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中共干擾神韻實錄

【新唐人2011年3月6日訊】大邱市廳職員:你們每年都來幹這種勾當!

【世事關心】(158)中共干擾神韻實錄

專業音樂人士莎拉•王:「我最喜歡的就是他們能夠體現出咱們五千年的傳統文化,能夠把這文化展現的淋漓盡致,我覺得是非常棒! 看了之後做為一個中國人非常驕傲,也非常自豪。」

公司董事馬克‧普萊斯耐爾:「噢,真是太棒了,以一種最令人愉快的方式多瞭解一些中國歷史非常有意義。」

護士依馮‧庫瑞:「我真的太喜歡神韻了!她色彩絢麗,美不勝收,典雅高貴。讓我們領略了內涵豐富的中華文化藝術的精華。」

奧克蘭大學商業管理在讀碩士研究生拜登‧戴力尼:「我覺得神韻展現了真正的中國,因為我們很多人都不瞭解中國。相對於我們在電視裏看到的,神韻展現給我們中國真實的一面。」

這是2011年農曆新年期間,新西蘭的奧克蘭市ASB劇院外,滿意的觀眾們對美國神韻藝術團的表演的由衷讚歎。2006年在美國紐約成立的神韻藝術團,每年在全世界進行巡迴演出,其影響力逐年上升,已成為世界一流的藝術團體。事實上,神韻的演出確實不一般,不僅在於他用藝術完美的呈現傳統的中華文化和價值,也在於他所引起的中共領事館的異常重視。今年2月2號,演出開始的前一天,新西蘭的電視三台播出了這樣一則報導──《中共政府的要求『違反了人權』》。報導中,大奧克蘭市議員凱瑟琳‧凱西博士(Dr Cathy Casey)展示了一封中共駐奧克蘭總領事廖菊華(Liao, Juhua)發給她的簽名信。信中,這位總領事以強硬的口氣警告凱西博士,不得觀看在新年期間上演的神韻晚會。

新西蘭大奧克蘭市議員凱瑟琳‧凱西博士:「看到信件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中共總領事的)信轉發給奧克蘭市議會議長,並就中共外交官違反外交協議的行為提出正式抗議。我要求市議會議長將此事提交給奧克蘭市政廳外事處的負責官員。」

「新西蘭人在新西蘭做什麼,應該由我們新西蘭人自己來決定。做為一名民選的奧克蘭市議員,我不需要任何領館人員來教我如何做事。對此我非常氣憤, 中共總領事居然把手伸到奧克蘭市政府內。」

這不是凱西博士第一次收到這樣的信件,她也不是唯一一個收到這樣信件的人。

維恩‧沃克:「我和凱西博士差不多同時收到中共總領事的簽名信,我壓根兒就沒把它當回事。我覺得它非常不恰當。和凱西博士一樣,我不希望中領館官員告訴我應該做什麼。」

另一位大奧克蘭市議員麥克爾‧哥迪(Michael Goudie)則認為這封信簡直就像在開玩笑,他當時就把它扔進了垃圾箱。同樣接獲類似信件的新西蘭資深國會議員,綠黨人權事務發言人凱斯‧洛克(Keith Locke)發佈媒體公告,聲援凱西博士。

新西蘭綠黨國會議員、人權事務發言人凱斯‧洛克:「這是在當今中國所實行的審查制度,但我們新西蘭並不需要,我強烈反對中領館的這種行為。」

神韻藝術團團長李維娜:「神韻在全世界各地演出,我們的藝術,我們的晚會,受到了不同種族,不同族裔人們的熱烈歡迎,這種文化的這種交流啊,它其實是一種世界性的共同語言。但中領館這時候跳出來干涉這場演出,而且我們做的事情是恢復傳統的中國文化,實際上是宣揚中華文化的,它出來反對的話只能暴露中共和中華文化的相悖。 」

中共領事館的過敏反應,一方面來自於神韻對傳統文化的弘揚刺痛了黨文化的神經,另一方面,也來自於演出中個別劇碼對當代中國,精神信仰團體法輪功遭受中共政權殘酷鎮壓的舞臺再現。有人說,雖然法輪功民眾手無寸鐵,信仰真善忍的和平理念,卻被中共視為頭號敵人。事實上,神韻藝術團在新西蘭的遭遇並非第一次。在新西蘭演出的前站韓國,藝術團遇到了更為戲劇性的一幕。

2011神韻藝術團在韓國釜山的演出,原訂於1月19日到20日,在以最傳統、規模最大而著稱的釜山文化會館舉行。為迎接神韻藝術團蒞臨演出,神韻演出主辦方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及其演出代理「韓國文化體育經營」機構投入大量資金,進行了包括電視廣告等宣傳和預售票活動。可是,正當演出宣傳熱火朝天的進行之時,釜山文化會館突然於12月通告稱,由於演出主辦方以不正當方式租賃劇場,所以要取消演出。

