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攀越聲樂巔峰 喜踏神韻之路(下)(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

【新唐人2011年6月23日訊】 【細語人生】(213) 攀越聲樂巔峰 喜踏神韻之路(下):圓曲榮獲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金獎。

2009年,圓曲參加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他一舉拿下金獎。圓曲回顧往事,無限感慨,他感到藝術水準的提高來源於精神境界的昇華……

畫外音:如果把人生比作槓杆,理想信念則好像是它的支點。在通往理想的路途上總會充滿著艱辛,圓曲經過了一番艱苦的努力之後,終於進入了專業歌舞團,又考取了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之後又直線往上升,又到西班牙和意大利留學,實現了自己的理想,達到了他藝術的頂峰。

宇欣: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細語人生》的節目時間了。我們今天的節目繼續為您請到的嘉賓還是這位非常有名的歌唱家圓曲。在上期節目圓曲告訴了我們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話題,他說他真正藝術的提高而不是在意大利,那究竟是在哪裡呢?您好,圓曲。

圓曲:您好,主持人。

宇欣:我想觀眾朋友已經惦記這個話題都惦記一個禮拜了。您的歌唱得那樣的好,達到了世界的頂峰,您說您真正在藝術上、聲樂上的提高不是在意大利,那是在什麼地方呢?

圓曲:說來話長。

宇欣:還這麼長。圓曲的故事實在是太多了。那等一下再告訴我們的觀眾朋友。

圓曲:行。

宇欣:好。那這樣。我想問您一個問題就是在2009年新唐人全球華人聲樂大賽,您是金獎獲獎者,那是怎麼樣的機緣來到美國來參加這次全球華人聲樂的大賽呢?

圓曲:這個有一個過程,還有一個小小的故事。我在英國的時候有一天早上,拿到一張《大紀元》的報紙,我們那個地方很偏僻的一個小鄉村吧!看到中文報紙太困難了,所以當時我覺得很稀奇,我英文不太好,所以看到中文報紙都懂,覺得很高興的那種感覺。

宇欣:眼睛一亮。

圓曲:一下子全部把他讀下去。然後上面有個消息就是有比賽,新唐人辦的。題目很吸引人,獎金一等獎一萬塊,我就想試試。所以我馬上就打電話問了,就說我能不能參加,組委會說你現在時間太短了,來不及。

宇欣:拿到晚了。

圓曲:太晚了,不行,你明年再來吧。參加第二屆,你注意這個報紙,說了以後我就一直注意著這個報紙。

宇欣:您是2007年拿到這個中文報紙。

圓曲:對。

宇欣:對,就是《大紀元》的中文報廣告。2008年您來參加這個比賽。

圓曲:對。2008年我終於來到了世界大都市紐約,參加了新唐人辦的第二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宇欣:這次趕上了,這時間很充足,一年的時間。

圓曲:對,一年的時間準備。

宇欣:比賽的情況如何?

圓曲:這個大賽上第一輪我覺得發揮的相當好,可是第二輪的時候發揮的不好了,決賽時候沒唱好,沒第一輪好。

宇欣:嗓子啊什麼的沒有休息,可能這個時差,這唱歌都很有說道的。

圓曲:對。

宇欣:休息不好,發揮的也不好,心情不好發揮的也不一定好。

圓曲:對,唱歌人就是必須要睡夠8個小時,吃好啊喝好啊,休息好啊。

宇欣:要有足夠的睡眠。

圓曲:休息時間。

宇欣:我覺得還有一點可能心情也比較緊張,而且您是很看重那一萬塊。

圓曲:對。我就是為了這個一萬塊來的,所以心裡不正吧!怎麼說。

畫外音:2007年夏天,圓曲在英國住所的小城鎮,偶然得到一份中文大紀元報紙,這份報紙給圓曲帶來了意想不到的人生轉機。2008年圓曲到美國紐約參加聲樂大賽,沒發揮好,只拿了三等獎。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的演唱實力被獨具慧眼的神韻藝術團團長相中,而圓曲也被載譽世界的神韻純正藝術所折服,這樣圓曲就從歐洲來到美國,留在了神韻紐約藝術團任獨唱演員。

圓曲:第二屆來參加了,弄了個三等獎,但是我也很高興,決賽的那天晚上,看了一個這個世界第一秀「神韻」的演出。所以我特別感動啊!所以我也不想回去了。他們這個組委會還有一個神韻的老演員,找了他們問怎麼報名啊?能不能參加?他們說你給團長說說試試吧!就給他們團長說了,然後他們再考一次,考了以後他們說先留下來,你試試,試試再說。

宇欣:本來您的嗓子是非常好。對,他們也知道您發揮沒有發揮好。

圓曲:對那時候他們說第一次唱得相當好,所以您怎麼回事?

宇欣:因為您的條件大家可能一聽就明白了吧!

