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坐大 吾爾開希:西方民主國家要負責

六四天安門事件學運領袖之一吾爾開希認為,中共政權能苟延殘喘至今,姑息養奸的西方民主國家要承擔很大責任。(大紀元記者陳柏州/攝影)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6 月 01 日訊】

文/大紀元記者吳旻洲
近年中共許多貪官外逃,而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中國人也已超過2億人,顯示普遍中國人對共產黨政權沒信心,在意識形態上早已崩潰。六四天安門事件學運領袖之一吾爾開希認為,大家都知道中共的殘暴、荒謬、惡質本性,但中共政權能苟延殘喘至今,姑息養奸的西方民主國家要承擔很大責任。

民主國家短視近利 間接助共鎮壓

吾爾開希解釋,1989年中共出動軍隊鎮壓學生後,面臨國際社會排山倒海的譴責聲浪,在巨大壓力下中共被迫更加全面開放,「這說明壓力有用。」但此後國際社會卻進入姑息養奸狀態,許多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短視近利,透過勾結商業集團與中共聯繫,進而帶動中國經濟發展,間接的協助了中共對少數民族、異議分子、宗教更加嚴厲及殘暴的鎮壓。

吾爾開希表示,當他去西方國家拜訪政要時,都會指責說:「你們每次去中國,迫於自己國內的壓力,不得不向中國提出人權倡議,但卻從來不等結果,也不會把人權和貿易談判掛勾,導致傳達給中國的訊息就是『我們對中國的人權並不在乎』,這不只是姑息,根本是縱容。」

吾爾開希認為,民主國家本來就應捍衛民主、推廣民主價值,更何況面對的是直接威脅民主的中共政權,所以不管出於道義責任或個人政治利害關係,西方國家都應對中共採取更嚴厲、堅定的立場。

台灣是中國民主化的受益者

至於面臨中共威脅的台灣應扮演何種角色?吾爾開希認為,台灣雖是中共集權專制的直接受害者,卻也是中國民主化的受益者,更重要的是,台灣手握最難得的優勢,就是可以和中共坐下來談政治制度。

吾爾開希解釋,以往只要美國對中共表達「我們希望你政治改革」,中共就會用「干涉內政」為由拒絕,但台灣如果發表立場,中方無法說干涉內政,這不僅是優勢,也是台灣應該要做的事,若不懂得利用這優勢「那就是怯懦」,吾爾開希認為現今台灣普遍存在著這種怯懦。

對於台灣媒體染紅的情況,吾爾開希憂心表示,過去多年來各政治節目常邀他擔任政治評論員,這說明台灣民眾認可他的政治觀點,但各電視台卻都受到中共警告,要求不要讓他上電視。

「大家可能感受不到共產黨到底離我們有多近,但卻有無形的手在發揮影響力,其實共產黨已經在你家客廳了。」吾爾開希說,有媒體不斷把「逢共必反」拿來批判抱持反共立場的人,其實就是在扮演中共代言人。吾爾開希強調,台灣媒體可以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但都應屬台灣的政治立場,可藍可綠,但不可以紅啊。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