然而,這只是為取消租館合同找來的藉口,其實是中共駐釜山領事館職員對釜山市政府施壓,要求中止演出的結果。

據有關主辦方瞭解,中共駐釜山總領事館副總領事金燕光等人,於12月份找到釜山文化會館和釜山市政府進行恐嚇,表示「如果進行演出,就會給韓中關係帶來惡劣影響」,並慫恿取消演出合同。中共甚至還給正在播放演出廣告的電視公司打電話施壓,謊稱「演出計畫告吹,停止播放廣告」。釜山市政府和釜山文化會館抵擋不住這種壓力,才向演出主辦方通告,取消劇場的租館合同。

演出主辦方瞭解到其中的事實真相之後,與劇場有關人士會面,說服他們不要屈服於中共的壓力。但是,由於釜山文化會館是歸釜山市政府管理的,所以劇場方面的職員們只能聽從市政府的決定。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在與釜山市政府和劇場方面持續交涉無效後,於演出前兩周,即1月16日,在釜山的中共領事館前舉行記者招待會,譴責中共對神韻演出的阻撓,表示這個舉動是違反韓國法律的犯罪行為。

韓國法輪大法協會發言人吳世烈:「1月19日和20日,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原定于釜山文化會館進行演出,但是中共總領館職員卻施加壓力,迫使釜山市取消租館協議。為暴露中共駐釜山總領事館職員的這種非法行為,我們召開這次記者招待會。」

釜山的中共領事等人這種騷擾行徑,一經《釜山日報》、KNN電視臺等釜山地區的輿論媒體曝光,就引起了釜山市民們的共憤。

釜山大學的崔祐源教授在得知神韻演出受到阻撓後,對中共企圖剝奪韓國國民的文化主權表示憤怒,並要求中共就此事進行道歉。

國立釜山大學哲學系教授崔祐源:「這是對釜山市民的無禮行為,也是在輕視韓國政府,是完全背離國際準則的邪惡行徑。」「對這種不當的外交失禮行為,我們釜山市民不能原諒。要求中國政府對韓國政府和釜山市民跪下謝罪。」

演出主辦方要求,對這種違反韓國法律,及向韓國政府機關施壓的中共領事館職員,應強制遣返。同時,為使演出能正常進行採取法律措施,主辦方立即向釜山法院申請了演出臨時處理。

法院的判決持續延期,其經過迂迴曲折。終於,釜山市法院在演出預定舉行的1月19日當天上午判決,演出主辦方具有演出正常進行的權利。

隨後,在當初預定的19日、20日兩天,釜山演出在戲劇化的情形下如期舉辦。雖然直到最後瞬間演出還面臨著困境,但是兩天三場的演出不但吸引了眾多觀眾和釜山地區的知名人士前來欣賞,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中共領事館副總領事金燕光等人,曾經自信對神韻的阻撓可以得逞,沒想到在最後瞬間化為泡影。他惱羞成怒,又奔向下一個演出地,韓國大邱市進行騷擾。

依據主辦方曝光的材料,金燕光等人在釜山演出的最後一天,即20日,找到大邱市廳要求中斷演出。但是大邱市廳的職員面對他們的這些說辭毫不動搖,義正言辭的表示拒絕:「你們每年都來幹這種勾當,快收起這套回去吧。」

得到大邱市廳職員的這種支持,大邱演出在五天裏的每場演出都盛況空前。

神韻在韓國演出的最後一站高陽市同樣免不了同樣的騷擾。去年12月份,中共駐韓國大使館政治處參贊陳海,文化部低級職員王川等,給神韻演出場地高陽市亞蘭奴依劇場打電話,恐嚇要求中斷演出,並稱 「如果進行演出,就會給韓中關係帶來惡劣影響」,要求取消租館合同。

然而,大使館職員的要求被劇場負責人一口回絕,「你們沒有資格要求中止演出,我們也沒有取消演出的理由」。劇場負責人對中共官員目中無人的打來恐嚇電話深感憤怒,表示譴責「演出舉辦與否,大使館職員憑什麼來說三道四。演出舉辦或不舉辦,是由我們來決定的。我們對演出進行過審核,判斷沒有問題才簽訂的合同,而且已經開始賣票了,你們憑什麼要求取消演出。」中共使館人員的行徑令劇場負責人憤慨不已,表示「中共在中國鎮壓法輪功, 到韓國還想一樣去幹,這成什麼事兒了,這裏可是韓國」。

在高陽的兩日三場神韻演出幾乎場場座無虛席。包括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副部長,及《大長今》中韓尚宮的扮演者梁美京,韓國著名暢銷小說家金洪信,韓國電影界巨匠林權澤導演等韓國各界和藝術領域的一把手,都為神韻完美的演出所傾倒,並不吝於讚譽之詞。

