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洲認罪 《新快報》道歉遭質疑

【新唐人亞太台2013年10月30日訊】連日來持續發酵的廣州《新快報》記者陳永洲遭警方跨省事件,出現驚人逆轉,先是中共喉舌《央視》播出了陳永洲「認罪」的報導,隨後,原本力挺陳永洲的自家報社《新快報》也公開發表道歉聲明,承認陳永洲報導失實。對此,外界普遍質疑警方有屈打成招之嫌,並譴責《央視》「未審案,先定罪」的做法,是在藉輿論干擾司法公正。

10月27號凌晨,廣州《新快報》就陳永洲事件發表「道歉信」,信中說:陳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錢財,發表大量「失實」報導,嚴重違反了新聞工作者的職業道德準則﹔報社對稿件的審核把關不嚴等。《新快報》的一反常態,令民間對「道歉」的可信度產生了質疑。

前《畢節日報》記者 李元龍:「因為一篇新聞報導要出來的話,那不是說記者想登就登的,有編輯、有總編、有編委會…現在他們態度這樣轉變了,這是不符合常情的,也不符合新聞的規律的。它這個轉變太大了。」

據大陸媒體報導,就在《新快報》「道歉」的前一天,《央視》曾播出陳永洲對自己涉嫌犯罪事實「供認不諱」。陳永洲在報導中承認自己受人指使,收人錢財,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連續發表針對湖南上市公司「中聯重科」的大量失實報導。但細心的網友發現陳永洲在播出的畫面中,他的脖子上有條明顯的血痕。

輿論普遍認為,按照中共的慣例,無論是陳永洲「認罪」還是《新快報》的「道歉」,極有可能都是在被脅迫、和壓力下,甚至被刑訊逼供產生的。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 華頗:「這種環境之下,他們還有別的選擇嗎﹖陳永洲被關押在拘留所裡,他遇到了什麼情況?在那一個封閉環境裡邊,他就可以說是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所以他認罪,是真心還是迫不得已﹖這要劃一個大大的問號。《新快報》道歉那是肯定的,體制給他那麼大的壓力,他只能是低下頭啊。」

曾曝光貴州畢節「五男童被垃圾箱悶死事件」的前《畢節日報》記者李元龍指出,對媒體和記者施加壓力,迫使他們發出違心的言論,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前《畢節日報》記者 李元龍:「有可能是受到很大的壓力、受到公關什麼的。它們(中共)採用這樣的手段,來做這樣的事,這個是經常的。像我報導5個孩子的事情,廣東宣傳部、貴州宣傳部這邊就跟那邊溝通啊,就刪我的帖子、封我的帖子,還給那邊的記者打招呼。」

與此同時,一些學者和法律界人士也指出,《央視》在法院沒有對陳永洲審判和定罪之前,就公布了他的所謂「罪狀」,已經違背了法律原則。而長沙警方在整個辦案過程中,也有多處涉嫌違法和濫用職權的行為。

原《大公報》《大周刊》主筆兼新聞部主任 朱健國:「從司法案件處理中,從來沒有在一個案件還處於抽審的狀態,沒有完全結束的時候,就由《央視》來公開的﹑來公布。這是一種提前介入,可以說是輿論影響司法,也是違法的;從陳永洲鏡頭看,他已經被剃了光頭,而通常剃光頭是已經經過法院的宣判之後,在這種拘押審訊期間,按照現有的法律來看,它也是違法的。」

此外,網上還出現了大量的質疑聲浪,包括﹕對於「湖南警方駕駛中聯重科的賓士車跨省抓捕,兩者之間存在什麼關係?」、「如果陳永洲是受指使,為何還要冒險實名舉報?」、「誰是陳永洲的指使人?證據何在?」等。

原《大公報》《大周刊》主筆兼新聞部主任朱健國分析,當局高調處理陳永洲一案,可能是即將對《南方》報系進行打壓、整肅的一個重大信號。朱健國認為,接下來會有更多的新聞媒體,尤其是一些「不聽話」的媒體,將成為下一個被中共開刀的對象。

新唐人電視 易如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