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7•20

【新唐人2011年7月17日訊】世事關心(178)7•20:法輪功反迫害12年,用真善忍喚醒世人。

這裡是中國吉林大學,占地面積622萬多平方米,一九九九年「7.20」以前,每天清晨,科技樓煉功點靜靜的站滿了煉功的學員,伴隨著悠揚舒緩的煉功音樂,他們動作整齊,安靜祥和的煉功。而這裡是勝利公園也是吉林省長春市第一個煉功點,每天清晨同樣是站滿煉功的學員,長春市萬人晨煉也在這兒。據中國官方調查,中國國內至少有七千萬以上各階層人士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五日晚十時,中國中央電視臺在《晚間新聞》報導了國家體育總局伍紹祖局長視察長春,廣大群眾修煉法輪功的盛況,時間大約十分鐘,這是國家電視臺罕見地對法輪功修煉做開明的、很正式的正面報導。

九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為97.9%。十月二十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日,中國《羊城晚報》以《老少皆煉法輪功》為題報導了廣州烈士陵園等處法輪功煉功點五千人的大型晨煉。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海電視臺報導法輪功已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在上海及世界其他國家廣受歡迎的情況,稱全世界已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香港電視《城市追擊》節目向全球華人播放的廣州天河萬眾齊煉法輪功的活動,以及廣東各地舉辦的數千上萬人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國《深星時報》在「熱點專題」版以整版篇幅刊登法輪功簡介。

清華大學教授/法輪功學員須寅:「看到法輪功講『真、善、忍』,講碰到矛盾遇到矛盾要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而不是怨別人。那我就感覺到非常的好。」

清華大學博士生/法輪功學員黃奎:「在北京清華大學,當時我們班有幾個同學都煉法輪功。有一個同學還是班長和我們系的科協主席。他跟我講「過關」,我問他什麽是過關?他說那你先 看看這個修煉心得彙編吧,然後我就拿回去看。哎呀,看全是學員怎麽樣做好人。那『拾金不昧』、『助人爲樂』那些詞都無法形容吧。就想不到現在這個社會還有這樣的一群人,很震撼,他們怎麽這麽好。」

清華學生煉功點輔導員/愛爾蘭留學碩士趙明:「99年之前的時候,那時候北京一有大型集體煉功,你知道,一下就來5、6千人。不光是長安街,北邊兒,圓明園啊、工人體育場啊,一下就幾千人集體煉功。那誰都知道,那法輪功健身效果是最好的。那誰不煉啊。」

原外企員工/北京地壇法輪功義務輔導員 陳剛:「我從95年開始就在地壇煉功,不是為了鍛煉身體,我真的是因爲(法輪功)他講的修煉的那個道理講得是太透徹了。相當一段時間我是做他那的義務教功(輔導員)。那時候學功的人很多,每天煉功點兒上就有幾百,以前這個病啊、那個病啊、又癌啊……你來了學功,你把病放下,就按照真正的去修煉。他們就真的是這麽去做的時候,不多久就來告訴你:哎呀,我病好了,全都好了!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太普遍了。真正修煉的人,我想都會經過這個過程。」

美中法輪大法學會會長、畢業於喬治亞理工學院的楊森博士,1982年患上嚴重的病毒性肝炎,住院治療,休學一年。後來來到美國讀書,1995年的夏天,他從父母那兒得到一本由李洪志老師著作的《轉法輪》。

美中法輪大法佛學會負責人楊森博士:「本來是想畢業以後為國家做貢獻,而且自己還要有奮鬥,還要有發展前途,一下得了病了。而且別人因為是傳染病,別人對我都敬而遠之,這個心裏頭很難受的。我說實在的也放棄了。治了半年也治不好,我就不治了。所以真煉法輪功,我還真不是因為他能治病,我沒有想,沒有想反而效果最好,想了可能反倒沒那麼快,大概一個多月以後都好了。我學了就覺得這個道理太好了,我找的就是這個東西。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找到,今天終於找到了,就是一種好像找到家了的那個感覺。」

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立足於社會,在常人的複雜環境中磨煉心性,去掉各種執著心,同時提高自己。自一九九二年自長春傳出,透過人傳人、心傳心,口傳心授,沒有刻意的宣傳,各個階層的人都能修煉,到一九九九年,大批的有緣人紛紛走入修煉中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人生氣了。

