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失控的人心

【新唐人2011年2月20日訊】中國人的生命價值觀 為何變得如此扭曲?

【世事關心】(156) 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 之 失控的人心

【旁白】在新疆克拉瑪依市區以西8公裏的小西湖墓地,埋葬著284個孩子,他們的墓碑上都寫著“1994年12月8日因公犧牲”。

【打字機聲音】

                克拉瑪依友誼館

                1994年12月8日

這一天晚上,當地教委組織15所中小學師生向前來視察的自治區教委的領導作文藝匯報演出。晚上18時,光柱燈烤著了舞臺紗幕,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從舞臺向700多名觀眾襲來。混亂中沒有人指揮撤離,卻有官員用話筒指揮孩子們“不要亂,坐下來”,“讓領導先走”。幾分鐘內,燈滅了,館內一片混亂。然而除一名副市長被燒傷外,坐在前排距大火最近的的3名市局官員導和17名教委成員,都奇跡般地及時脫險。卷簾門卻因為斷電隨後落下。在一片哭喊中,323條生命葬身大火中,其中284名是孩子。最令人揪心的是坐在前排負責向領導獻花的100多名年齡最小的第八小學學生,幾乎全部葬身火海。

這一年是中國邁向市場經濟的第16年。在中國經濟改革剛剛開始的第四個年頭,八百裏秦川上,曾經發生這樣一件事情。1982年7月11日,第四軍醫大學24歲的大學生張華因為營救落入糞池的69歲老農民魏誌德而不幸遇難 。當時,剛剛開始受到經濟大潮沖擊的中國社會,圍繞24歲的年輕大學生為救69歲的老農而死是否值得,展開了一場波及全國的生命價值觀的大討論。無論參與討論的人們持何種觀點,但是當時的人們一定難以想象在僅僅12年之後,克拉瑪依大火中一句“讓領導先走”,所表白的生命價值觀。

我們今天講述的關於中國的事情,也是一個關於起點和終點的故事。當你看到它的終點的時候,你會憤怒,而當你甚至沒有看到它的起點,而只是看到它小小的一段過程的時候,你就已經潸然淚下。

推出片頭 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 之 失控的人心

【旁白】2010 年8月18日,中國新聞攝影最高榮譽“金鏡頭”獎頒出,這張題為《挾屍要價》的照片以全票贏得最佳新聞照片獎。照片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2009年10月 24日,長江大學15名同學在長江荊州寶塔灣江段野炊時因救兩名落水兒童,陳及時、方招、何東旭三名同學不幸被江水吞沒。而打撈公司打撈屍體時,卻挾屍漫 天要價,一共收取了3.6萬元的撈屍費。照片定格在面對岸上學生們的跪求,打撈屍體者卻堅持錢款不到位,不交出屍體。

【旁白】無論人們對這張新聞照片如何解讀,這樣一個令人驚悸、難忘而又悲哀的鏡頭,直接折射出了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支離破碎的悲慘境地。

旁白:2006年,南京市民彭宇攙扶跌倒受傷的徐姓老太,並送她去醫院,後來被對方指控為肇事者,而彭宇則堅稱自己是好心救人。雖然雙訪各執一詞,但最終法院判定撞人事實成立,彭宇補償原告40%的損失共4萬5千多元。此案的判決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爭議,而且產生廣泛的後效應。有人在網上調查的結果顯示,有一半的人表示今後遇到老年人跌倒,不敢去攙扶。

【旁白】不知道在今天的中國,瞥一眼跌倒的老人卻匆匆行過的人們,在那一瞬間,耳邊是否會響起那句耳熟能詳的教誨-故 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皆有所養”。

就在不久的過去,聖者的教誨綿延了兩千5百年傳到我們耳朵裏,那時,並不覺得它遙遠。但是,短短幾十年間,人性和人心之間卻仿佛阻隔了萬水千山。

文昭:中國在最近十幾年間社會道德的下滑是十分驚人的。我們從一些標誌性事件可以看出其中的軌跡。在上世紀90年代,有人對歹徒行兇無所作為袖手旁觀還引起了媒體的廣泛討論,說這是良知冷漠。到了2000年代呢,情況就為之一變。2006年南京彭宇案發生之後,中國發生了多起老人在街上跌倒但長時間沒有人去幫助,最後使這個跌倒的老人死亡的事件。2009年還出現了挾屍要價。見義勇為者死後他的屍體成為另一些人敲詐發財的手段。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整個社會道德的淪喪真的是怵目驚心。

