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老巢又出事了 今日點擊(2277-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5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節目當中我們提到,全球各地大概有應該接近10萬人,對江澤民提起訴訟。

那把這些狀子呢都遞到了最高檢察院,那包括魏京生、包括高智晟的太太,包括郭國汀律師,都是身居在海外的這些中國人,對江澤民提出了訴訟。

結果在Facebook上,有個朋友他提到這麼一個建議,他當時發給我的那麼一個很短的兩句話,他說其實應該全球所有的人,所有華人,向中共的最高的檢察院,
應該叫中國的最高的檢察院法院,對共產黨提起訴訟,對共產黨提起公訴。

他說這是應該所有中國人要做的事情,那當他貼出這個帖子轉給我的時候,我自己本身就非常感觸。

道理非常簡單,在共產黨這麼多年,對普通中國人的迫害,1/3搞不好,2/3的中國人的迫害,都是以黨的名義,都是以黨的名義對中國人的迫害。

就像我在節目當中老說的,共產黨把自己標榜成高級動物,你得這麼講高級動物,那它對人的迫害,那今天的人我覺得確實值得這麼去做。

值得這麼去做的一個客觀的條件,7月4日那國內通過了國家安全法,在通過國家安全法的時候,它拿出了一個宣誓詞。

我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介紹過,宣誓詞當中上至國家主席,下至普通公務員要向憲法宣誓,要對人民負責 要對國家負責,裡面剔除掉中國共產黨。

也就是說生活在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國家公務員,對國家負責;不是對共產黨負責。

它已經被國家的機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這是一條法律,對人民負責、對國家負責、對憲法負責。

那今天在過去的時間裡,曾經遭受過共產黨迫害的人,你今天都有權利有機會,換個角度來講,今天這個國家的體制,賦予了人們這樣的一個機會,狀告一個政黨,狀告一個名為中國共產黨的政黨。

因為在過去的時間裡,在這個區域當中,對你、對你的家人、對你的朋友,對每一個中國人,它進行過無微不至的迫害,叫無微不至的迫害。

因為對人內心中的恐懼,對精神的那種虐殺,對信仰的殘酷的迫害,是他們以共產黨的名義而進行的,他們是以共產黨的理由而進行的。

他們把黨本身的地位建立在憲法之上,建立在人的生命之上,讓人們為黨獻終身,讓人們為黨去死,黨是殺人的。

那現在的環境,在今年7月4日通過的規矩,他已經明確從國家的體制,把政黨排出去了。

國家有,政黨可以沒有,那我們就履行,也給今天主政的人抬轎子,依法治國、依憲治國。

我們就按照法律和憲法所賦予的權利,我們給予這些,上至國家主席下至普通公務員一個機會,來履行他們的承諾。所有中國人狀告中國共產黨,把狀告信寄到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

最新的報導,德國之聲的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而文章本身涉及到的,還是我們知道的令計劃被拿下,對這件事情的評價。

前面的介紹我們不用談了,他採訪了香港城市大學的政治學教授鄭宇碩,鄭宇碩教授向法新社表示說,先是指控江澤民的親信,然後是胡錦濤的心腹,這無疑意謂著今天主政的人表明,剷除一切政治異己的決心。

不論此人有何背景和關係,這必定對包括江澤民、錦濤在內的前任造成壓力。

那是這麼回事兒,當然胡錦濤有自己的表態,對吧!我們也說過團派不是派,團派沒有任何凝合力量,所以你說對胡錦濤造成壓力,胡錦濤是團幹部。團幹部,從他上大學就在壓力中走到今天,是壓力嗎?不是,那就是他的生命方式。

我跟大家明確講過,我說你看胡錦濤的臉,李克強的臉,令計劃的臉,永遠是一張臉,三個人的臉內涵是一樣的,因為他的生命過程是這樣。

所以你說對他壓力,我個人覺得無所謂,但是江澤民,那是絕對的壓力,政治高層的異常凶險。

借反腐之名的權力鬥爭

悉尼大學的中國政治學教授布朗,他認為令計劃令中共蒙羞,北京的法拉利車禍演繹出,在胡錦濤與習近平權力交接時,而令計劃就是無法控制那些。

在其身邊從其政治關係撈取好處的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他的兒子的失控,令計劃損害了中共的利益。

正如周永康的例子一樣,中共因此報仇,令計劃、周永康損害了中共的利益。

這集節目我一開始說,狀告中國共產黨。對共產黨而言,這就是「一步之遙」裡面最一開始說的,一出午門漫天的大雪啊,變天了。

布朗在評論當中接著說,這也證明在世界上,沒有比中共的政治高層更加凶險的地方,我覺得這句話就說到位了。

共產黨存在,它整體上上下下的利益階層,整體上上下下的這些掌握權力的人,
他們隨時都會被權力撕裂,他們隨時都會被共產黨吃掉。

22日這天,我們知道21 20日,是把令計劃拿下來了,對吧!時間是個生命、是個神。

江澤民老巢再震,光明乳業原總裁被查

我們也不用再重複了,那22日這天上海再次出現震動,江澤民老巢再震,光明乳業原總裁郭本恆被查。

22日中共官方通報,上海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原總裁郭本恆被查。去年7月分被譽為江澤民密友的,上海光明集團原董事長王宗男也被查,那都是應在7月20日這天。

到了7月20日這天,就上江澤民他們家,上海灘去攪和去,直接進他們家門裡頭,而江澤民自己應該在上海。

人萬里死的時候,那個措辭非常嚴謹,對吧!7個常委加上江澤民和胡錦濤,在萬里病危病重和去世期間,到醫院去看、去慰問,或者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如何。

一共就9個,7個常委活著的,一個胡錦濤哪都能去,那你犯的上去解釋說,或者以各種方式表達他們的想法嗎!

那就是在解釋江澤民,江澤民沒去,江澤民去不了。

所以我在昨天節目說,萬里去世,江澤民露頭。露了一個什麼頭,不好聽的話咱們不說了,反正露了個頭。

這個頭被誰露的,搞不好被別人拴著繩露的,你以為他真能露頭啦!那新華社記者也損,然後緊接著說萬里開追悼會,7個常委加上胡錦濤來了,然後江澤民在外地送了花圈。

就像出了一本書叫慶親王,底下說,你懂的,你不是成心要把曾慶紅砸死嗎!成心說今天曾慶紅這螃蟹,快搶啊!不搶連螃蟹腿都沒了,甭說你吃黃了。

但那是長臍的也沒黃,那螃蟹分母螃蟹、公螃蟹,那母螃蟹是圓臍的,裡頭有子,現在北美能吃;那長臍的裡頭,嘎崩!啥都沒有,酸啦吧嘰的還扎牙。那你不能,曾慶紅是公的,是長臍的。

那我說的意思就是,萬里、喬石去世,曾經的這個國家副主席不露面,你咂巴咂巴什麼味吧!

喝小酒的時候,那螃蟹就那一隻,慢點喝。所以這個意思就是很簡單了。

我覺得就是說,他來宣布他的時間性,這個人抓不抓,他故意在這個時間階段,720這個前後的階段把它拿出來,在提示著今天的人,如何看待今天中共上層內鬥的進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