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保定疫情疑雲挑戰中共應急機制

【新唐人2012年2月27日訊】熱點互動直播(704)保定疫情疑雲挑戰中共應急機制:官方隱瞞軍人被隔離消息,種種跡象啟人疑竇。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最近一週大陸的各大網站論壇、微博紛紛傳出,河北保定252部隊醫院爆發疑似薩斯疫情。香港的《蘋果日報》記者24日到實地考察發現,252醫院的東院區已經被戴著口罩的軍警封鎖,據說38集團軍有300名軍人被隔離,而附近也有村莊被封鎖。

衛生部25日出來闢謠說,病人只是感染了55型腺病毒,引發的呼吸道感染,而且疫情現在已經得到了控制。與此同時,北京啟動新的應急機制,遇到重大疫情,不需要上報,直接可以調動武警支援,我們先來看一段背景的新聞。

(影片開始播放)

中國大陸河北保定市傳出疑似薩斯疫情,雖然遭中共有關方面否認,但有香港記者抵達保定市調查,發現不僅252醫院,臨近的河北上榮軍醫院也有軍人遭隔離,所發生的疫情不像是中共所宣稱的一般病毒感染。由於消息封鎖嚴密,當地民眾完全不知情。

而根據官方媒體報導,北京市衛生局和武警北京市總隊的衛生應急協作機制,24日正式啟動,只要重大疫情、恐怖攻擊、大規模集體中毒等事件發生,可以直接調派武警支援,不需要事先上報。這項措施讓網絡傳言更添疑雲,中共官方是不是又故態復萌隱瞞疫情?再次牽動外界的敏感神經。

香港《蘋果日報》近日報導,河北保定解放軍252醫院東院區已經封鎖,門口有戴著口罩的武警駐守,醫院工作人員透露,目前約有300名士兵在該院接受隔離治療,不少士兵打針後仍無法退燒,38集團軍守備森嚴,除了兩名荷槍實彈的哨兵把門站崗,大院圍牆四周還有流動崗哨巡守,正門口擺有路障,似乎處於封鎖狀態。

星期六本台記者發現保定市政府的辦公室仍然有人上班,接電話的人員對於252醫院數百名軍人遭隔離,宣稱只是一般感冒,對於外界的報導,他們則用刪除來應對。

保定市政府辦公室:「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流行性感冒,不是非典,我們現在也正在加大力度,然後刪除網上一些不真實的報導。」

河北保定軍人集體發燒隔離事件,在大陸網站和海外瘋傳,而醫院附近的民眾卻不知道院內近期隔離了許多發燒士兵。即便是離252醫院東院區一牆之隔的河北大學南院學生也是完全不知道疫情傳聞的事。

252醫院附近民眾:「〈笑〉我們這邊怎麼一點都沒有聽說啊?我們就在252旁邊呢,都感覺一切都很正常啊。」

冬末春初是流感高發期,讓人聯想到十年前的薩斯也在此時爆發大流行,只是上次是在廣東,這次傳言的地方是離中南海不遠的保定市。

近日,台灣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透過管道向中共疾控中心查詢保定事件,得到的回覆是,當地個案是55型腺病毒感染,不過據《蘋果》查證,目前北京有關方面表示,現在還沒有確認是哪種病毒。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那麼這波新的疫情,到底是謠傳還是再次的掩蓋?真相究竟是什麼?政府出來闢謠,是否可以消除民眾的恐慌心理呢?為什麼要啟動武警優先支援的機制?

觀眾朋友,如果您對今天的話題感興趣,歡迎您直接加入我們今天這一小時的熱線直播節目,跟我們現場的嘉賓共同深入來討論。我們先來介紹一下今天現場的兩位嘉賓,他們是大家熟悉的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和竹學葉博士,二位好。

我們知道河北保定這一期新的疫情,最開始好像是17日傳出來的,到了23日的時候就已經是瘋傳很厲害了。那麼之後河北當地的官員出來說,就像我們剛才聽到說是一個普通的流感,好像沒有正式的一個報告出來,他就這樣子說是一個流感。流感和疫情差別很大,為什麼這樣說?

杰森:對,其實我們可以看從中共後來新聞辦公室發出來的消息,就已經證明當時河北省保定市的衛生局的說法是錯誤的,而且是一個謊言。因為公共衛生部自己聲稱,同意了第一它是疫情,第二它不是普通流感,它是55型腺病毒,這個是滿嚴重的一種病毒,沒有特效藥。

同時我們從《蘋果日報》記者就地報導,我們也可以看到,確確實實有一個團數百名軍人都在252醫院被隔離起來,這個事情不管是從當地的居民還是從《蘋果日報》的記者都得到了核實。從某種程度上講,很多細節還不知道,因為中共控制了一切的管道。所以我們不可能直接進入252醫院去拿到這方面的消息,但是從這些旁邊透過來的消息,至少有一點可以確認的,這個地方確實有疫情,而且很多人住了院。第三是保定市的當地的衛生局在撒謊。

最終是不是腺病毒我們是問號,但是這三點是確認的,他們官員一開始就在撒謊,而且整個事情很奇怪的是,在保定市本地甚至河北市本地的媒體沒有任何的報導。

主持人:對啊!為什麼這麼近的地方,香港的記者都能夠北上來挖這個真相,而當地的記者卻完全對此沒有任何發聲呢?

