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中)

【新唐人2011年1月16日訊】在所謂盛世中感受到的危機比晚清更加緊迫

【世事關心】(154) 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之二 火山口上的盛世

旁白:清宣統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也就是距今100年前的1910年6月5日,晚清政府在南京舉辦了盛大的“南洋勸業會”,這次歷時半年的博覽會,規模盛大、轟動中外。 當時在湖州中學讀書的少年茅盾曾和同學們前往參觀,數十年後仍記憶猶新,撰文回憶盛會的實況。會後他還悠閑地逛了舊書店,遊覽了雨花臺。這次南京之遊,成了茅盾中學時代最美好的記憶之一。

旁白:但是,茅盾不知道的是,那一刻,離一個王朝的垮臺已近在咫尺。第二年,即1911年,保路風潮席卷全國,而10月10日的武昌起義,宣告了統治中原260多年的滿清王朝壽終正寢。

旁白:然而,大廈將傾的前一刻,滿清統治者對自己的統治卻還保有足夠的信心。勸業會沒有特別的安全檢查,也沒有因為辦盛會而給人民的生活造成什麽不便。相反,人民倒頗覺樂在其中。由此,我們不禁想起了100年以後,在距南京280公裏處所辦的另一個盛會-上海世界博覽會。

新聞:上海世博擾民。

上海雇傭打手監控毆打世博難民

旁白:同樣是政府籌辦的博覽會。但是,舉辦者的心態不盡相同-中共比起當時即將倒臺的晚清政府,顯得更加驕躁不安。 也許是因為,他們在所謂盛世歡歌中所感受到的危機和壓力比100年前的清政府更加直接和緊迫。

旁白:就在2010年5月,在中國的大江南北, 與上海世博同樣轟轟烈烈進行的,還有這樣的事情.

【滾動字幕】

5月1日,山東省棗莊市萬泰集團一棉分公司(原棗莊市第一棉紡織廠)工人罷工。

5月4日,南京新蘇熱電公司工人要求加薪未果,工人大罷工。

5月5日,深圳橫崗荷坳百達五金塑膠廠兩千多名員工集體大罷工。

5月 16日,江蘇無錫尼康工人因環境汙染中毒事件引發連日罷工抗議。

5月17日,日資本田廣東佛山南海廠工人罷工,要求加工資,致本田在華4廠全線停 工。

5月20日,江蘇昆山國有錦港集團工人反對企業改制罷工。

5月24日,重慶綦江齒輪傳動公司一名工人過勞死亡引發工人大罷工。

5 月26日,日資上海夏普公司工人罷工,要求增加工資。

5月27日,北京凱萊大酒店200多名員工罷工,抗議資方賠償不足。

5月27日,雲 南紅河州13縣市巴士司機罷工,抗議當局新政減少他們收入。

5月28日韓資北京星宇車科技公司千名員工罷工,要求加工資三成等。

5 月30日,蘭州維尼綸廠也發生了罷工事件,抗議工資低,無法維持基本生存。

5月14日-6月1日,河南平頂山平棉集團工人因為買斷工齡補償款低、 國企改制置換金低、工資低等問題,堵塞廠門罷工。

從5月12日開始今,江蘇儀征化纖工人罷工20多天,工人不滿公司強行推行改制,侵犯工人利益。

圖:平棉工人大罷工正在被鎮壓 來了幾千警察

首發:山西太原5·26大暴動!14圖-【抗暴】

旁白:中共政權在90年代初發明了一個專有名詞,叫做群體性事件。它指的是什麽呢?其實就是社會騷亂。它是由各類社會矛盾引發的民眾聚眾共同實施的抗議和反抗活動。 在今天的中國,轟轟烈烈的群體性事件遠遠不只是罷工潮。 從貴州翁安萬人暴動,到湖北石首7萬人與警察對峙,再到甘肅會寧,2000多人襲擊政府等等,近年來群體性事件的聲勢越來越大,暴力的程度也越來越高。

暴力事件footage

旁白: 2010年中共自己撰寫的《社會藍皮書》以及其他資料指出,1993年中國發生群體性事件0.87萬起,2005年上升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2008年群體性事件的數量是十二萬七千次,而2009年驟然上升到二十三萬次。

