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計劃被雙開 傳胡錦濤說了一句話 今日點擊(227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4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昨天又有網友提出了一個說法,說濤哥你談人性那一部分我就不愛聽,我就愛聽你爆料。我一聽你談人性那一部分,我就給跳過去了。

這個問題在過去這幾年裡面一直,時不常蹦出兩,時不常蹦出兩。

因為總有新的朋友來看石濤的節目,那我個人的說法就是我談人性的那部分,談對人的尊重這部分,你不愛聽我就無話可說。

那因為整個節目所貫穿的,正是我跟大家分享的,我對這一方面呢我個人的體悟,在個人的這種修煉中的一種體會。

從這樣的體會,這樣人在看問題時的觀點不同,他主要是立足點不同,當立足點不同的時候他對同樣一件事情,他會得出井然不同的這麼一個結論。

那換句話說如果真的能夠從人性上,你懂得做人的道理,懂得今天事情在不同人的手中,在不同的人對人性,和人生命的認識的手裡當中,那他做事情的方式,和他做事情的未來的走向,就一目了然。

其實在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看問題的方法,如果你認為可以,如果你認為這個節目還值得看,其實只不過就是想跟你分享有一天,如果你能夠站在這個角度看問題的時候,你立刻就感覺不同。

而在這一點上在Facebook上,推特上分享的朋友就更多了,說仿照著或者說體會著石濤,在節目當中的看問題的概念,他也轉變想法那麼去看,他說驟然不同、眼界不同,對事情的認識不同。

那令計劃的消息依然是比較靠前啦,但是呢我們不得不說令計劃這件事情,在處理當中和對社會的反應,我覺得今天主政的人達到他的目的。

在1年多前1年前吧,1年多前我跟大家講過,我說今天主政的人就怕引起社會動盪,所以他把任何消息,希望通過各種途徑逐漸地放出去,讓社會比較平穩的接受這爆發的事件。

令計劃這件事情就反應很突出,網上討論沒有那麼多的,但是在西方的社會當中討論就比較多。討論的內容呢盯在了,它拿出來的罪責當中的第一條,那我們看看不同媒體當中是怎麼來分析的。

專訪:「黨的紅線即是不能拉幫結派」

那最新的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是德國之聲的報導。

它講黨的紅線就是不能拉幫結派,令計劃被雙開其中羅列了很多抽象的罪名,政治規矩就是其中的一個,沒錯。

我們跟大家昨天節目說了,我說在他的7宗罪當中,最要命的是第一跟第三,那是大罪。而那個罪本身卻是完全抽象的罪名。

那其中政治規矩誰都聽不懂了,那章立凡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這麼說的:首先他認為這是用反腐的旗號,進行中共權力鬥爭。

