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338)「後周永康時代」的角鬥走向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2 日訊】被網民稱作為「康師傅」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於6月11日在沒有公開審判的情況下被宣判了。這個結果讓很多人感到失望,同時又留下了許多的懸念。在這齣以真實生活秀方式演繹的宮廷戲裡,周永康的部分看起來已經劇終,但是線索仍然在延續。大幕後面閃動的影像似乎在提醒著觀眾,劇情並沒有真正的完結。不知何時幕布又會被拉起。「後周永康時代」的宮廷戲會呈現怎樣的面貌?

周永康突然被宣判,當局刻意低調,故作平靜的外表下隱藏著什麽? 判決之後,中共內部通報案情、喉舌再提“鐵帽子王”,暗流仍在湧動,不久是否又會破冰而出? 中共反腐終於進入了“後周永康”時代。

蕭茗(Host/ 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被中國網民稱作“康師傅”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於6月11日,在沒有公開審判的情況下被宣判了。這個結果讓很多人感到失望,同時又留下了許多懸念。在這出以真實生活秀方式演繹的宮庭戲裏,周永康的部分看起來已經劇終,但線索仍然在延續,大幕後閃動的影像似乎在提醒著觀眾,劇情並沒有真正完結,不知何時幕布又會被拉起。“後周永康”時代的宮鬥戲會呈現怎樣的面貌,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分析。

6月11日,又是下午6點,在多數上班族都在回家路上的時候,新華社通知大家:周永康已經被一審宣判了!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書記員:“判決如下,全體起立,被告周永康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

周永康(被告人):“我服從法庭對我的判決,我不上訴。我認識到自己違法犯罪的事實,給黨的事業造成的損失,我再次表示認罪、悔罪。”

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海外評論普遍認為周永康的罪行被縮小、量刑也偏輕。

胡平(「北京之春」主編):“對周永康的判刑顯然是過輕,即便是按照中共當局公布出來的周永康的罪行也是過輕。而且我們也知道,周永康罪行遠遠不止當局公布的那些。”

陳破空(時事評論家):“因為周永康所犯的罪,至少有三條,僅受賄罪一項,哪怕是認定了1.2億多,足以判死刑”。

文昭(資深評論員):“因為大家之前預計,他最上是死刑,最下是無期,就是以下限來判的”。

但也有不少人樂見這位權傾一時的維穩沙皇,終於鋃鐺入獄。

大陸移民:“那等於他拿著老百姓的稅收去幹其他事了。那老百姓的養老金都會出現問題。等於他害了很多人。我覺得還是合理的,他這樣跟殺了一個人就差不多了。”

大陸移民:“做了壞事就應該接受到懲罰吧。”

(列治文居民)成女士:“貪幾十億的應該是槍斃,我覺得這是應該的。那是老百姓的錢,他一個人挪了那麽多。”

大陸移民:“我覺得應該判重刑吧,而且他是國家領導人。”

對於“四人幫”之後第一個被送上審判席的政治局常委,當局以突然襲擊的方式宣布宣判結果多少顯得匆忙和草率,也留下了若幹疑團。首先根據新華社的報道,天津市第一中院對周永康案的開庭時間是5月22日,但是完全未見報導,全過程都是在不公開情況下進行的,只是在6月11日宣判時才予以公布。其次,即使公布審判結果,當局也刻意保持低調。《新華網》和《人民網》都沒有就此開設專欄;到了第二天,相關消息就在這些網站首頁的“要聞”版塊消聲匿跡了。其低調的做風和4月初,宣布周案將在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審時如出一轍。

就在國內媒體把周永康成當了一件可以遺忘的陳年舊事的時候,海外媒體卻報出一些很有內涵的消息。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報道稱,中共12日下達了一份“關於周永康違法犯罪案及教訓”的通報,傳達到縣、處級。通報談到了一些沒有在法庭上涉及的內容。比如:策劃、參與“非組織”政治活動;個人野心膨脹、謀求改變黨組織決議,等等。

路透社在6月13日則發了一篇獨家報導,聲稱與中共高層有聯系的消息人士透露,令計劃瘋了、郭伯雄患癌,可能都無法接受審判。

蕭茗(Host/ Simone Gao):周永康的審判草草收場,一不經意間,中共的反腐鬥爭已經步入了“後周永康時代”。在此之前已經被鎖住的幾頭老虎將如何發落,這個草草收場的審判背後,當局的心態是什麽? 相關問題先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 Simone Gao):“周永康剛被宣判,就有所謂‘消息人士’通過海外媒體透露,郭伯雄和令計劃也會步周案草草收場的後塵,甚至連審判程序都不會走,你認為這說明了什麽問題?”