竹學葉:我想這是中共常期以來對媒體控制的必然結果,即使是你的鄰居已經是翻天覆地了,發生很多難以描述的情況,但是在可能是需要掩蓋的情況下,那你周圍鄰居可能都是不知道的,歷次實際上都是這樣。

包括SARS的時候也是這樣,包括其它維權的情況也是,當地的民眾一開始可能矇在鼓裡,而外地的人可能已經瘋傳得很嚴重了。我記得在SARS病最嚴重的時候,到03年3月份的時候,我給我在廣東的親戚打電話,他們很笑話我,說你們太過緊張了,我們這兒都很正常,沒有任何人有問題,哪有什麼戴口罩,哪有什麼搶購藥?根本沒有這回事!

但是幾天之後,就宣布SARS大爆發,我想剛才描述的是一樣的情況,就是即使說最後疫情是真的很嚴重,那麼一牆之隔的這個民眾不知道也都是在媒體控制之下表現是必然的結果,所以危險就在身邊,你可能完全不知情,因為中共它對媒體的控制,它就自然而然沒有去講,所以你就不知道。

杰森:雖然說這個跟中共官員長期表現出來的思維方式是非常有關係的,剛剛我們看到媒體,我們直接採訪保定市衛生局官員,她說主要是在努力刪除網上不實的謠言,一方面她自己說的話,說只是普通流感,這已經是在撒謊,同時她刪除網上的消息,網上報出來疫情這個消息後來已經被證實了,她還在努力刪除。你可以看到這是中共一貫的思維方式,當然我也不知道說話這個女官員她是不是知情。

因為中共的很多消息是有知道真相的級別,比如說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底下在瞞著不往上面報,即使報到上頭,上面往下發指令的時候,也只發到某個級別,所以也許是這個女官員並不知道,她只是中共這個體制中的一個執行者。我努力的刪除,她也許真的認為這是個假消息。但是事實上,這個事情結果疫情是真的,而且是滿嚴重的一個病毒,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其實她在參與的過程中也是在加強整個機制。

竹學葉:另外注意到一點,就是中共人民網還是相關衛生部官員在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這種疫情是來源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是在軍人中間發生這麼大事情?那麼它的來源如果沒有找到,沒有確定的話,那實際上它是在自由擴散狀態中,也就是說還有很多人在不知不覺地被傳染。

但是這個報導並沒有告訴我們,也沒有說明以後政府會採取什麼措施,只是否定了這件事情,說不是什麼大爆發,也不是什麼非典,只是說不是非典。但我想通過剛才杰森講的,它有好幾個方面已經是沒辦法否認,它說的是與不是,實際上也很難讓別人相信。

主持人:好,我們一會兒再來討論這個線病毒的問題,觀眾朋友們,我們今天的熱線直播節目話題是「保定疫情疑雲挑戰中共的應急機制」。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觀眾朋友們可以直接撥打我們的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的討論,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RDHD2008與我們語音和文字互動,大陸的朋友還可以撥打免費電話:400-670-1668然後再撥899-116-0297,還可以通過愛博電視無須翻牆,下載的網址是:www.startp2p.com,我們現在已經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來接聽一下山東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你好,我覺得河北的官員非常實在,他說他們一直在刪除,我覺得他們隱瞞疫情這是共產黨一概的做法,我記得在2003年的時候,當時非典的時候,中共不但不客觀公正的來報導這個事情,直到實在蓋不住了,才把這個事情報導出來。

我覺得共產黨作為一個控制媒體的一個政黨吧,我覺得這個媒體在它的控制之下,是不敢來為百姓申冤的,也不敢報導客觀公正的新聞的。你看就河北這一個事件吧,它不但不去採取辦法來治療SARS,而且還用武警來支援,「支援」的意思就是說有的媒體想去報導,或者想去採訪,它就採取鎮壓的方式,它這種手段可以說是非常殘暴的。

而中國共產黨它控制下的媒體報喜不報憂,你不能報導黨的醜事,也不能政府的醜事,你只能為黨和政府來歌功頌德。你看晚間的新聞聯播,我記得在前10年的時候,我經常看這個新聞聯播,它就整天說黨的領導都「很忙」啊,中國人民「很幸福」啊,說歌功頌德的這些話。其實我們當時被它洗腦是非常相信這些話的,自從接觸到這些海外媒體,才知道中共報的都是謊言,其實它這種謊言宣傳給中國人洗腦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

