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ING IN:專訪《阿凡達》製作總監(上) (英)

【新唐人2011年4月6日訊】從死神門口走回來 設計了神話般的世界

ZOOMING IN(1-42):專訪《阿凡達》製作總監Robert Stromberg(上)

旁白:2010年的奧斯卡角逐,最佳藝術指導可能是最沒有懸念的獎項之一。結果它果然被大家都猜到的《阿凡達》拿走了。這位捧著小金人的,就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角,羅伯特‧斯仲伯格先生。阿凡達的製作總監之一。

羅伯特獲獎感謝錄像

旁白:羅伯特接過小金人的時候還說了這樣一段話:13年前,我被告知我的生命即將結束。我一直認為,奧斯卡之夢會永遠在我心中,只是,我無緣實現它。但是今天我站在了這個領獎臺上,謝謝所有的人。他從死神的門口走回來,設計了天堂般的世界。這是一段什麽樣的經歷。今天,他要親口告訴我們。

旁白:阿凡達,一個電影的傳奇,潘朵拉,一個傳奇中的夢幻。這個夢幻既遠在天邊又近在咫尺。它讓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看到了自己心中夢幻家園的身影。而負責建造她的就是羅伯特 司仲伯。一位確實是和藹可親的大師。。。對於中國觀眾來說,潘朵拉的浮山也並不陌生。在其中我們似乎可以看到張家界的南天一柱,黃山的雲海,甚至還有桂林象山的倒影。

蕭茗:說到潘朵拉的浮山,我最近在網上看到一個很有趣的東西。在中國網民中有一個討論。因為我們都知道潘朵拉的浮山吸取了中國的一些山的特徵,所以這個討論就是,這些特徵是來自張家界還是黃山,還是桂林的象山?那事實上是怎麽回事呢?

羅伯特:事實上我採用了所有這些山的因素,這樣大家都可以高興一下。它們都是非常給人靈感的地形,其實還不止是中國的山,還有我看過的世界其它地方的山,比如南美的山和洛磯山脈都給了我靈感。這三個地方的山都給予了我創作的靈感.

蕭茗:這些是潘朵拉的浮山,是吧?這些照片你看著眼熟嗎? 是張家界

羅伯特:是,尤其是這一張。

蕭茗:這一張?為什麽?

羅伯特:我告訴你為什麽,原因是地球上沒有其它地方有這樣的巖石,如此的豎直,加上上面長著的綠色的葉子。其它的地方都沒有的,這真是那些因素絕妙的組合。每座懸浮的山從某種意義上看都是一個獨立的世界,你可以想像山頂上的樹木生長形成一個生態環境。每一座浮山上似乎都可以生存不同的物種。在我看來中國這座山上的這些因素的絕妙組合讓觀眾產生一種獨特的感覺.

旁白:阿凡達上演後,湖南張家界旅遊區曾經一度宣佈把南天一柱改成哈利路亞山。雖然這一舉動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但是,旅遊局以哈利路亞神奇之旅命名的旅遊路線卻大受歡迎。

採訪旅客。

蕭茗:中國的山,非洲的瀑布,南美的叢林,這些地球上極致的美景被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新的生命體的機會並不多。就像這部電影本身一樣,它姍姍來遲,但是,一旦時機成熟,機緣際會,它就一舉成就了意想不到的輝煌。

旁白:阿凡達,從劇本的誕生到在電影院裏放映,前後共經歷了14年的時間。

終於,在2005年,喀麥隆開始拍攝阿凡達了。也正是在那個時候,羅伯特和詹姆士第一次見面。這一次短暫的見面,促成了一個意外的結果,而這個意外的結果又引出了一段漫長的旅程。

羅伯特:我的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問我能否幫JIM一個忙,做一個影棚展示,可能要一兩個星期的時間。我以前從來沒見過JIM。我問這位朋友能否介紹一下影片的內容,他說不行但是說是有關其它星球上的懸浮的山。我說好吧。我一晚沒睡,畫出我自己想像中的這個地方的樣子。第二天早上我和JIM見面,他一看就說那正是他所要的,結果這一個星期變成了四年的合作.

蕭茗:真的嗎?他沒有告訴你任何細節

羅伯特:沒有,第一次的草圖和後來電影裏的成品非常類似.

蕭茗:這簡直是奇跡,這是怎麽發生的?

羅伯特:大概是某種自然力量的因素在後面起作用吧,我也不知道.

蕭茗:你那個時候研究過中國的山嗎?