文昭(資深評論員):“這說明有人急於幫令計劃和郭伯雄脫困。路透社說令計劃發瘋、郭伯雄患癌這個消息來源有問題,2013年9月份路透社也報了一個消息,說有消息人士透露周永康只是協助調查,他本人不是被打對象。這個所謂消息人士恐怕就是來自江澤民那邊的。說令計劃精神失常,這個借口也不合理。令計劃他兒子車禍死子,經歷喪子之痛第二天還神色如常地去開會,說明這個人神經相當強健,怎麽這會兒突然瘋了呢。這種放風說明在外界普遍認為周永康被輕判的情況下,周永康團夥的勢力,就是江、曾之流試圖瓦解習近平之前打虎的成果,郭伯雄還沒有正式被雙規,他們就希望把他軟著陸。令計劃已經被調查,但沒有宣布結論,軟著陸不大可能,就希望找個理由不用審判。只要不把這些人辦到底,他們也就不會供述出更多的東西,從而江、曾就可以得到保全,他們是這樣打算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當局對周永康的審判低調處理,外媒又報道說內部在通報案情,這種做法你認為反映了當前領導人的什麽心態?”

文昭(資深評論員):“也就是說宣判結果是給社會的交待,觀眾是普通百姓。但對這個結果習近平、王岐山恐怕是不滿意的。這個事必須要有個了結,但他又不希望人們過多的關註和談論這件事,所以就低調處理。早些時候我信為習近平他們是有意把周永康更重判的,去年12月份《人民日報》說周永康的所作所為與叛徒無異,將周永康與中共歷史上被處死的所謂叛徒相提並論,只有將機密泄露給敵人,才稱得上是叛徒。而6月份的判決裏只談到周永康泄露了幾份文件給身邊的人,還說沒造成嚴重後果,只能算私德不謹、家風不嚴,這和當初叛徒的定性差很大,可能是受到壓力的結果,所以我說習近平很難對這個結果滿意。而在黨內傳達的內容比較多是他真正想說的,也就是他想讓官僚系統都知道,他並沒有真正認可判決書上的那些內容。

“方便面”剛上桌,關於“慶親王”、“鐵帽子王”的議論聲又起。後周永康時代是反腐的低潮、還是要蓄勢再掀高潮? 下節繼續探討。

正當許多人對周老虎的結局感到失望的時候,喉舌媒體上再度提起“鐵帽子王”。6月12日《人民日報》登出評論員文章《任何人沒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裏面有這樣一句話:“黨紀面前沒有特殊黨員,國法面前沒有特殊公民。無論權力大小、職務高低,沒人能當‘鐵帽子王’”。在當前中共的語境裏,“鐵帽子王”是個高度敏感詞,這是繼今年2月底的中紀委網站、和3月份的《檢察日報》之後,“鐵帽子王”再度出現在喉舌媒體上。之前幾次,“鐵帽子王”具體指的是清朝末年的腐敗勛貴,慶親王奕劻。而“慶親王”則被普遍認為暗示的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

如果說這次《人民日報》重提“鐵帽子王”,所指何人尚存歧義的話,同時發生的另一件事可做註腳。在周永康被宣判的第二天,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關於慶親王奕劻傳記,書名就叫《慶親王,你懂的》。封面上“你懂的”三個醒目的大字,既莊亦諧,生怕讀者不明白本書是在借古諷今。上海的“澎湃新聞社”還特意摘錄了書中的一篇,《晚清大老虎慶親王在匯豐到底存了多少錢》,再度點明所謂“鐵帽子王”不是泛泛所指,而是特指“慶親王”,從而延續了之前含沙射影到具體個人的模式。

除此之外,6月15日《求是》雜誌發表文章《打贏反腐鬥爭這場攻堅戰持久戰》,引用安微省紀委書記王賓宜的文章,又提“鐵帽子王”。剛剛步入後周永康時代的喉舌和黨刊們,一方面對周永康冷處理,另一方面又重炒“慶親王”,成為當前中共官方輿論的一個趣現象。

蕭茗(Host/ Simone Gao):周案之後官媒又談“慶親王”,意味著什麽? 先聽一下時事評論家陳破空先生 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周永康宣判以後,黨媒幾次提到“鐵帽子王”和“慶親王”,你認為這個信息是釋放給誰的,又什麽目的?”

