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這個大動作震懾要暗殺他的人 今日點擊(227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2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我在不同的節目當中一再強調:讓子彈飛當中的殺人剜心。

殺人剜心,假的這個馬縣長,假的張麻子,真正的蔡鍔將軍的手槍隊隊長姜文,要樹立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作為地方勢力,黃四郎派出他的人馬胡萬,你不是依法治國、 依法制憲嗎?他就來了。

來了之後怎麼著了呢?就把小六子殺了,誣告小六子。但是要憑證據說話, 對不對?法律得憑證據。那涼粉吃肚子裡了,怎麼憑證據呢?就是欺負這個小六子一根筋。

小六子沒讀過書沒文化,乃俠義之人。所以當他被誣告的時候,他拿刀子把肚子剖開,說我這兒拿了一碗麵條,我就吃了一碗涼粉。

那黃四郎代表的是魔鬼。你靠人的義氣,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認不清他,你死定了!那你不砸爛那個制度你死定了。

所以我個人的說法:今天現在的一切,殺人剜心,就是在演著殺人剜心的事。

在現實的、在網絡中,有人就是那胡萬,有人是那小六子,有人殺了人, 剜了對方的心,他在過程中,對吧。他在過程中。

所以那個時候,那個縣長他不敢拿槍殺了胡萬。他殺完胡萬,那就全完啦,這依法治國、依憲治國就全完了。你信就信,聽懂就聽,聽不懂就算,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所以我剛才對比啦,姜文演的角色就是今天的主政者,葛優跟劉嘉玲演的一男一女,就是今天上上下下的官。黃四郎:周潤發演的角色,就是今天的江家幫江澤民。老百姓就是老百姓,它營造了整個的體制。

所以當他不砸爛這個體制的時候,2010年拍的讓子彈飛,姜文看不見能砸掉這個制度,所以自己騎著馬一個人奔浦東了,哥兒幾個抱著女人走啦。

那今天你看他,等到一步之遙的時候說什麼?開幕就說:變天了,辮子被絞了,改革已死,只能變天。

今天就在過程中,考驗著每一個人的做人的道理。習近平日前有動作,去了第十六集團軍。

那最新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那習近平視察了第十六集團軍,強調徹底肅清徐才厚案件的影響。

那今年已經有38名軍紀老虎落馬,內容比較簡單了。習近平本來呢就去了那邊兒了,去那邊的時候據說在,還有坦克都出來,什麼T99坦克都出來了,那他去視察中國跟朝鮮之間的邊界,到延邊去了。

然後當時最一開始的報導說:從十六集團軍門口過,沒進去,說怕有危險,結果沒過幾個小時呢他進去了,見了十六集團軍的軍人。

那十六集團軍是徐才厚的看家的軍隊,就相當於當年十四集團軍,他到雲南去看十四集團軍的概念一樣。十四集團軍是這個薄熙來的,是薄熙來他爸創立起來的。

所以當他進入十六集團軍的時候,他的意思就是這件事情搞定了,徐才厚的上上下下的事情搞定了。他是一種表態,權力的表態,一種震懾。對外頭沒用,對的是今天能夠要習近平命的人,去做的這件事情。

我們知道於此同時呢,律師這件事情呢,也是在互聯網當中現在最熱的一個。

那這件事情在我的節目當中說過,我說其實表現出來的手法、作法,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的政法委的手法。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疑惑和思考的事情。

牆外文摘:可聽見法西斯化的警笛

德國之聲的報導直接講:可以聽見法西斯化的警笛。

對律師的作法就是法西斯的作法,它是這麼描繪的,那共產黨比法西斯狠多了。

它引述的蘋果日報的報導講:律師作為專業之稱的無冕之王們,警方對律師大規模搜捕,就是嚴重的倒退和反動行為。

我覺得根本沒有什麼倒退和反動,共產黨在,就不可能依法治國、依法制憲。這是從2014年四中全會之後,我明確跟大家說的。

那文章介紹說:取消律師職能往往是法西斯化的開始,人們已經意識到沒有律師,人們將直接面對公權力的暴虐,這個國家還有什麼法治臉面。公安維持治安,怎麼可以綁架?怎麼可以撬門?

