不足。

5月27日,雲 南紅河州13縣市巴士司機罷工,抗議當局新政減少他們收入。

5月28日韓資北京星宇車科技公司千名員工罷工,要求加工資三成等。

5 月30日,蘭州維尼綸廠也發生了罷工事件,抗議工資低,無法維持基本生存。

5月14日-6月1日,河南平頂山平棉集團工人因為買斷工齡補償款低、 國企改制置換金低、工資低等問題,堵塞廠門罷工。

旁白:中共政權在90年代初發明了一個專有名詞,叫做群體性事件。它指的是什麼呢?其實就是社會騷亂,是社會弱勢群體的正當利益受到侵害,而此冤屈在現行體制中無法得到伸張的時候,弱視群體採取的聚眾共同實施的各類反抗活動。“群體性事件”這個看起來無比中性的名詞, 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到今天,一年比一年滲透了更加深重的,無數中國人的憤怒和絕望。

旁白:2010年中共自己撰寫的《社會藍皮書》以及其他資料指出,1993年中國發生群體性事件0.87萬起,2005年上升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2008年群體性事件的數量是十二萬七千次,而2009年驟然上升到二十三萬次。

旁白:進入2010年,群體性事件的形式發生了一些引人注目的變化。5月17日,位於廣東省佛山市的本田汽車零部件製造有限公司的數百名員工,因對工資和福利不滿停工一天。在此之後工人和資方談判的近兩個星期中,因談判不順利,又多次發生罷工。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罷工活動迅速蔓延。6 月7日, 向本田提供排氣裝置的佛山豐富汽車配件廠的250多名工人罷工。 富士康深圳工廠周圍也紛紛掀起了罷工潮。6月9號,廣東中山的本田制鎖有限公司工人開始罷工,要求增加工資。 罷工潮不僅蔓延到整個珠江三角州,還向北蔓延至長江三角州。之後更蔓延至北京、天津,蘇州、四川、重慶、雲南等地的幾百家外資企業,中資企業,和合資企業。

旁白:6月2日,佛山本田資方同意上調工人工資24%,南海的本田零部件公司才全線恢復生產。

謝田:最開始罷工的時候,中共實際上是,我覺得這個政府有一種默許的態度。因為它是發生在外資企業,好象沒有涉及到中共自己的根本。現在看來,內地的國有企業的職工,也開始提出同樣的要求,提出要加薪。並且另外一點,罷工工人有一個要求的條件,就是他們可以成立自由的工會,就是跨地區地聯合起來,這個當然是中共不允許的。以前、即使到現在,中國也不太存在這樣的條件。但是我發現現在的工人,在通過一些新的高科技的手段,比如QQ、或MSN,或手機短信之類,都已經在跨地區地、跨行業地聯合起來,這些都讓中共非常恐慌。

主持人:本田工人罷工以工人的勝利而結束,工人的工資增加了24%, 那麼,這個成功的模式是否能長期擴展和延續下去,並且蔓延到整個中國,從而促使中國的勞工待遇不斷改善,最終解決血汗工廠的問題呢?事實上,情況並不是這麼簡單。

謝田:中國作為一個出口大國,中國的進出口占國民經濟GDP的比重,有的說40%,有的學者認為高達60%-70%,那什麼東西帶動了中國的出口呢?實際上就是廉價的勞動力,另外一點就是對環境的破壞,或者說對環境的治理、環境污染的控制,沒有太多的成本。如果由於廉價勞動力這個優勢,由於工資增長而被去掉的話,那中國出口的優勢就沒有了。換句話說,中國出口的產品,可能會面臨著比如說來自印度、印尼、泰國和其他國家的競爭。所以如果提高血汗工廠(的工資),當然對一般的民工來講是件好事,但是對中共政權來講,對它維持經濟發展、維持GDP增長速度來講,可能是另外一個後果。

旁白:這是美國著名的兒童玩具-芭比娃娃。絕大部分的芭比都是中國生產的。按照美國商務部所公佈的資料,中國企業製造芭比娃娃的價值是1美金,最後在美國的沃爾瑪賣出去的價格是9.99美金。從一開始的製造到終端的零售,整個價值的創造是接近10美金,可是中國製造業只創造了1美元的價值。這一美元包括了加工工廠的利潤和工人的工資。

