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中南海敢不敢處置薄熙來?

【新唐人2012年2月22日訊】熱點互動直播(702)中南海敢不敢處置薄熙來?炸開的蓋子該如何重新捂上?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周二熱線直播節目。

王立軍所引起的出逃美國領館的事件,到現在本身已經告一段落,但是由這個事件所引發的直達中南海的政治危機卻剛剛開始。那麼在以往的類似事件當中,中共高層總是黑箱操作,維持表面的平靜;但是這一次,中共高層有沒有可能把已經炸開的蓋子重新再摀起來?另外,當中央要面對處理的時候,它怎麼樣來處理政治局委員這一級的薄熙來,甚至是更高一層的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這些都是值得我們討論的。

另外,如果說一旦美國政府在國會的壓力下,要公布部分,或者甚至是全部王立軍所提交的資料的話,那麼中共又將如何應對?我們想利用下面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和觀眾朋友一起討論這方面的問題,希望大家能夠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RDHD2008和我們進行互動;中國大陸的觀眾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400-670-1668再撥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過愛博電視直接收看,不需要突破網路封鎖的軟件,愛博電視的下載地址是:www.starp2p.com。那我們現在先看一段錄像,把最近發生的事情給大家介紹一下。

(影片開始播放)

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掀起文革式的「唱紅打黑」運動,挑戰胡溫權威,圖謀十八大進軍中南海,卻製造了數以萬計的冤假錯案,得罪了黨內一大批高幹。

元旦前後,中紀委調查王立軍、薄熙來,引發兩人反目。被稱為「打黑英雄」的王立軍被薄熙來削職,王立軍不甘示弱,2月6日攜機密材料投奔美領館尋求庇護,遭到拒絕後,8日被國安押往北京。地方人事變動變成了全國權力爭鬥和國際事件。

據報導,已有美國官員透露,王立軍提供的材料中,包含薄熙來與周永康密謀整垮習近平,不讓其順利接班的內容,以及中共迫害人權的問題。這個事件已被北京定調為「極為嚴重的政治問題」。

17日,《人民日報》發表的〈保持黨的純潔性系列評論之四:別把問題擊鼓傳花〉,暗示胡錦濤應儘快處理薄熙來、王立軍問題,不要拖到十八大新班子。

當天,團派關海祥正式接替王立軍出任重慶公安局黨委書記,上任不久的關海祥以重慶市公安局黨委書記的身份在重慶市公安局發表講話,要求全市公安民警打擊力度不減。外界分析認為,中共旗下歷次打黑的目的都是為了清除異己。

18日,央視新聞聯播頭條播出「《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外文版出版」,江派放風提出不追究薄熙來的刑責,擔憂內訌導致江派崩盤。

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消息稱,薄熙來20日出席中共政治局會議,就王立軍事件提出請辭,但辭職是否獲批,要待下一次政治局會議決定。分析認為,無論薄熙來請辭的消息是否屬實,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外國期間召開會議也很異常。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歡迎大家回到我們的直播現場。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今天的嘉賓,今天的嘉賓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剛才我們已經看了一段錄像,其中最後一條消息我覺得是最新的,也特別重要。就是香港的人權中心提出來說,薄熙來已經在20日舉行的政治局會議上請辭了。那麼您認為請辭的這個說法有多大的可信度?

陳破空:這個是完全可能的。先不說王立軍事件調查中牽涉了多少王立軍最黑最貪的問題,同時牽涉薄熙來是黑是貪的問題。我先不談這個事,只談王立軍投奔美領館本身,按中共內部的說法,那就是投敵叛國,出賣國家機密。而王立軍是薄熙來一手提拔的,他至少負有實質的責任。另外,王立軍是他長期的親信,王立軍的很多問題也是他的問題。所以在這個時候,薄熙來至少出於所謂黨的紀律,或出於所謂負責制的這麼一個姿態,他應該在程序上提出一個請辭。

至於他這個請辭是發自內心的,還是不是發自內心的?這個當然可以疑問。但是我們判斷顯然他不是發自內心的,他只是要變被動為主動,是要測試中共高層對他的態度。

主持人:我也覺得是這樣。在政治局這個層面上面,在委員當中和常委當中,我認為最不容易復甦的,最不容易直接就放棄的人可能就是薄熙來了,所以我想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去爭取他的主動,從其它的方面去出擊。那麼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政治局的這個會議,為什麼會在習近平還沒有訪問回來的時候開,是預定的呢?還是臨時召集的?