【旁白】一個社會從人心冷漠走到冷酷,從冷酷再走向失控,只花了短短10幾年的時間。這種現象,即使在西方經濟發展被稱為殘酷的原始資本積累階段也沒有出現。那麽,它是如何發生的呢?

《非誠勿擾》片頭視頻

這是江蘇衛視一個相親節目《非誠勿擾》。前一段時間,一位美女嘉賓馬諾的一句話在網絡上迅速竄紅。馬諾被男嘉賓問到: “你願意陪我騎單車麽?” 回答是“那我還是坐在寶馬裏哭吧。”

“寧可坐在寶馬車上哭,不願坐在單車後面笑”迅速成了一句流行語,因為它真實的反映了很多年輕女孩的人生準則。

【旁白】掙錢,並沒有錯。自古以來,“富民乃君臣之道”。但是,關鍵是怎麽掙,還有為什麽掙。孔子說: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在一個失了道的社會,即使富且貴,也是可恥的。而對於中國現在的統治者來說,“失道”可能從來就不太是個問題。重要的是,他們在實踐中越來越發現“錢”這個東西奧妙無窮。起初,它可以被用做一個絕好的借口,為了發展經濟,就要犧牲公平。後來,它還可以被用做替代品,信仰的消失就很方便的用對錢的追求來代替了。最後,它甚至可以被用做麻醉劑,打上這針麻醉劑,人性墮落的傷痛就不太容易被感受到了。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今天的中國,這個以“錢”作為精神引擎的社會的生存百態。

【旁白】世界衛生組織曾經估計,如今中國的妓女總人數達到600萬,是全國軍隊總人數的2.5倍。有民間研究人士則認為實際上早已超過了1000萬人,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的代表保守估計,這些妓女的總收入已超過三十億歐元。有中國經濟學家保守估計,中國色情業對GDP總量直接和間接的貢獻,達到12 %!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1949年北京取締所謂“萬惡舊社會”遺留下來的244所妓院,總共收容了1200名妓女。

上個世紀80年代,“反腐敗”曾經一度是全民最關心的話題。1989年的學生運動,最初正是以反腐敗為主要訴求而迅速擴展(當年遊行的標語),並贏得全國百姓普遍的支持。然而馳騁於天安門廣場的坦克不僅碾碎了市民和學生的軀體,也夷平了步入市場經濟以來中國人稀有的理想追求。

進入21世紀的今天,腐敗不再是一個負面名詞。人們見面問候,常常會聽到“餵,你在哪兒腐敗啊?”如今腐敗已經深入人心,成為發財、享樂、謀生的代名詞。在互聯網上充斥著“腐敗休閑之旅”,“腐敗三日遊”,“腐敗黃金周”等等是商家和普通網民都習以為常的新名詞 。甚至於黃口小兒也把腐敗視為人生理想。

小學生被采訪,長大要當貪官

中國問題專家 文昭: 所謂童言無忌。小孩子他不懂得成年人的掩飾和作秀心裡。想甚麼就說出來甚麼。當這個小孩子說他長大的理想是當貪官的時候,當然並不表明二十年以後他仍然持這種想法,但確實證明在當下他認為當貪官是一個人人羨慕的好差事。孩子呢,並不一定完全理解貪官是甚麼,但是他這種心嚮往之的感情呢,只能是從他身邊別的成年人那裡來的。在他身邊的環境並沒有傳遞給他這個當貪官是可恥的,是令人厭惡的這樣一種情感。而是呢傳遞給他一種對貪官呢,有錢有特權,一種羨慕心嚮往之的感情。當這個社會的這種基本的廉恥觀和是非觀被拋棄的時候實際上也就是整個社會價值體系崩潰之時。