羅伯特:我知道一些,但是那時更多的是從科幻的角度考慮,想做出和我看過的所有科幻片都不同的景色,就是說是一個人們談論很多但又不得而知的地方,一個令人嚮往,讓人想一探究竟的地方。

蕭茗:你第一次給詹姆士看的那張圖和這張很像嗎?

羅伯特:我有那張圖,如果你想看的話。

蕭茗:是的,一定要看。

羅伯特:這是在我對電影一無所知的時候畫的,這有個大星球,我那時並不知道,其實劇本裏是有個大星球。這有個小人。這是對潘朵拉的第一副構思圖,最早的一幅圖。

蕭茗:但是,大致的東西都在那裏了,浮山等等。

羅伯特:浮山後來有了一些變化,但你可以看出和成品非常類似.

蕭茗:這就是打動詹姆士的那張圖。

羅伯特:是的,是這張圖把大家都向前推進了一步。

蕭茗:真好。

旁白:接下來,羅伯特將要講述製作阿凡達的龐大工程,製作思路的轉變,以及他眼中的導演詹姆士‧卡梅隆,請鎖定世事關心-蕭茗專訪阿凡達製作總監,奧斯卡獎得主羅伯特‧斯仲伯格。

主持人:2009年7,8月,當阿凡達的第一個介紹片出來時,大家對它的評價並不好。也許是因為它太怪異了。一部科幻片,裏面的角色是怪異的巨人,製作的手法是純三維動畫。這一切讓人對它充滿了懷疑。但是,事實證明,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它的科幻並不是充滿機械和電腦的科學幻想,而是一種夢幻。裏面有各個民族都感到親切的夢幻家園。而這種感覺,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阿凡達製作思路的轉變。

羅伯特:剛開始設計潘朵拉世界的時候是更壯麗的,或者說更超現實的……

蕭茗:現在的潘朵拉難道是次等的嗎?

羅伯特:不是,是後來我們特意將其現實化了,我想我們是對的,因為觀眾可能會想看到和地球類似的環境,讓他們更能理解的環境,如瀑布,我們能認識的一些景色,然後再加一些修飾,就是說我們不想讓一些奇怪的設計阻礙觀眾入戲,想讓大家對其中的一些元素有熟悉的感覺.

旁白:在羅伯特繼續給我講述潘朵拉的設計過程的時候,我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好萊塢是一個講故事的地方。在這裏成功的人,只要他的工作是和創作有關的,他們每個人可能都是講故事的大師。如何讓你的故事充滿衝突和起伏,如何讓你的主人公在故事的發展中發生深刻的變化,如何讓你的觀眾在乎你的主人公,如何讓他們覺得這個故事和自己有關。這些人們幾千年來總結出來的講故事的金科玉律,對他們來講可能已經是溶於血液中的了。好的作品會用到這些原則,但是用得了無痕跡,潤物無聲。

羅伯特:拿JAKE(Sam Worthington的角色)來說,我對JIM的提議是我們一開始到潘朵拉的時候就特意設計成下著大雨,烏雲密佈,令人壓抑的情景,因為那個世界被描繪成一個邪惡黑暗又糟糕的地方。我的想法是讓環境隨著JAKE的經歷慢慢展開。換句話說,讓觀眾一開始看到那些異形怪獸的襲擊而產生恐懼,令大家覺得這是個可怕的地方。但是當JAKE看到這個世界的真實面目時,例如當他拿著棍子從水中出來擡頭往上看到發亮的那些生物的時候.是觀眾隨著JAKE一起去感受這個世界,所以整個過程中的構思就是要逐漸展示它的美麗,而不是讓大家一眼就看到這個星球的真實情況。這樣你一開始就要問自己我為什麽要關心這個星球,到結尾的時候想要奮力保護這個美麗的地方。這就是我們的意圖,為什麽我要埋下這些伏筆.觀眾一開始不會意識到,因為那樣才能讓大家覺得特別,不同尋常,但一開始他們不會想到為什麽要如此關心這個地方.

路透社新聞:《阿凡達》票房超過《泰坦尼克》

蕭茗:毫無疑問,阿凡達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成功背後則是巨大的工程和巨額的經費。

它的製作過程異常的艱難和復雜。耗時四年,花費了5億美金。就拿潘朵拉來說,這個夢幻的星球,它從無到有,其中的一草一木都是人工設計出來的。

羅伯特:《阿凡達》裏沒有任何直接買來的道具,裏面的一切都是設計出來的,包括表演本身,都是經過了某種設計。絕大多數電影都可以買道具,或者租道具,可是我們必須自己製作。