主持人:好的,張先生,由於時間的關係,先聽到這裡,如果您還有意見的話,可以一會再打過來。那麼我們再接聽一位大陸的張先生的電話,另外一位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主持人好,我覺得中國政府自2003年以後,SARS隱瞞疫情以後,取得很大的經驗教訓,比如說2003年因為當時後衛生部長張文康他隱瞞SARS疫情,而被政府撤銷他的職務。我想自2003年以後,總理溫家寶已經制定一個關於重大問題要向社會公開的這麼一個決定。所以我覺得政府應該那時候記取很大教訓,你比如說2008年在汶川地震以後,政府第一時間向全世界公開,甚至直播當時的災情,在全社會都知道,我想你看那時新聞報導,包括西方報導也讚賞中國政府的做法。

主持人:好的,謝謝大陸的張先生的電話,我們明白你的意思。我們再來接聽一位舊金山的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請講。

李先生:大家好,我看了這個題目,我想到上個禮拜在三藩市發現三件事情,一件事情是三藩市有一個跟你們一樣的call-in的節目叫「今晚有話要說」,討論的題目是薄王事件。當時他們在海外的群眾就一起來說,海翔主持的節目應該下來,因為他用的相片很難看,說薄王兩個照片是用了《大紀元》的照片,很醜陋,叫他把節目關掉。另外一個觀眾就說,王立軍打黑的時候,他在重慶感覺到非常的安全。另外還有一個人提供的節目說,共產黨難道沒有做過一件好事嗎?他說海外的媒體在亂說話。現在在大陸上發生很多事情,它(中共)在海外也觸動一大群的人,尤其在三藩市,非常非常地明顯。

禮拜四退黨在中國城裡面也受到迫害,就一個老先生、老太太拿柺杖出去打,那個老先生那個老太太,絕對不是老先生老太太,他拿柺杖的力量非常大,我親眼看見。

還有更有一件事發生在三藩市老人中心,有一個人說是國內來的,他說王立軍是美國的CIA派在中國大陸上的一個間諜,他這次為什麼去投奔啊然後什麼的,都是美國策劃的,笑話一大堆。這就是中國對海外的媒體散佈的一些方式,請大家注意,我們支持你,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李先生的電話。對剛才三位觀眾朋友,兩位都提到,一個是講到國內的媒體的作用,另外剛才李先生講到,對海外的媒體以及對中國人的影響,兩位回應一下。

杰森:對,其實本身來說的話,剛才大陸張先生說好像上回SARS以後的話,中共啟動了一個大事件向外公開,但事實上中共規定的好聽的政策太多了,就是說你要是真的信了中共的政策,那中國現在太美好了。

主持人:就像中國的法律很多一樣的。

杰森:事實上這汶川地震你咋掩蓋啊!地震了,美國這邊立刻就測到了,你說你怎麼掩蓋?所以你說第一時間公開,它不第一時間公開那不是顯得它很蠢嘛!但是就是說這個事情,比如說保定這個事,很多網友也在問,說為什麼我們總是要從港台的媒體才能看到這個消息?而且說為什麼第一個向中國政府去問訊是香港的衛生部門和台灣的疾病管理部門,而不是說是河北省的一個官員去保定市詢問,然後把這個事情公開出來。

當然你說台灣政府對於台灣人民的生命,可能比大陸政府對大陸人民的生命可能要關注一些,這是無庸置疑的,因為畢竟台灣官員是民選的嘛,他不關注,將來反過來那就是他的為官執政的一個責任,所以說他有這樣的驅動力去做這樣的事。

但是同時另一方面你也可以看到,中共本身來說它很多很多的明文規定,但是事實上底下官員,就是完全從本性上對於老百姓是蓋住的,對於老百姓,中共自己也說中國的人權事實上是生存權,換句話是豬權,對於豬的話,某種意義上講它也就是這種管理方式。

主持人:好的,我們先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然後再一起回應,首先是上海的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兩位老師好。我有一個問題就是這樣,就是說中國的這些媒體首先第一步報的就是共產黨的這些模式,是它的喉舌媒體嘛,首先這些應該是區分開的,比如說前兩天不是合肥的一個官二代向一個17歲的花樣少女求愛,當時遭拒絕,他用那個汽油把小女孩的面容給燒了,這樣看來,所以說中國就是好多人在微博上發的,就沒有多少新聞媒體對他進行報導,所以說中國的這種媒體其實是一種另類的,我想請兩位老師做一個分析,謝謝你。

主持人:好,謝謝彭先生。我們再來接聽多倫多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先談一下建議,這個《熱點互動》節目非常好,你們對大陸的時間是不是適當的多給一點,不要是急於一分鐘,這個是我的建議。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

李先生:今天的這個節目非常好,在這個保定SARS出現之後,國際華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我談我的觀點,首先來講已經定下來大陸在撒謊,大陸這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它在撒謊,你從中央的歷屆領導他每次都是,林彪說過一句話「不說謊辦不了大事」。朱鎔基在大學訪問的時候也是說過:現在中央新聞每天都在說謊。這是朱鎔基說的,所以說中國共產黨就是靠謊言生存下來的,它不說謊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我們再接大陸陸先生電話。陸先生您好!