他說在實際上權力鬥爭當中,比令計劃更腐敗的人還有,那是沒錯的。

他說第二個,到底誰在跟誰打?他說以前認為,團派和太子黨聯合同上海幫在打,這是指江澤民江家幫;現在令計劃屬於團派的,出現了比較複雜的場面。

所以現在很難說了,我跟大家講過,我一直不認可團派的說法。我一直說過團派是工作關係,根本不是派別,團派的背景沒有大的背景。

但令計劃不同,令計劃家族父輩,與薄一波 薄熙來的父親是世交,令計劃是被薄一波帶到團中央的,而成為團派的人物。

所以當你忽視這一點的時候,你就會看得複雜;當你發現到這一點的時候,那你就覺得不是問題了。

薄一波跟江澤民的關係非同一般,而令計劃又進入了團中央。

換句話說,是人家在團中央、團派裡面插的釘子,但他表現出來的呢,他又是一個被出賣的肉盾牌,這是我跟大家一直這麼說的。

黨的紅線不可踰越,這是新華社的話。他說怎麼叫黨的紅線,章立凡講,黨章黨紀之外不成文的規矩,這是潛規則。

規矩這個詞讓我們想起來江湖規矩,其中最主要的是不許拉幫結派,而共產黨一定會拉幫結派,那誰算拉幫結派呢,凡是不聽今天主政的人都叫拉幫結派。

當初江澤民在1998年幹掉陳希同的時候,那時候叫北京幫;江澤民上台叫上海幫。

他就提到,他說政治規矩在我看來,最到位的解釋就是不得在黨內拉幫結派,那變成了大家就明顯的能夠體會到。

從這一點上說,令計劃表面是團派,實際是跟薄一波、薄熙來有關係,再加上在2012年3月分的時候令谷死,在這一件事情,使得他直接跟周永康掛上線。

打令計劃、打周永康,打的是薄熙來家族,打的是江家幫,那前後這條線就在這兒。

那作為胡錦濤來講,我們剛才講了,在我的眼睛裡團派不如蘋果派,其實就是這麼點事兒。

在新華社的評論當中講,政治底線不可碰,令計劃挑戰的政治底線是什麼?

他說,挑戰的政治底線很關鍵的問題就是,他作為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長達這麼多年。所有最高級的文件他都有,但如果他留下備分,把這東西轉給江家幫,那這事兒就大了,對吧!

轉給他認可的幫派,這就是。可是換個角度來講,大家想想,我一直說中國人,人性被一群這樣的動物給摧毀了。

上面各跟各玩心眼,各跟各玩男玩女,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這塊肉上,相互出賣、相互利用,相互爽快、相互活著幹,相互死了算。

所以這是,如果從他最中樞的概念當中,都反映出這個內容的話,都反映出這個內容的話,那就是崩潰了。

政治規矩,這是世界媒體都在討論這個詞兒,法廣的評論說,令人費解的政治規矩。

法廣在報導當中,引用了明報的學者的一些話說,政治規矩內涵難以把握,官方解釋不與中央保持一致,或在重大問題發表反對意見,均屬於不守規矩。

黑幫,對不對?你這麼說就是黑幫嘛!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政治規矩是個非正式的詞兒,那十八大之後成為一個官方詞兒,這個詞兒最早是出自於習近平之口。

它說政治規矩定義太廣泛,很難把握,沒有寫到紀律裡面的都適用於規矩。

但哪些屬於規矩,哪些不屬於規矩,邊界很不好把握。

我跟大家講過,是因為習近平心裡面,今天主政的人心裡面有一個時間表,到哪一天幹什麼事兒他訂死了。所以在7月20日這天,他一定要砍死令計劃。

那政治規矩哪些規矩沒說清楚,是為了後面找後帳,為了後面給自己留空間,這是一個政治手段,打鬥的手法。

據說令計劃被拿下來之後,出事之後,胡錦濤對這件事情有所表態,表態的就是,那個人啊自作自受。

胡錦濤是個軟蛋,但胡錦濤強一點,今天也不至於走到這分上。

但凡命運就是命運,一定安排這麼個人讓江家幫走到最後,讓江澤民走到最後。
為什麼讓所有的人看到,什麼叫邪惡。

律師會見「氣功大師」王林,案情可能會有重大逆轉

氣功大師王林,這件事情又出了另外的故事。

自由亞洲電台,律師會見了氣功大師王林,案情可能會出現重大逆轉,氣功大師王林的辯護律師,陳有西李建輝星期二在萍鄉會見了王林。

會見過程中很自由,警方不在場,歷時一個小時。陳有西說感謝萍鄉市公安局,和看守所嚴格依法辦事,對於網上所說的傳言,案情可能出現重大逆轉。

別的報導說引述律師的話,說網上傳的全是假的。

這個東西呢我跟大家講過一個概念,我說香港建制派最厲害,一個拽著左腳,一個拽著右腳,從中間把黨中央扯了。

那是一個實際發生的故事,今天在國內的事情,我跟大家說了,誰想保住中共誰死定了。

今天的共產黨,同樣被所有的人各抓著它的,它也不是人,你不能說它抓著兩隻腳,就是這麼說這意思啦,一定給它劈了,把黨中央一定給它劈了。

要不給它劈,他們都覺得對不起它,他們是真的對不起它嗎;不是,他們都想最大限度的對得起自己。

就像香港建制派一樣,他們最大限度的要對得起自己,而把黨中央扯了,那王林這事兒我覺得就是有這個意思。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