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體摘取人體器官新罪證

【新唐人亞太台2011年12月19日訊】一名維吾爾族外科醫生近來揭露,中共活體摘取器官早在1995年已經在新疆開始。這名醫生十多年來備受良心譴責,他勸戒捲入活體摘取器官的人士儘快回頭,別成為中共的犧牲品。

美國「保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兼任研究員古特曼(Ethan Gutmann)12月5號在美國雜誌《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 magazine)發表文章《新疆程序:北京的『新邊疆』是活摘政治囚犯器官的起始點(The Xinjiang Procedure:Beijing’s 『New Frontier』 is ground zero for the organ harvesting of political),文章中訪問了世界維吾爾族大會英國代表安華托蒂,他揭露,早在1995年,他在新疆已經被捲入活體摘取器官的勾當。

安華托蒂接受《新唐人》訪問時說,16年前他在中國當外科醫生,醫院領導讓他參與摘取人體器官的作業。當他刀子劃下下去時,才發現不對勁,因為被摘器官者身體還會抽搐,血液也還在流動。

世界維吾爾族大會英國代表 安華托蒂:「西山是一個地名,那裡有一個刑場。我們到了那,他讓我們在小山坡後面等著,就坐在車裡等著,然後他們說,你聽到槍聲了你就過去,然後我們聽到槍聲了就趕快開著車過去了,然後有一個人對我們說:『就是這個』,然後我們就把他拿到救護車裡面,然後把肝、腎立刻給我拿下來。當時我的一個感覺就是這個人還沒死呢,他雖說是槍斃了,可是那個子彈打的是右胸,他不往左邊打,左邊是心臟一打就死了,他打右胸。就是讓他在手術之前先別死,好讓我們把那個(器官)拿掉。」

2006年,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向國際社會公佈了「中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報告指出「從2000年到2005年期間,中國大陸至少進行了6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其中至少4萬多個器官極有可能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的。」

2010年底,麥塔斯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古特曼的報告也披露,中國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近10年來加速發展。

安華托蒂透露,當他發現他是從活生生的人身上切下器官後,良心的譴責和罪惡感使他十分痛苦。

世界維吾爾族大會英國代表 安華托蒂:「看到中共這個活體器官摘除這個報導以後,我想到了這個問題,那個時候它們肯定就是做的這個東西,所以我就更加感到有一種罪惡感,因為我親自參與了,是我主的刀,是我把肝臟,腎臟拿下來的,這些事情就想把它忘掉,我經常禱告說原諒我吧。那個時候我什麼也不知道,做了這個蠢事,請原諒,除此之外我還能說什麼?」

2006年,一名婦女冒著生命危險,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並當證人,她指證,在中國遼寧省蘇家屯,存在規模性、系統性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那名婦女的前夫就是當時的主刀醫生之一,後來這名醫生活在極度的恐懼和精神壓力中,晚上常做噩夢、盜汗,汗水濕透床單。

安華托蒂以過來人的經驗,敦勸被捲入活體摘取器官的醫生:別再為中共操刀。他說,中共早晚要垮台的,他不希望在審判中共那些人的同時,也把這些醫生們送上審判台。

世界維吾爾族大會英國代表 安華托蒂:「所以我們現在到了外面,那麼我們唯一力所能及的做點什麼呢?就是喊一下吧,那喊一下吧,向中共表達一下我們也是人,我們也追求人權,我們也﹙希望﹚像生活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一樣享受做人的權利… …」

安華托蒂進一步奉勸善良的人們退出中共組織。他說:只要多一個人退出中共,就多一份力量把這個黨消除掉。

新唐人記者吳惟 周昕屹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