陸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認為不管是不是真正發生疫情都不應該掩蓋住,應該讓媒體去公開報導,讓媒體去當地報導才能知道真相。我覺得它掩蓋的原因主要是害怕出什麼事,引起其他的轟動效應會給兩會或十八大的召開造成不穩定的因素,因為中共就是這樣,什麼都要壓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感覺嘛,謝謝!

主持人:謝謝陸先生。對,剛才陸先生也講到了,為什麼不能把這件事情公開,如果真像衛生部官員說的,這件事情只是一個腺病毒55型,不是有那麼大危害性,屬於輕度的,那為什麼不能開放媒體去報導,海內外媒體全都去報導,把事情真相一起講出來,這不是最好的破除謠言的方法嗎?

竹學葉:如果我們知道中共媒體有些規定,比如重大的一些事情,可能引發社會不穩定的事件,這種新聞是要發通稿的。我們注意到,你到網上去查這事件,除了人民網通稿以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報導。我沒有看到任何的細節,任何其他的說法。也就是說從它處理新聞的手法來看,在高層來看是一個重大事件,是不容許任何媒體再去所謂的自由報導,我們看除了香港、台灣媒體和衛生部門來詢問以外,沒有任何其他人來做這件事情。

如果這事情放在海外來說,其他任何一個國家,所有媒體肯定都在關注這件事情,因為這是涉及到所有的人了。這地方是不是這樣?是不是封閉了?是不是有疫情?什麼樣的疫情?病原來於什麼地方?對什麼人有影響?周圍是不是採取什麼措施?相關的內幕、背景都應該公開出來,因為只有公開出來,如果是謠言人們心裡就會踏實了,如果是真實的事情人們就加緊防範,這就會保持一個安定的狀態。

但是這件事情我們看到,沒有!中共什麼也沒有!就是說不是非典,好像你就是解決了。剛才大陸的張先生,他說好像中共在03年SARS出來之後已經得到教訓了。其實我們看到它確實得到了教訓,得到的教訓是什麼呢?就是採取更有效的辦法來掩蓋。中共歷次做這種事情,都是從反面的來加強它統治的一個手法,而不是真的為老百姓負責,是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剛剛杰森也講汶川地震是掩蓋不了的。我們注意到所有大的事件都是掩蓋不了了,它才不得不公開。而且公開的目的也是要彰顯所謂它「偉光正」的這一面,好像它採取的好多措施,問題受到控制,但是到底說對於老百姓的損失,人們所面臨的困境,這是你絕少看到。

所以我想它報導的角度已經決定了,它不可能是真正為老百姓負責。要如果採取了什麼措施,有什麼教訓,我們注意當時向全世界公開撒謊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後來不是又出來了嘛,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失。也就是一個官員被暫時免職一段時間,就可以頂替數以百千萬老百姓的生命,所以這本身就是一個非常荒唐的事情,非常悲慘的事情。

杰森:剛才上海彭先生也談到了,我們不應該從正面的角度,把中共的媒體放在跟世界其他的媒體同樣的狀態,因為它的屬性是不變的。因為中共自己明著說,說媒體是黨的喉舌,這是中共自己說,它承認了,所以它(媒體)說的話一定是按黨的需要,黨需要穩定,剛剛也說了兩會要開了,而且它也知道它本身可信度是破產的,它一說就不知道老百姓反映是什麼,相對來說,它什麼事都是蓋著、捂著,兩會不要出事等等這樣的因素,捂著、蓋著這樣的方式。反過來說讓人很奇怪,就是一個對於中共自己承認是喉舌,它自己控制而起作用的媒體,為什麼海外那麼多人反倒看得那麼順眼。而另外大家普遍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反覆說話的媒體。

主持人:講真話的媒體。

杰森:對,他反而又看得不順眼,就是有的時候要不就是這個人腦子被洗得夠淨,另外的話可能背後有其他的利益因素在。所以你要看很多人一旦不斷的說中共的媒體說的完全是可信的,而其他的跟中共不是一個調子的都是錯的,那麼這個人他說這個話的時候,你就肯定這個人是有問題的。

主持人:如果是把他擺到疫情附近去的話,看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杰森:實際在這事情上,知情權和生存權是一致的。很多時候中共反覆說我們解決了10億人生存的問題,就是我們對人權最大的貢獻。實際上在很多時候它是用這個掩蓋了一切,但實際上知情權在此時此刻,在SARS之後已經是人生命的問題了,在這個事情同樣是,當然這件事情不一定是SARS,它也用非SARS來把這件事情掩蓋下去,把它整個操作過程掩蓋下去,但是本身這個過程是有問題的。

主持人: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電話,首先是紐約的吳女士,吳女士您好!

吳女士:你們好,我很喜歡你們的節目,但是我在家裡看中文台就是調不出你們的電台,為什麼?因為我在別人家裡是589,一調就調出來,我在家裡就調不出這個頻道。

主持人:一會兒我們諮詢技術部門再給您回答。關於今天我們的話題您有什麼要說的?