可以說,神韻走到哪裡,中共的干擾就跟到哪裡。在去年8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的一篇關於中共干擾破壞神韻藝術團演出的調查報告中,披露了一份2008年該組織調查員與中共駐德國慕尼克總領事館副總領事王彥敏的談話錄音。

問:「你好,是慕尼黑總領館的王副總嗎?我是…… 我想向你瞭解點事情,你們阻止神韻晚會在幕尼黑演出的工作進行的如何?」

王彥敏:「我們就根據楊總的指示專門去找了有關負責搞這個演出,跟他們合作的演出方,專門就這個事情跟他們交涉了,……爭取在這邊打掉讓他們放棄。」

問:「 除此以外你們還採取了哪些措施了?」

王彥敏:「通知所有中方的華人華僑、還有學生拒絕,不出席有關的活動。這方面上星期一接到有關消息的時候馬上就把這個都佈置下去,而且都傳達到了。」

問:「……」

王彥敏:「從我們跟演出公司瞭解到,…我們專門就他這個牽頭的人談…我們要求你們堅決放棄,取消這個活動。…我說你只要走出這一步,如果你執意要這麼做,跟法輪功合作,那我們毫不客氣。今後所有的中國的,不管是官方的、非官方的,所有的機構有關的演出活動,你甭想得到任何合作。而且像你這樣的情況,一但你繼續合作下去,那你考慮自己的後果,我事實上明確的跟他說了。…當然今天要跟他這個經理談的話,我要跟他說的還要重一些。…啊,我們可以把你這個情況通知到國內所有的機構,要求所有的有關的活動你就甭想給你參與。另外一個我們會採取進一步的措施,意思就是把他上黑名單…」

事實上,王彥敏副總領事談到的這個演出公司負責人就是托尼卡爾演出公司經理海爾穆特•保利(Helmut Pauli)。2008年3月,他在接受多家德國媒體採訪中披露了王副總領事給他的巨大壓力──每隔十分鐘一個來自中領館的騷擾電話,不再准許他進入中國,並斷絕他同中國的一切合作。不過,保利經理對此的反應是:「言論自由高於一切。對於這種威脅,我不會動搖,會義無反顧的堅持下去。」

保利經理的反應在西方自由國家可以說是非常典型,中共當局可能也從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吸取了一點教訓。近年來,中共又採取了一些新的手段來針對神韻演出。

2010年神韻演出在新澤西州的主辦方,美國新澤西法輪大法協會負責人梁先生:「第一次辦演出的時候,中領館的總領事彭克玉就打電話給劇院負責租借的主管,和他講不要租給我們。當時那個主管就很生氣,說『這是美國,是自由社會,別人要演甚麼這是他們的自由。』」

「可能是因為它們碰了個釘子,也知道了領事館直接出面也達不到效果,另外反正也丟了醜,所以它們這次就換了一個花招,用冒充法輪功學員,向劇場的主席發電子信。電子信裡面就是胡言亂語,提了些建議,說『你必須按照我們的建議做,否則的話你就要受到懲罰。』這很明顯就是一種威脅。」

採訪章天亮:「我曾總結過中共干擾神韻的九大陰招,包括破壞演員乘坐的巴士,試圖製造交通事故;偷盜票款、干擾熱線;給主辦劇場施壓;冒充觀眾抱怨演出內容等。現在又出此第十大昏招兒。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會知道,劇場方面不可能不在收到郵件後和主辦方溝通,這一類很易揭穿的謠言除了讓中共繼續在世界面前丟臉、並凸現出中共的走投無路外,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這種見不得人的伎倆其實反映出中共深深的恐懼和自卑。中共恐懼的是在歐、美、澳、亞上流社會風靡的神韻讓中共在海外苦心經營的對法輪功的謠言煙消雲散,對比出中共黨文化的低俗與醜陋。中共自卑的則是,它們無論如何拿不出任何能與神韻『爭奪觀眾』的演出。」

去年11月,在美國國務院發表的2010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披露了中共對神韻藝術團的打壓,報告還特別提到一位神韻藝術家的遭遇。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奏家美旋的先生江峰在去年2月赴美探親的過程中,在上海浦東機場經過安檢入口後、在登機前突然失蹤。後來經查明,他是在機場被中共當局綁架,一度關押於安徽合肥市廬陽區公安分局的洗腦班,五月份,他又被當局投入勞教所,處以18個月的勞教。中共的初衷當然是要阻嚇神韻的演員和他們的家屬,可是結果是在國際社會上再一次暴露了自己黑社會的面目和手段。神韻照樣風靡世界,而關注神韻的人們不僅從演出中,也從演出外親身領略了傳統中華文化的溫文爾雅,和當今中共政權的兇惡橫蠻。世事關心,我是蕭茗,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