旁白: 其實, 中國老百姓可能是世界上最能吃苦,最能忍受屈辱的群體之一。不到萬不得已,她們真的寧願忍氣吞聲,圖個安穩。就是這樣一群人,是什麽讓他們走到了今天順民,暴民的零界點?讓我們把時鐘撥回12年。從一幕可能已經被很多人遺忘的鏡頭開始,看一看中國老百姓在這10多年間走過的一條尋求公義的路,從中,我們也許會找到答案。

旁白:1999年4月25日,北京府右街靠近中南海兩旁的人行道上占滿了靜默而神情安詳的人。他們就是到國務院信訪辦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當時前來請願的法輪功學員有一萬多人,他們要求政府釋放被無理關押的天津學員,出版法輪功的書籍,並且給練功人一個合法的練功環境。但是,中共政府對這一和平請願的回應是2個多月後,開始公開鎮壓法輪功。從那個時候開始,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一直持續到今天。

旁白:然而,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並不是孤立的。繼法輪功之後,從2000年開始 中國開始出現大量民眾上訪的現象。而且一直到2008年,數量逐年增加。

這是在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人民來訪接待室前面露宿的訪民。

但是,這些訪民千裏迢迢來上訪的結果又是什麽呢?

政治分析家 文昭:90年代末和2000年代頭幾年的上訪有一個特點。就是許多上訪者相信,使他們受到冤屈的是下層官員。而上級和中央是好的,他們是青天。只要上級和中央知道了他們的冤屈,就會出來主持公道。可是幾年過去了,他們的聲音不可能沒有被上級聽到。可是非但沒有包青天出來主持公道,連上訪這種行為本身也受到了打壓。而且,媒體也被禁止為他們發聲。

旁白:在中國訪民抱著一絲希望持續上訪的時候,時間很快滑到了2003,2004年。 這期間,中國各地發生了大規模的維權運動。 農民為被不合理征收的土地、下崗工人為爭取生存的權益、城市居民為保護被拆遷的房屋而奮起抗爭。 這些群體性事件發生之頻繁、 人數參與之多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所僅見。

旁白:中國第1個廣為人知的拆遷血案應該是發生在南京的拆遷自焚案。2003年8月22日,玄武區的居民翁彪在外出買午飯的時候,房子被強拆,妻子和70多歲的老父親被趕出家門,並被毆打。翁彪回來後隨即跑到拆遷辦自焚,造成他自己死亡和其它6人重傷。

旁白: 伴隨中國近幾年迅速崛起的高樓大廈,形形色色的拆遷血案也不斷發生。2009年11月13日,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成功的企業主唐福珍為了抗拒暴力拆遷所謂違規建築的自家三層樓房,在樓頂天臺自焚。

自焚錄像。

政治分析家 文昭:現在中國官方媒體也談論暴力拆遷的問題,也為受害者說幾句話。這反應出了所謂輿論導向上的一種新的做法。就是當一個矛盾大到了所有的人都在談論,不能迴避的時候,它也出來回應。但是它會把原因歸結到某一個技術層面,或者是表象層面的原因,或者歸結到地方政府執行層面。至於中央還是好的,制度還是好的。這樣一來呢,老百姓就會感受到它的開明,也就不會去追尋深層次的原因了。這也就是中宣部所說的,在重大的社會問題上不失語。那麼,中國它在這個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它之間的這個衝突的一個根本原因是整個社會,它建立在一個不公正的基準上。它不承認公民個人,對這個土地,連同土地上的附屬財產的整體的所有權。

旁白:進入2008年,中國的群體性事件的形式又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就是參加人數爆增,暴力程度陡然升級。

翁安新聞

湖北石首

旁白: 另外,這些群體性事件的一個引人註目的特點是,它們發起的原因,往往是一個具體的人受了冤屈,一大群人,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萬的與她不相幹的人為她憤怒聲討,和警察暴力相向。這在中國過去的60年中,是極少見的。