吳女士:因為我在別人家裡做事情,正好第一次聽到這個事情,但是我覺得共產黨,像我們老百姓有的人嘴巴是不像樣子,編造、捏造、毀謗,氣得我要命,他們妒忌我到美國來,說你這個不好,那個不好,反正亂七八糟的。中國人也……

主持人:謝謝吳女士電話,我們再來接聽上海熊先生電話,熊先生您好!

熊先生:兩位嘉賓好,我是第一次打電話給你們,我想談談我的感想。對共產黨來講,我們不妨用《紅樓夢》的有句詩:假做真來,真也假。它都是假的,我舉個例子,中國的貪官污吏可以到氾濫的地步,但是賀國強在報告當中,所謂肯定中共的反腐起了很大作用是基本面,簡直是胡說八道。第二個,中國人的倫理道德淪喪,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尤其官吏的貪腐做了惡劣的榜樣,人們「一切向錢看」,連教師,連醫務人員,過去都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以前是這樣的人群都是一切向錢看,全國都變成金錢的奴隸,在這樣的情況下,共產黨從來沒有明講,沒講真話,都講基本面是好的。如果像今天要討論這樣的問題,是不是有嚴重的疫情,如果沒有的話,你何必派武警部隊來呢?這是很簡單的事情嗎,那樣的小事不需要派武警部隊嘛。另外,一個人,一個政黨,一個團體,一輩子講假話,即便講真的沒人相信,就像《狼來了》的寓言故事一樣的。共產黨的話不能聽的。

主持人:謝謝熊先生您的電話,歡迎您以後也經常撥打我們的電話來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跟我們分享您的觀點。我們再來接聽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您們大家好,今天大家講得非常好,為什麼?大家都知道中共如果不講謊話,它一天都不能生存。全部都是中共講出來,老百姓一定反它,變成講假話暫時維護它的政權。還有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就是林書豪的事情,最近這兩天共產黨的報刊跟電台又再講這個話了。台灣的電台、報紙,以及美國有些華人的報紙簡直不像話,每天都在報林書豪的事情,這個有生病,有精神病囉,你看它講這個謊話。假如今天林書豪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它就不講這個話了。像姚明,你報導得越多越好。用這個心態我們去看共產黨的心態,對共產黨有一點點不好的地方,它就要發脾氣。所以共產黨有一點點謊話能夠維護它的政權,它就發動全世界共產黨的報紙去宣傳。還有人講美國不民主,中國大陸才是真正的民主,這就是共產黨報紙不倫不類的人在海外宣傳。所以我希望大家要注意。謝謝!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電話。我們一起來回應一下以上觀眾的電話。

竹學葉:前面觀眾也提到了,中共對媒體的控制不僅僅限於國內,就是最近這十幾年來,尤其前幾年最為明顯,對於海外媒體的控制,尤其是中文媒體。其實西文媒體中共也是盡了最大的努力在滲透,當然效果不像中文媒體控制得那麼嚴,那麼成功。剛剛也提到在海外很多的媒體它的調子很明顯調得像中共的調子,基本上接近。這種情況就會造成海外的觀眾有疑惑,很多人就覺得你說中共講假話,但是你海外的媒體總是公正的。可是它滲透到海外來以後,有的人就看海外的中文媒體就以為這才是公正的,發現跟中共說得差不多嘛,所以他就覺得中共沒有什麼謊言,已經改善了很多,這矇蔽了很多人。

另外是有些中國人,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中國人,都希望中國越來越好、強大,所以只要說中國好的,他就心裡邊受用;你要是說中國有什麼問題,他分不清中國和中共的時候,他覺得他臉上沒有光,所以他就覺得你還是盡量不要說這些,還是說好的嘛,總會變好。但是他不知道中共實際上是一個利益集團,在維持它的權力,而不是真想把中國做好。

如果我們用傳統思想來講,或地方官,或是皇帝,他是為了維護利益的時候,他是把整體的利益維護好,他自己的家要搞好。這種情況下,很多時候老百姓的利益和當局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才有地方官稱為父母官這麼一說。但是中共這個團體對老百姓而言肯定不是父母官這麼一個位置,而是跟你強取豪奪,是衝著你來的。所以它說的話,站的立場和我們一般的人理解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就造成剛才王先生講的,就是它的報導總是扭著來的,別人說好的它就要說不好,你覺得有問題它就說好。

所以很多中國人隨著這媒體來回轉的話,他就會覺得跟世界上正常的媒體的報導完全是扭著勁的。所以很多中國人就覺得怎麼海外的人老是毀謗我們,好像老是說反華勢力怎麼怎麼樣,其實是共產黨長期洗腦自然的一個結果。所以我覺得真的說大陸老百姓翻牆出來看一看,像新唐人這樣,我們大家站在一個事實的基點來講這件事情,可能你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就會接近事實。

