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57】四、台北捷運不打烊 黑夜英雄護行車安全

【新唐人亞太台2014年2月9日訊】歡迎回到新聞最聚焦。從1996年木柵線通車以來,台北捷運,到今年就要18歲了。五條繁忙的路線,每天從早晨六點到凌晨12點,不停的載運乘客,也紓解了大台北都會區的交通問題。不過觀眾朋友可能不知道,台北捷運在載送完最後一批乘客之後,真正的忙碌,才要開始,因為一直到隔天再次執行任務之前,每一輛捷運都要進行嚴格的安全維護工作。接下來的專題,我們的記者,除了帶您前進行控中心之外,同時也深入瞭解,台北捷運的黑夜英雄,都在做些什麼。

台北捷運行控中心員工:「各位旅客您好,要往新店方向的旅客,請到淡水站第二月台候車。」

工作人員各個西裝筆挺,有如電影排場的豪華監控系統,這裡就是台北捷運的中樞大腦,行控中心。

台北捷運行控中心主任 洪育銘:「主要監看的部分,在監看月台的狀況,因為列車來到月台的時候,有沒有任何的狀況,或者是說,旅客上車了沒,或者是說,有需要請旅客下車的時候,萬一車子故障了的時候,我們要確認旅客全部下車了之後,我們再請列車出發,那我們都要必須要即時掌握到,月台的那個狀況。」

台北捷運行控中心路線控制員:「喂,行天宮站嗎,要麻煩您上1分鐘進1月台的列車,1到6節找一條花色的圍巾,謝謝。」

協助乘客尋找失物,也是行控中心的工作之一,工作人員上緊發條,隨時接收無線電傳來的消息,直視前方銀幕,確保捷運是否準點發車。

如果遇到突發事件,延誤班車行駛,行控中心就會發揮團體的合作力量,設法解決。

台北捷運行控中心員工:「確認一下目前月台門的狀況是怎麼樣,是甚麼狀態,剛剛隔離沒有成功。」

台北捷運行控中心路線控制員:「比較難忘的經驗,大概就是一些,線上異常狀況的處理,因為它馬上面臨的就是,因為列車是一個單線,它只有單一軌道,你這台列車進行,它延誤的時候,馬上會影響到後方列車,那個時間的壓迫性是,當下的處理是,你可能會覺得壓力比較大的。」

解除突發狀況,路線控制員還要拿著雷射筆,跟著班車走一遍,才算監視完成。

台北捷運行控中心路線控制員 雲昌琳:「發現還滿多的旅客,時間都抓得很準,就是如果說我們列車,延誤個1、2分鐘,他們都會知道。所以說我們就是要滿注意,覺得,責任還滿重大的。」

繁忙的捷運路線,每天從早晨6點到凌晨12點,不停的載運乘客,抒解大台北都會區的交通問題,儘管捷運休息了,行控中心的工作人員,依然堅守崗位,24小時不停歇,而在行控中心的另一端,真正的忙碌,才要開始。

記者 李晶晶:「深夜的台北捷運,也沒有停工,有一群黑夜英雄,現在才要開始工作,他們必須穿著跟記者一樣有這件的反光背心,以及戴上這頂安全帽,做好安全措施,正要準備為台北捷運的軌道呢,進行一場花費大約三個多小時的,磨軌整容。」

台北捷運HARSCO鋼軌研磨車領班 邱銘三:「一個晚上的研磨量大概是800公尺,那在這個800公尺,我們會來回6趟才能跑完一個、一個斷面,我們斷面夾角從70度,一直到45度。」

每天都在行駛的捷運列車,時間長了,軌道也就會被磨損,甚至呈現高低不平的波浪形狀。為捷運的軌道整型、保養,是這群台北捷運的工程人員,最重要的工作。

台北捷運HARSCO鋼軌研磨車領班 邱銘三:「我們會有原始的UIC60斷面,去做一個、跟現場的那個軌頭斷面去做一個比對,那我們剛才所看到,我們KLD量測系統(軌道斷面量測系統),就是在那一條、那一條基準線的上面,一格大概是0.5厘米,所以我們會在正負0.5厘米之間,是一個漂亮的一個鋼軌。」

磨軌車走完一趟,領班就得實際檢查一次,一手拿著測量軌道的工具,一手拿著相機,磨軌車的領班阿三哥,仔細的拍照比對。

磨過的軌道,呈現平滑曲面,超過140位的工程人員,在台北捷運收班後,出沒在深夜1點半到凌晨4點半,透過5種不同屬性的工程車,為捷運執行,路平計畫。

記者:「可能現在天氣比較冷,那半夜還要來,爬起來工作,會不會覺得很累?」

台北捷運HARSCO鋼軌研磨車領班 邱銘三:「其實,對一般人來講可能很累,那對我們這個夜貓子來講,其實我們已經習慣這個工作了。解決現場的鋼軌缺陷跟噪音,這是我們覺得比較,感到驕傲的地方。」

儘管工作時間日夜顛倒,但這群黑夜英雄,絲毫不敢鬆懈,在每個深夜到清晨,和磨軌車,默默守護串連台北捷運的軌道,在每個清晨,提供乘客安全又舒適的台北捷運列車。

採訪撰稿:李晶晶

攝影後製:高健倫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