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267-2)金融系統出大亂 習王須快速出手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13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北京時間應該是星期六的上午,我在推特上看到一個消息說:有些地方、有些人,那個人是轉的消息,到銀行去換外匯啊是取外匯,應該是跟美金有關,銀行跟他說:你可以兌換,這些可以做,但你不能取外匯。

那個朋友說,那我不能取外匯是因為數量的問題啊,如果數量取大的話得先預約 先訂好,國外也這樣。但是銀行的答覆是說:你訂什麼都沒用,現在有命令有要求說,任何人不許往外取外匯,甭管多少錢,有待證實啊!

那我做這集節目呢,稍微往前提前了一點兒,所以有待證實。那等大家看這集節目的時候呢,具體什麼樣,可能中間有點兒距離,我先跟大家說清楚。

那也就是講:這個週末處於一種非常動盪的時候,人民幣在股票如此強大的衝擊之下,會出狀況,那是非常有可能的。而中國的股市如果跟實體經濟是,是裂開的,不是一個完全吻合在一起的。那如果9千萬股民在中國股市、中國的大賭場,
絕大多數人賭輸了錢。

有些人講說:昨天應該是。在美國之音上有個說法,8百萬中產階級,我不知道他中產階級指:手裡有多少現金啊!中產階級肯定有房子啦、有車。

那8百萬中產階級,在這一次的股市的波動當中,瞬間, 在這個盛夏之時, 初夏之時,感到了三寒的冬天的味道。也就是說,他恐怕很難講今天手裡他有多少現金了。

在任何遇到經濟危機,金融風暴的時候,誰手裡有現金, 誰手裡有硬通貨,誰就是爺。

現在不是說,誰手裡有多少房子啊, 有多少車。有車你買不起油,撂久了是廢鐵一個。有房子沒飯吃, 更麻煩。 對吧。任何地方、任何國家、任何時候,當遇到這樣的金融風暴的時候,就比誰手裡頭有現金。

因為之所以稱為金融風暴,是因為所有人都沒現金了。誰知道哪兒去了,不知道?飛了,吹飛了。

我們看到最新的對股市的分析,因為這經歷過20多天的,波瀾壯闊的波動呢,西方媒體對中國股市呢,有著各種不同的認識。

德語媒體:中國政權示弱

那最新的我看到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它是來自於德國之聲的,翻譯了德國當地的媒體的報導。中國政權示弱,法蘭克福匯報講說:北京政府表現出這種示弱的狀況,並無大礙,短期上講。但長遠看卻不可小視。

它的意思就是:面對股市的波瀾壯闊,今天主政的人無可奈何。當然這寫得稍微早了一點,那我們知道人家有行政措施, 對不對。只許買,不許賣。人家那東西不叫股票, 對不對?連賭場都不是。

那寫這篇文章是在法蘭克福匯報的,政治版面登出來的。所以你記住它:德國人意識到,中國的股市不是股市、不是經濟、 是政治。中國政府一如既往的,選擇了更加保險的路,來平撫恐慌最保險的方式,是國家機構宣布全力以赴, 避免驚慌。

所以就是股市被政府收盤,收走了。對於中國政府而言,這一招可能會帶來更加嚴重的後果,一方面它打賭股市會上漲,鼓勵人們投資,許多人會從命的。但現在的情況卻是果不其然,當遇到真正的危機時,哪怕是想像出來的危機,今天主政的人都沒有把握。

雖然他們在國際舞台上,表現出不可一世的樣子。他們卻損害了自己的合法性,這一合法性既不是依靠民眾的自由表達,也不是依賴於獨立的機構。中共如此解釋自己執政的理由,只有他們才能維護社會穩定和保證國家的富強。那這是翻譯過來的,從德語翻譯過來的,所以大家聽起來有點彆扭。

一句話:今天是強權政治。股票、中國股市,我讓你說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今天我可以要求證券公司只許買不許賣,明天我可以把你們家股票錢、股票,我都給收走,全上交。不交我派出人去抓你人,就這麼個概念。對吧。