是誰給他們任意抓人的權利?是誰頒布了抓捕維權律師的決策者?是誰在這場惹眾怒的惡戰中混水摸魚?這不是天問,而是公民之問,這不是天問而是公民之問。

是。那蒼天祂知道是誰,老百姓不知道。 對吧!但問的這幾個問題,我覺得問的是相當到位,就是這麼回事。到底誰是決策者?到底誰是混水摸魚?到底誰給他們的權力? 對吧,誰給他們的權力?

所以我自己認為這是一個過程,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 對吧。這個過程當中:律師被抓,20個外國人被驅逐,和江澤民被告。

外籍遊客與維權律師認罪探祕

法廣同時另外一篇文章:外籍遊客和維權律師認罪探祕。

那這裡它講的外國遊客,那20個外國人說:看涉嫌恐怖的影片,我們在上集節目當中提到了,那實際那是假的。 對吧。老外其實看的影片是成吉思汗,是英文的片子。那這裡呢,它在國內的報導當中也提到老外認罪了,老外根本沒有認罪。

我個人認為:搞不好後面這老外開始告他們,而又提到律師也認罪了,那大家也說,律師認罪這是共產黨的手法。那在我看來,這就提到了幾件事情, 對吧。律師認罪、 老外認罪,而裡面拴的是什麼?國家安全法。

可是在這些涉及到法律的過程當中,一個非常更大的事情,今天是7月20日,1999年的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鎮壓法輪功。在這之前的40天成立了610辦公室,以政法委體制,在這個過程當中昌盛。

那就在這天我們看到了報導:勢頭強勁不畏阻力,控告江澤民人數已經超過八萬。

從5月底到7月16日,已經有8萬2千200多名法輪功學員和家屬,給最高檢察院和法院遞告狀子。7月10日到16日一週,超過了2萬2千人遞訴狀,狀告江澤民。

那我跟大家講過:這裡包括最早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和一雙兒女。這裡包括最早的,國內著名的維權律師郭國汀。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在我的眼睛裡最真實的一面。三件事情是一件事情,律師被抓,20個外國人被驅逐出境,狀告江澤民,這裡面都拴在了國家安全法這上,今天就到最後算總帳的時候。因為人家玩命玩到這分上,大家打到這分上。

而對於這一次受到影響的,維權律師的一些家屬和本人呢,絲毫不退卻,完全是死磕。

法廣的報導:北京被捕的律師謝燕益之妻,原珊珊無畏狀告官媒記者不實指控。

這是太太,那謝燕益呢是非常有名的維權律師。其實他在維權過程中,也曾經替法輪功學員打過很多官司。

咱說白了吧,8萬多名狀告江澤民的狀紙。今天有人握有權力的人,以這種視死如歸的態度,要阻止這些維權律師,去接訴訟江澤民的狀子的案子。

關鍵在這兒,其他都是假的。而用的罪名是另外的罪名,黃四郎要給姜文下馬威。

殺了小六子是他義子,而並沒說他把這個含冤的鼓,拿出來是錯的,而是說小六子多吃了一碗涼粉。

這裡說他們律師是嫖娼,非正常男女關係,我跟你說那些人不是人,為什麼你要跟他說人話呢,那律師們肯定不幹就死磕嘛。

律師馮延強說:如果我噤聲不說話,警察魔鬼都看不起我。他明確講:今天的中共的體制就像魔鬼一樣。

所以我跟大家說過:今天是斬妖除魔的階段,魔鬼老有本事啦,把這麼多人都毀了,它沒本事嗎?絕對有的。所以這個過程,是給今天看著的朋友,有機會樹立自己尊嚴的過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