【旁白】2010 年上海市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組成的課題組,對上海社會誠信問題展開調查,調研結果顯示:9成市民認為誠實守信等於吃虧。市民普遍認為:“說謊話反倒有好處、不講誠信反倒占便宜,這樣的惡性循環助長了社會的不誠信氛圍。”應該說,這一調查結果對中國人來說,並不意外。

【旁白】2009 年12月19日,國際學術期刊《晶體學報》官方網站刊發社論(截圖),承認來自中國井岡山大學的兩位教師至少70篇論文被證明是偽造的,決定撤銷發表。但這絕不是個別例子,早在2006年5月31日,英國《自然》雜誌就曾刊發題為《在中國查找欺詐》的社論(截圖),國際著名醫學期刊、英國《柳葉刀》雜誌,也於2010年1月9日發表題為《造假:中國需采取行動》(截圖)的社論譴責中國越演越烈的學術造假。有人曾整理了《大學校長、院長、教授論文抄襲學術造假排行榜》,涉及多位名牌大學校長、院長,甚至院士。

【旁白】這是中國大陸論壇上一篇點擊量上百萬的帖子(“國內十大缺德行業排名” 。原文羅列了中國具有代表性的十個缺德行業。教育工作者曾經被譽為人類靈魂工程師,但是在這裏,作者把今天的教育行業列在缺德第一位,卻贏得廣大網民的認同。

中國問題專家 文昭:教育腐敗和司法腐敗,我認為是對社會道德破壞最大的兩種行為。司法腐敗等於是向全體社會成員宣布所謂公平正義是不存在的。那麼行賄和欺詐就可以合理化。教育腐敗呢,等於是向我們的下一代人宣布我們要傳承的價值觀是虛偽的。這就等於拋棄了教育中最重要的內容。在2010年的時候,中國媒體有刊登中國有一個政協委員總結了中國教育界的九大腐敗現象。這還只限於中小學這包括名目繁多的擇班擇校費、插班費甚麼贊助費、借讀費。甚至有些老師呢,有意上課不講重點從而變相逼迫孩子們呢去參加自己的課外輔導班。而這個課外輔導班的收費是相當高的

【旁白】學校的老師承擔著培養民族未來的重任。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曾說過,教師首先是教人做人,學生首先是學習人生之道。但是在今天的中國,卻不可能有什麽真正意義上的人生教育:普世價值是違背黨的精神的不能講,傳統文化早就斷了代,信仰方面禁忌諸多,只能談空洞的主義,歷史課上不能講真話,政治課、揭批運動、愛黨教育卻不能不教。老師們變著法只顧賺錢,自己如何做人尚且是個疑問,那裏談得上教人做人?

我們再來看看排名第三的醫療行業。

2010年7月23日,深圳鳳凰醫院發生了一起因為少送紅包,產婦肛門被助產士縫上的荒唐事件。時隔三個月,2010年10月23日,在深圳寶安區西鄉街道的潤康門診,發生了一名孕婦因為拒絕交錢多做手術,結果下體被插著器械、雙腳被綁住晾在手術臺長達3小時的事件,直至報警孕婦才獲得解救。

諸如此類的事件屢見不鮮,不僅如此,急救病人錢款不到位被醫院拒絕救治的事件幾乎各地都司空見慣了。以救死扶傷的為天職的醫護人員,曾經被尊稱為“白衣天使”,而如今卻被人們稱為見死不救、見錢眼開的“白眼狼”,令人唏噓不已。

中國問題專家 文昭: 腐敗毫無疑問是從官場開始的。但是由於共產黨壟斷了一切社會領域,黨管一切。很多事情不經過它就辦不了。所以腐敗就成了黨所強加社會的一種生活方式,就成了人們處理事務的一種常態了。所以這個腐敗又毒化了整個社會。在當今中國,人們一旦涉及到事關自己切身利益的大事,首先想到的呢就是行賄送禮,就是拉關係走後門。如果你不去行賄送禮的話呢,自然會有別人去做。所以你堅持原則的後果就是自己吃虧。所以在這樣的一個現實中呢,腐敗呢就衍生成為一種民族生存的文化現象了

