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339)當中國股市上演《權力的遊戲》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09 日訊】中國股市是一幕現實版的《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是調整、還是災難? 政府真有能力隨意控制漲跌嗎? 交易屏幕上數字的變化,關系著億萬股民的身家性命。股市,這個在整臺經濟機器上越發顯得重要的部件,正在以難以預測的力量、把整個社會推入難以預測的未來!

蕭茗(Host/Simone Gao): 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在剛剛過去的2015年6月份,中國經濟的第一關鍵詞毫無疑問又是 「股市」。牛氣沖天的A股市場從6月旬開始的兩個星期,迎來了「冰桶挑戰」。股指狂瀉、股民哀鴻遍野,政策造就的牛市,是否能完全按照政府的意圖來維持和發展呢? 踉踉蹌蹌的股市又會怎樣作用到整個國家的步伐? 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這些問題。

新聞視屏:「來看滬深股市開盤情況,今天滬深股市雙雙大幅高開,上證綜指開盤報5016.09點,漲1.39%,深圳城指開盤報177727.86點,漲1.30%。」

6月5日上證指數突破了5000點這個心理關口,刷新了這輪牛市的又一個紀錄。對於這個中國股市七年才得一遇的榮景,那一刻許多人欣喜若狂,在上海有大樓用燈光打出了這樣的標語:突破5000點。

更有人認為5000點之後,牛市仍然後勁充足。

站穩5000點表明市場的強勢特征,在這之後股指很可能會延續這個勢頭保持一個強勁的升勢,最主要的原因是場外資金非常充沛,如果有急跌會引發資金進場抄底。

可是喜悅只延續了10天,一桶冰水就當頭澆下。從6月15日至19日,A股一周內五個交易日四天下跌。上證指數6月19日一天下跌6.4%、近四百只股票跌停。在其後的又一個星期裏,滬深股市延續跌勢,一個星期裏又跌了13%。在兩周的時間裏,滬指累計跌了超過1000點,市值蒸發13.26萬億元。過去兩個月時間積累的上漲,在8個交易日內灰飛煙滅。前面所預言的場外資金逢低抄底的情況並沒有出現。這個端午節,成了中國股民刻骨銘心的「端午劫」。

6月份的最後一天,股市有被拉動反彈的跡象,但是後繼乏力,7月的第一個星期仍然延續跌勢,到7月3日星期五,上證指數收盤失守3700點。這樣從6月12日的最高點5178點來算,大約三個星期已經跌去了28.8%。

蕭茗(Host/Simone Gao): 6月份推動股市急跌的力量是什麽呢?來聽一下稍早我對美國卡托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夏業良博士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股市突然在6月中旬遭遇冰桶澆頭,前幾天只漲了一天,但後來又跌了,您認為這輪的跌勢背後的原因是什麽,為什麽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急跌?」

夏業良博士(美國卡托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我只做一個基本態勢的分析。首先大家熟知中國的股市從來就不是跟公司業績緊密聯繫、跟未來發展緊密聯繫的一個股市。那這次急跌有很多說法,官方的說法——央視報導說是外國資本,特別指是高盛做的,後來人們反駁根本不可能,因為外國機構到中國投資股票,會收到很多方面的限制,數額所占的比例也很小。現在又開始在內部找原因,也沒有找出來。也有人猜測是兩股政治勢力的博弈,有人說是江澤民、曾慶紅一夥希望在經濟上給習近平、李克強造成壓力,所以有意的在唱空中國股市,現在的陰謀論很多。這輪股市我認為造成的原因,在沒有別的內幕消息的情況下,我可以斷定的一點是很多企業,特別是大型的國企、央企的高管率先減持自己的股票,這點說明了他們最了解自己的企業,他們的業績不行,只是製造了一種泡沫,讓老百姓去賣,一旦把價位拉高之後他們首先逃跑,這裏邊產生信息不對稱,大量的散民是不了解真實情況的,傻呼呼被他們套牢了,這種行為非常無恥。 我提出一個建議,至少出臺一個規定,這些國企、央企的高管們,他們兼併重組以後1-2 年之內應該限制他們減持,如果允許減持的話,在比例上也要有所限制,不能說他們把股票套現後就跑了。我覺得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急跌以後,說好的場外資金抄底沒有來,連自圓其說的股評也偃旗息鼓,原因是廣電總局要求減少對股市的報導,特別要求「一律不再組織評論、專家訪談、現場連線、不做深度解讀,不猜測、評價股市走向」於是從6月下旬以後,中國股民恐怕要緊急學會翻墻,才能從墻外獲得股市走向的分析信息。