由於法輪功人數眾多,已超過了中共黨員的總數,這使得當時的中共黨書記江澤民無法容忍,他大叫:「與黨爭奪群眾,滅掉!」強烈的妒忌心和在黨內養成的整人的習氣終於促使江澤民赤膊上陣了。

六月七日,江澤民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他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 「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煽動和加強了中共的鎮壓意志和氣焰。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中共成立「中央610辦公室」,由李嵐清、丁關根、羅幹負責,李嵐清任組長。主要職能包括幾個方面:一是抓捕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第二就是關押和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第三是對一些法輪功學員予以勞動教養以至於判刑。

這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人們依然象往常一樣,忙忙碌碌的生活著。然而就在這一天,卻發生了一件震驚中國,也使世界茫然的重大事件。

中共以民政部的名義發佈「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公安部發佈「六禁止」通告,中共中央發佈《關於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

這天晚上,全國法輪功輔導站站長、輔導員被大批逮捕,與此同時,各地公安員警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

原外企員工/北京地壇法輪功義務輔導員陳剛:「警察就把我帶到延慶的一個地方,他們幾個人看著我。因為我是地壇煉功點兒的幾個義務教功的人之一,所以他認為我是負責人。」

清華學生煉功點輔導員/愛爾蘭留學碩士趙明:「站了一圈5-6個警察說你必須得簽放棄修煉的聲明,我說我不簽,把我往床板上綁,用那個布帶,腿、腳、上身、跨過嘴,都綁,綁完了就說「你這個簽不簽」不簽!這邊當頭的一示意,那邊這些警察就拿着電棍在我全身各處一起開始電擊。」

在整個鎮壓的部署上,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了所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大方針,展開了一場全面的鎮壓運動。

遼寧省瀋陽市學員趙素環:「馬三家剛開始,你進去的時候他就是用軟招兒,就是欺騙謊言,讓你轉化,等你欺騙不轉化的時候,就會把你帶到廁所裏,強迫你轉化。廁所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他讓你馬步蹲樁,就是兩腿半蹲成90度,差一點就給你踹爬下。胳膊向前伸平,低一點就用木板打,日夜圍著好幾個打手。我在馬三家半個月沒讓我睡覺。有一天半夜11點多鐘,六個打手把我拽到廁所,他讓我馬步蹲樁,我沒有蹲,說了三遍我也沒有蹲。後來就脫下旅遊鞋,六個打手就是輪流的打我半宿,還拳打腳踢的。等到早晨的時候,我的頭被打的腫的有一倍大,面目全非,都變形了。他們怕別人看見,把我藏到一個小屋裏面,上厠所還得看一看有沒有人。」

江澤民企圖速戰速決,揚言3個月之內要消滅法輪功。報紙、雜誌、廣播電臺和所有的電視頻道,開始24小時反覆播放所謂揭批的文章和節目。從城市到邊遠的農村,警察把修煉群眾從每個煉功點趕走,將不屈服的人們用警車抓走。地方派出所在街道委員會的帶領下,挨家挨戶地到學員家中,命令他們放棄信仰並上繳、銷毀法輪功的書籍和音像資料。

原國安部高級諜報警官李鳳智:「中共在鎮壓法輪功的之初,開動了所有的國家機器,發掘了所有可以利用的資源。目的很明確的,他們評估認為很容易就把法輪功消滅在萌芽階段、消滅在國內。」

原中國駐澳大利亞悉尼總領館政治領事陳用林:「7.20鎮壓時候呢,外交部是進行全面清理。部裏面認為這個條法司是問題最嚴重的,那麼對他們重點進行處理。被控制起來,防止他們到天安門廣場上去。」

鎮壓開始後,「610辦公室」被定為正部級常設機構。全國各級「610」機構數以萬計,專職兼職工作人員達百萬規模,經費充分滿足,權力超乎一般政府部門和公檢法部門,它們的組成都是中共黨委統一領導下的,由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司法局這四個部門作為成員的專門鎮壓法輪功的組織,這個組織是淩駕於法律之上的,統一領導指揮一個地區各個部門各個機關。這是一個類似于當年希特勒蓋世太保的恐怖組織。

原天津國保局及610辦公室一級警司郝鳳軍:「當時在國内,我已經在610辦公室。每一個勞教所、每一個監獄,都會對法輪功有特殊的待遇。進去之後呢,他們都必須進行政治洗腦 。不能像普通的犯人一樣和家裏有書信、電話以及其它的聯繫,都是不可以的。必須要經過強化洗腦班,表態説明自己放棄法輪功信仰。」