政治分析家 文昭:之所以一個人的經歷能夠引起這麼大範圍,這麼多人的回應,那就說明很多人也有類似的遭遇,而且他們的不公平遭遇並沒有得到合理的處理。所以對政權的積怨已經積累到了找一個機會就會爆發出來的程度。那麼回顧中國過去10年的老百姓維權的道路,老百姓在尋求公益,也就是為自己維權的這個歷程呢,是經歷了從個人的上訪下跪,然後到甚麼自殺,自殘,自焚,最後到了直接與政府對抗,暴力抗爭,殺警察,炸法院這個程度。那麼為甚麼,人民的維權會從一個非暴力走向暴力,而且暴力在不斷升級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的訴求從來沒有得到一個公平的和正面的回應。

“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

旁白:中國有個包青天,自從北宋仁宗以來,民間對包公的歌頌持續了一千年。與其說,老百姓贊美包公不畏權貴、斷案如神,不如說他們是出於對公正的渴望。更近一步來說,他們對公正還持有希望。但是,今天的中國人,可能已經不再有心思講述包公的故事了。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包公和他所代表的公正,也許就像滔滔東逝的江水一樣,一去不返了。。。而失去對公正希望的弱勢群體,他們和整個社會的接觸點,要麽是卑屈的,要麽是歇斯底裏的瘋狂。

旁白:2007年4月10日,北京市中院判處殺死城管隊長李誌強的無證商販崔英傑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事件的起因是2006年8月11日下午4點,崔英傑正在中關村科貿大廈附近賣烤腸,突然幾名城管出現在他面前。自知自己無證經營的崔英傑立刻意識到他賴以謀生的一切馬上就要被沒收了。

旁白:他以哀求的口氣說:“車子留給我,別的都給你們!”就這樣,他哀求了十分鐘,因為這輛三輪車是他剛剛借錢買的。就在城管們將三輪車擡上卡車的時候,崔英傑突然拔出一把11厘米的刀刺在了李誌強的鎖骨和咽喉間。崔英傑隨後逃跑,而李誌強則因搶救無效而死亡。

旁白:崔英傑是個什麽樣的人?他為什麽要為了一輛三輪車而突然行兇殺人呢?

旁白:2003年山東人崔英傑以優秀士兵的身份退伍,到北京“名櫃”KTV當了保安,他每天值班的時間是淩晨兩點到早上十點。

旁白:宣判後,崔英傑委托會見律師帶給父母兩句話。“第一,讓我大哥不要在北京幹了,趕快回家, 他的哥哥也在北京當保安 。第二,媽媽歲數這麽大了,以後不要再去挖煤了。”

旁白:崔英傑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相反,他是個好兒子,孝子。工作也非常努力。但是,這樣一個平凡的人卻成了一名殺人犯。由此,我們不禁想到,在今天的中國,有多少和他類似的鄰家男孩,鄰家女孩,和藹的大嬸,憨厚的大叔有可能在一夜之間走向瘋狂呢?看看這些報導的標題吧。

16歲少年捅死截訪者 近千人聯名求情輕判

大紀元 - 農婦反拆遷點汽油自焚 用生命換房子

河北滅門血案 馬紀良:被逼瘋了 我要殺人

大陸驚現最強釘子戶 自制火炮抗強拆

千人跪市府門前求反腐 無人理會-

“遼寧楊佳”抗暴 拆遷官員當場被刺死


草木皆兵 廣州試行“買菜刀實名制”