圓曲:那一年就沒回去,我就留在神韻裡頭。

宇欣:就說有機會留到神韻參加她們的演出。

圓曲:對,參加她們的演出。

畫外音:說到這裡,還有一段圓曲和名歌唱家關貴敏千里有緣來相會的故事。1990年圓曲剛剛從音樂學院畢業,他到中央民族歌舞團的推薦人就是當時名震中國大陸的首席歌唱家關貴敏。18年後,2008年聲樂大賽第一輪,台上圓曲一曲唱罷,台下已是神韻藝術團副團長的關貴敏頓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後來一見面,兩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年華似水,壯志猶存,這樣神韻把這兩位傑出的歌唱家千里迢迢的牽在一起了。

圓曲:巡迴了五、六個月吧!完全改變了我的世界觀,人生的看法這些。就像原來我這種想法,怎麼對金錢,全是名利那種想法,神韻演員對名利心,對金錢都是特別淡。所以這方面我受到很大的鼓舞,我在以前,不光是我,整個聲樂界都說就是聲樂睡出來的,或者是有的說是吃出來的,吃那些肉啊什麼這些,尤其是那些男高音。

宇欣:睡出來的、養出來的。

圓曲:對,養出來的。

宇欣:還有練出來的。

圓曲:對,一直聽這些東西過來,這次演出完全打破了這種觀念,舊的觀念。比如說我們有一天長途跋涉,好幾個小時,一路一夜沒睡好,也沒睡覺,那種感覺,路上耽誤時間很長。晚點四個小時候,然後到了第二天,六點以後吃飯,吃飯吃完都七點了,就是稍微洗洗,刷刷牙就該去裝台,一裝台這麼一弄下午兩、三點,裝完台以後隨便找一個地方睡了可能一個小時都不到那種感覺,然後下午四、五點就開始試聲,走台這些就開始了。

那天晚上直接就演了,一演完,他們說我演的最好的演唱,最棒的一場。高音什麼都相當棒。所以我覺得這些原來那種觀念也就是覺得太不好了,所以像這些方面還有其他,說話方面,文藝界有一些演唱者就怕說話。

宇欣:說話多了對嗓也不好。

圓曲:比唱得還累呢,有一次跟記者從早上開始談一些,我的經歷啊什麼的,談談談,談到12點左右,然後下午2點又開始演出吧!但那一天我說那麼多話,直接下午演出的時候相當好,一點事也沒有,所以我就這段時間,就是這些觀念方面打破了好多。

畫外音:2009年圓曲參加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他一舉拿下金獎,圓曲回顧往事無限感概。他感到藝術水平的提高,更來源於精神境界的昇華。

宇欣:在2009年您又獲得了全世界聲樂大賽的金獎,這次終於實現了您的這個理想。

圓曲:對。

宇欣:一萬塊也拿到手了。那這次比賽和2008年這兩次相比,您2009年這個拿到金牌唱得是比較容易還是比較難呢?

圓曲:我覺得容易多了,因為我的思想包袱全放下了,對於人生觀的那種觀念也改變了。

宇欣:是怎麼樣改變呢?

圓曲:第二次我就完全放棄了那些思想中的包袱,比如說名利方面啊,什麼金錢,有沒有第一第二無所謂那種觀念,就是放下了以後唱就更容易了。什麼阻力也沒有的那種。想怎麼唱可以唱得出來,第一次參加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成功?第二年我才……,到現在才真正悟過來了,就是悟到了「無求而自得」。

宇欣:無求而自得。

圓曲:那個思想包袱都下掉了,所以這個緊張的事情沒了。

宇欣:也不緊張了。無所謂得不得獎,我只要說能夠去參加這個比賽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圓曲:重在參與嘛。

宇欣:對。

圓曲:所以我完全不一樣了。

宇欣:就很有意思,我想問這個話題,我也很好奇。那您說您放下了,我得不得名利無所無謂、名次無所謂。那您為什麼還要參加這個大賽呢?

圓曲:因為我第一次參加了嘛,所以參加以後我就知道新唐人辦的這個大賽的宗旨是「純善純美」,發揚中華民族的文化,所以我就重於參賽,參與是吧!所以我就支持這個大賽。

另外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在我們這個大陸比賽全是唱通俗歌啊!唱一些這個政治性很濃的黨文化什麼這類東西,新唐人辦的這個大賽不講那種政治性的東西。沒有這種歌頌黨文化的東西,所以真是純善純美,發揚我們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

宇欣:這個內容精神都非常好,非常正。

圓曲:對。

宇欣:這也是使您能夠參賽的一個主要原因。

圓曲:是的,就是這個的話題。

宇欣:就是這個話題。是什麼話題?。是您欠我和觀眾的話題嗎?那個答案,無求而自得。

圓曲:對。

宇欣:就是說是不是您參加了神韻,然後您在這一年當中剛才您講的這個境界上的提高。

圓曲:對,是。

宇欣:所以說您的聲音也就跟隨變化了。

圓曲:對。

宇欣:也達到了最好的狀態。

圓曲:對。剛才我們講到那個話題就是說無求而自得,現在我就把他當作座右銘一樣,有了這以後,所以現在我的聲樂的技巧各方面又有新的突破。

宇欣:感覺比以前是怎麼樣?比在意大利那個時候怎麼樣?