原外企員工/北京地壇法輪功義務輔導員陳剛:「因爲通過這種(洗腦)手段,他可以破壞人內心的那種自信。一旦覺得『哎呀不行了、我過不去』,你自己會非常的痛苦,你看不到希望,覺得又無助,完全絕望的時候,人就是像行屍走肉一樣。我當時對我自己說「我再不好,我也要按照對的去做,也要朝著光明那邊去走。」就這一念吧,能夠支持我在最痛苦的日子裏面走過來 。」

610辦公室要求地方政府阻止群眾上訪,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嚴密封鎖。許多人步行、騎自行車,穿山越嶺趕赴北京。據說當時匯集北京的上訪學員人數,最多時超過數十萬。

[視頻]

「怎麼不叫我們做個好人?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人!」

「我們修真善忍,說真話、辦真事。」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然而信訪局和天安門廣場卻也成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上訪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大量法輪功學員失蹤。

原天津國保局及610辦公室一級警司郝鳳軍:「7.20的時候呢,我當時接觸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從北京由天津市公安局接回來,然後分流到各個派出所。(中共)他有一個政治審查,家裏如果有法輪功學員的話,他的子女就業、讀書、上學都不可以,包括參軍,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原天津國保局及610辦公室一級警司郝鳳軍:「當時因為孫提(法輪功學員)被打所以我才和她接觸,帶她看病也好、帶她去醫院上藥也好,她僅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功,並沒有做其他任何的違法犯罪的事情。所以包括在610辦公室的民警有很多人都不理解,包括我也一樣。」

僅僅因為太多人修煉法輪功,中共集團就全面控制媒體,全力進行誣蔑法輪功的宣傳。

這些宣傳在通過官方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超過三十萬篇,對民眾進行刻意扭曲的宣傳報導,企圖讓民眾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產生仇視。

紐約法輪功學員竹學業博士:「每天的新聞裡面,總是播對法輪功如何如何,而且那個每一句話,作為我讀過法輪功的書的人,一看、一聽他講的每一句話都知道那個是誹謗是扭曲的。」

2002年4月8日,中國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了一集題為《王博和她的爸爸媽媽》的節目,內容中描述著王博、王新中一家人如何在中國的勞教所和洗腦中心,經過春風化雨般的關懷,而終於被轉化的經過。

原天津國保局 610一級警司郝鳳軍:「在公安局內部傳達,就是説在什麽時候什麽時間,大家去看焦點訪談。然後我們在轉天的時候呢,都要寫出自己的心得體會。每一個610辦公室都有一個網絡,這個網絡是沒有屏蔽的。它和普通家庭的網絡是不一樣的。但當時就是説,對於我們來講,中共的宣傳,對於我們所看到的新聞,大部分民警都是相信的。」

不過就在節目播出以後的4個月,王新中逃出了洗腦班,並投書明慧網。他向外界披露了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造假的整個過程,以及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對法輪功學員非人性的迫害。

王新中揭露《焦點訪談》謊言:「不管男女老少,不轉化他還要灌白酒、打人,甚至不讓去廁所。大法弟子丁力紅(音)長達15天不讓睡覺,進行精神迫害,把耳朵揪出血。劉慧娥(音)不讓上廁所,竟把大便拉在褲子裡。大法弟子江帆(音)左手被打火機燒出疤痕。更不可理解的是,他們用圓珠筆往學員的手背、胳膊、臉上寫滿師父的名字,用粉筆在地上寫滿師父的名字,逼著學員用腳去踩,卑鄙無恥。」

2005年12月,王博在明慧網上發表文章寫道:「我現在才發現,最險惡的就是他們笑著騙你。如果說這個凶神惡煞般地對待你的話,你還能夠看清真相。可是他們對待我的時候,他們總是笑瞇瞇的,可是使出來的招都是特別陰的。他們總是用各種方法,看到你擔心什麼,看到你擔心你的父親,那麼他們就會利用這一點,達到他們的邪惡目的。」

王博在《明慧焦點》節目中呼籲:「所以我也想告訴這些記者,如果說你有良知,你有這個職業的準則的話,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做這些迫害法輪功的音像資料了。我覺得這是做記者最起碼應有的職業道德。我認為大家都是普通的人,不要被這些政治所利用。你這樣做傷害了很多人。也許你不是有意這樣去做,這樣不但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你自己。」

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播出了數十集誹謗法輪功的專題節目,中共將神經病殺人犯都栽贓到法輪功頭上,然後利用媒體煽動不明真相的民眾,對法輪功產生無端仇視,為不得民心的血腥迫害尋找藉口。

