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非法移民 中國人五年居首

【新唐人2011年3月6日訊】新聞週刊(259)根據加拿大政府的資料,加拿大目前有大約8-12萬的非法移民,來自中國大陸的數量最大,而且連續5年居於榜首。無論貧富,離開中國尋找更好的生活,成了眼下中國人的一個潮流。對此本臺記者採訪了多倫多註冊移民顧問戴培康先生,下面來聽聽他是怎麼說得。

戴培康先生介紹,所謂非法移民主要指簽證過期後仍然沒有離境的人,英文叫UNDOCUMENTED。他計,加拿大有3分之1,也就是大約3、4萬的非法移民來自中國。

戴培康先生:“第一種情況是申請難民,難民失敗以後,不想離開加拿大﹔還有一種就是,拿了旅遊簽證進來以後,他(她)既不申請難民,也不想離開這,就在這兒希望碰到一個機會,碰到與人結婚,或者碰到人來轉成其他的簽證;還有一種是學生,最近見的比較多,學生一起,就是學習不好,然後又不敢跟家裏人講,不敢回去了,就跟父母講在這學習、在這工作,但實際上既不學習、又不工作。”

而這些俗稱“黑下來”的人,來自中國大陸各個社會階層,有幹部、教師、學生、計程車司機,也有很多農民。

戴培康先生:“精神上很辛苦,老是覺的別人瞧不起的感覺,不是二等公民,是三四等公民那種感覺。”

沒有合法的身份,就意味著他們不能正常的工作,因此大多數人在建築工地、餐館的後面洗菜、洗碗,在賓館的洗衣房裏打工,整天不見天日。

戴培康先生:“成天提心吊膽,隨時都會被抓住的,好比騎自行車闖紅燈,在STOP SIGN 沒停,他都會被抓住,然後看他身份證,如果他沒有身份證件,馬上就把他帶走。”

那是甚麼原因促使這些人即使過著提心挑擔的日子也要留在加拿大呢?戴先生認為直接原因是中國的經濟環境,間接原因是政治因素。

戴培康先生:“如果有一個很開放的政治制度,一個公平的經濟政策的話,好多人也不一定出來。有的人在這邊打工十幾年繳稅,他就是一直在這打工。如果他每個月寄一千加幣回家的話,一家人包括孩子上學,問題都解決了。在中國要賺到6千塊錢很難賺的。一般人收入沒有那麼高的,而且現在看病要自費,孩子上學費用也很高。”

對於中國人高居加拿大非法移民數量榜首,戴先生用了一個形象的例子,把印度和中國做了對比:“ 印度人口基數也很大,13億人,但是印度非法移民相對少一點。印度一般都是通過家庭團結過來的比較多,申請難民的印度人比較少。 印度相對來說是比較自由的國家,像在新德里,街上要飯的到處都是的,他活不下去可以的新德里要飯,但在北京長安街你不能要飯的。”

而很多中國人冒險黑下來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寄希望於加拿大政府有一天會大赦,所以,有很多人每年都報稅。

戴培康先生:“加拿大在20年前左右曾經大赦過一次。”

但現在這種可能性幾乎沒有了。

戴培康先生:“911以後他不敢大赦的,因為這些人每個人他都要過一遍,防止有恐怖份子通過這種途徑留在加拿大的。他大赦,所有的人都要大赦都要放的。光大赦中國人,不大赦中東人,那中東人也不讓的。”

那麼一旦被加拿大政府發現沒有合法身份後,會發生甚麼呢?一般來說,這個人會首先被投入移民拘留所,這時,以前沒有申請過難民的可以提出難民申請,以前申請難民失敗的可以申請遣返風險評估;同時,可以由人擔保從拘留所釋放,然後一邊等待難民申請或風險評估,一邊工作。如果難民申請通過,或者風險評估順利,這個人就能獲得合法身份。如果風險評估不利,那麼一到兩週之內就會被遣返。

那麼非法移民有沒有出路呢? 戴先生認為最好的辦法是尋求律師和移民顧問的幫助,不要黑在這裏。

戴培康先生:“如果沒有申請難民可以申請難民,如果沒有做風險評估可以做風險評估,如果結婚的話就可以出來擔保。看他們這個案子到底走到那一步了,即使風險評估被拒以後,加拿大的移民法裏規定,167條規定,即使他人還在加拿大,可以繼續作風險評估。”

戴先生特別提到,申請難民不要撒謊、做假材料,因為加拿大有成熟的司法程式來辨別。

戴培康先生:“加拿大人權憲章裏講的,加拿大就是一個以神為尊,以法治國的國家,交上去假的材料的話,不但會影響本人的申請,還影響整個移民部的運作。”

只要申請人出於國籍、種族、家庭背景、宗教信仰或政治見解這5方面原因,害怕或不願回到自己的國家,他就可以受加拿大難民法的保護。

戴培康先生:“聯合國難民公約的標準很低的,就是你不願意和害怕回到自己的國家,不願意你可以講出來你為甚麼不願意,害怕怕甚麼,只要把這兩點講清,加拿大政府是一個公平的國家,一個非常公平的政府。”

他說如果講真話,很多中國人都可以申請成功,合法生活在加拿大。

新唐人記者劉淑君、秋旻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