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還原歷史-4.25中南海大上訪

【新唐人2011年4月25日訊】回顧12年前法輪功學員4.25和平理性上訪始末

【世事關心】(165)還原歷史-4.25中南海大上訪

1999年4月25號,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彙集在北京的國家信訪局所在的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附近。事件的發生地點緊鄰中共的政治中心――中南海,所以後來被稱作“4.25事件”,也被稱作“中南海事件”。這一事件並被認為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索。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聚集在中共的政治心臟附近?他們有政治訴求嗎?“4.25事件”是導致中共下決心剷除法輪功的根本原因嗎?今天,讓我們回到12年前的4月25號,看看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它為什麼會發生,這一事件的發生,對於當時和今天的中國,又意味著什麼?

大法開傳各界褒揚

「今天一大早,上海體育中心人頭攢動,本市近萬名愛好法輪大法的煉功者會聚一處進行推廣表演。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于92年向社會公開傳功講法,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六年來,此功法以煉功時不受場地、時間的限制以及無需意念引導等不同於其他氣功的全新內容令人耳目一新,獨樹一幟,到目前為止,包括港、澳、台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了自發性的群眾煉功組織,並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全世界約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這是本台記者報導的。」

這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之前,上海電視臺1998年12月播出的一段新聞。今天很多人看到這一段新聞的時候,也許會大吃一驚。事實上,一直到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之前,法輪大法不但在中國大陸廣受歡迎,中共政府部門、甚至是政治局高層也對法輪功早有了正面的瞭解——儘管這其中有一部分中共官員一直想利用法輪功製造事端,從而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隨後,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向李洪志先生頒發了氣功師證書,1993年又向北京的法輪功研究會頒發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直屬功法登記證」,正式表明法輪功研究會的類別為「學術性團體」,業務範圍分為「理論研究,普及功法,諮詢服務」三大項,活動地域為全中國。

1993年8月31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致信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對李洪志大師表示感謝,感謝李洪志先生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的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1993年9月21號,中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刊登報導《法輪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康複治療》,稱公安部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經調治後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1993年12月27號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的榮譽證書。1993年12月在93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在該屆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是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瞭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研究,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 97.9%。同年的10月20號,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9年2月,美國的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人,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外界認爲,中共在1999年4.25萬人上訪之前,並不了解法輪功,這其實是中共爲了開脫責任故意造成的一種誤解。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在提升社會道德水準的巨大作用,以及在修煉其他方面超越人們常規思維的事實,讓許多人改變了固有的觀念,甚至跳出了原有意識形態的框框重新看待宇宙人生。然而,中共畢竟是一個依靠嚴厲控制全民意識而維持的政黨,絕對的唯物主義是中共意識形態的根本;法輪功在中國大規模的迅速傳播,也引起了中共的高度警覺,從而被中共視為在意識形態領域有可能的挑戰力量,這為日後大規模的迫害埋下了導火索。

風雲突變 山雨欲來

1996年,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召集十個中央大報的總編開會,要光明日報刊登詆毀法輪功的文章,並要其他各大報轉載。隨後,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

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是把法輪功定罪為「邪教」,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

但是,羅幹的兩次「調查」,還是對一些地區的法輪功修煉者造成了嚴重傷害。

比如,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向所屬公安部門發出《關於禁止法輪功非法活動的通知》,導致有的法輪功輔導員被數次罰款,累計金額達4000多元。有的不給收據單,有的只給白條。由此引起40多人到公安部上訪;1000多人聯名投訴朝陽公安局侵害公民的合法權益。

1998年7月21號,公安部一局再次向全國公安部門發出《通知》,再度引發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等地基層公安部門強行驅散煉功群眾,並對這個修煉群體展開一連串的非法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侵犯人權問題。

因為羅幹等人執意想打壓法輪功,圍繞法輪功的政治空氣也越來越敏感。在這期間,既有敢講真話、正面支持法輪功的媒體記者、政府官員;也有見風使舵、乘機大撈政治資本的小人利用各種機會誹謗、誣衊法輪功,為日後的全面迫害制造事端。

科痞開道 顛倒是非

何祚庥因為無法繼續在北京刊登誣衊法輪功的文章,就到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上,於1999年4月11日發表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暗示讀者修煉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導致亡國。許多法輪功學員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實,不但學員們的合法煉功權利會受到威脅,煉功群眾還可能被別有用心的政客硬拉入骯髒的政治鬥爭中去。

於是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自發陸續前往編輯部釐清說明事實。4月23日,天津市突然出動超過300名的防暴員警,不但驅散自發前往編輯部的法輪功學員,還毆打逮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天津市政府也表明,鎮壓是北京的命令,並鼓勵他們去北京反映情況。

震驚世界的「4.25」事件自此拉開了序幕,這一事件深深影響了此後的中國社會。在下集節目中,我們將向您完整呈現1999年4月25號在中南海全面展開的這一歷史性事件,並深入探討這一事件對中國社會在政治、法律和道德層面的深刻影響。

講清真相 萬人上訪

天津抓人事件很快地在全國各省傳遍,許多法輪功學員決定4月25日去國家信訪局上訪,結果那天緊鄰中南海的國家信訪局外請願人群達到一萬多人。

前所未有的上訪人潮震驚了海內外媒體,4.25事件終究是上場了。

如果我們今天以一個局外人的眼光來看,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些人的想法多少有點一廂情願,或者天真,也許他們不瞭解政治的複雜。果真是這樣嗎?

