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六四親歷者:26年都忘不掉的血腥屠殺

圖為天安門「六四」屠殺現場。(網路影片擷圖)

(大紀元記者李霞採訪報導)1989年6月4日發生在北京天安門的血腥大屠殺,是中共對人民犯下的諸多罪行之一,具體的死亡人數至今仍被中共掩蓋著。雖然時光已過去26年,有六四親歷者回憶起當年那血腥的屠殺場面時,仍感無比心痛,甚至數度哽咽難言:太血腥了,我忘不掉也不能忘。

 

支持聲援學生 親眼目睹大屠殺

這位六四親歷者名叫董盛坤,原是北京市一家印刷廠職員。他說自己在1989年全程關注了發生在北京市天安門廣場的這場學生運動,從學生們走上街頭遊行悼念胡耀邦開始,一直到最後的屠城殺戮。身為普通市民的他雖然不懂政治也不感興趣,但是對中共當時的腐敗現象同樣深惡痛絕,當看到學生們開始為市民吶喊時感到很振奮,後來看到學生們絕食一週中共仍無所動,就回到工廠組織廠內的幾百名工人去街頭遊行,聲援學生。

「那些天我幾乎每天晚上都在天安門廣場陪著學生們,特別是4月20日中共宣佈戒嚴以後,學生們感到恐慌,我每天下班後都去默默地陪他們。」董盛坤說。

6月2日,董盛坤看到戒嚴部隊士兵們把軍裝都脫下,開始化整為零,一夥一夥的往天安門廣場集結。他感到軍隊可能要對學生使用暴力手段,就和市民們一起在馬路上攔截那些部隊士兵,並勸說他們不要對學生使用暴力。雖然有些士兵點頭應允,但屠殺仍未能停止。

董盛坤的家位於北京六部口胡同,距離天安門廣場非常近。6月3日晚9時許,董盛坤在六部口看到戒嚴部隊的軍車隊列在向天安門廣場行進。「以坦克為首,還有裝甲車,載著士兵的卡車等很長的隊列,由長安街自西向東開進。長安街兩側的人行道上還有荷槍實彈的士兵步行,十幾個人一隊,每隊相隔十幾米遠,慢慢的往前走,這些士兵一邊走一邊開槍。」

軍隊行進中不斷的有市民死亡,特別是當走到六部口時,士兵們站在六部口胡同口用衝鋒鎗向裡邊掃射。「當時我就站在那胡同旁邊一個牆垛後邊,子彈就從我身邊嚓嚓地飛過去,子彈頭打在水磨石上濺下的石頭渣子都能濺到我的臉上。就在這個胡同裡邊我就看到死了好幾個人。」董盛坤心有餘悸的說。

但是到了6月4號早晨,更加慘烈的一幕發生在董盛坤的眼前:「從廣場上撤下的大學生們走到六部口的十字路口處,這時從天安門廣場方向過來一隊坦克車,車速非常快,一邊開快車一邊拿機槍掃射。即使學生們四散奔逃,有一輛坦克車還是將逃散的學生給壓到了車下,五六名學生瞬間失去了年輕的生命。」

董盛坤表示,當時目睹這個場面的人全都精神崩潰了,想哭卻沒有眼淚,大家都在高喊:「當兵的,你們在做甚麼?看看你們都做了些甚麼?」但是沒有人回答,只見四台坦克車跑到十字路口東側,並排堵在長安街上,不允許人過去。十幾名學生的遺體躺在十字路口處,除坦克碾壓的五六名學生外,其餘都是被士兵的機槍打死的學生,他們都非常年輕。

接著學生們開始把那些死在馬路中間的學生給抬出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被坦克碾死的女學生,梳著馬尾辮。當四個學生抬著她的四肢往路邊走的時候,我看到她那個馬尾辮拖在地上,褲帶也沒了,連裡面的短褲都露出來了。」說到這裡,董盛坤哭了,言語中儘是悲傷:「這個很血腥的,26年了也忘不掉,不想忘,也不能忘,但是每次一提到這個事我心裏就很痛。」

 

六四屠城害了一整代人 死亡數據龐大難以統計

中共軍隊對市民和學生的屠殺激起了民憤,在學生們被坦克強行驅散後,義憤填膺的市民們仍在採用各種方式與軍隊相抗,這就導致中共屠刀伸向了平民。董盛坤在西單親眼看到一個小伙子被剛剛過去的軍車開槍打死。「4號以後,那些坦克和裝甲車隊每天上下午仍在長安街上穿行一次,一路上還是不斷的放槍。市民就設法阻攔那些軍車,他們將附近的公交車給推到長安街上,設置路障來阻擋軍車在長安街穿行。那些士兵就用火焰噴射器來燒那個車,還用機槍向馬路兩側掃射。」

董盛坤在六四事件後曾到北京市各大醫院看過,發現「幾乎每所醫院都有大量的屍體,都很年輕,死者中有學生,也有市民。」人民醫院是把屍體都停在了自行車棚裡,復興醫院是停在了太平間的地上,因為冰櫃裡面已經放不下了。「那些年輕的屍體都是露著臉躺在地上,加上現場刺鼻的福爾馬林味道,讓人感覺很難受。」

鄧小平在一九八九年鎮壓六四時說:「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穩定。」六四屠城到底殺戮多少人?這一數字至今仍被中共掩蓋著。董盛坤也表示,實際的死亡數字很難統計,但肯定是個龐大的數字。「僅在六部口一個十字路口我就親眼目睹不下十個人死亡,而當時北京全城都是採取這種極端手段來殺人的,並且天安門廣場上人數最多時有100多萬人。6月4號從天安門廣場走出來的學生和市民們抱頭痛哭,有些學生一直在大喊著同學的名字,說我們一定會為你報仇,不會讓你白死的,那種場面真的太悲壯了。」

6月4日晚,對中共殺人感到氣憤的董盛坤在父母家附近看到有人在燒軍車,就想藉此來表達憤怒,但是自己只是點燃了兩塊擦車布,卻被中共警察屈打成招,以「放火罪」被判死刑緩期執行。後經17年多的冤獄,於2006年才重獲自由,但已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董盛坤表示,六四屠城害了中國一整代人,那些死者中不但有學生,還有普通市民以及士兵。而中共之所以再次舉起屠刀,可能是出於對其政權危機的恐懼。

「因為當時北京市幾乎所有市民都是支持學生的,包括那些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他們幾乎都參與了89年聲援學生的遊行活動,當時每天都有上百萬人在天安門廣場或長安街遊行,聲援學生。」董盛坤說。

 

責任編輯:林銳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