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清華學子起訴江澤民 這件大事將改變中國 世事關心(340)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15 日訊】他的名字叫Kerry Gore,是紐西蘭奧克蘭的一位大律師。2015年7月10日,他的律師事務所給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和公安部寄出了35份刑事控告狀。這些控告狀是五個國家的33名原中國清華大學的學生及兩位家屬委託他們撰寫的。被控告人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Kerry Gore(紐西蘭律師):「首先是通過酷刑來獲得口供,第二條顯然是謀殺,第三條我們要提出的是腐敗,學員被逼賄賂,被敲詐、被勒索等等不一而足,當然還有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爲。」

控告書中列出的這些罪行在這幾十位清華的師生中被廣泛實施過。原因就是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

孟軍是清華大學91級電子工程系的學生,當年是新疆僅有的19個被錄取到清華大學的學生之一。他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因爲秉承著一顆簡單的良心,覺得受恩於人,在人患難的時候,要出來說句公道話而被當局抓捕,並施以酷刑。

孟軍:「到2000年年底呢,我因爲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捕。被捕之後,那是一天晚上是年底的晚上,當時把我抓到那箇中關村派出所,在派出所那些警察呢對我就是暴打,他們拿那個鐵鍬把、鎬把、還有沙發的扶手帶著棱的,在我的腿上、小腿腿骨上、還有膝蓋、還有這個後背,就是玩命的這種暴打,特別是腿上傷的很重,之後的兩個多月我都是一直沒有辦法正常的行走,走起路來都是一瘸一拐的。」

孟軍最終被判了10年徒刑。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年從監獄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人。當初和他一起在清華園煉功的師生,在16年的迫害中至少已有80人遭受非法判刑、勞教、綁架洗腦,刑期最長達十三年。六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殘。清華大學作爲中國的頂尖學府,卻成了全國被迫害最嚴重的高等院校。

蕭茗(Host/Simone Gao):清華學子訴江,是近來洶湧澎湃的訴江大潮中的一束耀眼的浪花。事實上,自從今年5月開始全國法院開始實行立桉登記制,承諾「有桉必立,有訴必理」開始,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就開始收到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截至7月9日,明慧網統計出的控告江澤民的桉例數已經超過6萬。這股不斷加速的勢頭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關注。然而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江澤民不僅是過去十六年裏無數法輪功學員家庭悲劇的締造者,他也和每箇中國人,和這個國家的現狀和未來息息相關。

2015年6月26日,山東訪民在北京成立上訪團,他們中大多數是拆遷戶。他們聚在一起的原因,除了「抱團取暖」,還因爲當地政府在信訪人數上的造假,加上對律師的打壓,讓他們喪失了信心。

上訪,是中國近20年來越來越普遍的現象。上訪本身,就意味著當地司法機構的職能未能被履行。人們本能的期望通過歷史上曾屢屢奏效的進京告狀,找到青天,討回公道。

16年前4月25日,前往中南海府右街信訪辦的法輪功學員經由維持秩序的警察調遣,環繞中南海一週,靜靜的佇立,等待著中央給他們一個清晨在公園里正常煉功的環境。那一天,事件的圓滿解決,震驚了全世界,人們甚至期待這可以開啓中國官民良性溝通之先河,卻沒想到,它卻成了中國司法系統崩壞的序幕。

1999年6月14日,《光明日報》發表文章,稱「對各種正常的煉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然而在幾天前的6月10日,江澤民已經成立了專門針對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並與中央政法委員會機關合署辦公。這個機構,被美國國會報告指爲聽令於中共中央國安的「法外機構」,主責協調各機關鎮壓法輪功。中國律師高智晟稱其是「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行使」著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爲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

蕭茗(Host/Simone Gao):在中國大陸許多律師爲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時候,都提到迫害法輪功並沒有法律依據,而相反,610辦公室的存在卻是非法的。爲什麼這樣說呢?聽一下Kerry Gore律師的看法。