放下生死 君子坦蕩

的確,中國過去六十年的風風雨雨中,這樣的教訓太多了。在歷次的政治大動盪中,如果社會中多一些這樣堅持原則,不畏強權的人群,那些混淆善惡、顛倒是非的荒唐悲劇也許可以少發生一些。這一群看似平凡的人,卻堅持著不平凡的原則。

在文革之後,面對歷次政治運動中造成的大量冤假錯案,中共為了緩和民怨建立了上訪制度。個人或者是集體上訪受到中國憲法和法律的保護。上訪不需要預先向公安機關申請,也不需要得到事先得到批准。然而這次上訪的規模是前所未有的,上訪人潮也震驚了海內外媒體。

整齊有序 祥和寧靜

沒有人預料到所目睹的景像——上萬法輪功群眾彙集在國家信訪局所在的府右街附近,人數眾多,卻出奇的安靜,井然有序,連維持治安的警察也覺得無事可做而開始閒聊。衆所周知,中南海的正門是面向長安街上的新華門。事實上,4月25號在長安街上並沒有上訪群眾聚集。人群主要分佈於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從當時的中央電視臺新聞畫面和現場照片都可以看到,上訪群眾的身後,並不是中南海特有的紅色圍牆;而和上訪群眾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紅色圍牆,以及中南海的西門。並且無人聚集在中南海紅色圍牆的一側。

即使在中央電視臺播出的現場錄影中,也沒有出現示威中常見的情緒激動的人群,以及斑駁的標語,喧囂的口號等,很明顯,上訪群衆沒有「圍」住中南海,更沒有發生所謂「衝擊」事件。中共官方所謂的包圍中南海一事不攻自破。

這樣的人群,即便在今天的中國,都顯得如此不同凡響;也因為法輪功學員表現出的嶄新的道德風貌,國際社會對此作出了高度的評價。不過也因而招致了共產黨對這個修煉群體的嫉恨:中共認為,他們這樣做一定是懷有政治企圖。

圍中南海 子虛烏有

從事後中央電視臺CCTV播出的畫面來看,公安部早已策劃好了一切栽贓法輪功的計謀。當時的公安部嚴密部署並事先安排了攝像機對每個參與者進行掃瞄。如果認為上訪行為違法,當時完全可以採取措施。不過很顯然,羅幹等人希望事情發展的更大。

一開始,學員們是在府右街附近(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集結。後來,幾位武警來告訴學員說:這裏不安全,那裏不行等等。從而在武警人員的引領下,學員們在不知不覺中分為兩路,南北約兩公里長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長安街,北口和西安門大街交叉向東快到北海,向西也望不到頭。

兩行隊伍在警察的指揮下正好在中南海西門相遇會。據各個媒體的報導,彙集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

當天,總理朱鎔基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

法輪功學員的代表提出了我們的三點訴求:第一點是釋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學員;第二點是為廣大法輪功群眾提供一個合法、合理的修煉環境;第三個就是允許出版法輪功的有關的書籍。”

朱鎔基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

在國務院工作人員和法輪功代表會談之際,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一直在外靜靜的等候。

到晚上八點多會談完畢,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經釋放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後,中南海前的法輪功學員也很快散去。臨行時,地上清理的乾乾淨淨,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

一個當時維持秩序的警察對周圍的人說,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可以說,法輪功學員真誠的善心,以及高度克制、處處為他人考慮的大忍之行,消弭了羅幹等人蓄意製造的潛在衝突。4.25事件在當天的和平解決,開創了中共建政五十年以來,平民通過和平理性的方式,與政府通過和平對話解決矛盾的先例,也震動了全世界。國際媒體對此給予了高度的評價。不少人由此對中國社會產生了新的希望。人們也開始注意到法輪功這個由最基本群眾組成的修煉群體是如此的不同凡響。

事情如果這樣落幕無疑是個皆大歡喜的局面,但是卻有一個人暴跳如雷,這個人就是江澤民。

黑雲壓城 狂風暴雨

4月25號當晚,江澤民在沒有徵求任何人意見的情況下,模仿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的全體人員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刻意憂心忡忡地說:「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這封信隨後被中央辦公廳作為通知內部印發,並且特別注明:學習貫徹落實,不是徵求意見、或者是討論研究。

美國有綫電視CNN中國問題高級分析員威利.林在「中國的鎮壓代價高昂」一文中指出,一些政治局委員並不支持江澤民的鎮壓,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文章還引用了一位老共產黨員的話說,“通過發動政治運動,江澤民正逼迫高級幹部向他的路線宣誓效忠,這會提升他的權威。江澤民希望,就算政治局在如何處理法輪功問題上有不同意見,也要表現出對於他的公開支持。”

