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步入恐怖期 長平籲續發聲抵抗

【新唐人2011年4月3日訊】新聞週刊263期中國知名媒體人、時評作家長平曾多次因撰寫不符合中共的時評文章而遭打壓。2008年,更因在拉薩抗暴事件後發表相關文章而遭撤職。2010年8月,受中宣部的高壓,《南方週末》和《南方都市報》都不再刊登他的文章。今年1月27日,他拒絕配合當局要求離開南方報業集團,隨即就被解僱,引起社會震盪。近日在香港一個研討會上,長平以親身的經歷,剖析了大陸的媒體生態以及互聯網目前的處境。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3月27日在香港出席金堯如新聞自由獎頒獎禮後的研討會,這是他被當局解僱之後首次公開露面。他透露,自己被解僱後得到許多網友的聲援。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特別在當天下午開始知道消息很多人聲援,甚至發起了所謂的新五毛黨運動,就是為了諷刺那個五毛黨,有人號召每個人捐給我5毛錢,我收到了8千多元。每個人5毛,有1萬多,這個黨員很多的比香港很多黨都大,這個讓我很害怕,而且只是大概在3天時間左右。

談到大陸人士如何利用互聯網突破資訊封鎖。長平指出,目前大陸不僅資訊不自由,更嚴重是進入了資訊恐怖時代。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在過去我的成長經歷也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你就是給他訊息看,他不一定看,因為這是一個代表可怕恐怖的事情,你把這個話筒給內地絕大多數人,他可能首先是閃開的,給他話筒、給他平臺他不一定用,這是源於恐怖。……打壓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呢,資訊本身的那種不可得或者是黑暗,它本身也能產生恐怖,我甚麼都看不見、甚麼都聽不到。

中共近日拘捕四川作家冉雲飛,也是同一原因。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他跟茉莉花革命其實沒多少關係,沒有直接關係的,其實當局也知道……我(中共)就讓你知道我可以這樣做,我想讓你知道,我可以抓錯人,抓錯人沒關係。

而且,不但中共在製造恐怖,很多網絡商為了保住自己的商業利益,配合中共助長這個恐怖。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在恐怖時代,他會超出上面(中共當局)所要求的東西給它,給你展示我的控制能力。……我們的公司多多少少都是在配合官方的檢查,或自己設置機制進行自行檢查,這樣才能夠生存。

長平指出,中共大力封鎖與監控網絡,投放了許多人力物力。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一方面是這個國家徵用或者收買了一些技術,這個都有一些事實啊,包括西方的一些商業公司都為這個防火牆服務。第二個方面是徵用了大量的人力,公開培訓網絡閱評員,人稱五毛黨,就是發一個帖可以得到五毛或者多少錢的費用。很多宣傳部門,大家在網絡可以看到,實際上是不遮掩的,把培訓網絡閱評員作為一個成績來宣講的。

以擁有過億用戶的內地微型博客新浪微博為例,至少有三種監控情況存在。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就是允許存在的,一種是刪掉後允許復活的,一種是根本不允許存在的,因為你太小人物了,你給他帶來的利益和帶來的麻煩完全不成正比,那就不存在。我很肯定這種管理技術不是中宣部給他們的,這個非常精細,還有非常具體的一些方面。

長平以自己為例,他的微博在解僱數天後就被封了。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他們就說上面要求我們刪掉你的微博,但是我們很重視你,我們想辦法保留,但是我們必須把你封了,封了的意思就是別人看不到我發言,看不到我新的消息。但是如果不給我打電話我,會認為它還是正常的。其實很多人沒有接到電話,你發一條消息其實沒有任何人看到,但你看的到,你以為已經發出去了,這是他們的一種管理辦法。

但他強調,抵抗恐怖的方法之一,就是每個人都利用平臺繼續發聲。

《南都週刊》前副總編長平:你看我們感覺恐怖的時候,走夜路有些人會唱歌!為甚麼?這是給自己的打氣,讓自己聽見一點聲音,所以你會看見有些內地的一些人,用各種方法在那兒說別的,用美國學者的話,叫弱者的反抗。

長平相信,現在的恐怖氣氛只是暫時性的,甚至可能是黎明前的黑暗。他呼籲國人切勿畏懼中共的監控,而是要衝破黑暗,互聯網等科技還是次要,重要的是人的意志。新唐人記者林秀宜在香港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