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撫著共產集權留下的傷口

【新唐人2011年5月20日訊】5月14號,捷克首都布拉格的“莫多爾”公墓,迎來了一群神情肅穆的悼念者。他們是誰?他們緬懷的又是誰?讓我們和他們一起,在肅穆的氣氛中,翻開那一葉傷痕纍纍的歷史,聆聽他們對那段歲月的回顧與評價。

14日清晨,捷克政府和議會的官員,以及前共產時期的政治犯,靜靜地來到“莫多爾”公墓。

這裡埋葬的是在共產黨統治期間犧牲的捷克斯洛伐克公民。捷克共產黨倒臺後,人們驚奇的在這裡發現了大量 只有編碼沒有名字的政治犯骨灰盒。

阿萊娜•巴萊茨高娃,捷克共和國參議院副議長:“這些枯瘦的,不順從的,有棱角的,勇敢的,崇尚自由的政治犯們,共產黨不僅想把他們從社會中清除,還要從人們的記憶中抹掉。

這已經是第十一年在這裡舉行悼念活動,除了悼念這些被試圖抹去的人,更爲了紀念那十幾萬在捷共40年恐怖統治中無辜被關押甚至殺害的同胞。

194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奪取了政權,自此在經濟上實行國有化和中央計劃調控,剝奪私有財產,並開始在各個社會階層清洗異見人士,就連共產黨員本身也難逃厄運:1952年黨總書記魯道夫•斯蘭斯基和其他一些高級共產黨領導人,在一次審判秀中被判處死刑。

此後十年,這樣的清洗時有發生,並伴隨 著媒體宣傳造勢。

1968年春天,民主變革的理念在布拉格悄悄萌芽,反共的言辭見諸報端,無黨派政治俱樂部開始誕生,當年新上臺的共產黨魁亞歷山大•杜布切克,開始嚐試一系列政治與經濟方面的變革。 這就是著名的“布拉格之春“。

這當然不能被當時的蘇共所容忍。它於8月20日派出約三十萬集團軍,數千輛坦克進駐布拉格,將這次民主的萌芽扼殺在繈褓之中。

達尼爾海勒曼,極權制度研究所所長:“共產主義,如果它們奪取政權,那麼多數會轉變成國家恐怖主義,就是說恐怖暴力成為國家機器的組成部分。 ”

1989年11月17日起,超過十萬人走上布拉格街頭,要求結束共產黨統治,毫不意外的遭到了當局武力鎮壓。

博胡斯拉夫索伯託卡,捷克共和國眾議員,社會民主黨主席:“二十世紀的獨裁政權,包括共產黨,除了它們的恐怖和暴行,還有突出的偽善,對真相的恐懼,對自己人民的恐懼。 ”

然而遊行活動並沒有因為警察的暴行停止,而是在接下來的幾天持續進行著。11月24日雅克甚被迫辭去共產黨第一書記一職,捷克政府舉行了第一次多黨選舉。結果是,“公民論壇”獲得勝利,哈維爾擔任總統。這次政權更迭,沒有經過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如天鵝絨般平和柔滑,故得名“天鵝絨革命。

也就在那段時間裏,東歐諸國紛紛採用類似的平和方式推 翻了當地的共產集權。

博胡斯拉夫斯沃波特,布拉格市長:“共產主義理想聽起來似乎很好,但不論在哪裏,只要是共產政權的地方,共產思想就變為殺戮和酷刑的工具。在世界上從沒有例外,不論現在還是將來,只要是實行共產黨 意識形態的國家,就不會致力於使公民受益。”

人們慶祝這來之不易的民主與自由的同時,把這段歷史澆築成鮮活的紀念,為了不要忘卻那些無辜的生命,更為了同樣的黑暗不要再來。

2004年5月,拉脫維亞通過“共產主義和納粹主義是 犯罪”法律條律,以禁止共產主義。

2007年6月12日,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在美國首 都華盛頓落成。

2008年6月30日,波蘭上訴法院宣佈,起訴波蘭最 後一位共產黨領導人伊切赫•雅魯澤爾斯基(Wojciech)。

2009年11月,柏林牆倒塌20週年,歐洲議會和歐盟委員會主席推倒多米諾股柏林牆。

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此後大陸驚現退黨標語,海外民衆聲援大陸勇士退出中共組織。三退人數逐年增加,目前纍計已超過九千萬。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