【旁白】這種全民道德上腐敗帶來的後果是,一方面每個社會成員都不得不時刻提防周圍人群對自己的傷害,另一方面又迫於生存壓力傷害著自己周圍的人群。農民自己種菜,要出售的菜自己都不吃,因為打農藥太多太毒;養螃蟹的自己不吃螃蟹,因為都是土黴素、避孕藥餵大的,如此等等。這種“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彼此傷害的局面,使得社會中即便有那麽一些想要堅守道德操守的人,也會四處碰壁、寸步難行。由此而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問題,必然盤根錯節,難以善解。

2003 年安徽阜陽大頭寶寶劣質奶粉事件發生的時候,很多人可能想到,受害者是只局限於低收入的弱勢者,因為他們買不起名牌優質奶粉。但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之後,人們發現,受害者已經蔓延到整個社會各階層了。近幾年來,除了毒奶粉屢查不絕、屢禁不止之外,還不斷爆出有毒疫苗造成兒童死亡或殘疾、激素奶粉造成兒童性早熟。更有令人觸目驚心的兒童血鉛事件等等。虎毒尚且不食子,對孩子的毒害,完全超越了一個社會最基本的倫理道德底線。

新唐人電視臺特約評論員 章天亮博士:毒奶粉事件的話呢,引發的是人們對食品監管問題的關註。但是食品監管它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問題,或者是一個孤立的問題。在中共這種刻意造成全民道德淪喪的一個大環境下,監管人員也是人。他們憑甚麼能夠獨善其身?如果他們能夠獨善其身的話,可能毒奶粉事件從一開始就不會發生,是不是?那麼其次的話,就是說還有一個不正當的行業競爭關係的問題。譬如別人是用三聚氫氨來對毒奶粉。那麼他這個生產成本的話會變的非常的低。如果你一個正常的商家採用一個完全達到衛生標準的這種方式,或者是公益流程去生產這種奶粉的話,那你的成本可能達到你根本就無法跟同行競爭,而且很可能會在這種競爭中被淘汰出局。

所以這種不正當競爭的話呢,也是一種劣幣驅逐良幣就使得很多廠家沒有辦法的去安全生產食品。還有就是譬如環境問題。中國的環境汙染是非常嚴重的。中國可耕地是受重金屬汙染,譬如說鉛、鎘、銵像這種重金屬汙染的。土壤它所生長的農作物它也是被重金屬汙染了。只要是進到百姓的餐桌上。所以你看為什麼中國兒童一化驗血鉛就超標?就是因為從這個 生產食品涉入第一個環節就出現這個問題。它很像高律師在一封信中談到的。高律師講中國社會和法治社會不一樣每一個小小的案件最後都能夠反映出深深的制度問題。所以在國外的話可能很簡單就是一個食品監管問題。可是中國的話就可以看到它的問題是錯綜複雜。它跟很多方面都聯繫著。中共的官員他也知道這種事情是無解的,所以從中央到地方他們都給自己設立特供基地為自己去生產安全食品。那麼他們對老百姓的食品安全問題他們就置之不顧了。

【旁白】這裏牽扯到廉價的制造業和生態環境問題是本系列片涉及過的兩個絕不簡單的話題。實際上,當今的中國社會道德現狀,是造成各種社會問題的直接原因,同時它也決定了各種社會問題彼此交錯勾結,呈現更為復雜難解的局面。

【旁白】讓我們從上述兒童血鉛問題涉及到的廉價制造業和環保問題來看。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中共不得不面臨的一個經濟問題是,依靠犧牲環境資源的高能耗、高汙染、高排放,以及犧牲勞動者基本權利的低工資、低保障、高強度的經濟增長模式,不斷面臨著內部和外部的壓力。這裏的內部壓力來自勞動者不斷覺醒的基本人權意識,以及生態問題造成的居民生活健康問題;外部的壓力來自全球節能減排的大趨勢、對外貿易失衡引發人民幣升值的壓力。這些都迫使中共不得不把眼光轉向經濟轉型的問題。