Kerry Gore (紐西蘭律師):「中共總是想用《刑法》300條(作爲罪名)。他們這麼做的時候,罪名總是說,有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我之前也提到過。邪教這個詞定義的非常糟糕,糟糕到很多任何人都不會認爲是邪教的組織也被定義爲了邪教。但不妨這樣想,我之前說過,中共專門針對迫害法輪功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機器。比如610辦公室,它的手幾乎伸到了中國社會的所有階層:工作單位、教育機構,然後還有街道委員會、居委會,政府培植的便衣,還有特務,還有公安局、警察、國安局等等,這個龐大的機器就是爲了迫害法輪功建立的。想想這些機構裏的人多少次侵害了法輪功學員基本的人權和自由,難道不能說實際上中共才最適合『邪教』的定義嗎?事實上難道不是中共比任何其他人都迫害了法律的實施嗎?結論難道不是這樣嗎?當然是!」

蕭茗(Host/Simone Gao):再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爲什麼中國大陸的律師爲法輪功辯護的說鎮壓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呢?這麼多年對法輪功的迫害給中國的司法帶來了什麼呢?」

文昭(資深評論員):「我比較傾向於這樣表達這個問題。鎮壓法輪功是反人性、反文明的。如果從自然法的觀點將人類的文明做爲普遍的法則,鎮壓法輪功當然是違反了這個法則和符合這個法則的法律。鎮壓法輪功是不是也違反了中共自己制訂的法律呢?從適用的對象上、從程序上當然是違反了,而且也違反了中共在自己的憲法關於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的承諾。但這些法律條文畢竟是自己意志的體現,所有的解釋權、裁判權都在它,這些法律並不是公眾意志的體現,所以它不具有正義性,不具有真正的合法性,頂多具有工具性。但對法輪功的鎮壓,愚蠢到把這種工具性都給破壞了,比方說一個社區由幫派所控制,它需要什麼法律呢,幫派頭子所說的就是法律,但它還是要做一些管理上的事情,要解決糾紛訴訟,它需要在操作性層面有一定性規則,中國的法律實質上就是這種東西,幫派頭子的地位談不上合法性,只要它言而有信說到做到社區同樣會有秩序,然而對法輪功的鎮壓取證就是荒謬的、栽贓式的,程序上是先打擊後定性也是錯亂的。至於610辦公室完全就是非法組織,干擾司法機構正常運作,它把對管理社會還能起到一定作用的這些工具性的司法實踐都破壞殆盡了。」大陸著名維權人士胡佳曾經說過:「無論你是否認同法輪功信仰,也應該站出來爲法輪功發聲,因爲當警察把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用得毫無顧忌的時候,說不準,中共哪天會把鎮壓法輪功的手段用在你身上,或你親人身上。」

不幸的是,被胡佳言中,這樣的事情已經在你我周圍上演。

蕭茗(Host/Simone Gao):江澤民給中國帶來的傷害,不僅是法律系統的崩壞,而且是遍及領土主權、經濟利益、道德準則等等與中國人生存相關的方方面面。就領土主權方面,我們請雪莉來爲我們做一下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正當愛國青年憤怒於和日本的釣魚島爭端的時候,他們或許不知道,早在1999年,江澤民曾把東北100多萬平方公里,面積相當於東北三省的肥沃土地,用輕飄飄一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割讓給俄羅斯。據《江澤民其人》一書記載,江澤民這樣做是因爲他曾經是克格勃的遠東局特務,這個身份一旦暴露,江可能立刻就會下臺。1991年5月,江澤民以中共中央總書記身份出訪前蘇聯,在參觀利加喬夫汽車製造廠時,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澤民「巧遇」當年讓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前蘇聯色情間諜克拉娃。因此,不管多大的國家利益,江澤民也要跟俄羅斯做這筆交易。

