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76】一、中國霧霾難散 穹頂之下台灣與共?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3 月 15 日訊】前央視記者柴靜在兩會前夕推出霧霾調查《穹頂之下》,短短三天,就創造兩億的驚人點擊量,隨即如滾雪球般,掀起網路正反論戰,甚至有輿論直指,中國霧霾之所以揮之不去,背後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體制穹頂,長期犧牲了中國人權與環境資源,而距中國只有一海之隔的台灣,又該如何面對中國霾害的跨界汙染?我們帶您聚焦。

前央視知名記者 柴靜 VS 小女孩::「你見過真正的星星嗎?沒有。你見過藍顏色的天嗎?見過藍一點的。你見過白雲嗎?沒有。」

童言童語,道出中國深陷四面霾伏,藍天白雲不再,前央視知名記者柴靜,一席白衣牛仔褲俐落裝扮,娓娓道來她與霧霾的私人恩怨,2013初為人母那一年,柴靜陷入橫跨25省市6億人,近乎影響中國一半人口的大霧霾。

前央視知名記者 柴靜:「回到北京之後,我知道我懷孕了,聽到她的心跳的那一瞬間,我覺得對她沒有任何別的期望了,健康就好,但是,她被診斷為(患有)良性腫瘤。」

女兒未出生便罹患腫瘤,這個紮著兩撮頭髮的小女孩,一年竟有一半時間,被漫天霧霾,囚禁在家。

前央視知名記者 柴靜::「她總有一天會問我,媽媽為什麼你要把我關起來?外面到底是什麼?她會傷害我嗎?這一年當中,我做的所有事情,就是為了回答,將來她會問我的問題,霧霾是什麼?它從哪來?我們怎麼辦?」

既然無法逃離,就去了解,柴靜以自身經歷引起共鳴,轉過頭用冷然的語調分析數據,柴靜團隊塑造TED式的舞台魅力,連走位都力求精準,使盡圖表、科學數據等渾身解數,逼的空氣中看不見的敵人PM2.5,現出原形。

前央視知名記者 柴靜::「那個紫得發白髮亮的地方是中國,它像幽靈一樣在我們的上空飄蕩。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一個終生暴露的實驗艙裡。」

人活著,就得呼吸,PM2.5微粒卻可以隨著每一口呼吸,進攻人體,侵入肺泡,甚至穿越肺泡膜,引發心血管疾病,中國每年因空污過早死亡人數,高達50萬。

前央視知名記者 柴靜::「我不是多怕死,而是不想這麼活,以前我看過一個電視劇叫《穹頂之下》,它說的是一個小鎮上被突然天外飛來一個穹頂,扣在底下,與世隔絕,不能出來,但有一天我發現我們就生活在這樣的現實裡。」

正因為全中國13億人,沒有人逃的了霧霾魔掌,柴靜以媒體人的專業抽絲剝繭,層層揭開霧霾謎團,才造就三天兩億的海量點擊,然而,選在兩會前推出,官媒隨 即刊出柴靜專訪,新上任的環保部長陳吉寧罕見表達感謝等,在在引發政治解讀,不少人質疑離職的柴靜,為何能得到央視畫面授權,暢行無阻採訪官員?內容甚至 劍指國企大老虎?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 伍凡:「是誰先放的,是人民網,是由官方的媒體先放了,完了才轉到民間的新浪、土豆這些,也就是官方替她開路。這個政治目的非常隱蔽和巧妙。這個矛頭 就指向中石化中石油,就指向了周永康,或者你再把它擴大一點,也可以指向江澤民這一個集團,他們的利益集團。」

嘲諷空氣中是錢的味道,繼鼓吹中石油私有化後,柴靜將治霾責任導向個人,刪除原有的「國家發展模式」結尾,《穹頂之下》引發滾雪球般的輿論連鎖反應,有人 揣測背後是否有習近平借力使力的政治目的,抑或是柴靜藉中共權鬥空隙一搏環保突破口的算計,但都敵不過,問責中共治汙不力的呼聲,持續高漲。

時事評論員 趙培:「柴靜說了國企、民眾在環境污染的責任,卻始終沒提中共的GDP發展方式是根本的禍根。」

中國問題專家 馬傑森:「當這個片子火起來以後,網民的討論可不是『點到為止』的。到了一定程度,中宣部就已經開始發文(禁止)。所以某種程度上講,中共高層搞了一個『可控式的爆炸』要達到某種衝擊震動力。」

就怕一不小心星火燎原,中共削弱影響連夜降溫,1日新華社發出撤稿通知,兩天後(3日),上海市宣傳部密令「一率不報導」曝光,上傳員工事後遭到停職,6日下午,主流視頻網站全面下架 封《頂》。

《北京之春》雜志主編 胡平:「當局封殺主要是為了避免話題的進一步擴展。由霧霾引出的話題可以很廣、可以很深入,這樣就有可能觸及到當局的很多『雷區』,很多當局不願意觸及到的問題。」

時事評論員 傑森博士:「與此同時的話,它確實產生了正面效應,就是「公民意識」,就是說當老百姓更多的接受這樣,他的公民意識在創造,這就是未來的希望。」

體認13億人同呼吸,共命運,越來越多人起身抗議中國的霧霾穹頂,同樣面對一群為孩子請命的中國母親,婦女節發起「還我藍天」,要求「政府有責治理霧霾」,中共卻張開體制穹頂,任意監控抓捕。

上海訪民沈佩蘭:「還我藍天每個人都是希望的,希望政府要重視,空氣不好,這是體制造成的,官商勾結,為了他們賺錢把環境都破壞。」

當環境保護牽動當權者的利益,就無可避免地成為政治問題,北京可以為APEC找回藍天,卻總是選擇隻手遮天,長期罔顧環境、人權。

中國流亡作家 袁紅冰:「它在政治上是為了維護共產黨的一黨獨裁專制的體制,從經濟上他是為了滿足1500萬貪官污吏,追求爆富的貪婪的慾望。這樣一種經濟體制,它所追 求的目的,決定了中國的自然環境,中國的自然資源,一定是要被徹底犧牲的對象。」

漫畫家精準描繪,中共的體制穹頂才是當今中國的最大汙染源,儘管有柴靜致力於向人們公開霧霾資訊,中共的黨徽,仍不斷向外散發毒霾污染,而同一張穹頂,是否也逐漸蔓延鄰近的寶島台灣?

行政院長 毛治國 VS. 民進黨立委 蔡其昌:「柴靜,沒有告訴台灣人的另外一件事,就中國的輸出,對PM2.5的輸出,我們是大戶。光對岸的,如果我們以15做標準,其中有9就它給我們的。」

政治人物趁勢要求台灣當局,面對中國的霧霾危害。每當中國沙塵暴來襲,台北便陷入看不見101的迷霧中,是否也正昭示著,穹頂之下,台灣命運早已與共?飄洋過海的,除了殘害健康的PM2.5,迴盪在上空的獨裁專制共產幽靈穹頂,是否也正悄悄腐朽著,台灣最引以為傲的民主資產。

寫稿採訪 張芝瑄
攝影後製 曾奕豪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