那這麼個概念是因為我說過:在中共體制當中,內部的打殺,造成了今天這一波的股市的波動。也就是原來江家的人馬,在金融體系當中的人馬放盤,把牲口馬全都放出去, 把魚都放出去。我也活不了, 你也甭想好。

它才會出現這種場面,那這種場面的搏殺,是在習近平、王岐山被動應戰的場面之下,因為他沒動手在金融體系做什麼。被動的場面之下,做了這番事情,而這番事情都是以國家名義的。

截止到我做這集節目,股市波動如此的混亂,你沒聽見政治局常委開會,你沒聽見政治局開擴大會議,以黨的名義說話, 它沒說。它依然是以國家來應對的。所以這是我們大家要明白,這是一種中國處於一種,非常特別的時候。

這篇文章還提到說:現在到底如何是好,說他們一直強調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基礎。上週才頒布了新的國家安全法,現在發現他們無法違背市場的力量。

當問題出現時,例如現在的股票,被不可思議的高估時,那這些力量就尋找出,不同尋常的反應。這就是學者的態度,對中國的問題,不能按照中國的現實情況、中國的特色去分析。

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今天習近平、王岐山不能夠快手,去有所結果的話,所有世界媒體,它會站在它的認為的角度,把這個屎盆子扣在習近平腦袋上。

李平:救市後遺症浮現 權貴逼宮 破壞力極大

那蘋果日報的一位著名的評論員李平,那在星期五應該星期六,針對股市寫的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救市後遺症浮現,權貴逼宮破壞力巨大。

救市後遺症,這沒怎麼著,人已經看到這點了。文章講:千支股票跌停,到千支股票漲停,期指從全線跌停到全線升停,中國股市過山車,那就是中國特色。

中央各部委執行李克強的暴力救市,出重拳、亂出拳。對中國股市機制的破壞、對金融改革的破壞、對中國改革的開放的民意支持,和法治基礎的破壞,那其後遺症嚴重性不可低估。

那後頭這段評價,我自己認為:上了共產黨的黨文化了。我自己堅持認為:這裡沒有什麼改革開放。任何對共產黨抱有改革開放,都是黨文化的概念。今天是各自保命,習近平不敢動金融,王岐山不敢動金融,人家在金融的體系當中跟你玩命。

李平:救市後遺症浮現 權貴逼宮 破壞力極大

玩命,然後迫不得已硬戰,出了今天的場面。這個場面是什麼?跟你王岐山玩命的人,拽的是共產黨的右腳。你李克強暴力救市的人,這些人拽的是共產黨的左腳。二人往邊一扯,扯了黨中央。

我個人不太認同李平先生的這個說法。這個說法還是把共產黨說成不死了,共產黨劈了多少回了,一直在被劈中。

然後它提到說:權貴逼宮,破壞力巨大。我覺得這點上不僅僅是權貴逼宮,這就我說過:在去年,曾慶紅在5月分露面,跟江澤民的長子。江澤民在5月底露面,那整合了他所有的力量,發起了香港的整個的動盪的事件,和包括這次股災。

在對今天整個主政的人進行搏殺。儘管在曾慶紅和江澤民在我看來,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的背景之下,那因為整個金融體系的,那些舊有的人馬都在,習近平、王岐山不敢動,人家就咬死你這一點,你不敢動我,我就能玩死你。

因為我橫豎都死了,咬在這點上出的這個事情。所以不僅僅是什麼權貴逼宮的問題,是要你殺死我,我殺死你的問題。

也正是這個性質才會出現,習近平派了公安部副部長進證監所,去查誰在沽盤,所以在我看來黨文化的影響,對很多朋友影響非常大,有意無意的就把共產黨當成萬歲了。

我今天的說法很簡單,一個拽左腳 ,一個拽右腳,扯的是黨中央。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