主持人:杰森,有什麼補充。

杰森:我從另一個角度來談一談這個問題。我們看到這個事情網民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沒有網民把自己周邊看到的消息通過微博,通過論壇表達出來,可能這個事也就過去了。所以網民這種方式就起了很積極的作用。

主持人:最好的突破封鎖的方式。

杰森:這個關係是這樣的,每個中國的網民都可以作為一個記者,去把周圍的事情在網上公布出來,而真正突顯這件事情進一步的發展還是要靠比如香港媒體進去,或是海外媒體不斷的關注以後,最後使得中共有壓力,開始有一種應對的方式,就像SARS一樣,最後不得不面對。所以我的感覺這個正確的途徑應該是每個人都是記者,把消息不斷的在網上報出來,然後由海外的公正的媒體,還沒有被中共控制的一些少數的媒體,它可以把這個事情進一步深入下去,持續對這件事情的關注,最終使這件事情的真相逐漸逐漸的讓更多的中國人知道。這是中國人的悲哀,中國人的新聞總得出口再內銷以後大家才能知道。但是這是針對中共目前對新聞控制阻止的唯一的方法。

主持人:首先回應一下剛才觀眾吳女士的問題,就是說在紐約的觀眾朋友,如果你只是用一個普通的天線通過63.5的頻道,就可以直接收看我們《新唐人》24小時的直播節目了。589應該是時代華納的頻道,那就不用另外裝其他的keyboard,只用普通天線就可以收看了。我們再接著談。

杰森:剛才那個我就明確說一下,如果你安裝了時代華納的keyboard,你可以用589看到,但是你的keyboard公司不是時代華納,那589這個台就不存在。但是你可以不用花任何錢,外接一個普通的天線就可以在63.5看到了。

主持人:我想吳女士已經聽明白了。

杰森:有關剛才觀眾的問題基本上都回應了,另外我們談到應對機制。

主持人:對,上個星期北京好像出台了一個「緊急應對機制」,說是遇到重大疫情,或者中毒事件,或者恐怖襲擊這樣的事件,可以不需要先去通報,直接就可以調動武警部隊到現場去支援。這是怎麼樣一種機制?

杰森:這個準確的說還不一定是直接調動武警部隊,是23日由北京市的衛生局和北京市的武警總隊,是北京市這個級別的。

主持人:只限於北京市。

杰森:談了一個協議,如果發生剛才你說的一系列的突發事件的話,北京市的衛生局有權力直接聯繫武警總隊的叫做衛勤部隊,不一定是整個武警部隊,叫衛勤部隊,衛生後勤部隊。目前北京武警部隊規模很大,衛勤部隊只有110人,換句話說,它就是武警部隊裡頭長期是武警編制,但是它可能能做一些醫療維護的事情。

這個事情為什麼引起網民普遍的關注?一方面是時間,另一方面主要原因是這種醫療系統直接跟武警接軌,讓武警直接介入,不管你說衛勤部隊可能是醫療衛生的部分,但是它應該也有一定的暴力設備。某種意義上講,它可能不僅僅是針對醫療問題來求救的,因為各大醫院,各大的急診系統是有足夠的醫療應急措施的。那麼難道你真的只需要這110人趕赴現場嗎?在北京各大醫院,整個醫護資源是很豐富的,從醫療的能力、設備上,各大醫院可能更加有效。

主持人:更專業一些。

杰森:如果你真的想組織一個應急的醫療設備的話,你要保證它的質量,保證它的情況的話,你可以把現有的醫療系統組織更好一些,而不是直接去武警部隊去找武警部隊的衛勤系統。這事實上是大家很擔心的一個潛台詞,就是會不會真的有暴力武警穿著衛勤部隊的衣服,或這種標籤,去做一些針對老百姓控制的事情。

主持人:就是做一些瞞天過海的事。

杰森:這個機制讓人覺得不是可信的。

主持人:不是那麼太合理、可信的。您怎麼看?如果它真的這樣做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竹學葉:我稍微多加一句,就是看中共自己的報導。北京武警總隊的隊長魏哲就已經承認這種衛勤只有110人;同時也承認他們的醫療水平有差距,而且需要地方的醫療單位派專家來互相交流。也就是說你可以感覺到很奇怪,從醫療上來講,到底是誰支援誰?實際上是要地方來支援他的意思。

但是北京衛生局的說法是,遇到這種「重大」情況,我們注意,這幾個「重大」情況都很怪,北京要預防恐怖事件、大規模的中毒事件等等,好像它在隨時等著發生,也就是這種事情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使得它不得不應對這件事情。

可是我們知道,中共對軍隊的控制歷來都是最嚴的,尤其在保定,那就是北京的大門,如果在這個地方軍隊異動的話,那都牽扯到中南海的神經。所以說要想動軍隊,我想這是一個非常讓人疑惑的方式,就是說這110個人幹不了事情,而且是低水平的醫療隊伍,你要啟動它,而且不需要報告,真是像剛才杰森講的,如果真的需要武警以這種名義來出現的話,那麼出動個3、5千人說這是衛勤部隊,你根本沒有辦法,而且它可以先動起來再說。但是我想這也是掩人耳目,如果真要用的話,實際上它內部還是要嚴格控制。它只適用於「控制疫情」的名義來出動的時候,它可以說這是疫情,所以不需要提前通報。