旁白:那麼,其他的近9美金的價值是怎麼創造的呢?包括產品設計、原料採購、倉儲運輸、定單處理、批發以及零售,整條大物流的產業鏈,基本上都操控在歐美各國的手中。 也就是說,在這個鏈條當中,中國的出口加工型企業只充當了一個沒有任何研發,創新,技術含量的簡單的,廉價的勞動力。

主持人:中國改革開放30年,出口加工型的外向型經濟模式曾經一度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的發展。原因之一是它從農村吸引了大量的勞動力到城市進行比農業勞動利潤要高的工業活動。但是,保持這一狀態卻不能使經濟繼續長久發展。因為從農村到城市過渡的爆發力只有一次。事實上這一經濟模式現在已經給中國經濟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中國經濟需要轉型,需要從血汗工廠轉型到創新經濟,轉型到消費經濟。中國需要培養自己的研發能力,培養起科技含量高的產業,建立起可以依賴的國內消費市場。這種轉型對任何國家來說都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而對於時刻有著政權危機的中共來說,它幾乎成了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

旁白:美國前總統布希在他的回憶錄《抉擇時刻》裏面寫到,2008年,他與胡錦濤在華盛頓會面時,他問了一句 “什麼事讓您最揪心?” 胡錦濤的回答是,“每年要創造兩千五百萬個就業機會,這是讓他最頭疼的。”

謝田:至於說中國現在面臨的最大的挑戰,中國出口為導向的這個經濟,現在遇到了巨大的問題。因為中國出口的對象,西方世界,歐洲、美國和日本都面臨經濟衰退,中國出口現在受到很大的影響,而中國的進出口占到了中國經濟的40%到60%、70%,那如果國際經濟持續面臨衰退的話,中國的出口也不會有很大的改善。另外一點,就是中國現在面臨的通貨膨脹,勢頭也在加劇,並且現在很難遏制。就是進出口進入衰退,然後呢通貨膨脹增長。

陳志飛:中共為什麼多少年來一定要死死把持人民幣匯率?不讓人民幣升值,其中一個原因它就是要維持血汗工廠的血汗性,它才能保住這一塊經濟帶來的GDP的高速增長。還有政府特意壓低煤炭,石油的價格,這樣做大大的傷害了山西、東北這些出產自然資源的內陸省份,但是,對於依賴這些資源進行生產的沿海的出口型企業來說,這就是個大大的幫助。中共還壓低利率。這對一心想存錢的普通老百姓一點好處都沒有,但是,卻方便了這些需要借錢進行擴展的出口企業。但是出口外向型經濟現在證明已經帶來了很多弊端。要說中共絲毫不想改變,也不是事實。但是,它是有心無力。如果它的政權都保不住,別的還談的上嗎?所以它的一切行為都是短視的,是被迫的,因為它別無選擇。

旁白:中共不願,不能,不敢,改變血汗工廠這一事實,在中共制定的政策中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旁白:這些是中國的農民工。就是從農村到城市打工的人。中國有2.3億農民工,他們背景離鄉來到城市打工。做的是城裏人不願做的工作,拿的是城裏人不能接受的工資,但是,享受不到城裏人的任何福利待遇。他們的就業選擇是建築工人,保姆,還有血汗工廠的工人這類工作。工資低是一回事,關鍵是,這是一群無根的人。曾經是希望的田野的家鄉回不去了,因為田地已經沒有了,而做城裏人的夢又永遠是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因為,他們缺少了一樣至關重要的東西-戶口。

陳志飛:中國的戶籍制度卡著這2億多人,農民工進城本來就是是很可憐的,他是單打獨鬥的, 也沒有特殊的技能. 更沒有知識上的優勢.一進城的結果必然是淪為弱視群體. 在加上沒有戶口,就享受不到城裏人的種種福利待遇,因為沒有戶口,她們的後代連讀書都沒有辦法在這裏讀,讀不到書,就沒有可能用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她們的後代也只能繼續做最低賤的工作。

謝田:現在中國有些城市,開始有一些讓農民工進城、或者讓“農民上樓”之類的做法。但你仔細觀察,這些農民在被逼著進城、或被逼著“上樓”的時候,他們在農村土地又被剝壓了。

陳志飛:有報告指出,如果中國政府每年花2萬億元讓2000萬農民工轉為非農戶口,要20年才能容納全部流動人口。中國政府根本沒有意願花這筆錢。而且,這樣一來, 中國的血汗工廠可能就很難招到人了。所以,對於中共政府來說,它無論如何現在不能取消戶籍制度。中國的經濟,中共的政權需要農民工一如既往的奉獻。而這個政權唯一能給農民工做的就是繼續犧牲農民工的利益。

旁白:農民工可能是在中國社會被壓榨的最厲害的一個群體,但是,生活在中國的其他大部分社會群體,他們的日子又哪里說的上輕鬆呢?

