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337)中共黑客橫行 中美將爆發網絡大戰?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1 日訊】美國聯邦政府400萬員工個人信息被盜,犯罪嫌疑人直指中共。

從商業公司到政府機構,從軍事機密到基礎設施,中共對美國的全方位網路間諜活動勾勒出了怎樣的整體戰略?

中美之間是否將爆發一場網路大戰?

南海造島未停,網路攻擊又起,中美關系因此將受到怎樣的沖擊,而這又是否是當局所願呢?

蕭茗(Host/Simone Gao):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中共政府支持的網路間諜活動在全世界都已經不是秘密了。不過,當400萬員工的關鍵個人信息被盜的時候,最令美國政府睜大眼睛的可能還不是這次網路間諜活動的規模,而是它所折射出來的中共針對美國的網路間諜活動的整體策略,以及他們最終想要達到的目的。對此,美國做好應對的準備了嗎?中美之間是否要爆發一場網路大戰?而這又將對中美關系和9月份習近平的來訪將造成什麽樣的影響?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6月4日,位於華盛頓DC賓夕法尼亞大道的這棟政府大樓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

各大媒體報道美國聯邦人事管理辦公室個人信息被盜的新聞。

聯邦人事管理辦公室宣布有400萬名聯邦政府雇員和前雇員的個人信息,包括社安號碼、工作任務、表現評級、培訓信息被入侵的黑客竊取。幾天之後,6月13日,它又宣布,被盜的還有更敏感的對前雇員,現雇員和未來雇員的背景調查資料。它是迄今針對美國政府的最大網路攻擊。這件事被發現是在今年4月,但是它實際發生的時間是去年12月。並且,這次攻擊是針對人事管理辦公室的第二次攻擊了。第一次較小範圍的入侵發生在2013年年底,針對的是安全調查員在做安全審查時使用的數據庫。

在短短的幾天內,媒體挖出的信息使最新的這次攻擊看起來越來越令人擔心。

6月10日,紐約時報發表文章:黑客有可能已經獲得與美國政府有聯系的中國人的名字。文中指出,中共政權獲得這些信息後可用來威脅和報復這些人。在最近舉行的國會保密聽證會上,情報官員認為中共政權正在系統的建立一個數據庫來分析美國政府內部的運作模式。他們搜集的信息還包括外交官,白宮官員和其它政府機構,例如核專家和貿易談判官員在全世界的朋友和親戚的信息。

盡管美國官員在事件被曝光後就稱這是中共官方的黑客所為。但是,白宮發言人在6月5日的記者會上還是採用了更謹慎的措辭。

Josh Earnest(白宮發言人):「目前對這次攻擊還沒有結論,事件仍在調查之中……」

雖然如此,據紐約時報報導,在國會的保密聽證會上,對於是誰幹的這件事情,大家卻完全沒有遮遮掩掩。

蕭茗(Host/Simone Gao):懷疑中共並不是捕風捉影。在最近的一年內,中共頻頻被列在國家黑客的名單上。如果說400萬這個數字聽起來聳人聽聞的話,就在幾個月之前還爆出了更聳人聽聞的數字。

今年2月,美國第二大健康保險公司Anthem稱其8000萬客戶的個人信息被網路黑客盜取。這些信息包括名字、生日、健保ID、社會安全號碼、地址、電郵、僱主和收入信息。這是有史以來對健保系統的最大網路入侵。

Jerry Moran(美國聯邦參議員):「今天早上醒來,我們就被專家們稱為迄今健保系統最大規模得駭客入侵所震驚……」

而這起犯罪的嫌疑人同樣指向中共黑客。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專家調查的結果顯示,攻擊Anthem的黑客使用的服務器和工具來自已被確認的一組中共政府黑客,這些黑客包括Deep Panda、Axiom、Group72和Shell Crew等等。

如果說,盜取Anthem的數據人們猜測還主要是用於經濟犯罪,那麽,對基礎設施的攻擊就更讓人警覺了。在奧巴馬總統2013年國情咨文的這段演講中,中共的名字呼之欲出。