所以我想這裡邊種種的疑惑,使人們對於中共,尤其在北京地區可能出現很嚴重的事件,甚至已經出現,只不過沒有公開,因為媒體是這樣受限制的狀態,剛才我們已經討論了。所以我想以後如果出現了所謂的「疫情」,那麼也可能是疫情,也可能是處理所謂「不穩定的群體事件」的一種方式,這樣的話就可以掩蓋住更多的黑幕。

主持人:我們以前在節目裡也曾經談到,如果部隊要想調動,哪怕是一個連,可能都得經過最高層的批准;可是地方官員都可以調動武警。這一次把這樣一個「應急機制」無須授權,就直接讓它們可以調動武警部隊,那就相當於是加強了公安、國安系統的權力了?

杰森:不是說它完全不通過上級,只是說我先讓你過來,過來的過程中我再申報;而不是我申報了以後,上面批下來你再過來。

主持人:但是相對來講就容易了很多。

杰森:容易很多。我們知道武警部隊這個概念可能有點「中國特色」那種概念,事實上它就是針對中國的突發事件建立的一個部隊,是江澤民這個時間建立的。雖然它歸公安部管,但是它整個部隊的裝置,它整個裝備、後勤訓練都是由中央軍委,所以它是兩頭都在管的。某種意義上講,它是中央軍委和政法委兩個體系都管的一個部隊,而主要是針對中國老百姓的,主要是針對特殊的事件,非一般治安事件的。

那麼在這個過程中,把它的權限擴大,讓它更堂而皇之的可以在一些突發事件中侵入進去,可以說是給政法委系統可能賦予更大的權力;因為以後它部隊可以去任何地方,以被當地所謂衛生系統邀請這樣的概念去。某種意義上講,衛生部門也都是一個低級的部隊,如果它要去一個地方,去了以後我硬說你邀請我了,你也不敢說什麼。所以某種意義上講,也是給武警這個動作又起了一個很大的連動性。

主持人:其實我們知道還有一個概念,部隊是對外的,保衛國家領土、保衛人民的;可是武警好像是對內的,維持穩定、維持社會治安這樣的概念。通過報導現在我們也知道,武警的裝備、武警的費用已經超過軍備了,現在它又出台了這麼一個應急,雖然是北京的,但是有可能會推廣出更大的範圍。

杰森:我想,當然第一個它是維穩的費用,內部維穩的費用已經超過軍費了,而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是直接用於維穩的,不是間接維穩。比如說某個官員每週要花兩天維穩,這樣的錢還不算。就是直接用於維穩的,包括武警部隊,包括調動武警,包括一些集體事件的處理等等,這些費用已經超過軍費了。

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知道北京是個試點,當然北京也是中國最關鍵的地方,這個事情的試點過程,我可以看到可能中間也有權力鬥爭的因素在裡頭。如果這個事情中央高層認可的話,也許可以進一步在其它的地方推廣,推廣的過程也就是把整個武警體系的力量不斷擴大、不斷加強,讓它們介入地方事務更加直接的一個因素。

竹學葉:武警,如果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就知道,當年就是所謂裁軍,中共因為維持龐大的陸軍隊伍,實際上海外是質疑很多的。當年鄧小平就來一個辦法,就不是成正規部隊了,就是裁軍,實際上裁到哪兒了?就裁到這個武警來了。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來看,實際上是對付老百姓的,因為對內有警察就夠了,有這麼多的執法、司法機構,你為什麼要有一個常規軍隊?有好幾十萬的常規軍隊,各個地方有武警總隊,都是軍級、副軍級,北京的是軍級。一直到很低級別的城市都有武警。還有機動的,有14個武警機動師;我們前幾天注意到還有一個師轉移到重慶去。

它為了對付老百姓,甚至於現在成了真正針對老百姓的一種武裝力量,也就是說它已經面對著老百姓的對立面去了。維持著這麼龐大的對內的一個武裝,現在又用於所謂的恐怖應對、大規模中毒。

主持人:恐怖應對倒是沒有問題,但是對於這種疫情和中毒事件,你對老百姓來用武裝力量?