現在你看到的……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毫不誇張的說,我們設計製作了成千上萬的圖畫。你可以想像,像《阿凡達》這樣的電影,其中的每一個苔蘚、每一個樹枝都有上百個圖像。其中涉及到的研究工作數量之大難以想像。你提到中國的山,毫不誇張的說,我把整個地球都找了個遍,去理解……從瀑布、維多利亞瀑布、到洞穴、礦物,你能想像到的一切。

旁白:製作好萊塢的經典大片就像短時間內成立一個龐大的公司,裏面結構清晰,分工明確。和普通公司不同的是,這個公司在片子拍完之後就解散了。拿阿凡達來說,光是美工部就有3-400人。作為製作總監,不僅要對片子的藝術效果負責,同時還要有管理能力管理這3-400名藝術家。這並不是一件清閑的差事。

蕭茗:在片場拍戲的時候,誰的壓力最大?導演,演員,你?

羅伯特:這很有趣。拍電影的時候,你在相對而言較短的時間內,和一群人緊密合作,完成一個旅程。拍攝《阿凡達》的旅程我走了四年。如果你在巴士上旅行四年,你不僅會熟悉車上的每個人,有時也會出現一些矛盾沖突,你會想下車。但另一方面,你也想到達你的目的地。與其它電影一樣,《阿凡達》很像這一次旅程,詹姆斯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者,他對自己的創作充滿熱情,這也是他接二連三創作出成功電影的原因。人們追隨他走完這些旅程。與詹姆斯一起工作,就像軍事行動一樣,他是將軍。

插話:表現很激烈?

羅伯特:是很激烈,但必須這樣,因為你們真的是在作戰。在戰鬥中,你必須盡你所能。如果你沒有準備好戰鬥,詹姆斯會讓你知道。我對詹姆斯最為尊敬的是,他把他的生命和靈魂和一切都放到這個影片中了。你不能不尊重他,也用同樣的態度對待作品。結果是,這部作品比絕大部分電影都設計得更加詳盡。

旁白:導演詹姆士‧卡梅隆執導過終極者,真實的謊言,泰坦尼克號等經典大片。他以無以倫比的天才和臭名昭著的壞脾氣而文明世界。在好萊塢,不止一個人稱他為獨裁者,很多和他合作過的人都表示不願意再與他合作。但是,羅伯特顯然沒有因噎廢食。他欣賞卡梅隆的天才,敬佩他的熱忱。而對他的壞脾氣,也覺得是事出有因。不過,他的工作風格和卡梅隆卻大不相同。

蕭茗:你是片場上的粘合劑嗎?

羅伯特:粘合劑?

蕭茗:把大家都粘在一起。

羅伯特:你必須……很顯然,得有幾個那樣的人。首先,你要能和大家相處得來,因為有那麽多人,你要創造一個環境讓大家願意……這需要一種創造性,這很微妙。如果氣氛太沈悶,那很難……因為創造性是一種激情,它來自人的內在、來自人的靈魂。如果你破壞了它,就無法(讓藝術家們)發揮純粹的激情。我的工作不僅包括我剛才談到的那些,還包括創造一種環境,讓人們願意在其中工作,願意在其中分享,並且能夠把能力發揮到極致。

旁白:接下來,羅伯特坦言阿凡達給好萊塢帶來的變化-三維動畫製作是否會讓演員們失業?靚麗的形象是否不再重要?請鎖定世事關心-蕭茗專訪阿凡達製作總監,奧斯卡獎得主羅伯特‧斯仲伯格。

filler

《阿凡達》幕後花絮之表演捕捉

詹姆士‧卡梅隆:我認為,人們應該記住的一點是,《阿凡達》不是一部動畫片。演員們不是站在講臺前配音,然後由動畫設計師花兩年時間把所有的形象設計出來。

山姆‧渥星頓:最激動人心的是:這是我的表演。這些生物走路、說話、做事的樣子和我一模一樣。這是我的演繹。

詹姆士‧卡梅隆:你在電影裏看到的一切細微之處,一切細節,都是演員創造的。他們必須跑、必須跳、必須戰鬥,他們必須做一切你在電影裏看到的動作。這就是表演如此感人的原因。

《阿凡達》製作人員A:“表演捕捉”是這樣一種技術,就是把演員的表演捕捉下來,再把它們轉移到數碼人物上。

《阿凡達》製作人員B:在演員開始“表演捕捉”這個階段之前,我們把演員放進這個巨大的,裝滿了燈的圓球裏。我們用照相機把他的面部表情照下來,研究他們的面部特徵,思考如何設計他們的人物形象。

詹姆士‧卡梅隆:然後讓演員穿上布滿標記的衣服,把他放到一個特殊的空間裏,在他四周佈置很多攝像機,記錄下來他的衣服上標誌的運動。

電腦會生成一個實時的動態人體結構。利用這個人體結構,用電腦生成動畫形象。

電影:你的心很強壯,沒有恐懼。可是愚不可及,像孩子一樣無知!