美中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楊森博士:「為什麼從九九年以後,這種事情出了那麼多?為什麼這個消息來源都無一例外的都是從中央電視台出來?這點就很成問題。實際上這就是這些媒體,可以說黨的喉舌吧,為了配合江澤民的鎮壓,給法輪功栽贓。這種事情為什麼海外沒有發生,為什麼都在高壓下的國內發生?大家可以反思一下,就可以得到一個正確的結論了。」

留學愛爾蘭的法輪功學員趙明在99年年底回國上訪,他和其他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想跟政府說明法輪功修煉的真實情況,但他也和那些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被非法勞教。

清華學生煉功點輔導員/愛爾蘭留學碩士趙明:「那當時我在三聖學院的同學呀,他們就覺得:噢,我的同學,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就被關到監獄裏。他們不能認同這種事情。那他在自由社會呢,他們就要跟社會各界去講,跟媒體講、跟人權組織講、跟政府講,要求愛爾蘭政府出面營救。後來這個事情一直就提到政府首腦級,包括當時的聯合國人權專員(他是愛爾蘭前總統),還有愛爾蘭總理,他們都是在跟中國政府提出我的事情。」

試想法輪功在世界各地洪傳,各國都有為數相當的法輪功學員。為什麼唯獨中共需要動用國力,並以大量媒體報導進行負面宣傳?其動機早已經昭然若揭。

任何強制手段似乎改變不了修煉者的正信。無論中共靠槍桿子還是筆桿子,迫害法輪功的這場運動,演繹的更像是邪不壓正的道理。那麽中共慣用的洗腦手段,最終毒害的是誰呢?

原外企員工/北京地壇法輪功義務輔導員陳剛:「那麼面對這大的一場迫害、這麼長時間、面對這麼大的人群。(你)是不是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是不是你確認自己是一個能夠分清是非善惡的人?那麼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認真的去了解一下什麼是法輪功,了解一下這個迫害,那麼做出一個發自內心的一個、真正的一個選擇。」

清華學生煉功點輔導員/愛爾蘭留學碩士趙明:「經過了這些年的過程啊,法輪功弟子在堅定的反迫害當中,留給未來的是:善的生命啊,面對邪惡,不屈服。以後的人哪,善良的人們,面對各種不公的對待的時候,將會充滿信心。因為他們會說:當年的法輪功弟子,做出了這樣的先例。所以,就覺得這十年呢雖然漫長啊,但是沒有白過。法輪大法弟子做了自己該做的。」

「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這是法輪功學員在幾年前經常用的一個橫幅的標題。從這個標題,我們看到了一種悲壯。但是今天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身上透射出更多的是一種淡定。在世間寫下了一個結結實實的「忍」字。而對這個「忍」字,有多少人見證了它力可劈山的力量。

原中國駐悉尼總領館政治領事陳用林:「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還在繼續。那麼這種持續、理性、非暴力的抗爭,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同時就是說,法輪功受迫害的這整個過程,實際上就是我們這個民族的一個縮影啊:我們這個民族,中華民族,他不會輕易屈服的一個象徵。」

原國安部高級諜報警官李鳳智:「就像某些(中共)領導人所傳出來的:他們認為在幾個月之內就能完成任務。實質上,他們的如意算盤落空了。他們實質沒有認識到:無論表面上正義和邪惡的力量對比有多麼不平衡,最終的結果正義會戰勝邪惡的。」

【原天津國保局及610辦公室一級警司 郝鳳軍:「在7.20鎮壓之前呢,我認爲的法輪功學員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而這些法輪功學員的道德水準,以及他的人品,超越了一些平常的人。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法輪功能夠在中國大陸合法,並且能夠希望普通人能夠一起修煉法輪功。讓法輪功在大陸洪傳。」

為了信守真善忍的價值,來自全球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四處奔走呼籲,他們希望早一天停止迫害,讓中共停止傷害那些在國內的法輪功學員。

2008年,1月21日,美國美中法輪功學會負責人楊森應邀在馬丁‧路德‧金家鄉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演講。演講過程中他說出一個夢想,一個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夢想。

美中法輪大法佛學會負責人楊森博士:「我夢想著所有的中國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們不必由於他們相信什麼,而被非法判刑或奪去生命。我夢想著所有中國法輪功學員,能夠自由的在公園晨煉,而不被警察毆打。」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