陳破空:這個應該說有兩種可能,一般來說,在習近平出訪期間,不應該召開政治局會議或政治局常委會議,應該等他回去,這是中共的慣例。如果說在這個時候召開了那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更大的可能性就是由於黨內的派系鬥爭,圍繞薄熙來問題的派系鬥爭,那麼有一些派系希望減弱薄熙來對立派系的一些發言權,或者是投票權,那麼習近平不在位的情況下,對保護薄熙來可能更為有利,比如薄熙來在那裡請辭,然後自我檢查,有人幫他轉圓;習近平作為薄熙來對立面的一員,習近平不在場,那麼對薄熙來的壓力會少一些。那麼這是一種判斷。

另外一個可能,如果說他們在開政治局會議前打電話給習近平聯繫過,徵求習近平的意見,是不是他回去之前就開,還是回去之後再開?如果習近平他說你們可以開,那麼就是證明習近平他是想推卸責任,他是希望這些問題在他回去之前就得到解決,免得他回去之後面臨這些壓力或者挑戰。就這兩種可能都存在,但前一種可能更大一些。

主持人:所以這個問題就是說,中央還是要解決的,不管說以什麼方式解決,它必須面對這個問題。

陳破空:對,就是這種開會的方式就說明權力鬥爭的激烈程度。

主持人:對,要不然的話它不需要去臨時改變,因為習近平的對外訪問是很早就定了的,所以不可能把一個政治局的會議和這麼重要的外事活動重疊起來,所以一定是從另外一條路。

那麼這裡回過頭來講,其實不僅僅是香港的民運中心提供的這個消息,更早一點的時候,在2月17日,《紐約時報》的伊恩‧強森寫了一篇文章,伊恩‧強森原來是《華爾街日報》的一個駐北京記者,已經有十多年歷史了,最近轉到《紐約時報》去了。他在這篇文章裡面提到,在重慶有人告訴他,或者是在北京有人告訴他,同樣和薄熙來同為太子黨的一個人告訴他,說薄熙來已經遞了辭呈了。

也就是說就按照這個標準程序,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的話,遞一個辭呈至少是一個必須做的事情,不然的話就覺得你好像不想承擔責任。

陳破空:不僅是他要負一個實質的責任,對王立軍事件,而且他要負一個自己的治理範圍之下的一個管理責任;同時他(薄熙來)也很清楚,就是中共高層方面正成立專案組對王立軍進行日夜的審查,王立軍必然咬出更大的案。中共的貪官,任何貪官落馬之後,在權力鬥爭中落馬也好,反貪中落馬也好,他們都是要所謂的立功贖罪,咬出更多的貪官來,那王立軍要咬的第一個人就是薄熙來。薄熙來也很清楚,王立軍關在一個秘密地點正在大肆咬他,把他過去的事公布出來。所以薄熙來在這個時候化被動為主動,做最後一搏,爭取一線生機,所以遞交辭呈是完全可能的。

主持人:所以這是第一個事情,就是關於薄熙來在政治局會議上面提交辭呈的問題。那第二個也是最近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就是《人民日報》有一篇文章,講的就是說不要擊鼓傳花。所謂「擊鼓傳花」就是說抱著炸彈擊鼓傳花,這是最早的時候是國內的最高層智囊提出來的。那麼它這個不要擊鼓傳花正好在16、17日的時候,16日在網上出現,《人民日報》17日轉載的,說不要把這個花傳給下一任去。那麼您認為這個是個偶然事件,還是跟重慶事件是有關係的?

陳破空:顯然是指向薄熙來。為什麼呢?我們知道中共的主要媒體像《人民日報》、新華社,或者是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他們各為其主,背後都各有背景和勢力。《人民日報》先是在論壇上出現了一個文章,叫〈別把問題拖成「歷史問題」〉,結果它把這篇文章變成了《人民日報》的一個大文章,就從網上移到了平面媒體上,而標題改了:〈保持黨的純潔性系列評論之四:別把問題擊鼓傳花〉。而「擊鼓傳花」的說法是中共內部的智囊有一個不要把問題擊鼓傳花的說法是,不要轉到下一代。

但是在反對派,就在民運界有另外一個說法,就是說胡錦濤當局早就說了,是胡錦濤把現在中國的一些問題,是把定時炸彈擊鼓傳花,就不想解決任何問題,不想面對民變、民怨,而想把這些都傳給下一代,自己乾淨走人。

所以這個時候他們用了這樣的話是不同尋常的,顯然就是即將接任的這些第五代的領導人,或者第五代的領導團隊的慫恿之下,希望在胡溫任內把這個問題解決了。因為他們不想等到像江澤民上了任才去面對陳希同,胡錦濤上了任才去面對陳良宇,他們不希望在這個體制上任之後,才去面對薄熙來這樣強悍的地方勢力。如果說薄熙來這個時候出了事,他們就希望在這個時候去解決,不要等到十八大之後,否則對他們是非常棘手的。

主持人:對於新上台的人來說,他的權力還沒有鞏固的情況下,要去面對這麼強勢的一個反對派,或者是很難控制的一個人的話,那很困難。

陳破空:他們在說胡溫不要擊鼓傳花,其實他們自己也是希望把這個定時炸彈提前引爆,所以互相都在推諉責任。所以這就說明他們這個高層都是希望得過且過的。

主持人:好,那我們現在接一下山東許女士的電話。

許女士:你好。薄熙來現在據說是遞交辭呈,他遞交辭呈這是非常應該的,為什麼呢?因為薄熙來作為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物,他前一段時間搞的那個唱紅打黑,他為什麼要搞唱紅打黑?他就是想進入中央,能夠坐上中央最高領導人嘛,這是他的野心。假如說他真的做了中國的領導人的話,可以說倒楣的還是中國老百姓。你看看他做的這個唱紅打黑,倒楣的還是老百姓,有很多私營的企業家被他或者是黑社會進行刑訊逼供,你說這樣的人怎麼會為人民服務呢?