新唐人電視臺特約評論員 章天亮博士: 一個企業如果你要想做大做強,能走出國門,那麼你這個企業的話呢必須具備一些獨一無二的特點。別人不具備這種產品的特性,換句話來說就是說,你這個產品的話要具備你自己獨特的知識產權。而中國的話呢知識產權保護一向是非常嚴峻的問題。因為中國啊,這些仿冒假冒偽劣實在是太多了。一個產品一出來用不了幾天,或者是幾個月的時間很快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山寨產品出來。我們看到美國很多高科技的這種產品像iphone 這樣的手機很快就在中國就會出現山寨產品。所以說,在這個知識產權得不到有效保護的情況下,這種開發一種新產品它又是一個漫長的週期需要有巨大的腦力的投入和資金的投入,包括研發的費用,包括這種測試的費用等等。它是一個漫長的週期。可是如果知識產權得不到保護的話,你一旦開發出來很快就會被別人仿冒,甚至假冒偽劣這種性質的仿冒。那麼這樣的話,就必然帶來就是說開發新的產品是沒有任何動力的,也是沒有任何利潤的,是賠錢的買賣。

【旁白】本片在前面提到過,我們講述的是一個關於起點和終點的故事。這個故事的起點是那個曾經孕育出了人類最傑出的思想和文化的民族,2000多年來被稱做“禮儀之邦”的民族,而它的終點就是今天倫理道德土崩瓦解的中國。

【旁白】中國社會道德的整體崩潰,和經濟發展同時起步,然而其隱患卻始於中共建政就開始,一直延續至今的對中國傳統文化和民間信仰的摧殘。

從一生勤儉、乞討辦學的武訓,到一身正氣、為民請命的海瑞,到以“仁義禮智信”奠定中國兩千年儒家文化基礎的至聖先師孔子,一旦政治需要,都可以堂而皇之的大肆批判、踐踏;當傳統美德被冠以“虛偽”、“迂腐”乃至“吃人的”標簽,中國人衡量善惡的道德觀被徹底顛覆了,以至於幾十年後的今 天,一切以經濟為中心的中國人可以理直氣壯地質問“道德值多少錢一斤?”

【旁白】當國門打開之後,當人們發現原來那個維持整個社會的政治理想原來不過是一場水中之月,對於一個傳統文化的基礎被破壞殆盡的社會來說,所剩下的便是純粹的對物質利益的追求。而此時的中共在政治上搖搖欲墜,面對自己制造的千瘡百孔的社會問題,正需要把人們的關註從政治轉移到經濟領域,因為被政治鬥爭整怕、整窮了 的中國人,此時最容易認同停止政治鬥爭,轉而發展經濟的所謂“硬道理”,也很容易把“帶領”中國人走出中共的爛攤子、不惜一切發展經濟的中共領導人當作所謂“英明領袖”。

【旁白】從社會良性發展的長遠角度來講,上世紀80年代初的中國,除了千瘡百孔的國民經濟亟待發展之外,還面臨著從根本上解決此時被摧毀的民族文化、信仰的深層次問題,但這不僅牽扯到需要根除政治制度上的種種弊端,而且註定不會馬上見到短期效果。此時的中共政權,按照十一屆三中全會的說法,“國民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因此對於中國的統治者來說,這時候帶領中國人走上不顧一切的“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新路程,並不是一個選擇,而是維持統治的必須。

【旁白】在沒有傳統文化和信仰支撐的社會,人們心中僅剩的那點良知與誠信,卻敵不過不擇手段“先富起來”的呼喚。一旦社會失去了建立在傳統價值上的道德評判標準,那麽既然貪官們憑借權力轉眼就可以成為億萬巨 富,可以包養二奶、三奶,可以霸占欺壓百姓而毫不受法律懲戒和道德約束,那麽升鬥小民坑蒙拐騙、賣淫嫖娼又何必引以為恥呢?既然在鎮壓地主、右派或者是今天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人們 為了生存可以不得不越過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可以“揭批”毫不了解的陌生人,甚至可以“揭發”親人、朋友,可以用“不參與政治”作借口而“心安理得”的漠視 對同胞的摧殘、虐殺,那麽出於同樣的自我保護心理,人們也可以“理所當然”的圍觀歹徒行兇而無動於衷,人們也可以為了在商戰中生存而爾虞我詐,走門路、拉關系,以至於為了“先富起來”而“宰熟”、制造、販賣各種偽劣商品,乃至毒酒、毒米、毒奶粉……