六百警察暴力征地 拖拉擡打全武行

上訪十年,哀鴻遍野

政治分析家 文昭: 中國改革開放30年,造成了很多難解的社會矛盾,歸根結底呢都與共產黨所採取的拋棄社會公平正義的經濟發展道路有關。在當今中國貧富分化懸殊的情況下,在中國的廣大窮人,就是低收入者心中呢有個很大的“怨”字。這裡面既有委屈抱怨,也有無奈,更多的是絕望。當今中國社會主要的矛盾,我們都可以從公平缺失這個問題上找到它的原因。比如說所謂的國有企業改制,它是在公有制經濟長期虧損和低效的情況下不得已進行的私有化的改造。希望通過變更體制的方式來刺激企業活力。可是在這個過程中,具體參與的和受益的是各級官員和企業的經營管理炕A是既得利益階層,掌握了權力的階層。至於真正的企業的主人,就是廣大的工人則被完全排除在外。再說這個養老和醫療改革,它也是政府在向社會上丟包袱。它是政府拋棄了過去幾十年它所承諾的負擔城鎮居民的養老和醫療,在這種低工資的情況下給與一定福利的承諾。那麼把這部份財政負擔轉嫁到本來收入就很低的百姓的頭上。暴力拆遷,強制拆遷也是這個問題,它也是房地產開發商和地方政府勾結起來,魚肉百姓,巧取豪奪,掠奪土地資源。那所謂的經濟發展過程中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意思就是說,那些掌權的人,他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獲得利益,獲得金錢。而至於廣大這個在權力系統裏處於比較邊緣化的人他自然就成了一個犧牲的對象。那麼,這個過程本身它就是沒有公平和正義的。

filler

旁白:也許有人會說,一個社會在轉行的時候,尤其是當它的分配格局發生巨大變化的時候,伴隨這一變化而產生一定程度的社會震蕩是不可避免的。這話也許不錯。但是,我們看到的是,中共走的這條“為維護自己的統治而犧牲公義”的所謂改革之路,它所帶來的困境是必然和無解的。 而更讓人痛心的是,這個無解是全方位的。它不僅是指中共自己作為執政者,已經無法從這個困境中擺脫出來,它更是指中國做為一個民族,在這樣一條道路上走到今天,從生態,社會,到經濟結構,從文化,到倫理道德全線潰敗。如果我們把一個社會比做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N頤怯只岱⑾鄭飧鏨諶緔死Ь持興⒊齙募負跛惺醞紀牙У納灸埽酵防從趾推淥磣鄹叢擁囊蛩兀繞涫嗆橢泄布盼て渫持蔚睦媸淺逋壞摹

旁白:讓我們回到2010年的罷工浪潮。這一輪擴展到全國的罷工潮在其興起的方式上有著不同尋常的特征。首先是 5月17日,位於廣東省佛山市的本田汽車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數百名員工,因對工資和福利不滿開始罷工,而這一舉動迅速引發了鄰近廠家的罷工行為。 罷工潮不僅蔓延到整個珠江三角州,還向北蔓延至長江三角州。之後更蔓延至北京、天津,蘇州、四川、重慶、雲南等地的幾百家外資企業,中資企業,和合資企業。

最後,在6月2日,罷工的發源地,本田工人罷工以工人的勝利而結束,工人的工資增加了24%, 那麽,這個成功的模式是否能長期擴展和延續下去,並且蔓延到整個中國,從而促使中國的勞工待遇不斷改善,最終解決血汗工廠的問題呢?事實上,情況並不是這麽簡單。

美国南卡莱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 謝田:中國作為一個出口大國,中國的進出口占國民經濟GDP的比重,有的說40%,有的學者認為高達60%-70%,那什麽東西帶動了中國的出口呢?實際上就是廉價的勞動力,另外一點就是對環境的破壞,或者說對環境的治理、環境汙染的控制,沒有太多的成本。如果由於廉價勞動力這個優勢,由於工資增長而被去掉的話,那中國出口的優勢就沒有了。換句話說,中國出口的產品,可能會面臨著比如說來自印度、印尼、泰國和其他國家的競爭。所以如果提高血汗工廠(的工資),當然對一般的民工來講是件好事,但是對中共政權來講,對它維持經濟發展、維持GDP增長速度來講,可能是另外一個後果。

旁白:中國改革開放30年,出口加工型的外向型經濟模式曾經一度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的發展。原因之一是它從農村吸引了大量的勞動力到城市進行比農業勞動利潤要高的工業活動。但是,保持這一狀態卻不能使經濟繼續長久發展。因為從農村到城市過渡的爆發力只有一次。事實上這一經濟模式現在已經給中國經濟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中國經濟需要轉型,需要從血汗工廠轉型到創新經濟,轉型到消費經濟。中國需要培養自己的研發能力,培養起科技含量高的產業,建立起可以依賴的國內消費市場。這種轉型對任何國家來說都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而對於時刻有著政權危機的中共來說,它幾乎成了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