我覺得像薄熙來這樣的人物早就應該對他進行審判,他遞交辭呈我覺得這是應該,但是首先要對他進行審判,就是應該客觀公正的審判,給老百姓一個公道才可以。另外我還想問一下主持人,現在在「韓星五號」衛星的,咱們的《新唐人》電視台怎麼成了別的電視台的節目了?我希望主持人能給我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主持人:好,謝謝山東的許女士。我們再接一下紐約陳先生的電話。

陳先生:你好。我想中共關於薄熙來的事情,它是一定要處理的,只要他不會走到人民的對立面,中共都會網開一面的,除非他走到叛國什麼的,那麼就無話可說。但是古今中外,外國的民主國家,像菲律賓、埃及對前總統都是毫不留情的,他之前是君王,之後就變成階下囚,都是這樣的,何況說是一個高官呢?一樣的,整個社會的方方面面都是一樣的,很輪流的在進步著,要順應歷史的潮流。因為中國從1949年走到現在今天的這個華人的社會是不容易的,是多少人的生命、鮮血換來的呀。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陳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主持人好。關於中南海胡錦濤,如果他不敢處理那個薄熙來,他就會糟糕,所以這個胡錦濤一定要搞清楚,你不敢處理他,共產黨沒有什麼妥協的;如果他不處理他,他的下場就是劉少奇,就是林彪,他的下場就是這麼慘。所以胡錦濤你一定要搞清楚,你一定要處理他,不但要處理他,要把所有的人都給處理掉,你才能夠太平過關,否則的話,你的下場就是林彪的下場。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王先生。我們再接一下江蘇的趙先生,趙先生您好。

趙先生:如果出現暫時的逆天違背民意而行的事,在中國大陸那是家常便飯,王立軍這個事在中國大陸很快會表面平靜下來。暴力與謊言一直是中共的慣用手法,它每次黨代會以前都是表面的平靜,而窩裡鬥,這次更是這樣。中共出賣北方領土、迫害少數民族、迫害法輪功、鎮壓民眾這些大奸大惡,都是它們要掩蓋的。為了它們的集團利益,它們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用正常的思維去想像。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後中共的解體是為時不遠。

中國大陸的許多事情,一直都是按著偏離民心的方向在走,就像毛澤東把毛岸英送去北朝鮮鍍金反而送了性命;就像王立軍、薄熙來想靠迫害法輪功撈政治資本、發黑心財一樣,最終身敗名裂。所以我奉勸那些中共的高官們,一定要看好當前的天象、民意,趕快停止作惡。

主持人:謝謝江蘇的趙先生。剛才幾位觀眾朋友打來電話討論,我覺得許女士講得很有意思,從中國百姓的角度來說的話,一般民眾覺得唱紅打黑它對人民犯下了罪行。但是,您認為中共中央如果要處理薄熙來的話,難道是因為他唱紅打黑嗎?

陳破空:蹊蹺就在這裡。你看團派的,就是李克強的部下關海祥,上任重慶公安局長接替王立軍之後,他先是打黑;然後汪洋在廣東同期也提出打黑。這是一個權術,意思他就想先暗示,就是「欲要取之,必先予之」,也就是說他要拿下薄熙來了,或者要把王立軍歷史功勞頂替掉,他先也打黑,表示說打黑是一貫政策,跟你王立軍沒有關係,並不是你王立軍才打黑,我關海祥也打黑;也不是你薄熙來才打黑,我汪洋也打黑。

然後在這打黑的過程中,模糊了老百姓的一個界線,因為就抵銷了薄熙來和王立軍在那裡所創造的民意,所謂唱紅打黑,所謂英雄。就是它們想把這個事情淡化,說:你這個沒有什麼了不起,這是我們一貫的政策。然後在淡化到一定階段的時候逐漸的……中共是非常有耐心的,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尤其有耐心。所以它是這麼一個過程。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是「中南海敢不敢處置薄熙來?」因為這一場火現在已經燒到中央這一級了,就從一個地區的警察一步一步到達中央。請陳破空先生繼續回答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問題。

陳破空:剛才紐約的陳先生說到一個問題,說中國的社會現在在進步,這樣的問題一定會處理。我說陳先生代表了一部分國人,以為中國不管出現了什麼樣的醜聞,重慶醜聞、中國醜聞、世界醜聞也好,都是在進步。我是想說,不要把經濟膨脹當成一種進步,這個政治在倒退、政治在落後、政治在黑暗、政治在野蠻,這是中國的一個現實。如果把時間係數加起來,橫向跟世界比的話,中國社會政治一直在倒退。之所以出現王立軍、薄熙來這樣的醜聞,恰恰是中共政治倒退和惡化的一種表現。