奧巴馬(美國現任總統):「美國必須同時面對快速增長得網路攻擊。現在我們已經清楚駭客們盜取他人得密碼侵入私人電子信箱,我們也清楚一些外國政府和公司為獲取美國公司的機密不擇手段。如今我們的敵人還致力於謀求發展他們破壞我們的電網、銀行和空中交通管制系統等的能力……」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盜取龐大的美國政府雇員的個人信息,盜取普通美國人的個人信息,窺探美國的基礎設施系統,它到底要幹什麽?它折射出的是什麽樣的整體策略?對此,美國又應該如何應對?聽一下我稍早就這些問題對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章嘉敦先生的采訪。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掌握這些政府僱員的私人信息可以用來做什麼?」

章嘉敦先生(中國問題專家):「我認為中國正在嘗試建立聯邦僱員的數據庫。這有多種用途,比如,他們想找到那些容易下手、可能策反的對象。同時我也認為他們可以利用這些資訊來策劃攻擊,比如假扮成攻擊對象所信任朋友,只要他們掌握這樣的信息,就可以僞裝成那樣的人。也有可能用於其他用途,舉例來說,我相信他們正在琢磨怎樣清空他們特別不喜歡的聯邦僱員的銀行帳戶。這也是你可以用這些信息能達到的目的。我們知道,中國有惡意企圖,它會找出使用其對抗美國的方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不只是政府的數據,美國醫療保險公司國Anthem數據外洩,使8000萬人受到波及,證據顯示中國要承擔罪責,對美國基礎設施系統的間諜行為,很大程度上仍然是指向中國。所有這些大的動作都是在最近幾年發生的。你認為中共政權是在謀劃一件很大的事情嗎?」

章嘉敦先生(中國問題專家):「絕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因為所有這些攻擊,都是要搜集數量巨大的信息,牽扯超過一億的美國人。他們將會以某種形式使用這些信息,我們不知道中共到底會怎麼樣使用,但是這很不妙,特別是他們盯上的是這麼多的美國人。」

蕭茗(Host/Simone Gao):「是不是說中國已經針對美國發動了一場的全面的網路戰爭,但美國還沒意識到這一點?」

章嘉敦先生(中國問題專家):「中國針對美國的網路攻擊確實是全面的,這裡我指的不僅僅是聯邦政府和國防承包商,如果只是這些,會被有些人認爲是公平的遊戲。被攻擊的還包括自由社會的慈善機構、非政府組織、維權組織和各種機構,比如報紙,像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中國的所做所為、資訊的攫取是百無禁忌,不僅針對聯邦政府,同時也針對社會的所有部門。所以說這當然是很嚴重的事情,這當然是一個網路戰。而美國對中國一直以來的所為反應遲鈍。」

蕭茗(Host/Simone Gao):「說起美國的回應,除了增加對保護系統上的投入,還有什麼是美國可以做的?」

章嘉敦先生(中國問題專家):「當然我們可以建立我們的網路防禦系統,但是從長遠來看,這幾乎是過時的。因為沒有任何一個防禦系統可以在100%的時間裡做到無懈可擊。我們要做的是阻止這些攻擊,而這樣做的唯一方法,就是讓中國攻擊的成本提高到大於獲利,這樣劃不來了。中國每年從美國公司竊取大約3000億美元的知識產權,顯然,他們從中受益頗豐。所以我們就得讓他們的攻擊成本大於這個數值。因為如果我們不這樣做,他們就會繼續對美國進行網路攻擊。」

中共到了撕破臉皮和美國進行網路大戰的時候了嗎?中美網路技術實力誰更強大?下節繼續探討。

發現400萬員工信息被盜的是一個叫愛因斯坦的防網路攻擊系統。它現在在美國政府機構的電腦上都要安裝。近幾年,美國公司和政府在共同追蹤和抑制中共黑客。聯邦人事管理辦公室信息被盜曝光幾天後,網路安全公司iSight Partners就表示他們發現了這次網路攻擊和之前攻擊Anthem保險公司的是同一組黑客。

