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亞灣核電廠屢瞞事故 港人憂核災

【新唐人2011年3月27日訊】新聞週刊262期日本福島核災引發港人對核幅射污染的恐慌,近日毗鄰香港僅50公里的大亞灣核電站再次被揭發對公眾隱瞞多次故障,引起全城嘩然。港人再次質疑中共當局是否能確保核電安全,擔憂一旦發生洩核事故,香港將措手不及。

本月22日香港一家媒體披露,大亞灣核電站有多次故障記錄隱瞞。其中最嚴重的是在2008年局方入廠視察,發現2號機組核燃料裝卸儲存系統與控制棒同時出現故障,控制棒運作被卡住。

香港核能專家胡仲豪曾在加拿大白貝原子能研究所擔任要職達20年,目前是香港理工大學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講座教授。他指出,反應堆控制棒不受控制的後果相當嚴重,一旦遇上天災或事故,情況或比福島核災更慘烈。

香港理工大學講座教授胡仲豪:你想想等於一個電機著火時你想關也關不掉,你想有多嚴重呢?問題就是這樣。如果控制棒的系統運作不了的話,就會有很大問題,因為你關不了機。

大亞灣核安全諮詢委員會主席何鍾泰承認廠方曾向委員會通報上述事件,但卻沒有對外公布。胡仲豪強調控制棒出事很關鍵,並非不需通報的小問題。

香港理工大學講座教授胡仲豪:控制棒主要做三件事,關機、開機和控制能量,..如果把它拔出來,中子就會重新存在。其實核反應堆 最重要是那連鎖反應,中子場的強度是最主要的,用控制棒上升下降的動作去控制中子場的強度。

大亞灣核電廠隱瞞事故的消息不斷曝光,香港民間反核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當年曾參與反對大亞灣核電廠計劃的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表示,港府監控大亞灣的核電計劃全面破產,風險評估及應變措施不足、資料公開不全面是最大的三個漏洞。

香港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大亞灣的核電操作全部都是黑箱作業,十幾年來,很多用完了的廢料棒都是高度輻射的。今天我們才發現,這麼多年來,這些廢料棒都仍然是所謂臨時存放,擺在大亞灣旁邊。已經臨時了十幾年了。而香港政府對大亞灣的風險評估,上一次的都是20年前做的。

也有團體要求中共當局停止核能發展。

香港反核青年部隊代表林先生:這個中國共產黨喜歡搞假大空的統治文化,這個假大空的統治文化令到核能的發電措施越來越多,這些核能發電在今日日本已經造成一個很大的危機。

有環保組織敦促港府吸取洩核事故的教訓,以市民健康安全為優先考量。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在切爾諾貝爾附近,如白俄羅斯、烏克蘭,它們當地患癌症的風險,是因為切爾諾貝爾(洩核事故)而上升的,這是不是大家覺得患癌沒事,死才有事呢?……我覺得癌症都影響整個社會的安全。

大亞灣核電廠自1994年正式開始商業營運以來,已發生多起洩核事故,單在去年就有4宗,其中以10月23日那次最為嚴重,威脅附近居民的安全,當局一直封鎖消息,直至三週後在媒體的查問下才對外公布。

在福島事件後,公民黨前黨魁余若薇議員日前致函溫家寶,要求容許港人參與內地核能規劃。

香港立法會議員余若薇:第一就是要求他做一個安檢,另外就是看有否其他的選擇,同時應該提高透明度和應該給香港人參與,因為事實上我們也是持分者,因為當你的廠建的這麼接近香港的話,尤其是風向是吹向香港的,如果有任何事發生香港是第一個受影響的國際城市。

位於廣東省深圳市大鵬鎮的大亞灣核電廠,由中共企業廣東核電投資有限公司與香港核電投資有限公司合資組建。在80年代,大亞灣核電廠籌建初期,香港有超過百萬人簽名反對興建。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當年曾為某雜誌撰寫一篇有關該核電站的文章,他指出,港人只知道香港和大亞灣中間隔著大鵬灣,卻不知道其實還有直接的威脅,就是一旦大亞灣洩核,港人的食水可能立刻被污染。

香港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如果一下雨有輻射,水流則流到龍崗的大沙河,然後流到惠州的西支江,就流到東江,一流到東江,到東莞橋頭就有東江的一級抽水站將東江水抽到香港。大亞灣任何小小幅射洩漏都會影響到東江水,香港人天天喝。

劉達文指出,大亞灣核電廠和前中共總理李鵬有密切關係,由於李鵬家族控制著中國電力系統,當中涉及到官商勾結。

香港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當年大亞灣核電廠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就是李鵬的老婆朱琳,第一,核電廠的運作就在李鵬的電力家族的視野之下、控制之下﹔第二,事實上辦事處是沒事可做,就好像其他的駐京辦走後門,走總理的後門不是很容易嘛!

這也是大亞灣核電廠一直這麼囂張不受監管的原因,2009年李鵬夫婦還曾經前往視察。

為安撫港人情緒,大亞灣核電廠星期四(3月24日)透過中聯辦選擇性的安排傳媒到核電廠參觀,而一些專家只是照搬官方的口徑,一味的強調核電廠安全、透明,決不會發生福島核災。看來要解決核能安全問題,必需改變體制上的問題了。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