剛才紐約的王先生說,胡錦濤一定要處理,不處理的話對胡錦濤後果嚴重。這裡有相當的道理。因為胡溫執政10年來,實事上是地方勢力坐大了10年,中央威權削弱了10年,它們雖然是拿下了一個陳良宇,但是並沒有扭轉「政令出不了中南海」這種局面。

像薄熙來在重慶以自選動作高調的唱紅打黑,完全不受中央的節制,這本身就是地方諸侯建立獨立王國,地方諸侯坐大的一個表現。如果說在薄熙來和王立軍明顯出事的情況下,胡、溫等人還是不敢動家法的話,那只能是它的中央威權繼續削弱、地方繼續坐大;如果它這一次真的拿薄熙來祭刀,有可能對地方的勢力、山頭主義是一個重挫,有可能重新恢復一點所謂的中央集權。

但是江澤民前些年就講了一句話,說什麼呢?說:對於涉及中央高層幹部,並不是什麼都可以調查的,也不是什麼都可以處理的。即便有貪腐問題,江澤民說也不見得就能夠查、或者能夠去處理。所以江澤民就立了一個惡劣的先例,也就是說權位到了一定的層次,就可能要通過一個內部的協商來解決;即便他有重大的腐敗問題、貪污問題也不一定要去解決。

況且我們知道,胡錦濤家族本身也有貪腐問題。所以這個時候會不會互相咬,狗咬狗一嘴毛?都是一個問題。所以他確實應該處理,但是他不處理的話後果很嚴重,也就是說地方勢力會群起效之,而整個中國在政治上會四分五裂。

主持人:所以其實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他要不要處理?就像剛才您講的,還有大陸一位趙先生也這樣說,就是它一貫是掩蓋的。但是這一次為什麼和以前不同?是因為它已經炸開來了!它不可能說這件事情沒有發生,當作沒有發生,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他一定要給人一個交代。這是這一次事件最特殊的地方。大概以前除了林彪事件以外,還沒有發生過這種已經大規模的曝光,沒有辦法掩蓋,一定要給一個說法的這種做法,以前還沒有過。這是這一方面的問題。

另外一方面,就是怎麼處理的問題。因為處理就牽涉到以什麼名義來處理?如果他是以「唱紅」不行的話,中共不能以這個來做;你說「打黑」不行的話,他也不能做。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實際上新任的重慶市公安局長上台以後,不僅是宣布了要繼續打這個「春季攻勢」,也是一次嚴打;而且他還說,王立軍在以前所做的事情,成績是主要的,就是他要把王立軍以前的成績肯定下來。當然一方面可能是穩定大家;另外一方面也看到,就是重慶這個做法其實沒有離開中共一個總的政策。「嚴打」從中共開始到文革結束,打了4次,哪次不是像嚴打一樣的?都是違法的。

陳破空:中共是有嚴打,但是我說了,這一次不管是關海祥在重慶、還是汪洋在廣東的打黑,它是一個煙幕彈。另外我們要記得,陳良宇受到處理的時候,當初中共高層有一個說法,說上海的成績是主要的。所以這些東西並不能掩蓋它的後續動作。

主持人:我們現在接聽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大陸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你好,嘉賓好。我覺得王立軍事件是個孤立的事件,我們不應該無限的放大,也不用好像不得了了,中國出現了政治危機。我說沒必要這麼看。第二點,我覺得什麼樣的內鬥,哪一個社會、哪一個國家、哪一個社會團體都有,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不過好像西方國家比較透明,我們中國暫時制度還不能使它那麼透明,有點黑箱操作而已。

第三點,我覺得中共的十八大還會如常召開,習近平接班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人事安排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這是肯定的。最後一點,我覺得中國的發展前景還是非常美好的,在習近平接位以後,中國的發展一定會取得更大的進步。

主持人:謝謝大陸的張先生。

陳破空:張先生說,王立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根本不是孤立事件,這個事應該說早在很多人的預料之中。這個重慶高調的唱紅打黑自選動作,它是影響了整個中共的走向的。比如說一個「重慶模式」是走極左的、走毛派的;一個「汪洋模式」是比較偏右的。而中共的方向究竟是往左拉回,還是往右再擺盪一點?這是一個重大的方向性問題。因此薄熙來會不會受到處理,應該說是一個風向標、一個分水嶺、一個試金石,關係了整個中共的走向,甚至影響了中國的走向。不能是一個孤立事件。

第二個,說每個社會都有內鬥,這沒錯,連一個家庭都有內鬥。關鍵是這樣的,內鬥以什麼方式出現?以什麼方式來解決?比如說民主國家,議會的議員可以公開的討論,甚至公開的爭吵,甚至可以上法庭去打官司,但是一切都是公開的,每個人的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同時也不會一方把另一方整得死去活來,投入監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不可能!