旁白:美國前總統布什在他的回憶錄《抉擇時刻》裏面寫到,2008年,他與胡錦濤在華盛頓會面時,他問了一句 “什麽事讓您最揪心?” 胡錦濤的回答是,“每年要創造兩千五百萬個就業機會,這是讓他最頭疼的。”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 陳誌飛:這是一句大實話。眾所周知,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是受到越來越大的質疑的。GDP的兩位數增長以及其帶動的中國的就業率是社會穩定,更重要的是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重要的保障。可以說,沒有這個,中共就面臨著立刻要垮臺。而 出口加工型企業對中國經濟到底有多重要呢? 目前為止,中國出口占GDP的比重達到了37%,這裏面絕大多數都是勞動密集型的加工企業的出口。 這麽大的比重,所以,中共怎麽敢讓這一塊消失掉?從維護政權的角度來講,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是出口外向型經濟現在證明已經帶來了很多弊端。要說中共絲毫不想改變,也不是事實。但是,它是有心無力。如果它的政權都保不住,別的還談的上嗎?所以它的一切行為都是短視的,是被迫的,因為它別無選擇。

旁白: 血汗工廠和維護中共統治的關系僅僅是經濟領域的一個例子。 事實上,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中共改革開放這30年來,它一直是被“維持統治”這個危機,或者說這種動力驅趕著, 朝著某一個特定方向在狂奔。嚴格地說,它沒有一次是主動要做什麽,相反,它每一次都是不得不去做什麽。走到今天,它葬送了中國社會上幾乎所有的公義,而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正在反作用於這個社會上的每一個成員。

旁白:於是今天的中國不僅出現了寶馬連續撞人,我爸是李剛,富士康13聯跳,更出現了楊佳殺警,崔英傑殺城管,錢文昭炸法院。這也許就是老百姓在從上訪,下跪,到自焚,殺警察,炸法院這條尋求公義的道路上邁出的最後一步。對此,中共政權的應對之道不是解決問題,因為,它深知,這一切已然無法解決。它能做的就是與危機共存。於是中國就出現了一個“天價維穩”。

旁白:據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課題組的研究成果,2009年中共全中國內保費用達到5140億,已經接近5321億元的軍費開支。並且,“公共安全”支出成為政府財政支出增長最快的部份之一,增幅達47.5%。中國是世界上投入“維穩”成本最多的國家之一。 對於中共地方官員來說,“維穩”的重要性已經遠遠超過社會保障、醫療衛生、教育文化等直接關系人民福祉的事業。

旁白:但是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如此“天價維穩”只不過是給高壓鍋蓋上蓋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 鍋裏的物品有可能被煮幹了,這時熊熊的大火從下面著起來,把鍋子吞沒。到了那一步,那個蓋子是否還蓋得住鍋已經毫無意義了。

旁白:如今,在中國,一個社會賴以生存的基本要素是否也在被一點點熬幹了呢?我們已經看到了生態環境的走向, 民眾生存底線的現狀,接下來,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一個社會終極的潤滑劑-道德倫理。

2500年前, 中國歷史上兩位燦若星辰的思想家在洛陽城的瀍河會面交談,這就是文聖孔子問禮於老子的事件。孔子問禮為中華文明撞擊出了璀璨的思想光輝。這兩位聖人留給我們的分別是《道德經》和維系中國2000多年禮儀之邦的仁義教化。而今天的中國,這個孕育了人類最傑出的思想和文化的民族,是以什麽樣的容顏和氣質站立在世界的東方呢?

詠洛陽古都

飄蓬遊子意,長向洛陽東

夢裏瀍河水,眼前塵靄風

浮雲托幻景,金粉掩民生

日暮繁華散,清輝照古城

——文昭 庚寅年十月十八於加拿大多倫多

字幕打出:敬請收看《雙面中國向何處去 危機之人心的失控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