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時光》在愛中記起

【新唐人2011年2月20日訊】新唐人週刊(257)由金馬獎導演楊力州執導,勇探「失智症」病患記憶空間的台灣記錄片《被遺忘的時光》,去年11月在台灣上映以來,受到熱烈迴響。導演楊力州在兔年一開春,再次回到當時的拍攝地—“聖若瑟失智老人安養中心”探望這些長者,同時與我們一同分享了拍攝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想說一個關於遺忘的故事,但這位說過許多動人故事的金馬導演楊力州,卻碰上不少挫折。

《被遺忘的時光》導演楊力州:「在拍這部記錄片的時候,我發現非常困難的是,我沒有辦法跟我的被攝者建立關係。因為失智症不是說中午你自我介紹你是誰,他晚上忘了你是誰,而是兩分鐘他就忘了你是誰。」

歷時三年籌拍,從完全陌生到一次次的建立關係,從對失智症一無所悉到逐漸認識,與這群被困在時間中的老人們相處,導演也領悟了遺忘與記憶的辯證。

《被遺忘的時光》導演楊力州:「我的電影雖然叫『被遺忘的時光』,可是整部電影都在記錄他們忘不掉的部分。」

忘不掉的部分,有的人是快樂,有的人是深了根的痛苦。

李伯伯年輕時參加過刺殺毛澤東行動,暗殺失敗後,被共產黨追殺迫害,逃了大半個中國,逃不掉的,是對共產黨的恐怖記憶。

《被遺忘的時光》導演楊力州:「在拍的過程中他一直認為我是共產黨,我一直跟他說我真的不是共產黨。所以一開始我們拍沒多久,他就一直拒絕我們,他甚至會攻擊我們的攝影機。那天我 記得他攻擊我們攝影機之後,我就回去跟工作人員討論說我們放棄吧,我們不要再拍他了,因為好像我們的存在或好像我們攝影機的存在勾起他過往非常痛苦的經驗,結果沒有多久,喔不是沒有很久,過了快一年,有一天他突然走過來,搭在我肩膀上跟我說,喔~我現在知道你不是共產黨了。」

看似失去常態性的記憶,但對人性的認知,憑藉的似乎又不只是來自大腦的記憶。

有人說對失智者最好的良藥是愛。愛或許不會使他痊癒,但是愛可以讓他在遺忘中得到珍惜。

新唐人亞太電視阜東、張明筑台灣臺北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