陳破空(時事評論家):“這是戰略相持階段。一個是習近平、王岐山的執政集團,一個是江澤民、曾慶紅退位的老人集團,這兩大集團進入相持階段,就是誰也吃不倒誰、誰也壓不倒誰,現在各有優勢各有劣勢。王岐山和習近平的優勢是現執政手中有實權;江澤民和曾慶紅他們的優勢是他們曾經執政13年、垂簾聽政10年,23年積累了龐大的政治資源,而且政治局常委裡有他們的代言人,7個常委中至少有3個半是他們的人,所以目前他們有相當的勢力進行反撲,是大老虎、老老虎聯合反撲使反腐受挫,此時曾慶紅方面動作沒有停頓,比如說通過郭文貴在國外叫板,通過海外放風去針對習近平家族、王岐山本人都做了很多動作,也通過原先熟知的傾共的學者放話,造成外交上的不利、困局。另一方面習、王也不會善罷甘休,儘管現在沒法往前推進,但至少警示性的做了很多動作,比如說一些文章仍然再提‘鐵帽子王’,大家都知道‘鐵帽子王’是指曾慶紅、江澤民。另外也提到‘慶親王’,比如說周永康被審判的第二天,江蘇文藝鳳凰出版社出了一本書「慶親王」在國外存了多少錢,封面上印了三個大字‘你懂的’,所以這個含義很深刻,就這個鬥爭沒有結束,但是這是一個警示性的雙方處於警示性的狀態,習這邊希望是你不要亂動,否則不會客氣。那曾慶紅那邊也示意不會讓步會死守到底。此時雙方對立是非常緊張的,內鬥也是一觸即發的,而且內鬥在短期內也無法解決。但隨時間推移,江曾這邊隨著年齡增長他會處於弱勢,習王這邊有執政的優勢,但絕不能等到十九大,因為十九大王岐山退休,習近平失去了臂膀,那習王二人有可能遭到江曾派殘餘勢力的反撲,所以說開弓沒有回頭箭,習王只能把打虎運動向前推進,只不過在相持階段過後,找到時機才能推進。”

蕭茗(Host/ Simone Gao):再聽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 Simone Gao):“周永康被輕判,和輕判的同時向“慶親王”發出威懾信息,這兩件事之間是什麽關系?”

文昭(資深評論員):“判決周永康後立即炒作“慶親王”我覺得第一目的是警告曾慶紅,你仍然是個重要目標,並沒有安全。其實我們都知道在周永康的所有罪行裏最微不足道的就是經濟犯罪,他的真正罪行是對中國人的殘害,為害最甚的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現在只是拿了一個最微不足道的罪名出來審他,這可以說是中共本性的必然。要是爆光那些駭人聽聞的罪行,就是中共體制對自己的審判了,是不可能的。可是在縮小的罪行裏再縮小,什麽泄密沒有造成重大損害,受賄只有1.29億,判決也比較輕,很可能是有江澤民、曾慶紅他們制造麻煩、施加壓力的影響。也可能是周永康做出一些重要配合以換取輕判。如果是第一種情況,重提慶親王是一是告訴曾慶紅,不要以為你可以得寸進尺;同時也告訴他,你仍然是一個重要目標。習近平、王岐山想對外界傳達的信息,看起來在周永康這步棋上下了個軟手,但並沒有放棄其後的目標。不管官媒炒作慶親王的具體目的是什麽,這肯定不是一個要和對方相安無事的信號。”

平淡的外表下,中共高層權力場中,近期是否已經發生了一些重要的過招? 兩軍對壘處於何種態勢? 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 Simone Gao):對於已經習慣了宮庭劇要有意外和驚悚情節的觀眾來講,周永康的量刑、和整個審理過程都可以說是相當沈悶,似乎是按著一個乏味的劇本在按部就班的演繹。可是這個劇本所折射出的背景不一定同樣乏味、它所發展出的下一步故事也不一定同樣乏味。那麽近幾個月在權力的角鬥場中,有哪些值得關註的事呢? 先聽一下雪莉的綜合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今年年初,令計劃和郭文貴叫板中共高層,掀起了宮庭戲海外支線的一個小高潮,從那以後這條線索沒有太大的發展,令完成和郭文貴也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和郭文貴隔空對掐的“財新網”,原本在4月份放話要在北京和香港一起起訴郭文貴,現在也不了了之。但沒有故事本身有時候就是故事。5月份有海外中文媒體批露,王岐山取消了原本六月份赴美訪問的計劃,從而引發了海外追逃受到阻礙的猜測。

4月28日《紐約時報》登出深度報導《萬達帝國王健林:遊刃於商業與權貴之間》,引人註意的是,在講述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財富故事的時候,涉及到了他與若幹中共高層家族之間的關系,包括中共的在任領導人的家人。按照以往的經驗,一旦有這樣的消息在國際知名媒體上出現,都會被理解為高層權鬥過招的表現。