(交銀國際中國首席策略師)洪灝:「我覺得 A股的泡沫化是非常明顯的,我覺得市場運行到這個階段已經展示出泡沫進入中晚期的跡象,我們理論點位達到6000點。同時這個泡沫出現一個明顯的回調,20%不算明顯,出現明顯回調甚至破滅的行情,大約是在今年下半年左右發生。」

外國投資分析師也紛紛發布泡沫警告,鑒於中國股市新入市投資的人數眾多、大量投資是通過杠桿融資方式進行,中間市盈率水平達到95倍、甚至超過了2007年股市狂熱時的68倍。 

BlackRock的首席投資分析師 Ewen Cameron Watt 在接受彭博通訊社采訪時說:我們認為泡沫會很快破裂……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中國股市的下一步走勢,聽一下美國卡托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夏業良博士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有分析說中國股市至少要經歷一個中期調整,你如何看待後續的行情?如果繼續跌底在哪裏呢?」

夏業良博士(美國卡托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現在有一些專業經濟師已經指出,支撐點有可能是2300點,也有人說是2500 點,各種說法都有。如果中國股市跌到這麼深的程度,我覺得讓中國的企業家、老百姓本來對中國經濟的未來就不抱樂觀態度,那就更加雪上加霜,可能會造成中國經濟的進一步衰退。就像周小川現在所擔憂的,它的底線是什麼?要保住底線。底線就是不要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實際上就是說金融危機如果爆發的話,那就是經濟危機全面到來,中國老百姓尤其是中低階層,就沒有自保的能力,中國社會福利保障很差的。所以說現在的情況很複雜,如果真的是進一步下跌,牛市轉為熊市,熊市會持續多長時間能?短的話會半年或幾個月,長的說是會2-3年,甚至也有說是10年,因為上一次股市崩潰是從07年開始,到現在差不多10年。也許中央政府會使出全身解數,把所有措施都用上,也許會使其平穩一點。我相信調整期不會太短。我相信今後幾個月都在震盪和調整之中。」

政府出招護市了,這些手段有多大作用,能否如願以償? 下節回來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眾所周知中國的股市是一個政策市,政府是這個遊戲裏擁有決定性影響力的玩家。中共對社會的嚴密控制也體現在了股市上,過去20幾年來中國股市幾經枯榮,政府似乎也摸索出了一套幹預股市的策略和工具,經歷連續大跌後,中共當局終於祭出了護市的手段,先聽一下雪莉的綜合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在經歷了6月26日的黑色星期五之後,很多人擔心29日又會迎來一個黑色星期一。有眾多機構分析,如果真是這樣,牛轉熊將不可避免。在這個當口上,政府出招了。27日星期六,央行在其微博宣布,從6月28日起,金融機構一年期存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同時定向調低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多家機構和券商預計,此次降息將向市場釋放出4700億元的流動資金。這是央行自去年11月以來的第四次降息,也是它今年第三次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

6月29日星期一,滬指收盤下跌3.34%、深成指下跌5.78%,顯示刺激手段作用不大。6月30日星期二有短暫的上漲,但是星期三又繼續下跌。也是在7月1日,證監會宣布,將在8月1日調低A股交易手續費,不過這些利好消息作用都不大,7月3日那天滬指又跌了5.77%,跌穿3700點。有外媒報導,為了阻止股市的跌勢,中共政府暫停IPO, 並且出動「國家隊」,讓機構資金入市護盤。這個說法在過去的一個星期得到證實,7月1日建黨日這天,有超過20家上市公司公告,重要股東增持自家的股份,於是出現了“為國接盤”的說法,

