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高官子女為何迷戀國營大企業

【新唐人2012年3月17日訊】【禁言博客】高官子女為何迷戀國營大企業

高官子女為何迷戀國營大企業?

最近,中共官方公布了部分央企新負責人名單,引人關注的是,總理溫家寶之子溫雲鬆,出任中國衛通公司董事長,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之子李慧鏑,出任中國移動副總裁。對此,網上有篇署名閆和成的文章評論說:除了溫雲鬆、李慧鏑二人,高官子女在央企風生水起的並不少見,從中央一級到省市一級效益好的國企中,總能找到他們的身影。現時的國企,已非當年可比,經過十幾年抓大放小的改革,現存的都是超級巨無霸,在行業中佔據龍頭壟斷地位,資產超過千億元的比比皆是。這些國企掌握了中國絕大部分的經濟資源,誰掌握央企,誰就能把握著中國的經濟命脈,成為中國特色的寡頭。文章說,當年蘇聯垮臺後,一大批黨政官僚下臺,食不果腹,寢不安席,甚至淪落到了變賣勛章度日的悲慘境地。然而與此同時,前蘇聯國企中一大批官員,卻在國家劫難中,近水樓臺先得月,大發國難橫財,成為億萬富豪,變成左右俄羅斯政局的寡頭。國家的劫難,成為一部分人的機遇,雖然可悲但卻是事實。目前中國,兩極分化不斷擴大,仇官仇富心態不斷蔓延,當局維穩,愈維愈不穩。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很多人都在準備退路,有人將家小移民海外,有人將財產轉移海外,但高官子弟則期望在央企佔據有利位置,憑藉強大的經濟實力,繼續左右今後中國的政局。

到底誰是人民群眾 ?

人民群眾,是中共官方使用頻率最高的名詞之一,然而,人民群眾到底是誰,總是讓人犯糊塗。網上有篇署名林奇的文章,對“人民群眾”是這麽評論的:人民群眾很神秘,摸不著,看不到。你是人民嗎?不是;不信你上大街問問,問誰,誰也不敢說自己就是人民。人民群眾很牛、很強大,因為“祗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人民群眾經常能得到好處。因為,有這麽句話,叫“讓人民群眾得到實惠”。做點甚麽還都叫“惠民工程”。人民群眾好像很懶,好多事兒都得別人替他做。不但有“人民公僕”來“為人民服務”,“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還經常聽人說“我代表人民”如何如何,“代表人民感謝你”,“代表人民判處你死刑”。這麽說吧,祗要你能想到的,都有人代表人民群眾去幹。而且無論你是哪兒的人民群眾,都有人代你做事,“我代表全縣人民”、“我代表全市人民”,跑到哪兒,都能把你囊括進去。人民群眾這個詞兒一定很好聽,因為好多東西以他命名。贊同的話那是“人民的聲音”;反對派叫“人民的公敵”,領導人叫“人民領袖”;政府叫“人民政府”;醫院叫“人民醫院”;錢叫“人民幣”。就差廁所叫“人民廁所”了。不過,人民群眾也不總是風光,有時候像是小學生,要接受教育。經常聽說,某某事件“教育了群眾”,給人民群眾看的小說、詩歌、電視劇也強調要有“教育意義”。人民群眾的眼神不太好,看東西一陣明白一陣糊塗。因為有時候“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有時候則“不明真相”。當然,“雪亮”時前邊的修飾詞,肯定是“廣大”,“不明真相”時前邊的修飾詞,肯定是“一小撮”。至於甚麽時候“雪亮”,甚麽時候“不明真相”,好像人民群眾自己說了不算。人民群眾,到底是誰呀?您還是別問了,因為,人民群眾“決不會答應”。

慈善還是吃善?

網友發帖說:由慈善家邵逸夫捐建的,渭南市趙村逸夫小學,僅使用兩週,就被村委會以175萬出租給4s店。在我朝,慈善事業要麼淪為官商勾結謀利的平臺,要麼成為高官權貴做騷的道具,有的甚至成為騙徒斂財的工具。宋慶齡基金會、紅十字基金會和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無一例外的醜聞纏身。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