懼失控 中共維穩預算首超軍費

【新唐人2011年3月13日訊】新聞週刊260期簡稱兩會的中共全國人大與政協會議,3月初在北京召開。和往年一樣,京城風聲鶴唳,當局大舉增加警力進行管制,加強對維權異見人士和上訪民眾的監控。中共用於針對民間抗訴的所謂維穩開支,也就成了這次兩會的焦點。

3月5日,在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財政部宣佈包括警察、國保、武裝民兵、法庭及監獄等部門維護公共安全的支出預算,即所謂維穩開支,增加至6,244億元人民幣,增幅達13.8%,創歷史新高。比較軍費增加12.7%至6,011億元人民幣,無論幅度或數額都更高。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表示,今年中共維穩預算首次超過國防預算,是一個標誌性的發展,也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從中共政權的角度來看,內部對其政權的威脅已經超過外部對中國的威脅,這個我想是60年來頭一次中共面臨這樣的狀況。因為維穩費用在過去幾年來都是以雙位數字增長,國防費用還不一定是年年雙位數。在剛剛結束的2010年維穩的實際支出已經超過國防。

這同時也顯示中共政權非常不穩。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中國在去年平均每5天就有一宗震撼全中國的社會性事件,這個數字比2009 年增加百分之二十,另外,過去這種震撼全中國的社會性事件,多半都發生在中部或西部等比較落後的地區,去年已經擴展到沿海比較富庶地區。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認為,維穩費用超過軍費,說明人民對這個政權的不滿已經達到高峰,令中共極度恐懼。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它維穩的費用實際上就是動用國家機器怎麼樣來壓住社會,這個社會就是高壓、像是一個很多氣的高壓,好像洪水要爆發我就加堤壩,所以它會用很大的經費去做這個事,它的維穩經費越多,就證明這個社會的危機矛盾越大。

同時,近期北非及中東的民眾反獨裁運動,令中共更加驚恐。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因為中國今天的現狀和中東革命相比非常的近似,第一個都是一專制威權政權,中國是更厲害的集權政權,然後整個統治階級是極度的貪污腐敗,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沒有結社集會自由,而且他們的反對派受到高壓打壓,而且這個政權是實行一種恐怖政治,這些中國不但存在而且可能比這些國家更嚴重。

對於維穩支出的增加,程翔指出,在兩會之前已有先兆,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曾召開一次黨政工作會議,強調社會管理的問題。隨後,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發表講話談到具體的措施。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譬如說他談到要建立一個全國特殊人群的全國性檔案,據我們所了解特殊人群就是包括異見人士、維權人士、上訪人士、有一定組織背景的像法輪功,這些都是它所謂的特殊人群,以方便它的掌控。

中共並提到要設立一個危機預報機制,就是將奧運會和世博期間臨時建立的預報機制恆常化,這些舉措都需要投放巨額資金。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當時公安部長孟建柱曾經解釋說,他要建立五個網來監控整個社會,這五個網包括在公眾場所設立攝像機,這是第一個網﹔然後在街道上巡邏加強,這是第二個網﹔另外監控互聯網,這是第三個網﹔還有單位的監控和居委會的監控,加起來五個網。

雖然中共總理溫家寶在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大談民生、穩定物價、遏制樓價等問題,蔡詠梅預料這些安撫措施成效有限。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因為現在中國社會經濟的發展形成一個很龐大的利益集團,你現在政治報告說改善民生等於就是要緩和這種掠奪,但是這些利益集團幹不幹呢?我想是不會幹的,所以我覺得報告雖然做了,但是實際上也會成為一個走過場的東西,只是報告反映出他們有些恐懼,想用派糖的方式和手段來安撫一下老百姓。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認為,中共目前最擔憂的是民生和政治問題的互相結合。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現在中國不擔心外部因素會令中國翻天覆地,而是擔心內部有一些因素是他駕馭不到,從而令到情況失控。你見到它用很多方法去疏泄民生性的壓力,但是它也用很多無謂的東西增加政治壓力,所以現在問題就是會不會有些偶發事件將二件事合併一起,這是北京最擔心的。

程翔預料,大陸社會不穩定因素的纍積,終有一天會爆發。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哪一天真的像劉兆佳所講的臨界點的話,那可能要有一個戲劇性的變化了。

新唐人記者林秀宜在香港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