在中國國內新的進展是,6月12日和16日,中紀委分別公布了6家和9家央企的巡視反饋,石油、電力行業仍然是重點。6月中旬傳出了李鵬之女李小琳從中電國際,調職大唐電力的消息,以及戴相龍女婿車峰被調查的消禾盧,引起了很多關註。在反腐的方向性問題上,有幾篇文章被分析人士所看重,一是5月下旬《人民日報》的文章:《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文章說:目前反腐已經到了深入田間地頭,切實清除群眾身邊腐敗的階段。這種表態使得一部分輿論猜測,打虎運動在高層受阻,進度可能放慢。但是這種解讀官媒自己並不承認,5月23日,《人民日報》借南寧市委書記余遠輝的倒臺,反駁“打虎放緩論”。6月15日《人民日報》登了一篇文章《誰說“打虎”要放緩? 爛樹要拔,治病樹正歪樹也重要》,意思是:僅僅把查辦大案要案作為衡量反腐成績的標準,本身就是對紀委職能的誤解。

周案宣判之前,中紀委網站連發《講政治顧大局》、《突出執紀特色》、《創新監督審查方式》等三篇文章,強調紀檢機關不能成為獨立王國,有分析認為這顯示在中共的體制內,紀委本身受到了比較大的壓力和質疑,蕭茗。

蕭茗(Host/ Simone Gao):謝謝雪莉。周永康被宣判後中共的高層鬥爭進入了一種什麽狀態,聽一下陳破空的分析。

蕭茗(Host/ Simone Gao):“在周永康之後,你認為習、王是否還有力量、有條件把反腐鬥爭向高層繼續推進嗎?”

陳破空(時事評論家):“在目前看來他們是遇到了相當大的阻力和障礙,通過中紀委發表的一系列文章可以看出,表面上是跟公眾說話,實際上是和黨內說話、在跟政治老人說話,中紀委表示不做黨內的公檢法,不會淩駕於黨的領導,不會稱為獨立王國,不會貪多求大,就是說不置於專心去打大老虎,釋放的信號就是不見得要打大老虎,那就可能打一些中小老虎,甚至於拍些蒼蠅,所謂防微杜漸。這個做法一方面是受到了圍攻、阻擊之後,中紀委王岐山被迫做出一個表態。但另一方面可以解讀為緩兵之計,痲痹對手的信號。這個信息釋放出來以說明現在局勢的嚴峻,雙方成對壘狀態,習王要想推進反腐的進度,阻力很大。最近反腐的調子應該低了很多,反腐運動進入低潮。那高潮會不會再來、再推進,要隨著主、客觀條件的變化,尤其黨內鬥爭的此消彼長。”

蕭茗(Host/ Simone Gao):最後來聽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 Simone Gao):“你認為周永康是不是中共高層鬥爭中能拉下來的最大的老虎?”

文昭(資深評論員):“中共的高層鬥爭一直遵循你死我活的模式,過去的林彪、劉少奇、江青,個個都比周永康來頭大,在中共黨史裏周永康還真算不得大老虎。所以正確問題是,用反腐名義進行的鬥爭,周永康是不是最高級別的倒臺者? 從務虛的角度看,共產黨的性格是鬥爭一開打,不發展到最後的你死我活都收不住,蘇共的歷史如此,中共也如此,現在的情況是,這兩屆中共領導只想把鬥爭局限在反腐的框框裏,那麽極有可能的結局是,鬥爭最後發展到反腐這個框裝不下了,王岐山和習近平就面臨一個選擇,不跳出這個框框就制不住對手,可一旦跳出這個框,就危及到中共體制。簡單地說就是想保黨就保不了命、想保命就保不了黨。周永康不是孤立的,他的背後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共產黨政權從來沒有發展出一種寡頭共和的體制,當前領導人的集權是對共產黨的常態性格的回歸,必然開啟權鬥。權鬥中失去權力就是死路,沒人會拱手相讓。周永康之後還會有更高層的對決,只想把鬥爭局限在反腐的框框裏會成為習近平的弱點,被對手利用。 ”

蕭茗(Host/ Simone Gao):如何給周永康案收場,是這幾個月來中共領導層所面臨的一個挑戰。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很多難題。中國經濟的持續放緩、對外關系的勢同水火、所謂深化改革的步履緩慢。在中共體制的束縛下,對周永康的審判並沒有觸及他核心、關鍵的罪行。在同樣的束縛下,解決其他難題的努力又能走多遠呢? 這恐怕是中共領導人所要面對的終極難題。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