此外江澤民和塔吉克、吉爾吉斯以及哈薩克,簽訂了中塔吉邊界劃定協定、中吉哈邊界劃定協定等,基本放棄了所有爭端國土。

當國人爲了台灣、釣魚島的主權熱血沸騰的時候,江澤民悄悄地將相當於幾十個台灣的領土拱手送人。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曆史上歷來講要以「仁政」治國平天下,天下爲公,賢者在位,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而江澤民所信奉的則是這樣一句話:中國有一句話叫悶聲發大財。

江澤民悶聲發了財。他的長子江綿恆,是上汽集團、中國網通、上海機場等多家公司的董事。孫子江志誠,持有阿里巴巴百分之五點六股權,是寶光實業第二大股東。

上行下效,「悶聲發大財」越來越成了社會常態。BBC2001年有這樣一篇報導,菲律賓國家安全顧問戈萊日說,菲律賓每年非法毒品交易額達53.1億美元,其中大約有95%來自中國,而且在中國東部有些非法毒品製造廠由身兼二職的中國軍隊人員經營,每年向菲律賓提供價值約12億美元的"冰毒"。

軍中腐敗經由江澤民一手提拔的徐才厚與郭伯雄之手,發展的更加登峰造極。這二人作爲軍委副主席,被譽爲是「繼江澤民卸任後繼續施展其決策影響的代理人,架空軍委主席胡錦濤」。中共黨史學者辛子陵披露,現在解放軍提拔幹部授予軍銜的過程中不憑成績和戰功,而是靠行賄受賄,解放軍內部的腐敗風氣跟徐才厚收受錢財買官賣官有直接關係。

《美國之音》《路透社》的國內媒體則報導,有一些在「總政工作的軍人」,聯名舉報說,郭伯雄貪腐程度可謂登峰造極,比徐才厚有過之而無不及。他領導下的軍隊腐敗太厲害,能否打仗都成問題。博訊網甚至稱郭伯雄與谷俊山狼狽為奸,大量的出售軍事用地,而郭伯雄家財早在2010年就超過百億。

中共官員悶聲發大財更是屢見不鮮。據維基百科統計,貪腐過億的官員達三十多個,最高涉及金額高達200億。

文昭(資深評論員):「中國當前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道德崩潰時代,拜金主義是事實上最主流的社會價值觀,整個社會風氣的靡爛是從官場靡爛開始的,因爲共產黨支配著一切社會資源,你辦大小事情都需要官員批准,他們的腐敗必然影響到社會的各個領域,成爲一種主流價值觀,極大地毒化了社會氛圍。官員的致富是無本萬利的、輕而易舉的,這必然極大打擊人們追求財富的正常價值觀,現在很多人頭腦裏想的就是一夜暴富、一步登天,恨不能想個手段把別人口袋裏錢全都劃拉過來。而官僚階層墮落的直接原因是,中共爲維護自己的血債不被清算,以腐敗換取幹部的忠誠。」

蕭茗(Host/Simone Gao):大陸歷史學者呂加平曾在2009年12月初撰文稱,江澤民是兩奸兩假。兩奸是指他和他的父親都是漢奸,以及他爲俄羅斯間諜機構效力出賣領土;兩假是說他謊稱1949年入地下黨,以及冒充烈士子弟。這個隨後依靠六四沾染學生的鮮血登上高位的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期間作出了更加令人髮指的事情。以下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員對中共的幾名高官的調查採訪錄音。涉及的內容是江澤民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關係。

採訪錄音:

「是原總後衛生部白書忠部長嗎?」

「你哪裏啊?」

「我們有一些情況想向您了解一下。」

「你你……怎麼啦?什麼時間有什麼事兒你說?」

「是這樣,就是在您擔任總後衛生部長的時候,摘取在押法輪功人員器官作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情,是當時的總後部長王克佈置的任務,還是軍委直接下達的命令呢?」