問:演員的面部表情,100%是演員自己的,還是部分由三維設計師製作?

羅伯特:你知道,幾乎是百分之百(演員自己的表演)。我們有一個特殊的攝像機,拍攝他們的面部。

詹姆士‧卡梅隆:我們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這是電影的命脈所在——大特寫

在製作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我們發展出一套新的技術,這套以面部形象為基礎的“表演捕捉”技術,使演員的表演能夠百分之分被轉移到電影形象上去。我們想到一個主意,在演員的臉前面支一個小竿子,竿子的末端連著一個微型攝像機,演員在工作時,他們的臉部會被拍下來。他們的嘴唇的動作、面部肌肉的動作、眼睛的動作,都可以被捕捉下來。

我們試圖做到的是,捕捉演員在所有不同的情況下的情感表現,轉移到電影形象上,我們利用肌肉的運動做到這一點。

那段時間真是激動人心。我們意識到,我們馬上就會有所突破,我們能夠捕捉人的感情,並且使非人類的電影形象表達真正的人的感情。

電影:“他們派我來這學習你們的生活方式。”“你很虛弱,傑克。你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嗎?”

羅伯特:有人討論影片中的演員是否有資格被考慮獲得最佳主角、最佳配角獎。“這合理嗎?”我認為,這當然是合理的。電影形象的確精確地再現了演員們的表演。

蕭茗:是的。那麽,我的第二個問題是:演員們應該不會因此失業了?

羅伯特:不會。你不認為山姆‧渥星頓和佐伊是真正的演員嗎?

蕭茗:是,我認為他們是真的。所以我才問你他們的表演是不是都被用了?

……

羅伯特:這太復雜了,不可能經常這麽做。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這麽做。想徹底拋開演員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

旁白: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演員還不會被取代。但是再以後會怎麽樣呢。可能誰也說不準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我拿出了幾幅羅伯特所做的電影特級背景圖matte painting,對於不懂電影的我們來說。今天的電影製作本身就像魔法術一樣奇妙。

羅伯特:這是藝妓回憶錄。這兩個例子是當時製作的兩個不同的版本,我記得這是在索尼電影棚拍攝的。

蕭茗:這是章子怡(?)嗎?

羅伯特:是的。我記得,當時導演的想法是,拍這個鏡頭的主要原因是,她看到一座橋,她想這樣從監獄出逃。另一個版本沒有被採用,是因為它沒有把這個意思表達出來。

蕭茗:橋在哪裏?

羅伯特:你知道嗎?我覺得這兩個都不是最終的版本。

問:真的嗎?

羅伯特:相信我,在最後的影片中,是有一座橋的。

蕭茗:羅伯特為幾十部電影,電視等做過電腦設計背景圖,他現在是好萊塢最負盛名的matte painting大師之一。做到這個程度,他現在的心態是什麽樣的呢?

羅伯特: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你成為好萊塢這架機器的一部分。這時,你不會再努力進入機器了,因為你成為了機器的一部分。你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感到很欣慰。同時,你花了一生的時間,想要爬到階梯的頂端。當你到達的時候,有一種解脫的感覺,你不需要再竭盡全力了。“我已經在這裏了,讓我們動手做事吧。這並不難,我們繼續往前走吧。”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不要擋著我的路,我要成功!”

蕭茗:不用再削尖腦袋,不用再硬著頭皮,不用再推開別人往前沖的感覺應該是不錯。蘿蔔特說他現在能看出好萊塢每個人不同的風格,也能看出什麽作品是在緊張和壓力下做的,什麽是在放鬆的情況下做的。阿凡達使他登上了電影王國這座金字塔的最高峰。但是,我們不能忘記的是,他是從最底層走上來的。是從一個離電影這個門十萬八千裏遠的裝卸工開始的。這是怎樣一段故事?請不要錯過,下一次世事關心,奧斯卡獎得主斯仲伯格敞開心扉,講述在好萊塢的人生故事。好了,這次的節目就到這兒了,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策劃:蕭茗

撰稿:蕭茗

剪輯:高仰蘭

攝影:文凱 袁科 Denial Shao

翻譯:李建 黃安琪 蕭茗

連絡:Kanda Zou

配音:思明 金然 Michael Zeng Mark Wang

資料:樓玉謙

特別感謝

20th Century Fox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0年8月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