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辛亥革命與共產革命

【新唐人2011年10月8日訊】100年前,中國大陸一場推翻滿清暴政的「武昌起義」活動,成就了辛亥革命的變革。被海峽兩岸尊為國父的孫中山先生,當年留下遺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那麼,當年中國革命先烈們的民主革命,在百年後的今天完成了嗎﹖

台灣正在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而中國大陸當局在慶祝辛亥革命百年時,不僅只字不提中華民國,還比以往低調。“革命”在中國竟成了敏感詞。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等十幾個團體,在美國國會大廈也舉辦了研討會,多位中國問題專家回顧中國一百年來的歷史,並探討中華民族面臨的抉擇和未來的出路。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表示,今年中共比較緊張,因為現在大部分老百姓認為改革已經沒有希望了,只剩下革命了,所以共產黨很怕辛亥革命的『革命』這兩字。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過去每年不管我們在大陸還是在台灣,紀念辛亥革命好像是一個常規性的活動,兩邊都搞的熱熱鬧鬧的、轟轟烈烈的。回憶那段歷史,講到偉大意義——孫中山先生領導著一批革命志士,一而再再而三的起義,流血犧牲也不怕,最後終於創建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魏京生認為,歷史再一次走向了轉折點。一百年前滋生辛亥革命的土壤,同樣存在今天的中國,民眾的革命意識一旦被喚醒,中國就可能發生巨變。

而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章天亮,也在這場辛亥革命研討活動中表示,中共當然不太敢紀念辛亥革命,因為中共的貪污比滿清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紀念辛亥革命,其實是在喚醒民眾的革命意識。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章天亮:「不光是中東和北非都發生了茉莉花的革命。就包括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時候,蘇聯解體跟東歐巨變,都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就是民眾普遍的對共產黨的唾棄、對獨裁者的唾棄,如果這種唾棄不能夠在社會上形成一種普遍的共識的話,那個獨裁者是不可能被推翻的,民眾是不可能為這樣的一種理念去走上街頭,付出那麼多的流血犧牲的。」

「中國冤民大同盟」成員葛麗芳,在會上代表一批被中共強拆而無家可歸的大陸民眾,控訴中共暴力極權統治,她呼籲美國國會關注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

中國冤民大同盟葛麗芳: 「反觀,作為辛亥革命僅剩果實,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其執政理念——天下為公、人民最大,2300萬台灣民國國民在憲政民主的保護傘下,過著幸福、和諧、富足的生活,人人有選舉國家領導人和監督政府職能部門的權力,人人免除了制度性恐懼,憲政與專政,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孰勝孰劣?一目瞭然!」

與會的多位專家提到,中國目前貧富不均造成的社會矛盾,已經讓眾多百姓對現行體制產生了不滿和怨恨,用行動進行反抗的人越來越多。他們期待:中國真正擁有民主自由的那一天的到來。

新唐人記者王凱迪、周平、黃容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