原中共軍隊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有一個批示的話就是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後來江主席聽說有一個批示,就是人員賣腎,做手術,應該說,開展腎移植的不止是軍隊這個地方。」

「然後我們這裡也是得到了一些情報說,當時聯勤部還負責關押了一批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供體是不是?」

「這個當時的話,我覺得起碼在我印象中,當時是吧,因爲當時江主席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在這份(追查國際)2014年9月公布的錄音中,原中共軍隊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承認是江澤民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

此類調查電話還在今年6月24日打給了副總理張高麗。

採訪錄音:

「我張高麗啊」

「這樣的,我是江澤民同志辦公室的劉祕書啊。」

「劉祕書你好。」

「江澤民同志有幾句話讓我轉告你,說最近有上萬名法輪功習練者向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同志,說追究江澤民同志下令摘取幾百萬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責任,說江澤民同志很擔憂這個事啊,他希望您在政治局討論的時候,一定要阻止追究這件事啊。你能做到嗎?」

「好」

「你要知道追究江澤民下令幾百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責任很大、很重,您知道吧。您理解的。」

「我現在在哈薩克斯坦,等一下回去。」

「你回去了以後這個事,你得要……」

「請江主席放心吧。」

「還有一個我要問一下……你說……」

「我一定啊」

「你一定要阻止這個事情啊。你要知道追究江澤民下令幾百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責任很嚴重啊。」

「好」

「祝江主席健康長壽。」

蕭茗(Host/Simone Gao):國際上對「群體滅絕罪」的定義是:人爲的、系統性地、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人種、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江澤民涉嫌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犯下的最令人髮指的罪行就是群體滅絕罪。但是,從更廣義的角度講,即便完全以中國法律來衡量,我們也驚異的發現,江澤民可能對中國這個國家,全體的中國人犯下瞭如此巨大的罪行。

彭永峰(中國律師):「江澤民承認出賣中國的領土主權,涉嫌觸犯了《刑法》第102條:背叛國家罪;通過上行下效的腐敗,剝奪了中國老百姓的經濟利益,涉嫌觸犯了《刑法》第382條:貪污罪、第397條: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通過對法輪功以及各種信仰和維權人士的迫害,破壞了司法公正,涉嫌觸犯了中國《刑法》第4章: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下面從232-262條中的30多條罪行,基本全部觸犯了。另外,根據中國刑法當中有關共同犯罪的規定,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那麼在江澤民政策的威逼和利誘之下,那些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在精神病醫院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所謂醫護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經濟迫害的單位領導,他們每個人所犯的罪行幾乎都可以歸結到江澤民的名下。」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江澤民真的會被繩之以法的話,他到底應該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呢?當中國的下一代在人生的起點就習慣了「用錢能使鬼推磨」,習慣了動盪的地表、霧霾的天空,習慣了人與人之間不再有誠信的時候,回頭看看可能會發現,今天這6萬多人遞交的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所代表的,絕不僅僅是他們自身的訴求。當我問起清華的學生們爲什麼要起訴江澤民的時候,他們是這樣說的。

「這次訴江給了我們一次重新找回自己的機會,在泯滅人性的大屠殺中,在面對割讓百萬平方公里的賣國行爲面前,我們是跪著以偷生呢,還是勇敢的站起來給子孫們一個可以回憶我們的理由?如果放棄了這次機會我們將永無希望,因爲再也無法找到比前兩個更卑鄙的行爲來喚醒你了!民族的復興不是來自於經濟建設的速度,更不是軍事的強大,他首先起源於人性的復甦和民族文化的復興!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救贖自己的靈魂,那就民族的復興。爲了找回真正的自己,爲了靈魂的救贖和民族的希望,我們一定要說「不」!」

蕭茗(Host/Simone Gao):下集的《世事關心》,我們將走近這些清華人,聽一聽他們震撼心靈的生命故事。感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