但是中共這種內鬥是你死我活的。所以這個薄熙來它們不是不處理,而是看權力鬥爭有沒有發生一個分明的權力較量的變化。如果一方明顯取勝,比如說中共的高層有一方要對付薄熙來那一方,如果權力明顯占優勢,那薄熙來肯定是成為階下囚;如果各方角逐的結果勢均力敵,還拿不下來的話,這個事情就可能僵持下去。這是一個。

另外,剛才這個張先生說,中共十八大會如常召開,一點不變。那是不可能的!它最多時間上如常召開,但是變局已經出現了,就是薄熙來本人不能進常委會,這就是一個重大的變數。那就意味著這個常委會九個也好、七個也好,人選將會從另外的地方出來,這本身就意味著中共太急著重組,甚至於中共方向的一個調整。所以這不是對十八大沒有影響,恰恰是對十八大有非常重大的影響。

張先生還說,中國的發展成績會取得巨大的進步。就看你從哪個角度來講,你如果從中共的角度來講,它們當然發財致富、貪污腐敗、捲款外逃、洗劫國家資產,在這方面它們會繼續搞;但是中國人民將會怎麼樣?中國人民將會繼續的爭取權力,繼續的爭取中國的民主化、中國的多元化,在這方面中國的民眾是不會放棄努力的。這雙方各自努力的結果,就看中國屬於哪一個。

中共是拒絕政改的,中共之所以拒絕政改是要一黨專制,如果中共繼續保持一黨專制,中國主要是中國共產黨的,而中國人民居其下;但是如果中國人民的民主變革的訴求,或者變革的運動取得成功的話,那麼一個民主的中國是屬於中國人民的,中共就不敢居其上。所以中國面臨這兩種方向的變化。

再說到進步,看是往哪方面的進步。從大的方面來講,我們對中國人民主宰中國的命運,這個方面來說是進步,我們認為這個是一個大勢所趨,我們對此保持樂觀;但是如果說中共繼續主導中國,向黑暗的方向、向洗劫財產的方向、向貪污腐敗的方向發展,我認為這不僅不是一種進步,而是把中國拉向一個新的深淵。

主持人:好,謝謝陳破空先生。那現在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在接電話之前我先回答一下剛才山東許女士的問題,剛才問了後台的技術組,這幾天整個衛星的信號正在進行調整,明天開始就回到原來的北美台,就是《新唐人》電視台自己的節目,今天只是暫時的在調整過程當中。好,現在我們先接一下大陸陸先生的電話,陸先生您好!

大陸陸先生:我覺得薄熙來它不按常理出牌,公然挑戰胡錦濤、溫家寶的權威,胡錦濤他們肯定會在十八大前處理薄熙來的。我覺得胡錦濤他鞏固中央的權威,對民間的力量、老百姓的力量發展也是不利的。希望這一次破局之後能給民間力量打開一條出路,它們中央分成許多個派別,它們會利用民間的力量來增強它們的那一方勢力,會不會爲民間力量打開一條出路?

我覺得不要去寄希望領導人會主動放棄他們的權力,以前我們寄希望於胡錦濤、溫家寶,胡溫新政,但是他們10年來施政的結果還是保持現狀,所以不要寄希望於習近平會使中國變革。只有老百姓自己意識到要爭取自己的權利,只有民間坐大了,然後領導人才會順應歷史的潮流。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大陸的陸先生。我們再接一下大陸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

大陸周先生:主持人好,陳先生好。我想說的是中共它不是敢不敢,而是能不能的問題。中共只要有利於維護它政權,維護它這個體制不改變,它只要條件允許,它什麼也敢!比如說你像毛澤東它們那些敗貪自己的祖宗,賣國求榮這樣的事情它都敢做,你說它們什麼罪惡不敢做?它什麼都敢做,也什麼都能做到!

所以現在中共怎麼做是要看國際上、國內,以及它黨內勢力分布的這個情況而定。只要有利於它政權體制的,它什麼都敢做,別說處理一個薄熙來。只要是有利於它這個政權的,它什麼都敢做!所以我認為這個問題只有剷除這個共匪才能解決一切問題。你像它在國際上低頭哈腰;在國內殘酷迫害老百姓,我認為中共這個邪惡的東西只要它有能力,它什麼邪惡的事都敢做。

主持人:謝謝大陸的周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加拿大何先生的電話。

何先生:我認為中南海是否能夠處理薄熙來,取決於團派和江派鬥爭的結果。首先,薄熙來唱紅打黑目的有兩個,「唱紅」是薄熙來一箭雙雕,一是用唱紅宣示自己是正統,直指團派的根本不正,同時對老百姓洗腦。「打黑」是一舉兩得,一,通過打黑清除異己;二,通過打黑,用暴力手段讓老百姓在顫抖中屈服,進一步來鞏固它們的獨裁統治,來掠奪老百姓的財產。

胡錦濤對此實際上是心知肚明,他從心裡是想倒掉薄的,但是胡由於是由奴才當上了主子,現在雖然有天賜良機,就看胡有沒有這個魄力。從前一段時間,各派都在放風,可見內鬥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因此,下一步走向如何,存在很大的變數,就看各派鬥爭的結果和胡的決心。但不管它們如何鬥,共產黨的滅亡是肯定的!好。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加拿大的何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陳先生的電話,紐約的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你好。剛剛我講的問題,陳博士給我一分為二的點評是很對的。中國經濟飛躍的發展,社會繁榮是絕對有目共睹的,我不去質疑。但是政治方面我的確也認同陳博士。因為什麼?溫家寶作為國家總理,他對下面一直三令五申要照顧農民的利益,對於強拆農民的土地說不可以強迫農民上樓,一直在叫喊。但是下面……,像之前福建的居民也向你們電視台反映一些問題,說是地方官商勾結,強徵農民的土地,不給予適當、合理的賠償。這又是醞釀著另一個巨大的問題。

