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56-1)國家電網年度審計報告 意在曾慶紅?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6 月 3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上週末的時候在節目當中,我跟大家分享過一概念,我說我認為有一個時間表,這個時間呢已經不動了,死了,某些事情都嚴格按照時間在走。

那比較標誌性的我看是,我個人認為就是6月10日610,我們不再陳述,很多大的事情是在6月10日之後發生的。

為什麼這麼說,一個週末過去了,我記得我在Facebook上跟大家說週末愉快,放兩天假。結果這兩天假,這個ISIS伊斯蘭國,可能是跟它相關係的人員,在突尼斯、科威特等4個地方,同時發動恐怖襲擊。

希臘今天我們看到了,希臘從今天開始,全國6天銀行關閉、股市關閉,希臘面臨著整個政府這個崩盤的概念,對吧!那現在會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但是已經給歐洲股市歐元帶來了沉痛的打擊。

在上海PX工廠幾萬人上街,截止到今天依然在過程中;在台灣粉塵爆炸幾百人受傷,到現在已經出現了第一個死者,燒傷的。

深圳股票在星期一再次出現了暴跌,曾經跌破了4千點,觸及到3千9百點,最大的跌幅5.6%。

當匯集到這麼多事情的時候,你已經分不清哪件事情是大,哪件事情是小,對不對?因為事情是同時爆發的、同時出現的,任何單一的一件事情都是大事。有個朋友還說咧,他說濤哥你說了,你認為2015年的大審判應該如何如何,他說我這裡也沒看見大審判。

大家想過沒有今天痛苦的過程,人們失去了這種控制的能力的過程,現在展現的一切,不就是在過程中嗎?

審計署公佈國家電網年度審計報告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審計署公布國家電網年度審計報告,國家電網的老闆被抓,那他是原來的魯能的,那把國家電網的老闆抓了。我們一直說,這直接衝著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那它表明的就是今天曾慶紅出問題,因為已經非常明確直接了當的幹了,對吧!

3月底,郭文貴的狗血目標,衝的是財新網的胡舒立,把王岐山攪進去,沒錯吧!胡舒立因為山東魯能,而在她當時的這個財經雜誌當中呢,整個班子退下來,她揭露了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與山東魯能之間的關係。

那迫於曾慶紅的壓力,整個胡舒立的班子全都退下來,結果王岐山接盤,變相的王岐山跟曾慶紅死磕。3月底郭文貴直接挑戰胡舒立,以狗血的方式,甚至把王岐山的名字放在上頭。到了今天,王岐山直接打山東魯能。

文章裡講了很多,國家電網的這個那個的,然後提到說,國家電網決定由下屬魯能集團有限公司,和華北電網有限公司,在某些項目上開發什麼什麼,這裡包括酒店、包括公寓、包括寫字樓,包括一連串的東西。

國家統計署說,包括華北電網和山東魯能,在這樣的項目當中是有問題的,這非常明確了,所以一來一去、一來一去,所以我跟大家講,曾慶紅已經死了,已經死了,曾經的2013年12月分之後的周永康,就是今天的曾慶紅。

文章裡還提到國家電網,違規建設樓堂庭所這些具體的罪名。然後還提到說,國家電網沒能嚴格執行國務院電力體制改革政策,國家電網違背改革政策,違背三中全會的,那就變成變相的違背三中全會的體改小組的整體的機構,其實是可以上到這個罪名上。

在國家審計署的審計報告當中,還提到了另外一家公司叫國家電網(上海)智能電網研發投資有限公司。而這家有限公司它涉及到的,依然是在上海地區的一些房地產,一些這樣的寫字樓、酒店等相應的一些措施。

所以你會體會到,完全是利用審計署的名義,查了國家電網。而這國家電網它涉及到的,都是跟房地產,跟房地產跟相應的一些項目。項目的資金的流向,項目本身的這種不合法,就是它跳躍了國家的規矩。

