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印尼槍決毒販遺言遠離毒品 成西方教材

受印尼槍決毒販遺言遠離毒品 成西方教材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4 月 30 日訊】(大紀元記者馬麗編譯報導)週三(4月29日)被印尼槍決的澳籍華裔陳志輝(Andrew Chan),在死前幾個月以身說法,參與製作了一個告誡孩子們要遠離毒品的記錄片。現在這個片子已經成為澳大利亞和英國高中教育的可選題材。

據《每日郵報》報導,陳志輝被指控為澳大利亞販毒集團「巴厘島九人幫」(Bali Nine)的頭目。在這個名為Dear Me的短記錄片中,陳志輝在印尼牢房裏讀這封催人淚下的信,告誡孩子們毒品的危害。

自我介紹之後,陳帶有澳大利亞口音的聲音響起:「現在我寫這封信的目的,就是為了告訴你們關於毒品的危險,和它會給你自己及和周圍的人帶來甚麼影響。

「告訴你一點我的生活故事吧,我曾經也是15、16歲,不是很久以前,我也像你們一樣坐在課堂裏。我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但不是老師的寵兒。」

「長話短說,我很小就接觸了毒品,15歲的時候就參與(犯罪行為)其中。」

在他的信中,陳詳述他如何從一個試圖向父母和家人隱瞞毒品的普通少年,變為鋌而走險的毒販,「最終一切都失控了」。

「我已經做了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和一些非常愚蠢的決定。」他寫道。記錄片顯示,因為幼年受到一些種族歧視和欺辱,陳希望自己變得「強硬」,而跟一些壞孩子交往。約20名和他當年在一起的朋友中,已經有9個死亡,其餘在監獄服刑。

在鐵窗後度過了他生命的三分之一後,陳志輝感到深深的的遺憾和痛苦,這是他遺言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部份。「我的一生,是一個生命被浪費的最好例子。」

「由於被關押,我錯過了(親友的)婚禮、葬禮,不能和家人廝守。這種傷害和痛苦不僅僅由我自己承受,我帶給家人的痛苦使他們深受折磨。」

「對於一個罪犯來說,跟(家人)一個簡單的擁抱都做不到,我只能抱著鐵窗,而不是那些我愛的和想念的人。」

這個記錄片的導演和製片人拉特(Malinda Rutter)告訴澳大利亞的《每日郵報》說,陳對這個記錄片很熱心。「他真的很想參與,他在說:這(記錄片)會起作用的,會讓人深思!」拉特說:「我告訴他『這就是你的遺產,你希望人們能從中瞭解到甚麼』。」

拉特解釋,這個記錄片告訴孩子們「如果你遇到麻煩了,就要請求幫助,因為有很多人會幫你,這是陳志輝當年沒有意識到的。」

在片子中,陳祈求孩子們不要步他的後塵,「你今天的選擇就是明天的(命運), 如果你想成為一個暴徒和惡人,我會很快在監獄見到你。」

「但是,對於那些想要在生活中有所成就的孩子,那麼腳踏實地、努力學習是多麼重要。」

「我希望這些話你會記住,並銘記在心, 我希望你們比我的結局要好。」

拉特女士2013年第一次見到陳,說他是一個有迷人魅力和尊嚴的人,只是誤入歧途,「我沒料想會跟他成為朋友, 但在過去的幾年中,他成了我的朋友,我對他有極大的尊重和欽佩。」

陳志輝和蘇庫馬朗(Myuran Sukumaran)因為試圖往澳大利亞走私8.3公斤海洛因,2006年被判入獄並已在印尼服刑10年,印尼的毒品法規堪稱全世界最嚴厲,並且在2013年恢復暫停四年的死刑。

澳大利亞當局一直在循外交途徑尋求拯救兩人的性命,認為他們已經「改過自新」,但是他們仍被印尼政府槍決,二人的屍體預計週五抵達悉尼。

陳志輝在行刑前一天還跟印度尼西亞籍未婚妻菲揚蒂(Febyanti Herewila)結婚,度過了24小時的夫妻之緣,就在最後一刻他們和支持他們的人們還曾期盼,印尼政府會出於憐憫而給他們放一條生路。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