而黑客攻擊,特別是中共政府支持的黑客對美國的攻擊使美國的網路安全工業最近幾年迅速崛起。新技術新公司層出不窮。

華爾街日報報導,FBR資金市場預計2015年全美在下一代網路安全的花費將增長20%,而用於整個信息技術領域的開支增長僅僅在3-5%左右。政府方面,雖然國防開支一再縮減,但是在網路安全方面的投入卻逆流而上。2014年,僅五角大樓就被註入了50億美元用於增強網路安全。而美國面對的敵人也不弱小。它們是諸如已經被曝光的,位於上海浦東的,總參三部二局61398部隊這樣國家支持的職業黑客單位。2014年,61398部隊的5名官員已經被美國起訴。

蕭茗(Host/Simone Gao):那麽中美兩國在網路技術上的實力對比如何呢?美國對中共的網路間諜行為會不會報復呢?聽一下我稍早對前美國五角大樓高級官員、美國傳統基金會國際和國內安全政策中心主任Steven Bucci博士的采訪。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所謂的『反擊』真的會發生嗎,還是說說而已?」

Steven Bucci(美國傳統基金會國際和國內安全政策中心主任):「我所說的『反擊』,並不是指通常認知的反擊,比如常規武器、炸彈、飛機等。而是指使用網路渠道,可以藉此讓中國明白我們不喜歡他們這樣做。從開放資源,我們已經了解到一些中國的網路間諜情況,我相信美國政府應該掌握了更多信息。我們可以針對那些機構使用的系統採取行動。就像中國用這種方式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機構發起攻擊,這些機構是我們用來做電子間諜的地方。」

蕭茗(Host/Simone Gao):「有人說,中國黑客的攻擊能力高於美國的水平,你同意嗎?」

Steven Bucci(美國傳統基金會國際和國內安全政策中心主任):這要看怎麼解讀這個問題。網路攻擊要比網路防禦簡單的多,這只是技術上的問題。比起動輒需要幾十億代碼才能完成的防禦,大部分的網路攻擊用較簡單的程序就可完成。中國的網路攻擊能力很強,美國也有同等或更好的攻擊能力。我認為中美兩國的防禦能力也都很強。但是在這個案例中,攻擊方明顯比防禦方更有優勢。有的人對中國能對美國發起網路攻擊感到吃驚,但其實侵入對方的網路是相對容易的。這一點上,中國非常在行。要想百分之百做到防禦他們,是非常困難的,幾乎不太可能。因此很不幸的是,他們時常會像這次一樣,侵入網路攻擊破壞,盜取信息。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單說網路技術的高低,中美兩國相比,誰更厲害一些?」

Steven Bucci(美國傳統基金會國際和國內安全政策中心主任):「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其實是世界技術革新的中心,尤其是在網路方面。就攻擊能力來說,我認為美國不會次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包括中國在內所以我們是有很大優勢的。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的技術是完美的,所有的數據都能確保安全,不被中國獲取。實際上,有的國家或組織可能攻擊力不如中國,但一樣可以侵入美國的系統。在網路世界,不是只有超級大國才能發揮強大影響力。但如果像中國擁有這樣的水平,就已經很有優勢了。我認為這並不是一個完全對等的戰場,我相信美國不比任何國家差,我們甚至更好。但是中國是很難對付的網路敵人。美國必須認清這一點,並採取相應措施。」

中共對美國的網路攻擊將對中美關系,習近平訪美產生什麽樣的沖擊?下節繼續探討。

今年2月11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當天應約同美國總統奧巴馬通電話。奧巴馬邀請習近平今年9月結合出席聯合國成立70周年紀念活動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習近平接受了邀請。這件事情的不尋常之處在於,習近平確認出訪之後立刻就向外界公布了消息。而那時離他出訪還有7個月。評論指出,提前7個月公布出訪是打破了常規。這顯示出中方試圖為兩國關系製造好的氣氛。BBC采訪中國專家的報導也指出這次習出訪的目的是「繼續鞏固中美關系,緩解中美之間的競爭、對立、緊張的氣氛。」

5月19日,大陸一些媒體轉載了中共軍報的報導,標題為《軍報:海軍指揮員要不惹事不示弱不可輕舉妄動》,這個舉動也被視為在為習近平訪美預熱。

但是,到了5月,中共在南海填海造島的行動突然進入人們的視野,引起中美雙方一番激烈的唇槍舌劍,而南海風波還未平息,400萬美國政府員工信息被中共黑客竊取的新聞就上了媒體頭條。中美兩個大國,幾乎面臨著在多個領域迎頭相撞的危險。