旁白: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最新報告顯示,中國1%的人口掌握了全大陸41.4%的財富,高收入的上市國營企業高級主管與社會平均工資差距達128倍。

    

旁白:上個世紀20年代,義大利經濟學家基尼創立了一個代表收入懸殊的指標“基尼係數”, 國際上把基尼係數0.4作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線”,超0。4的"警戒線"時,貧富兩極的分化較為容易引起社會階層的對立從而導致社會動盪。主要發達國家的基尼指數在0.24到0.36之間,美國較高,為0.4。而中國現在已經達到了0.47,並且在繼續攀升之中。 改革開放30年,中國社會變成了一個底層人數過於龐大的倒T字型社會。 中產階級在中國總人口中的比例徘徊在15%左右。而T字的那一橫佔據了全部人口的83%左右。

旁白:對於經濟學家們來說,這些只是代表一些意義的數字,但是對於中國的老百姓來說。這些數字所承載的是他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是 對上養不起撫育自己的父母,對下付不起孩子的學費;是幾代人蝸居在幾十平米住房的尷尬,是人才市場擠破頭之後的一無所獲,是看不起病的悲哀,是沒有社保的不安,是對“我爸是李剛”的憤怒,是毒奶粉再次出現後的無奈,是傾家蕩產上訪過程中的希望變成絕望。

旁白:2007年4月10日,北京市中院判處殺死城管隊長李志強的無證商販崔英傑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事件的起因是2006年8月11日下午4點,崔英傑正在中關村科貿大廈附近賣烤腸,突然幾名城管出現在他面前。自知自己無證經營的崔英傑立刻意識到他賴以謀生的一切馬上就要被沒收了。

旁白:他以哀求的口氣說:“車子留給我,別的都給你們!”就這樣,他哀求了十分鐘,因為這輛三輪車是他剛剛借錢買的。就在城管們將三輪車抬上卡車的時候,崔英傑突然拔出一把11釐米的刀刺在了李志強的鎖骨和咽喉間。崔英傑隨後逃跑,而李志強則因搶救無效而死亡。

旁白:崔英傑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為什麼要為了一輛三輪車而突然行兇殺人呢?

旁白:2003年山東人崔英傑以優秀士兵的身份退伍,到北京“名櫃”KTV當了保安,他每天值班的時間是淩晨兩點到早上十點。

旁白:宣判後,崔英傑委託會見律師帶給父母兩句話。“第一,讓我大哥不要在北京幹了,趕快回家, 他的哥哥也在北京當保安 。第二,媽媽歲數這麼大了,以後不要再去挖煤了。”

主持人:中國老百姓可能是世界上最能吃苦,最能忍受屈辱的群體之一。不到萬不得已,她們真的寧願忍氣吞聲,圖個安穩。但是,現實卻偏偏不給她們這最後一點生存的空間。 看看這些報導的標題吧!

16歲少年捅死截訪者 近千人聯名求情輕判

大紀元 - 農婦反拆遷點汽油自焚 用生命換房子

河北滅門血案 馬紀良:被逼瘋了 我要殺人

大陸驚現最強釘子戶 自製火炮抗強拆

千人跪市府門前求反腐 無人理會-

“遼寧楊佳”抗暴 拆遷官員當場被刺死


草木皆兵 廣州試行“買菜刀實名制”