就好像福州馬尾區的拆遷一樣,農民是講利益的,你徵了多少土地要賠償嘛!地方官員的不正之風,造成農民的反對,所以就造成對國家整個人權制度的懷疑,被人家說中國沒人權沒什麼,像廣東的「烏坎事件」。所以中央政府說的是對的,是下面的官員違法違紀,造成很負面的影響。我們是非常痛心的。

主持人:謝謝紐約的陳先生。我們現在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

陳破空:首先,我想回應一下剛才大陸的陸先生講的,說薄熙來事件會不會導致破局,讓民間力量成長?這也有可能。因為薄熙來的受創,實際上極大的打擊了當今的極左派、毛左派。像我們在極左派的一個大本營叫做「烏有之鄉」,看了一篇長篇的文章,把這個王立軍說是精神疾病,肯定下來,而且說他的精神疾病是民運人士和法輪功對他的批評造成的,這個就說明對他們的打擊非常大。而薄熙來曾經被這個極左派擁戴為所謂「毛澤東式的共產黨的總書記」,這是個半地下、半公開的一個組織,擁戴他為總書記。薄熙來的失勢意味著極左派、擁毛派,這個毛派的極度失勢。

那麼我們再看廣東。廣東的烏坎民眾通過自己的抗爭,自己拿起磚頭、農具、武具跟官方做鬥爭,最後自己給自己爭來了一個村民自治,爭來了一個官方的讓步。這就是民間出路的出口,並不是廣東官員給了他一個什麼好處,而是民眾抗爭的結果是什麼。所以在廣東我們看到了,民眾抗爭所換來的一個官民妥協;但在重慶我們看到,當局正在加大力度的以「打黑」為名恐嚇社會,同時以「唱紅」為名,進行極左的意識形態的復辟。這是一個。

另外,剛才紐約的陳先生講到,說中共的政治是上面對,下面錯了;他提到了温家寶,說温家寶三令五申,但是下面的不執行。陳先生可能沒有看到一個制度問題,我們制度問題從上到下都是一致的,它沒有監督、沒有制衡,就像以前那個義大利的莫索里尼一樣,他也痛恨那個腐敗,但是他拒絕學英國的議會制度,結果那個政府受不到監督。就是他不管怎麼痛心,義大利政府是腐敗的;而英國政府是廉潔的。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就不知道因為有這個制度在裡面。

主持人:我們今天講的是「中南海敢不敢處置薄熙來?」其實這裡牽涉到的不僅僅是薄熙來的問題,甚至有更高層的問題。現在我們請陳破空先生繼續回答剛才的問題。

陳破空:剛才紐約的陳先生提到溫家寶,說温家寶三令五申,下面不執行。溫家寶本人他是有問題的,比如說他的兒子溫雲松,在幾年前突然無故得到平安保險公司的巨額股份,價值七十多億(港幣),當時就受到了非常大的非議。結果幾年之後,溫家寶為了避嫌,讓溫雲松離開了平安公司轉到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去工作。

但是就在最近幾天,2月18日,突然之間他的兒子溫雲松又成了一個中國通訊衛星公司的董事長,又開始投入商界。這就說明在十八大之前,各派各系之間的利益交換,權錢交易一直沒有停息,而且緊鑼密鼓的進行,而溫家族並沒有置身事外,在這個利益分贓中。

溫家寶雖然在這幾年大談政改,但是他並沒有任何的實際行動。比如說陳光誠這麼一個小案子,陳光誠被釋放之後被地方當局軟禁,一個盲人被地方當局軟禁。如果你溫家寶真的滿嘴在談民主和法治,你就對陳光誠事件過問一句,那麼陳光誠的問題完全可以得到解決。但是溫家寶對這樣的事情是不聞不問,不發一言,所以他究竟政改是真心或假意,還是值得疑問的。

同時說地方政府如何如何,我想中共上樑不正下樑歪,完全是一致的,這個就不用多辯論了。至於陳先生講到說,1949年以來,什麼中國變小康之路很不容易,我想告訴陳先生的是,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的六十年,中國早就是小康,不僅是小康,而且是富強,而且是世界一流的經濟大國和民主大國,就像中國歷史上幾千年的多數時候一樣。中國在歷史上幾千年的多數時代都是小康的,甚至是世界第一號的經濟大國和強國。

如果沒有共產黨,什麼「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什麼「三反」、「五反」那些折騰,沒有幾千萬人被餓死的大饑荒,沒有文化大革命搞的經濟崩潰的這個局面的話,中國不僅在經濟上立國,在文明上也立國。今天中國雖然是排名第二的經濟大國,但是人均產值排名在第100個。