【旁白】更令人心寒的是,在社會道德基礎雪崩式坍塌的過程中,盡管還有所剩不多的有良知、有道德勇氣的中國人,可他們自發的種種追尋正義的努力,卻因為統治者政治穩定的需要,不斷遭到無情的絞殺。

【旁白】從為結石寶寶爭取法律公正的趙連海,到呼籲對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調查的 譚作人;從為法輪功上書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到民間環保人士 吳立洪;從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到抗擊艾滋病社會活動家胡佳,所有這些人,還有更多的中國道義勇士都遭到這個政權的各種類型的迫害,從關押到非法重判,從酷刑到性虐待。

新唐人電視臺特約評論員 章天亮博士: 在這一個社會上真正要維繫公正的話,它有一些層面的東西中國呢現在還都不具備。譬如說呢,這種宗教的層面。如果一個人的話呢,他發自內心的相信做壞事是要有惡報的,而且相信這種暗室虧心,神目如電。那麼這種人的話呢,你讓他去做壞事他也不會去做壞事。那麼也就是說呢,人心中如果有自覺的道德約束的話,能夠避免能夠減少很多社會運作管理的成本。那麼當然 除了道德之外的話呢,還有一種社會輿論。如果有一個獨立輿論的話呢,那麼社會上它就能夠起到一種對惡的勢力這種惡的行為的一種抑制的作用。千夫所指無疾而終。那麼還有一個層面就是法律的層面。法律的話呢,它偏重的是這個壞事發生之後的懲罰通過這樣嚴厲的懲罰手段去警示後人不要去同樣的壞事。

但是你看到在中國的話,就是說宗教信仰的這個層面或者道德層面的話呢,是被中共刻意的去摧毀的。那麼在這個輿論層面的話呢,我們也知道中國並沒有一個獨立的媒體,那麼同時的話呢,中國它沒有一個獨立的司法系統。當人真正需要尋求公正的話,為什麼中國有很多上訪人員?就是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去通過法律的渠道來解決他們的問題。而我們看到就是說這種社會公正被摧毀的話,它不是說某一個人,或某一個黑社會啊,某一種惡的勢力,就是說是一種民間的一種自發的,或者是說自然的一種墮落。它實際上是在中共這種政權下,刻意引導人們去這樣做的。

中共它在改革開放之後呢,一開始它就是以犧牲社會公正為代價來取得所謂的經濟發展。而在這種經濟發展的過程中,由於中共這種利益的話它的攫取是非法攫取的。通過這種腐敗啊,貪汙啊,受賄啊,甚至是很多見不得人的手段攫取了財富。它就更需要一個沒有獨立司法,沒有輿論監督的一個環境去保護他們的既得利益。在這種保護下呢,他們做的更加肆無忌憚,所以形成這種惡性的循環。為了防止人們對他們這種非法行為做追究的話呢,所以中共它一直是對社會這種公正的話呢,和所有尋求社會公正的努力進行瘋狂的扼殺。所以我們看到中共的統治其實是中國現在道德墮落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旁白】對一個民族來說,最可怕的災難遠不是人口遭到大規模殺戮。從根本上對民族文化的扼殺,以及對社會整體道德的的摧殘,乃是一個民族面臨的最大劫難。生態的、政 治的、經濟的一切災難,都可以由於敗壞的人心而形成、而發展,一個人心失控的社會,將使未來對任何社會問題的療治都萬般艱難,因為道德成本是無法計算的。法律只能懲治個別罪犯,而道德卻規範著社會的整體行為。失掉了誠信,失去了良知,失去了對社會基本公義的信心,那麽這樣的社會所面臨的就不是經濟發展與不發展的問題,而是生存與滅亡的問題了。

敬請收看《雙面中國向何處去》危機之“中國經濟的宿命”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