六百員警暴力征地 拖拉抬打全武行

上訪十年,哀鴻遍野

文昭:中國30年的改革開放造成了許多無解的矛盾。究其根源,是共產黨採取的拋棄社會公平和正義的經濟發展道路。在當今中國貧富分化懸殊的情況下,中國的低收入群體、就是窮人的心裏面,有一個很大的“怨”字。這個怨裏面既有“委屈”和“冤屈”,也有“無奈”,更多的是“絕望”。當今中國的(突出)矛盾,歸根結底,都可以把它歸結到公正缺失這一點上來。比如說國有企業改造,它是在國有企業長期低效和虧損的情況下,不得已進行的私有化改造,希望通過改變體制的方式來刺激企業的活力。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具體受益的和操作的都是各層官員和企業的經營管理者,是既得利益階層;而真正企業的主人,廣大的工人,他們則被完全排除在外。另外還有所謂的養老改革和醫療改革,也是在向社會上丟包袱。政府拋棄了自己當初在所謂“全民所有制”體制下,對老百姓負擔養老和醫療的承諾,把這部分財政負擔轉嫁到了本來收入就很低的百姓的頭上。拆遷也是這個問題,是房地產開發商與地方政府勾結起來,欺淩弱者,掠奪土地資源。

旁白:有一個現象值得一提,中國老百姓尋求公義,也就是維權的行動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開始是個人上訪、下跪,到後來就是和政府對抗,暴力抗暴、殺員警、炸法院。為什麼維權行為會從非暴力發展到暴力,而且暴力的程度一再升級?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的訴求從來沒有得到過公平公正的回應。用一句通俗的話講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在萬般無奈,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就出現了“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文昭: 關於“你不給我一說法,我就給你一個標準”,它這樣一個論斷,可以從自然法的原則去探討。自然法也是現代法制的一個來源,自然法是建立在一個普遍人性和普遍正義的基礎上的。自然法很大程度上是認可公民自己去行使,就是公民行使拘捕權和懲罰權的。也就是說,當我受到的損失,但是沒辦法通過執法機構來把事件合理解決的情況下,我作為一個受害人,我自己天然有權自己為自己討回公道。在楊佳宣判前有一個萬人簽名的呼籲活動。在這封公開信裏說,如果一個守法的公民只能通過非法報復的手段,才能討回自己的尊嚴和損失的話,那麼犯罪的就不是這個人,而是整個社會機制,也就是這個政治制度。這可以代表了當前老百姓對政府的一個態度。

主持人:漢語中有個詞,叫做“進退維谷”。就是說 無論是進還是退,都是處在困境之中。這個詞用來描述中共現在的處境,應該是再貼切不過。處在如此困境中的人,自然會絞盡腦汁來尋找脫困的方式。但是,中共卻沒有這樣做。可以說它創造了一種對待這種境遇的全新的思路,那就是不尋求脫困,因為也根本沒有辦法脫困。它只尋求保持在這個狀態當中能夠繼續生存,與危機共處。

旁白:據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課題組的研究成果,2009年中共全中國內保費用達到5140億,已經接近5321億元的軍費開支。並且,“公共安全”支出成為政府財政支出增長最快的部份之一,增幅達47.5%。中國是世界上投入“維穩”成本最多的國家之一。 對於中共地方官員來說,“維穩”的重要性已經遠遠超過社會保障、醫療衛生、教育文化等直接關係人民福祉的事業。廣東惠州僅租用監視器材就花了至少3664萬元,而社會保障中的就業補助、社會救濟等11個福利項目經費加起來才5040萬元。

旁白:基於中共在維穩方面不惜代價的投入,外界給這個行為起了個名詞,叫“天價維穩”。

旁白: “天價維穩”就好像給一鍋煮沸的湯蓋上一個厚重的蓋子。好讓湯鍋裏的東西不要噴薄而出。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湯鍋的穩定性取決於兩個因素,一個是蓋子的厚重程度和鍋內物體因持續受熱而產生的,向上噴發的動能之間的較量。另外一個因素,也是蓋蓋子的人無法控制的,就是,鍋裏的物品有可能被煮幹了,這時熊熊的大火從下面著起來,把湯鍋吞沒。到了那一步,那個蓋子是否還蓋得住湯鍋已經毫無意義了。

旁白:如今,在中國,一個社會賴以生存的基本要素是否也在被一點點熬幹了呢?我們已經看到了生態環境的走向, 民眾生存底線的現狀,接下來,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一個社會終極的潤滑劑-道德倫理。中國,這個擁有5000年文明,曾經孕育了人類最傑出的思想和文化的民族,今天是以什麼樣的容顏和氣質站在世界的東方呢?

敬請關注《雙面中國向何處去 危機之失控的人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