主持人:還不如1949年。

陳破空:對,還不如1949年之前的排名。另外在政治上,意識形態上完全反動,陷入世界上最黑暗的國度之一,在國際上是陷入孤立,自己在自己家門口都被亞洲國家孤立,只不過因為中國有13億人,有31個省市自治區,所以像陳先生這種人還沒有感受到中國的孤立罷了。所以說陳先生講到這些話,我想他應該把中國看成一個五千年的中國,而不是看成一個六十年的中國,我想這樣的話可能會解決很多的思想誤區。

主持人:好,謝謝陳破空先生。那我們現在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一位是日本的顧先生,顧先生您好。

顧先生:主持人您好。我想談一下我自己的看法。首先,現在國內的媒體,官方媒體藉助名古屋市長否認南京(大屠殺)事件的契機,它抓住這個有利的機會,轉移了國內的矛盾和焦點,讓大家關注的對象轉到國外去了。

其次是昨天中央政治局召開了一個集體學習,在那個新聞當中我看到薄熙來是出席的,他那個神情是神態自若的,全神貫注的在傾聽專家的講解和學習。關鍵是薄熙來這個人在被洗腦的這些貧苦民眾中,他的威望是很高的,他被認為是所謂的清官。所以會不會處理薄熙來完全是看兩會,就說接下來的兩會,薄熙來是否出席,或者是兩會有沒有對重慶事件進行一個回應和處理。所以說中央胡溫這樣謹慎的領導啊,我想短期來看,目前的政局是不會惡化或者是擴大的。

主持人:好,謝謝日本的顧先生。我們再接一下加州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今天的題目是「中南海敢不敢處理薄熙來?」我看的新聞說是薄熙來被提到全國人大工作委員會主任,我感覺這條消息比較是可信的,就說中共內部,到現在它們為了它們自己的利益還是不能那樣的內訌,表面上多少它還要保持一定的統一。

然後那個薄熙來為什麼要用王立軍呢?我感覺也就是因為王立軍他是一個平民百姓,沒有任何的政治後台背景,什麼都沒有,這造成了薄熙來可用可放。所以我希望大陸像王立軍這樣的朋友們能夠更加清楚自己的下場。就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加州李先生。我們再接一下雲南的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我是你們《新唐人》電視臺的一位老觀眾,今天終於打通了你們的電話。薄熙來和習近平之間的惡鬥,對於老百姓來說,已經是無法避免的事。習近平就快上台了,那麼我們老百姓對中央的這些高層的人來說,也沒有什麼好期待的。

主持人:謝謝雲南的林先生打電話進來,以後希望您也能夠經常和我們互動。再接一下紐約宋先生的電話,宋先生您好。

宋先生:主持人你好。今天的我們這個主題是「中南海敢不敢處理薄熙來」?我覺得這個題目應該是「中南海會不會處理薄熙來」?因為對中共來講,它不是「敢不敢」的問題,只是說它「會不會」這麼做。我覺得它不會處置薄熙來,因為什麼呢?因為只要是在共產黨統治的天下,只要是在這個體制內,還有各方都是在這個利益階層內,所以說我覺得中南海它根本不會動薄熙來。薄熙來不同於陳良宇和陳希同,他有他的後台,他的後台就是周永康、江澤民和曾慶紅,所以中南海不會輕易動他。

另外,胡錦濤馬上就要下去了,胡錦濤的觀點就是不折騰,要平穩過渡,然後他會落一個好結果,然後平平穩穩的下台。然後習近平接班的話,他也沒有任何的基礎,本身習近平這個人又沒有什麼魄力,也沒有什麼能力,他也不會大動干戈,所以這件事情一定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但是對薄熙來來講,他不可能摀藏這個事情保持鐵板釘釘之勢,那麼他也不可能再做他的「西南王」,他一定會調入到政協,或者人大當一個副職,給他掛起來,但是他的下場要比陳希同和陳良宇好得很多。

再一個,薄熙來雖然是犯了這個錯、犯了那個錯,但是薄熙來的後台我們還是能看得清楚的,近期薄熙來出了事情之後,他急急忙忙跑到雲南考察第14集團軍,就是薄熙來他老爸薄一波創辦的那一軍。再一個,他派了70輛警車從重慶去「警變」,包圍成都美領館。從這幾件事情看出了中南海還不小看薄熙來。

在薄熙來這件事情發生之後,郭伯雄馬上就率領陸海空三軍的司令南下,就要穩定軍心,他們也怕。這裡每個人包括薄熙來手裡頭掌握的材料也牽涉到周永康、也牽涉到賀國強。所以每一個人他們都是互相制約的,都有把柄在各人手裡頭,他們不可能對薄熙來有大動作。

主持人:謝謝紐約的宋先生。我們再接一下河南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我認為在這種形勢下,基本是大局已穩。中共對薄熙來以後的處置問題,我個人看還是自生自滅的好,不會牽連太多其他人的利益,對習近平這塊也是比較好的結局。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一下加州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

劉先生:你好。對中共的政權,我們全國老百姓為什麼不倒戈抗暴?很簡單一個事情,把這個政權推翻就什麼都太平了嘛!中國就強大了。主持人為什麼不引導中國老百姓全部起來抗暴?整個把政權推翻,這樣就結束了嘛!為什麼還要討論中國共產黨這些人?我覺得真正的就是一個:推翻和結束共產黨,走上民主社會,國家就最強大!