圓曲:有天壤之別吧。

宇欣:是嗎?這是不是在上一集節目裡您留給我們觀眾朋友的這個疑問。

圓曲:就是這個。無求而自得這是我在藝術上的真正的提高。

畫外音:圓曲憑藉天賦、刻苦和追求,從偏遠的西藏山區到國內聲樂的最高學府中國醫院學院歌劇系,從大陸的中央民族歌舞團到海外的西班牙,又到世界頂級的意大利聲樂大師班,當時是大師班導師著名聲樂教育家卡洛.貝爾卡基的得意門生。後來他在意大利成為優秀的歌劇演員和男高音歌唱家。圓曲可以說是登上了聲樂的巔峰,一份偶得的大紀元中文報紙上的聲樂比賽廣告,使他幾經周折,步入美國紐約的享譽全球的神韻藝術團,每年藝術團馳騁世界五大洲的巡迴演出,給圓曲提供了世界大舞台,圓曲的名聲大振,好評如潮,在聲樂界引起轟動。但此時的圓曲卻淡定如常,當問他的感受時,他說了耐人尋味的五個字「無求而自得」。

宇欣:還有一點,觀眾很多的反饋,很多的觀眾對這方面反饋說,這個神韻的歌曲不只是演員唱得好,他們技巧表現的好,他們台風好,更主要就是說這個神韻的歌,歌詞特別好,給人一種醒世的感覺,給人以希望。

圓曲:是啊!有的歌詞,比如說我唱的那首歌就叫《對神的承諾要兌現》,五千文明是劇本,萬里山河大舞台。

宇欣:人說藏族是一個有信仰的民族喔!他的歌都是來自於他的信仰,來自於那塊土地的靈氣。那您能不能我們回憶一下您心目中的家鄉是什麼樣子呢?

圓曲:在我心目中的家鄉就是山青水秀,茂密的森林,一到二、三月份全是滿山遍野的杜鵑花、桃花什麼這個花、那個花的,特別美麗又富饒,而且又有好多勤勞的人民。

畫外音:提起家鄉,不免引起圓曲一段悲涼的回憶。2008年他母親去世,身在海外的圓曲申請回國奔喪的簽證,被中領館拒簽,使他這個獨子難以盡孝道。他熱愛的家鄉,遠離他思念的父老鄉親,而被拒之祖國大門之外。

宇欣:現在還是那麼美麗嗎?

圓曲:這我就不知道,現在它們不讓我回去。

宇欣:多長時間沒有回去了?

圓曲:將近三年了,三年沒有回去了。

宇欣:為什麼?

圓曲:就是當時08年的3月份我母親去世後,去世以後我還想回去看看,因為我是獨子,照顧父母這是理所當然,但是當時中共當局它們沒給我簽證。

宇欣:是怎麼回事?

圓曲:它說我們就快開奧運會了,就不讓外國人進去。

宇欣:那您的母親去世了,它也不讓回去。

圓曲:不讓,它說不行,沒給我簽證。所以我媽媽去世,我都不知道。我是一個獨子。

宇欣:獨生子。就一個兒子,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圓曲:沒有,沒讓我見。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很痛心啊!我們藏族人的規矩就是老人去世燒香啊什麼,到寺廟裡去點酥油燈什麼的,給母親許個願,萬一您百年以後,我一定給您點上酥油燈啊,就是給她答個應,現在沒辦法。

宇欣:藏族人是非常孝順的。

圓曲:對啊!相當孝順,尤其我是獨子,所以孝敬父母是天經地義的。原來像我們的文化裡頭,獨子不允許出去的,所以我從小就九歲多就離開父母,一直在外面闖蕩,到這個真正百年的時候,不讓我回去,我是特別,特別傷心啊!沒法用形容詞來形容。因為男兒有淚不輕彈,這是我們中國的名言。我到現在不明白到底有什麼罪?我有什麼罪,不讓我回我們家鄉,我到現在不知道。

宇欣:圓曲我們今天的節目時間到了,非常感謝您把您的這樣子的歌唱的生涯,您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的觀眾朋友。謝謝。

圓曲:要感謝您。

宇欣:謝謝。

圓曲:要感謝您給我這次機會。

宇欣:圓曲把他的歌唱的生涯和他的人生經歷娓娓道來,正像一位看過神韻演出的觀眾所說的,聽圓曲在舞臺上演唱的時候,就能感受到他是來自高原的雄鷹,衝向藍天,展翅飛翔,願他的歌聲深深的浸潤人們的心田、啟迪人們的善念,久久的迴響,也迴響在他的家鄉,西藏。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的節目,下集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