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反迫害路漫漫 7.20的歷史與征程 熱點互動(1336)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6 日訊】【新唐人2015年07月18日訊】【熱點互動】(1336)16年反迫害路漫漫 7.20的歷史與征程:7月16日,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舉行遊行集會,拉開了世界範圍的紀念反迫害16週年的序幕。16年前的7月20日,江澤民和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當年江澤民為何要鎮壓法輪功?又是如何通過政法委、610辦公室實施這場迫害的?迫害仍在持續,在過去兩個月間有超過6萬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對江澤民提起了訴訟,您能做些甚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就在昨天7月16日,法輪功學員聚集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舉行了盛大的集會遊行,以及燭光守夜的活動,從而拉開了16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活動的序幕。這些學員聚集在這裡,我們也紀念在16年前的7.20日,江澤民發動了一場慘絕人寰的、針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鎮壓,法輪功學員從而也被迫走上了反迫害之路。

當年的這場運動,江澤民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又是如何通過政法委、以及「610」辦公室鎮壓法輪功的?16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路漫漫,究竟又是怎樣的一段歷史與征程?今天就在相關的節目當中和觀眾朋友一起探討,在開始之前,首先讓我們用一個音樂的短片來一起回顧一下16年來的這段歷史。

1999.04-1999.07
江澤民「四份文書」
要求「鎮壓法輪功」

中央政治局常委7月19日……批准鎮壓法輪功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鎮壓法輪功的時候,7個常委6個不贊成,就江澤民一個一票。他在(政治局)常委通不過,他又另外開個會,他一定要貫徹他這個主張。」

「7.20」後,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聯合國2004年報告

一個月內,全國官媒發表300-400篇文章攻擊法輪功。

百萬法輪功學員前往天安門請願。——北京公安局數據

至少3,864名法輪功修煉者因不放棄信仰遭酷刑死亡。

時事評論家賀賓:「在中國歷史上,每當政府和人民間出現矛盾的時候,人民不是屈服就是暴力的反抗。而法輪功學員在面對這場嚴酷的迫害時,他們既沒有屈服、也沒有使用暴力的手段,而是始終如一的堅定的用和平的方式來維護他們的基本權利。這證明李洪志先生的『真善忍』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真正從本質上改變了這些修煉的人。」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16年反迫害路漫漫,7.20的歷史與征程」。今天我們請到了三位嘉賓,一位是法輪功的發言人張而平先生,另外兩位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我們今天請三位來共同聊一聊這段歷史,同時也聊一聊這段征程。

首先我想請而平先生介紹一下,大家都在提這麼多年對法輪功的迫害,當年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場鎮壓有沒有法律的依據?

張而平:所謂7.20,顧名思義就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令國家機器開始全面的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鎮壓。大家從這個短片和通過媒體上了解到,在中國大陸、包括在海外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宣傳部門、武警部門還有警察部門、司法部門、還有其它方面,甚至專門成立了一個所謂「610」辦公室專門來負責鎮壓法輪功。

它們在7月20日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江澤民甚至把法輪功稱為所謂邪教。在鎮壓之後的10月份,人大出了一個所謂「防範邪教」的決定,但這裡面也沒有提及到法輪功。更令人覺得奇怪的就是所謂民政部和公安部出了一個所謂的決定,叫取締法輪功組織,而且在這個迫害過程中還不許上訪、不許有辯護律師。

那麼公安部門和民政部這個所謂的決定實際上本身是違反憲法的,它沒有這個權力去違憲,它是規定中國的老百姓不許上訪、不許請辯護律師,而且它們所謂取締的是「法輪功組織」,可是法輪功本身又不是組織,法輪功是個傳統修煉方法,大家來去自由的這麼一個民間修煉團體。

首先整個這一系列,中國明確規定有7個所謂的邪教組織是被禁止的,法輪功也不是其中之一。所以從這16年迫害到今天,無論它們出動什麼樣的藉口,利用司法的哪一條,它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違憲的,所做的一切都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所以在這16年以來,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而且從頭到尾是殘暴的對中國人民自己犯下一個最大的罪行。

主持人:如果像而平所講的,鎮壓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的話,趙培,下一個問題我想請教您,當年江澤民為什麼要一意孤行,傾全國之力鎮壓法輪功?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趙培:其實這個東西我們要從三個層面來講,首先講大的國家層面。我們知道法輪功是講「真善忍」的,他是教人向善的。那中共講什麼呢?它是講暴力革命和政治運動,如果全國百姓都相信了「真善忍」,都相信了有神的存在,那麼誰還會去跟著中共幹壞事呢?這就是一個基本思想的衝突。所以從中共這個黨的角度來講,它是一定要跟「真善忍」作對的。

從中共黨內的層次來講,江澤民集團,當時江澤民是個無德無能的人,在鄧小平死了之後,很多黨內的有識之士都希望它能夠下台,特別是朱鎔基利用遠華案,已經打到了江澤民這個貪腐集團下面的賈慶林,幾乎能順藤摸瓜,把江澤民給連帶責任地趕下台。這個時候,江澤民和它的狗頭軍師曾慶紅就要樹立一個假想的敵人。

那麼作為第三個層面來講,江澤民個人是個妒嫉心很重的人,我們知道當時信仰法輪功的在中國有一億多人,而且當時4.25的時候,很多穿軍裝的老將軍都出來替法輪功鳴冤、鳴不平,在這種情況下,江澤民自己妒嫉得受不了!還有中共常委一級的喬石他們這些人甚至做出了報告,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就認為法輪功是跟共產黨爭奪群眾,也是跟他個人爭奪群眾。在這個時候,江澤民以個人和中共黨內因素、江澤民集團的因素湊成了一個整體,而發動這場史無前例的人權迫害。