主持人:謝謝加州的劉先生。我們先把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總結一下,一起回應一下。我覺得他們都提出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南海現在很可能是把這件事情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要把它弄平。實際上我們開始提出的問題,我們的觀點就是說這件事情已經不可能擺平了。正因為不可能擺平,爆炸開來了,所以它才面臨著要收拾局面的問題。陳破空先生的看法怎麼樣?

陳破空:我想觀眾的判斷也有一定的道理。也許中共出於自身權力,或者利害的考慮、利益集團分贓的結果,也許可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給薄熙來明升暗降,安排一個閒職都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剛才說了,中共在鬥爭中是最有耐心的,中共對權力鬥爭、內部的鬥爭是極有耐心,它們甚至可以花很多年,還不止幾個月來鬥爭。王立軍這件事情僅僅是2月9日左右的事情,所以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薄熙來跑去中央開會也好,聽講解神態自若也好,這都是表面現象。

就像當初陳良宇挑戰胡錦濤的時候,從2002年就開始挑戰,中途有大量的小道消息出來,說他們之間不咬弦,終於在2006年才攤牌,而攤牌的開始還是稱陳良宇為同志,只是說調查一些事情;之後,啷噹入獄,再來說陳良宇是犯罪分子。所以它們是非常有耐性的,包括陳希同當時的北京幫跟江澤民鬥爭也是這樣。所以現在要下結論,相對為時過早。我認為各派的拉鋸戰會持續進行。

薄熙來最近採取了很多動作,第一個,把鄧小平的女兒鄧林拉到那裡去,給她高調的紀念所謂「鄧小平南巡」。因為鄧家跟薄家是有淵源的,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是堅決支持鄧小平「六四」屠殺的,由於這個原因,鄧、薄兩家是有淵源的,所以他拿鄧家來為自己背書。

同時,我們看到重慶也發生了很多異動,一個是江澤民妹妹的兒子,就是江澤民的外甥叫邰展,突然調到重慶市府去當副祕書長,如果這個是江澤民調進去的就是江澤民安的樁腳;如果是薄熙來主動這麼安排,是薄熙來要向江澤民請功的一個表現。另外就是關海祥又來自於李克強,是胡錦濤的人馬。所以各派都在那裡埋樁腳,鬥爭的形式是錯綜複雜的。所以說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

另外我想說一點,剛才加州李先生說的一句話我覺得非常好。他說王立軍這樣平民出身的一個中共的幹部得到了一個教訓,他們的下場就是個教訓。的確是這樣。王立軍配合薄熙來在重慶所謂「唱紅打黑」的時候,羅織罪名、濫殺濫捕、刑訊逼供整了很多的人,甚至很多人無故失蹤,然後辯護律師都被陷害下獄了。而今天的王立軍出事之後,他的家屬去要人,上面告訴他:「無可奉告」。這個人也失蹤了。當初你讓別人被失蹤,今天你就被失蹤。所以這就是共產黨的下場。

唐朝武則天時代就說了「請君入甕」,你整了那麼多人,現在該輪到你了。所以中共這些整人的官僚確實應該自省、應該覺醒,你今天幹的所有罪惡,包括周永康在內,如果薄熙來出事,周永康也會被扳倒,你今天所種惡的東西要麼是現世現報,要麼是時候到了就會報。所以這是一個警訊。

主持人:我覺得這裡頭有兩個問題。一個問題,中共不能夠打他的原因,就是因為它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像「黑打」絕對不能是理由,因為現在打他也是黑打,打王立軍也是在黑打。所以這是中共的一個問題。

另一方面,我們不能低估了中共內鬥的殘忍性和殘酷性。中共內鬥一直是非常厲害的,從來沒有停止過,一直到「六四」還把總書記給弄下去了。所以這個過程,不能說它們現在想太平,或者是想不折騰就能做到不折騰的。你其實可以看得很清楚,大家都已經有共識了,不折騰了,其實薄熙來在重慶搞的就是「折騰」,他沒有辦法停下來。所以有人想摀住可能還是摀不住。

陳破空:另外要補充一句,就是說不是沒有理由,理由太多了!這個王立軍叛變投敵、提供情報,難道薄熙來沒有責任嗎?然後王立軍現在關在那個地方交代那麼多的黑材料出來,難道不波及到薄熙來嗎?所以薄熙來的這種貪污腐敗、跟黑社會勾結,從遼寧到重慶,王立軍有份的他全有份。不能說找不到理由,完全可以找到,只是時候還不到,還在醞釀階段。

主持人:我們的節目時間已經快要到了,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件事情已經捅到美國去了,美國已經掌握了大量的情報,如果美國國會要求聽證的話,那麼資料還會洩漏出來,這也不是中共能夠控制的事情。好,今天謝謝觀眾朋友們打電話進來,也感謝陳破空先生今天的精采評論。謝謝大家,我們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