從這點下手,打擊的是曾慶紅,在我看來打擊的是曾慶紅。而他主要涉及到的,就是山東魯能這地方,是山東魯能的人和上海電網的,山東魯能、華北電網、上海電網。

巡視組講話曝光:國家電網境外資產失控流失

同時間另外一家媒體,曝光了一些巡查組的細節,它的標題就是,國家電網境外資產失控流失。那就變成了,上個星期我們有集節目提到了,國家電網在外面買東西,然後把錢私有化。

就像現在在什麼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法國,西班牙、葡萄牙買房子的概念一樣,夸夸買房子。那地產經紀人都沒見著買主,那買主跟地產經紀人說,你給我拿一個3百萬的房子,你就把房子給我買了,你把你的錢留下,咱們倆沒關係,很多人是這麼幹的。道理是一樣的把錢轉出去。

在這篇文章裡,它批露出電網的幾個罪名啦,一個是黨的建設存在很薄弱,一定以這為藉口的。

第二個它說選人用人問題突出,這句話最要命,沒有做到五湖四海,國家電網啊經審查,局級幹部中山東籍的幹部偏多,這都是玩命要命的話,他偏多就偏多吧,用幹部用什麼五湖四海啊,對不對!誰有能力誰上啊,對不對?

這事很簡單,為什麼把它當成罪,打的就是你山東,不就是這個嗎?

第三個權力尋租、奢侈浪費、靠電吃電。這都是胡話。把權力租出去,我是部長,下頭有50個局長,有一半給幹活的,另外一半我給他們租出去。你這局長幹3年,1年租的收入3000萬,OK;你3000萬不是讓你個人掏,你想明白了,你這局長管這一攤,這一攤給我3000萬,OK;你向國家再交2500萬,OK,實收250就完了。

我都會做這官,權力尋租,對不對?你把那頭也對付了,把我也對付了,小樣嘛,你不給我租的費,你不讓我收租的,我讓你當什麼局長啊你!

什麼年代這是,現在是2014、2015了你,認清了眼多簡單,奢侈浪費,那錢又不是我的,那電一轉悠就發電了,你讓我給交出去,那你讓我坐在這兒,我有病啊我,對不對?

錢不是我的,花了它能進肚子,對不對?甭管我怎麼花了它,促進消費,靠電吃電。那靠電不吃電 那靠電吃水果有病,這就是完整的這個制度。

其實我說半天大家樂了可能,這是制度造成的,有這樣的制度 這些東西永遠在 對吧!你今天如果反腐者今天維護黨的制度,明天被反腐的人我跟你說,他咬著後槽牙玩了命的,要把地內損失地外補,說打曾慶紅,很應景的。

多名心腹被查 曾慶紅正在遭圍剿

世界新聞網登的,多名心腹被查,曾慶紅正在遭到圍剿。說得就很直接了,它這裡提到了一些具體人,曾慶紅的前祕書,中國聯通的總經理陸益民被敲打,可能成為被打虎的目標。

曾經是曾慶紅警衛的,中化集團的副總裁張志銀,據說已經被調查。所以很清楚的看到,王岐山、習近平針對曾慶紅的圍剿,正在緊鑼密鼓。

第三個曾慶紅的心腹馬建落馬,曾慶紅的另一個心腹樂大克落馬,這都表明目標衝向曾慶紅。

所以這個文章它是一種總結性的啦,所以它提到了在某些特殊的地區,西藏、新疆,它說當地的公安、國安系統,成為反腐的禁區,而樂大克的落網顯示出,習近平反腐沒有禁區。

新疆今天另外一個消息,新疆自治區的祕書長被拿下,所以你看到的是西藏跟新疆動手了,那新疆是周永康的老穴、老巢。

那這裡它又提到說,習近平、王岐山對曾慶紅及其親信,展開密集的這種動作,那親信裡包括蘇榮、馬建、宋林,都已經被拿下。那這裡它也提到說,山東魯能原來的老闆,後來的國家電網的董事長劉亞洲被拿下,那他曾經被視為是曾慶紅的家臣。

所以幾個消息我們匯在一起,我一直跟大家講,我說曾慶紅死定了,其實現在他已經死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