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伊核戰雲名家談

【新唐人2012年2月12日訊】【世事關心】(203)伊核戰雲名家談:深入淺出瞭解伊朗與國際局勢。

伊朗即將要發展出核武器,這是中東地區和阿拉伯革命同樣吸引全世界注意的事件。西方世界好像在和時間賽跑,要趕在伊朗跨出製造核武器的最後一步之前把它解決掉。那麼,到底大家還剩下多少時間?這種急迫感是否完全必要?美國,以色列和歐盟是否最終會對伊朗兵戎相見?而中國,這個伊朗的好朋友,在這件事情上是甚麼心態,會做出何等反應? 這一期世事關心,我們帶大家深入淺出的瞭解伊朗與國際局勢。

談判,失效,再談判,再失效,伊朗堅持一意孤行,美國白宮加強前所未有的制裁力度,奧巴馬下令凍結伊朗在美國境內的所有資產。

奧巴馬:「伊朗現在是從未有過的孤立,它的領導人面臨著沉重的制裁,他們再繼續推卸責任,我們的施壓絕不手軟。毫無疑問,美國決心阻止伊朗取得核武,我將會不遺餘力達到這個目標。」

今年1月,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證實,伊朗已經開始在聖城庫姆附近,戒備森嚴的福爾多地下濃縮廠,啟動濃縮鈾項目。

福爾多的核濃縮廠,是在2009年才被西方的情報機構發現。目前,德黑蘭方面堅持核項目是為了能源發展,但是核能專家指出,伊朗正在計劃進行中級鈾濃縮,這是向武器級別鈾濃縮發展的一個重要環節。

伊朗可能製造核武的事實,嚴重引發國際的反彈。美國凍結伊朗的央行資金,歐盟27國外長禁止伊朗石油出口,西方國家的空前制裁,目的就是要把伊朗逼回談判桌上。

面對西方國家的制裁,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也態度強硬,指伊朗不會向西方壓力低頭。

自2006年以來,聯合國已經對伊朗實施4輪制裁,美國、歐盟、日本、韓國等國家,還分別實施了單邊制裁。

伊朗雖然堅稱西方的制裁是「白費力氣」,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從稍早之前新一輪歐盟的制裁措施可以看到,裡亞爾市場匯率在1月24號,甚至創下1美元兌換2.2萬里亞爾的歷史新低。

自2011年9月底以來,里亞爾對美元在4個月內,已經貶值了大約70%。由於伊朗眾多物資都要從國外進口,因此里亞爾幣值的暴跌,導致國內物價快速上漲,通貨膨脹非常嚴重。

伊朗人民在政治與經濟的壓迫面前,有沒有可能引發另一波「阿拉伯之春」,也受到了國際上相當程度的矚目。

西方國家對伊朗的制裁,是否奏效?各方都在觀察。華府軍事專家,武器控制研究會的Greg Tielmann,是前任美國國務院情報分析局,戰略、武器和軍事辦公室的主任,他在布什政府其間,對伊拉克是否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提出質疑,最終辭職。下面是稍早,我就伊朗是否已經下決心製造核武,美國是否會攻打伊朗等問題對tielmann先生的採訪。

1. 你是否同意在伊朗邁出最後的幾步之前,我們只有很小的機會來和平解決這場危機?答:伊朗還沒有最後決定要不要造核武器,所以這樣說為時過早。

2. 如果伊朗真的做出核武器,那美國是否還能威懾一個擁有核武器的伊朗:答:是,美國和以色列都可以。

3。在什麼情況下,美國會被捲入對伊朗的軍事行動?答:現在美國的言辭比總統實際的想法要激烈,在美國軍隊和民眾的民意下,美國應該不會開始另一場軍事行動。

我們的焦點再次回到美國和伊朗的動向。現在美國和伊朗之間究竟有沒有可能開戰?Tielmann雖然認為不太可能,但是全球彷彿都在拭目以待。伊朗駐俄羅斯大使薩賈迪2月8號在莫斯科接受訪問時,再度表明立場:如果美國攻擊伊朗,伊朗有能力向美國採取報復性攻擊。白宮方面又是如何接招呢?我們來看看新唐人駐華府記者王凱迪的報導。