如果未來跌勢不停,政府還有什麽手段呢? 新浪網報導,它調查的21位經濟學家裏,11位預計年底之前至少會再有一次下調貸款利率;13位預計存款準備金率在年底的時候,中值將下降到17.5%。同時也有分析認為,經過6月底這輪降息,貸款利率已經達到了歷史最低值,存款利率也達到了40年來的第二低。未來能再降的空間有限,所謂「政策底」就在前方了。所以如果股市再跌,當局就真得想別的轍了。7月2日,大陸有5名教授聯名提出了8項建議,要求當局以非常手段幹預股市,打擊做空, 「要像指揮槍桿子那樣指揮金融」。聯名信還指出,這股做空的力量不來自於境外,而是來自於境內,從而引起猜測,大跌的背後可能涉及高層權鬥。

蕭茗:謝謝雪莉。關於政府護市手段能起的作用,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當前政府護市的手段,在多大程度上起到了穩定股市的作用呢?」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其實從星期天政府出臺將準降息,甚至提出1萬多億的養老資金很可能進入股市。到星期三又緊急出臺允許借錢炒股的方式,國內叫『兩融資金』這種180度的態度大轉變。一系列的措施都是政府明顯的在輿論上、實際上來挽救股市暴跌,但事實上股市還是一路暴跌,某種意義上講這次不是政府不救世或態度不明朗,是股民根本不買政府的帳,就像是兵敗如山倒,主帥如何吹號、鼓勵、獎勵,好像這些散戶都不聽了,一溜菸的往出拋。」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政府是否有足夠的能力隨意的造出股市的形勢。政府意圖是不是背後操控股市的唯一的手?」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按理說政府希望股市是漫遊的狀態,慢慢的發展,因為畢竟中國經濟還有7%的發展的概念在裡面。它不希望股市一年裏有100%的暴漲,它也不覺得股市有暴跌的可能性。我們知道上星期天中央政府接連兩次出現6個利好消息,股民完全置若罔聞一路暴跌。從這次來看,中央政府歷史上百試不爽的,用輿論、用政策、用導向來控制股市的能力,在這次幾乎喪失殆盡。到底是什麼原因,各種分析都有,有人說中國股市和經濟面偏離太遠,空中樓閣沒有根基,一旦風吹草動就一落千丈;也有人說背後有政治博弈,現在習近平希望股市能作為目前經濟不是很火的一個經濟發展的引擎,完成中國的債務置換,但是跟習近平反腐對立的勢力包括江派和其它的利益階層,他們覺得如果整個經濟跨下去或者股市跨下去,民怨起來,可能習近平很多現在大膽的做法會有所收斂,當然這種說法也不是空穴來風。所以說中共政府歷史上對輿論的控制、對於財務的控制、對於數據的控制、對於金融的控制、對政策方面的控制,可以說中國政治的意誌就是中國股市上升下降的最基本的因素。但這次因為經濟的原因、甚至因為政治的原因,中央政府的意誌對於股市的發展失去了以往的作用。我們對未來股市的發展拭目以待,整個這次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政治意誌永遠不可能成為最終決定股市上漲下跌的因素,哪怕在中國這個以政治為綱領的國家。」

在股市上演的這一幕《冰與火之歌》,散戶們的遭遇如何,他們的遭遇又會帶來怎樣的社會後果? 下節繼續探討。

股市的過大起大落激發了許多網民的創作靈感。在6月份的急跌之後,互聯網上出現了很多自嘲式的創作。這,是一些網民心目中的「中國股市形象大使」。

這是對「股市無底洞」的最形象描繪。

這是對中國牛市的一種另類闡述。

在中國一直把除機構投資者外的個人投資者稱為散戶,由於在獲取信息和抗風險能力上他們都居於弱勢,散戶一直是股市風暴中最容易受傷的一群。中國散戶到底有多大的規模一直沒有確切的數字,根據中國央行5月底發布的《金融穩定報告》稱,到去年底個人投資者開設賬戶7211萬個,個人投資的流通市值約7.9萬億元。而今年上半年受牛市的帶動,入市的散戶人數又有了大幅度的增加。