為了確保在政治局中推動這場計劃中的大規模政治迫害,江澤民於於6月7日又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就此講話(中辦發電[1999]30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

江澤民在講話中說:「我們黨……有250萬人民軍隊,有6000多萬黨員,有一大批高中級領導幹部,為什麼卻讓『法輪功』這樣的問題冒了出來」。

就這樣,儘管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據,江澤民還是極力把法輪功描繪成有“海外敵對勢力”支持的“危險”政治團體,這樣就可以輕易使任何黨內反對者因為懼怕承擔 “亡黨”的帽子而閉口不言,而且發動迫害法輪功團體的個人決定也具有了特別意義――如果江的決定“在危難時刻挽救了黨”,那麼無疑他將在黨內歷史上佔有重要地位。江澤民相信,不出三個月一定能迅速消滅法輪功。因為這幾十年來政治運動中積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個人生不如死。江澤民盤算,一旦這次毫無風險的迫害成功,從此自己就可以在黨內享有傲人的政治資本。

掩耳盜鈴 暗中亮刀

在4.25過後的第二天,4 月27日,國務院信訪局的負責人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並發表談話指出:「對各種煉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這也表明 4.25是合法的上訪。

4.25事件兩個月後的6月14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公告在中國大陸的報紙、電臺和電視臺同時播出,聲稱從來都沒有禁止任何功派。

蹊蹺的是,大陸黨政機關同時傳達江澤民的講話,規定「共產黨員一律不准煉法輪功」。

事實上,自 1999年5月下旬開始,全國許多地區法輪功學員的日常煉功活動就受到城管、公安部門的妨礙。一些地區公安用高壓水龍頭驅趕煉功人群,並用高音喇叭幹擾煉功。各地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被單位和公安找去談話、盤查,遭到監視、跟蹤和電話監聽,甚至受到了人身限制不得離開當地。

1999年6月 10日,即江澤民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三天后,中共中央成立了“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由李嵐清任組長,羅幹、丁關根任副組長,成員單位包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中宣部、外交部等在內的中央黨政各部委。從中共中央到各級黨委,都設立了“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其下設的常設機構叫“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因其設立時間又叫“610辦公室”,大部份掛靠黨委的政法委員會,少數掛靠黨委辦公室,屬於黨務部門。

驚濤駭浪 惡浪翻天

至此,一部積累了幾十年經驗的鎮壓機器已經準備啟動,一場由江澤民發動,目的在於剷除法輪功的信仰迫害,正蓄勢待發。

回顧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上訪的前前後後,我們看到了「中南海上訪事件」,雖然是一個導火索,成為日後中共大規模迫害的藉口,但是江澤民決心剷除法輪功的真正原因,卻完全出於維持個人的權威和極端的妒忌心理。另一方面,法輪功的“真善忍”如一面鏡子照出了中共的一切陰暗和邪惡,令中共不能容忍;而羅幹等一批政治小丑,在這期間起到了煽風點火和催化的作用,最終使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上與江澤民一拍即合。

道德意識的全面崩盤,像是社會機制注入了毒藥,侵略腐蝕著社會的正常運作。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把這一點執行得特別徹底,黃色產業的氾濫,環境資源的無度揮霍與污染,偽劣商品的橫行;更體現在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人心冷漠而不敢彼此關心。不論經濟怎樣發展,在道德崩潰的社會裏人們看不到希望:當好人、講真話、秉持誠信只能自己吃虧。然而法輪功的傳出,帶給中國社會一個轉機、一道亮光。

1997年的冬天,在東北的大連舉辦大連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這位年僅4嵗的小弟子所讀的這段有關失與得的道理正是法輪功學員們每天在親身實踐著的。

法輪大法全面提高人們身心健康的奇效到吸引了不同階層文化年齡背景的人們,其中很有用有博士、碩士學位的科學家、工程師、律師、醫生、學者以及各行各業的佼佼者,也有在宗教和修煉界修行探索多年的智者。

1999年的中南海上訪,讓人們初次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一如處在濁世的清蓮,獨自散發淡淡的清香。法輪功的善對應著共產黨的惡,江澤民決意要鎮壓,在7月19日的高層會議中強行定案,20號全國展開逮捕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一場驚濤駭浪般地全面迫害,就這樣開始了。有經驗的人們預料,在鋪天蓋地迫害狂飆中,法輪功修煉團體也許最多能堅持三個月。然而,誰也沒有估計到「真、善、忍」信仰的力量,有著蓮花的溫和高潔,但是同樣蘊含著梅花的堅毅不拔,這種慈悲的力量力挽狂瀾,在短短幾年間吸引了上億民眾參與修煉。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李洪志先生二零零三年在《洪吟》--『梅』中寫下了這樣的詩句。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的過程中,就像堅韌不拔的梅花,在酷寒中展現了與眾不同的姿態。「4.25中南海大上訪」,歷史記下了這難忘的一頁,10年以後,當我們回想這一段往事的時候,發現歲月錘煉了兩個最能代表4.25精神的字,那就是“坦蕩”。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