針對美國的制裁,伊朗駐莫斯科大使薩賈迪(Seyed Mahmoud-Reza Sajjadi)隔空喊話,如果美國攻擊伊朗,「無疑是自殺行為」,他說伊朗有能力對全球範圍內的美國目標,進行軍事報復。

白宮發言人卡尼在同一天回應,表明美國並不擔心。

白宮發言人卡尼:「我不想來來回回的唇槍舌戰,但我可以保證,我們對軍事能力非常有自信,相信他們能做好工作,同時確保我們在海外的軍事防禦工作,這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美國、伊朗已經無數次在空中交峰,一名美國國防部官員私下表示,美方並不想發動軍事攻擊,只是想利用經濟和外交手段,對伊朗施壓,讓他們放棄發展核武器。

實際美國總統奧巴馬在這之前也一直強調,要用和平的方式解決此事。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平的解決手段還是有可能的。如果伊朗改變道路並負起道義責任,它還是可以重返回國際聯盟。」

而被比喻為伊朗「天敵」的以色列,則是認為再嚴厲的制裁,都無法消除伊朗製造核武的野心,攻打伊朗迫在眉梢。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我認為制裁是正確的方向,不過制裁會有什麼結果不得而知,但對伊朗加大加快施壓是必要的。

美國Fox新聞網分析,美國加大制裁力度,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是為了緩解以色列對伊朗的武裝行動,避免另外一起中東戰火。也因此從目前的局勢看來,美國不到最後一刻,應該不會輕易動武。

以色列說過,制裁最重要的是看到成效,如果沒辦法迫使伊朗乖乖就範,以色列會單獨行動嗎?針對伊朗,以色列是否認為美國和自己有著同樣的緊迫感,下面是我對Tielmann先生的另一段採訪。

其實,即便歐美暫時不考慮動武,這裡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伊朗一再揚言,要封鎖霍耳木茲海峽,目前全球五分之一的原油,都是經由霍爾木茲海峽運往世界各地,伊朗一旦封鎖海峽,將會使石油航道癱瘓,全球經濟也可能因此雪上加霜。 那麼現在的問題是,伊朗能不能真正封鎖霍爾目茲海峽,下面是稍早我就這個問題對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採訪。

在制裁伊朗的國家中,我們剛才提到了美國、歐盟和日本等一些國家,有一個角色在這裡也扮演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提到伊朗、敍利亞問題,就絕對不會少了它。它是中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只不過,它的立場與其它成員國相反,它支持伊朗,反對國際社會制裁伊朗。、

中國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尤其在歐盟與美國緊鑼密鼓的制裁政策下,雙方的貿易關係更加親密。伊朗政府預測,直到3月中旬,伊朗可望出口1,000億美元的石油,與450億美元的非石油產品。

中國與印度占伊朗原油出口的40%,這兩個國家已已表示,不願意跟進西方的制裁行動。

2010年至2011年期間,伊朗對中國貿易上升了大約50%,兩國並計劃2015年之前,雙邊貿易成長至1,000億美元。所以當美國財長蓋特納在1月上旬訪問北京,要求中國停止進口伊朗原油時,北京公開拒絕了這個要求。

主持人:但實際上,中共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局面,一方面,伊朗是它的盟友,另一方面,北京需要考慮到它與美國和國際社會的關係,那麼,中共在伊朗問題上會如何權衡呢?下面是我對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另一段採訪。

1. 文昭,你認為中國支持伊朗,純粹是利益上的考量嗎?我是指,伊朗本身保障了中國的能源,是不是就因為這個理由,他不願意配合西方的制裁?

2. 伊朗的最大石油出口國又是中國,如果中國遲遲不配合,西方的制裁行動,是不是就像伊朗自己說的,對他們影響不大?

3. 持續的與西方社會唱反調,特別是加劇了中美關係間的緊張。下周習近平訪美,美方會不會就這個問題再向北京施壓呢?再不配合,中國本身會不會承擔些後果?

國際原子能機構與伊朗的下一輪談判,將在2月底進行,到時無論德黑蘭的態度,以及北京的立場如何,都會成為牽動國際局勢的關鍵因素。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