6月中旬兩個星期的股市大跌,蒸發的13萬億多元的市值裏,有多少屬於散戶呢?仍然沒有確切的數字。與歷史上出現的兩次股災相比,當今的散戶又多了一個杠桿風險。就是通過融資融券、配資等金融杠桿手段,借錢來炒股。舉例說,如果一個人有10萬元本金,通過配資取得了50萬元的入市資金,一個跌停板他就虧損5萬元,相當於虧掉了本金的一半。不但如此,如果股價繼續下跌,他又沒有資金補充,一旦總資產低於配資所規定的平倉線,就會被強制平倉,從而蒙受更大的損失。

6月29日中國證監會通過微博發表消息,稱在上一周股市大跌當中,融資融券和場外配資強制平倉的總金額很小,意思是散戶並沒有遭遇血流成河的屠殺,意在安撫廣大散戶的情緒。但在社交媒體上有許多散戶表示受到重大損失。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股市急跌給散戶們造成的影響和社會後果,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6月份股市一下蒸發掉10幾萬億,如果做一個經驗的判斷,你認為這裏面大概有多少損失是散戶的?」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這個很難,中國的股市大約平均70%的參與者是散戶,所以按平均值來看70%的錢是散戶的錢。當然機構往往在中國從信息上、從操作的智慧程度上是優於散戶的,所以說如果有損失散戶損失比例會更高,很可能10萬億裏頭超過百分之70%都是散戶。當然有很多損失是帳面上的損失,有的只是利潤上減少了,因為畢竟是從最高點做的比較,所以說真正損失的散戶有多少數據很難統計。最近上海網上做了一個調查,截止7月1日為止,據散民自己匯報有1/3的散戶開始賠錢了,也就是說還有2/3的散民還在賺錢階
段,畢竟跟一年前的股市相比中國股市還是漲了百分之一百。」

蕭茗(Host/Simone Gao):「假如散戶持續受到重創,你認為會給中國社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中國政府對於中國股市的控制其實也成為中國政府的一個包袱。某種意義上講,股市下跌中國老百姓第一罵的就是政府,這次股市下跌,大家看到了出臺了這麼多救世政策,結果股市也沒反彈,很多股民就說政府沒有真心求市等等的抱怨之心就出來了,這也是中共自找的,它是又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它把自己把自己放在這樣的位子上,股市的上升下降都是它的問題,這也就成為中共政府的包袱,股市進一步下跌的話,它不但不能成為中國經濟的推動力,甚至成為目前政府的一個危險因素。中國股民又能做什麼呢?畢竟股民只是整個中國人口的1/4,而且大部分股民在前期賺了,目前就這次股市來看,還不足以成為威脅中國整體社會穩定的一個因素。」

蕭茗(Host/Simone Gao):就類似的問題最後再聽一下美國卡托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夏業良博士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過去20年中國有兩次股災,損失的是廣大散戶,好像也沒給社會帶來太大的沖擊。如果再發生一次,你認為社會仍然能平靜地承受嗎?」

夏業良博士(美國卡托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家):「每一次股災發生的時候都因承受不了而自殺,這輪也是有,除了長沙一位跳樓的以外,最近又陸續的有人跳樓自殺,或其它方式自殺。這次炒股和以前不同的就是可以兩融——融資、融券,由於這些槓桿作用,使有些人的賭博心理是以前的好幾倍,就是說特別強大的賭博心理造成如果賺錢賺的很多,如果賠錢也是傾家蕩產覺得無法忍受。假如說整個國家在相當大的層面上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在過去所積累的資產在短短的幾天內化為烏有,這是比自然災害還要嚴重的損失。你想一個地震、一個火災不會有那麼大的損失面。如果一個人生活沒有保障了,幾十年的積累化成烏有了,這時候會產生仇恨心理,他恨把股市有意擡高的政府,恨那些散佈虛假信息的機構和個人,甚至會恨這個社會,開始瘋狂包袱這個社會,到那時社會動盪顯然可見,可能很多無辜的人會受到連帶的影響。」

蕭茗(Host/Simone Gao): 對這一輪牛市,太多人對它寄予了太多的期望。政府希望它能吸納資金、稀釋掉國企和央企的債務、創造財富效應拉動消費;企業希望圈到更多的錢、提升股東的身價;絕大部分的入市者則是抱著投機的想法想在短期內發筆橫財。這就像一個賭局,玩家們下註太多、太投入,沒人能輸得起。當股市對如此多的人都變得如此重要的時候,它也變得比以往更加危險。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