蕭茗(Host/Simone Gao):中美關系對中美兩國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外交關系。2013年,習近平提出了他對中美關系框架的設想,叫做「有中國特色的新型大國外交」,他試圖呈現一種在中國在國際事務上更奮發有為的前提下,與美國在世界上形成多元力量中心的雙贏的格局。我們或許不能把這一策略思路完全看成中共的宣傳。雖然整體上中共對美國是持一種對抗的態度,但是,習近平也許真的認為中美兩國在戰略和政治領域有一些合作的空間。從習近平訪美的一系列事前文宣策劃來看,他確實很重視和美國的關系,也很看重自己這次訪美的成功。但是,南海造島風波,和中共黑客史無前例的針對美國的網路間諜活動給中美關系增加了多少變數?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網路攻擊加上南海風波會對中美關係產生什麽樣的影響呢?」

文昭(資深評論員):「近期發生的事,我認為在很大程度上會成為中美關系的轉折點。美國政府和美國精英階層過去的慣性思維是,主要通過合作,將中共政權納入到現有的國際秩序中來,甚至期望它成為這個秩序的一種建設性力量。近期的事可能會使他們意識到,這是一種一廂情願,中共對國際秩序所抱的是一種利用和嘲弄的態度,對美國則懷有根深蒂固的敵意。我自己的推測是,從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中共的對美戰略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轉向。因為搜集美國公民的海量數據建立數據庫、加快填海造島進程、和利用亞投行排擠美國在國際經濟秩序中的地位這幾件事都是在相近的時間內啟動的,而且在各自的領域中都有長遠的戰略意義,這很像是一種整體有序的安排。中共看起來希望以主動的、並且可以由它來控制的沖突,來引導中美關系的走向。美國當前處於一個較不利的地位,就是要從過去的慣性中扭轉過來,從覺醒、到精英層達成共識、再到形成戰略和付諸行動,還需要一個過程。」

蕭茗(Host/Simone Gao):「近一兩年來,中共好像是失去理智的對美國進行大規模的網路間諜活動,尤其這次在習近平訪美之前爆出大規模的政府員工信息被盜,這是當局所願嗎?中共到了想要和美國展開全面網路戰爭的時候了嗎?現在這種局面和中共的國內政治有沒有關係?」

文昭(資深評論員):「這個問題上我一貫主張首先把中共作為一個整體人格來看待。從宏觀上分析中共的處境,它要通過所謂的深化改革來延緩危機的難度、其實遠比採取一個擴張型的對外戰略難度要大。也就是說,它想解決中國固有的若幹結構性問題來延緩危機,其進度是緩慢的。而把目光投向國外相對容易,用製造國際沖突推高民族主義、凝聚人心,可以彌補統治合法性的喪失。用『一帶一路』參與對外投資、開拓國際市場,比改變國內經濟結構、拉動內需更容易獲得增長點。所以這種外向性的戰略,就成了中共延緩國內危機的一個替代方案、B方案。當然在這個戰略執行過程中,派系鬥爭的因素也會貫穿其中。這種復雜的情況好比中國的股市。從中共的整利益的角度,它需要一個政府推動的牛市,但牛市太瘋,泡沫化太快它還得出來調整。一些派系勢力也可能利用股市漲跌作為工具,給對手製造難題。中美關系也是類似的情況,現在可能是對抗過熱了些。」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美國來說,中美關系的性質現在還沒有完全定性,但是,中共在亞太地區的強勢態度,以及美國重回亞洲的戰略轉向都在逐步的把兩國關系推到越來越對立的狀態。中美兩國可能都不希望明天的中美關系變成今天的美俄關系,但是,每一次中共對美國的大規模,無底線的網路間諜活動都會讓兩個國家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一些。這或許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因為中美兩國最終最大的差異是價值觀、世界觀的差異。對於中美關系的走向,習近平的訪美,《世事關心》都將持續關註。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