竹學葉:它把這個東西扭在一起去說。那麼以後如果武警出來的時候它完全可以說:這就是用於反恐,這就是用於維持秩序、控制疫情。它以此名義可以做很多事,掩蓋住你根本就不知道。而且我們注意到,它是所謂「先調用、後上報」,那也就是地方政府只要打個招呼就行了,反正是可以先用了。這口子實際上是開得已經很大很大了。

主持人:我們再來接聽一位紐約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這一次這個事情也可能會有,但是有一點,它們目前可能還在控制範圍之內,它們有信心。因為共產黨可以調動很多的支援。

剛才張先生說四川地震沒有隱瞞,但是四川地震死亡的人數,特別是學生的死亡人數,它們應該是有隱瞞的;後來的毒奶粉事件也是有隱瞞的;包括最近的「休假式治療」肯定也是隱瞞,這本來就是權力鬥爭;包括以前和老百姓要躲貓貓。

所以共產黨一直就是靠隱瞞起家。前兩天朱鎔基出一本回憶錄,說1996年通貨膨脹率已經達到24%了,但是當時的報導絕對沒有這個事實。這就反過來說明共產黨一直靠隱瞞來維穩的。謝謝你們。

主持人:謝謝周先生。周先生講到共產黨的這些,所以現在中國老百姓對共產黨的話已經完全不相信了。像這一次有網友就說:謠言並不可怕,怕的是政府出來闢謠。

杰森:因為整個應急措施體制裡頭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信息發布體制。而中共目前的信息發布體制是徹底的信譽崩潰,就是說中共發一個消息出來,老百姓不知道是從正面聽、還是反面聽?某種程度上講,中共發消息都不知道怎麼發消息,這不是別人造成的,是中共自己造成的。從歷史上說,你騙我一次我不知道,你騙我兩次、騙我三次,你騙我十次我如果還信你,那我就是傻瓜了!

一路走來,事實上中共騙了大家已經不止十次了。結果就是,中共造成了中國整個未來緊急事件的新聞發布體系徹底的信譽崩潰;信譽崩潰就給未來中國突發事件的應急造成巨大的陰影。

主持人:會有怎麼樣的結果?

杰森:事實上我們知道已經有些事情展現出來了。前幾天爆出來河南有個地方,當地一個化工廠有污染,然後全縣老百姓遷移,不管政府說什麼,老百姓整個全縣遷移。你看那照片,大家推著車子、騎著自行車往外逃。這只是一個小地方、一個很小的事件,它能引發一個縣城老百姓的逃離。

那麼未來如果在中國發生稍微再大一點兒的事情,全國老百姓你該信誰啊?整個中共未來這個媒體體制是完全形同虛設,它說什麼大家都是不聽,這是最可怕的一個事情。這是未來突發事件的最大恐慌的一個因素。

主持人:可是大家不聽,但是如果真的要解決問題的話,又的確是需要政府這樣子一個部門來總體上協調控制的,如果它完全指揮不靈的話,那當中國人真的面對災難的時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竹學葉:我覺得從現在對政府概念的理解,大家都很清楚,所謂政府,它就是服務於民的一個機構。那麼不管你哪個黨來當政,你總是要做這些該做的事情,那麼用英文來講是authority(權威),就是它有這個權威。為什麼有這個權威呢?大家信任你。所以你說是什麼,大家就……,它是有權威的比較可靠。

那麼中共現在已經失去了這種權威性,就像剛才講的,它是已經沒有了信譽,沒有了信譽帶來的問題就是它說什麼我們不聽、其實一般而言,它說什麼你不聽也就罷了,但是在遇到這種人命攸關的大規模的像這種疫情的時候,你不聽就會有問題。因為你聽它的,可能它說的是假話,真的疫情在你身邊你熟視無睹,那麼你就受難、受害;但是如果出現一個假的,它來說闢謠,老百姓不相信它,還以為是真的疫情……

主持人:同樣帶來問題。

竹學葉:那麼同樣帶來了恐慌。所以我想中共一直都在說,要避免恐慌,對造謠者繩之以法。它說的這個理很容易被人接受,但是人們就沒有想到恰恰是中共它的一貫作為,它就造成了這種恐慌。也就是剛才上海的熊先生講的很有道理,他說「假若真時,真亦假」。那麼你是假的,其實假的就怕老百姓恐慌一下,你還沒有造成實質的傷害;但是如果真的來了,你去說真的說假的,已經都不能夠使民心安定的時候,那這個時候社會動亂就必然會出現。

所以剛才杰森已經講了,它已經造成了巨大的陰影,就一旦真的出現這種嚴重事件的時候,中國老百姓是不可能找到一個可以信賴的渠道說這是真實的。

主持人:所以如果要想破除這個謊言可能我們每個人都要從自我做起,每個人都要做一個真相的傳播者,把這個更多的真相給傳播出來,讓周圍的人也都受益。

杰森:是這樣子的,我想就是說我們海外媒體也應該承擔這樣一個角色,在中共信譽崩潰的時候,我們希望在海外通過我們的聲音,給中國老百姓一個可聽到真實消息的一個渠道。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子的,包括海外朋友也可以做更多這樣子的事情,因為這邊資訊發達,你可以把真實的東西向大陸傳播、向媒體傳播,在網上傳播,這樣的話,我們共同來讓中國這個地方能夠平安的渡過以後可能會出現的各種劫難吧!好的,今天非常感謝兩位的分析和評論,也感謝這麼多觀眾朋友們積極參與我們的節目,感謝各位觀眾朋友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次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