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羊兒要回家 喚醒深處道德良知

【新唐人亞太台2011年12月14日訊】由新唐人製作的「小小羊兒要回家」電視電影,將法輪功修煉者的真誠善良,以及中共的無理迫害鎮壓,透過細膩的劇情,交織出大陸法輪功學員,對修煉的堅持故事。在這個故事中,有一位靈魂人物,多多,五歲的多多,是個有聽力障礙的孩子,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讓多多必須面對,失去雙親的痛苦,導演說,這樣的故事,其實每一天,仍在此刻的中國大陸上演著,希望透過電影,喚醒人們的道德良知,瞭解中國人權真相。

1999年的7月20日,中共開始無理鎮壓法輪功。姜海,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公安強行逮捕,躲在一旁五歲的獨生女,多多,儘管聽不見,卻眼睜睜目睹了一切。

電影對白:「對了,今年的四月二十五,你們去北京上訪,不是見到最高領導朱鎔基了嗎,那時候是和一些北京老學員,那就對了,不是說好政府不會干涉,會給你們一個公道嗎,難不成,現在抓大法學員就是公道。」

王麗,年過半百,一生為兒子、丈夫而活的傳統母親,一聽到,繳了罰款,就可以把姜海帶回家,滿心歡喜的跑回家拿錢,雖然路途不遠,但為了飾演好這一幕,讓王麗不知來回幾趟。

陳竹芳 飾王麗:「那一幕戲我從門口,要一路喊著跑進來家裡,到房間去拿錢,那幕戲很有意思,雖然短短可能只有一分鐘不到吧,我那不知道跑了多少趟。」

戴雅翎,31歲的她,是一位平凡的家庭主婦,清新脫俗的氣質,被選為女主角,飾演姜海的妻子,夏葳葳。第一次演戲,最讓她印象深刻的,就是帶著多多,到公安局與姜海見面。

戴雅翎 飾夏葳葳:「公安強迫,就是姜海要簽保證書,才放他出來,我覺得那一幕是很難演的,沒有台詞,然後也沒有肢體動作可以表現,我只能坐在那邊,然後用表情把故事情節,把它傳達出來。」

電影對白:「我打你這個不孝子,我打你不肖子,老頭子你瘋啦,槍打出頭鳥,你知不知道,你就不管這個家了嗎?」

已經入行超過四十年的資深演員胡鈞,在戲中飾演一位傳統的父親,剛毅、固執,情緒收放,拿捏到位。

胡鈞 飾姜河:「因為你不這樣的動作,他會認為你也是,叫唆他的一個人。我管教就好,不用你們把他抓,他的意思,他有那個含意在裡面,所以他才會用這個,實際上打是沒有怎麼樣打到。」

李忠錫 飾姜海:「這一個真的很難演,那時候跟胡鈞演的時候,真的是,我那時候看著他的時候,對戲的時候,看著他的時候,真的感受到那種魄力,你知道嗎,那時候心裡很,很難過,奇怪我的那個情緒,一直上不來,整個就沒辦法,像他那樣入戲。」

修理門閂,清理牆面,手繪字體,新竹的大鵬與實踐新村,成了打造99年,大陸情景的最佳場地,導演也靈活運用色調,要來隱喻聽不見、無法說話的多多,眼前的世界。

導演 林銘賢:「當這個迫害來臨的時候,對她的爸爸,對她的家人有迫害,其實小孩子她是沒有辦法講話的,但是從她眼裡看到所有的景物,其實它就不是原來想像 中的那麼美好,那麼亮麗,所以在處理上,我們就有意的讓它稍微,顏色放淡。」

電影對白:「小聾子,妳快點去想辦法找人救阿姨,快。」

冒著細雨,挑戰凌晨低溫,失去父母的多多,伸出小手,含著眼淚,救劉大嬸,這一幕,令人動容。

陳心明 飾姜多多:「我已經最靠近了,再靠近會摔下去。我就看到那個,樹的下面一點點而已。」

導演 林銘賢:「其實這個也展現一件事情,就是說,大法是慈悲的,人性是善的,但是即使你在生死關頭的時候,如果你承認,或是你知道,你以往做的這個事情,是錯誤的,其實你應該是非常感動,而且把那個橫幅,抓的緊緊的,死都不會放,妳會被他救上來的。」

電影中的感人故事,並非憑空想像。導演是因為看到,記載許多法輪功學員,受迫害事證的明慧網,在被迫害的真實案例中,受到深深的觸動。

導演 林銘賢:「有些事情我們不是只有光觸動,或者說,同情,我就想,我是一個導演我想透過,這樣真實的一個故事,把他改編成一個戲劇一個電影,一個電影,讓觀眾去看,看到共產制度下面這個,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他們的一些真實的情形。」

天真浪漫的笑容背後,暗藏著,無法彌補的裂痕,中共的獨裁政權,變異的思想宣傳,讓追尋真理信仰的修煉人,背上莫須有的罪名,年幼孩童,因此失去雙親,流浪街頭,多多的故事,現在仍在大陸殘忍的發生著,透過120分鐘的膠卷光影,希望喚起每個人心底深處的道德與良知。

採訪撰稿:李晶晶

攝影後製:阜東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