主持人:剛剛您談的這個原因,我還想追問一下,在當初面對著這樣的一個嚴厲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時是怎麼做的?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趙培:當時的法輪功學員,大家可以回顧一下當時的歷史,據說中南海當時燒掉法輪功寫來的信是成麻袋的燒。也就是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的情況下,他們始終很善良,他們認為是中共的高層不了解法輪功是好的、是教人向善的,因此他們去善意的跟中共溝通,寫信也好、走上了天安門,都是希望能夠引發中共高層的一點點良心來停止這場人權迫害,來停止對法輪功聲譽的汙衊,但是中共卻一直這麼繼續下去。

在這個時候,法輪功學員看到的一個情況是,跟中共溝通不了了,所以他們就開始講真相。所謂的「講真相」,其實用咱們普通人的話講,就是善意的跟社會大眾去溝通。既然你能夠把仇恨法輪功的種子埋在人的心中,法輪功學員就能用善的去講真相,去把百姓心中的仇恨給抹掉,所以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可以用4個字形容——大善大忍。

主持人:藍述,剛才大家都提到了迫害,而且這場迫害持續了16年,那麼在這整個過程中,江澤民是怎樣系統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

藍述:我覺得剛才有一條很重要的,我要補充一下,就是江澤民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我覺得我要補充一下。用江澤民自己的話來說,江澤民當時鎮壓法輪功的時候,他說了兩句話,他說他不相信「共產黨不會戰勝法輪功」;第二句,他不相信「無神論戰勝不了有神論」。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法輪功他是敬天信神的。中共在奪取政權之後,從1949年以後,它可以說把整個中國文化的傳統信仰徹底的破壞掉了,敬天信神的文化。所以說法輪功的興起,1992年傳出以後,迅速的有這麼多人回歸傳統的文化,加入敬天信神的團體去修煉,這是中共非常害怕的事情,我覺得這是鎮壓法輪功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至於江澤民是怎麼樣鎮壓法輪功的?整個江澤民對法輪功鎮壓的過程中,它反映的是中共人治大於法治,無法無天,沒有法治的這麼一個體系。江澤民創造出來的所謂「610」辦公室,它實際上就是把四個副國級的職務加到公安部部長的頭上,一個是政治局委員、一個是政法委副書記、中央書記處書記、還有一個國務委員。

公安部長他有這麼四個頭銜,然後再去兼任公安部長,它實際上等於說公安部就通吃了,它在整個的鎮壓過程中,公安部就凌駕於司法部、法院、檢察院之上。首先,勞教的體系就是公安部自己說了算,不用經過司法程序;如果要進入司法程序的話,人送到司法程序之後,政法委書記又在你的檢察院、法院、司法部之上,所以它又把所有的程序都控制了。就變成整個國家的司法體系完完全全剝奪了法輪功學員的司法救濟的權利。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我覺得造成的後果是非常壞的,它不但破壞中華民族回歸正統信仰這麼一個運動,同時它是徹徹底底毀壞中國走回法治的進程。外媒一直把周永康叫做「司法沙皇」,從這個名字我們就可以體會到江澤民對法輪功整個鎮壓所運用的手段。

主持人:我不知道而平對於上述的問題有什麼樣的補充?我還有另外一個問題跟您一併提出,面對這麼多年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都做了些什麼?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張而平:他剛才講得很好,關於中共為什麼迫害法輪功和迫害法輪功的方式。實際上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他說了幾句話,一個是「在肉體上消滅法輪功」,還有「在經濟上搞垮法輪功」,還有「在名譽上搞臭法輪功」,同時還提出了「打死算自殺」。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以來,我們看到目前這個統計數字不完整,大概有3,800多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實際上據當時的媒體報導,西方媒體也好、包括國內中共自己的媒體,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也出現很多的孤兒,父母被打死了,出現了精神病院裡面關押很多法輪功學員。直到後來獨立調查員發現在中共迫害過程當中出現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令人聳人聽聞的事情,這一切都是在江澤民「在肉體上消滅法輪功」、「打死算自殺」這些指導方針下出現的。

同時它不僅僅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這樣的迫害,它通過它的外媒、通過它們的宣傳機器和外交手段在全世界散發對法輪功的迫害,比如它們令孔子學院對法輪功活動進行干擾,當海外法輪功學員進行活動的時候,它們採取不同的方式在海外進行干擾。

在過去這16年裡,法輪功學員是用什麼樣的辦法來抗爭呢?我們是用和平的方式對抗暴力,我們是通過講真相來對抗謊言,面對強大的中共宣傳機器,我們就是靠著人傳人,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如此,通過發傳單、講真相、發光碟、打電話。在過去這16年裡,我們有很多法輪功學員發明網路突破封鎖的技術,使很多國內的民眾能夠通過突破網絡封鎖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這一切使今天我們看到了,國際社會也看到了,中國老百姓也看到了,在中國大陸,再維持繼續迫害法輪功是不可能的了。

主持人:剛才而平介紹了一下這麼多年來法輪功學員所採取的各種反迫害的行動。趙培,怎麼樣看待法輪功學員的這些反迫害的行動?怎樣看待這樣一段歷史,這樣一段征程?

趙培:其實我們可以跳出現在,我們站到整個人類的歷史去看整個過程,我們就能夠很清楚的為整個過程定位。比如說大家可以捫心自問一下,歷史上的信仰,歷史上的各種衝突,都是因為有迫害也好,或者是有不同的爭鬥也好,都是經歷了一個過程,那麼人類整個文明,信仰文明的2千多年來的歷史,從基督教被迫害也好,從中國被迫害也好,它是一個人類文明進化到,我們不能說進化,就是人類進程走到今天為止,那麼形成了一個什麼概念呢?就是政教分開,也就是說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一個國家它有義務去保護本國國民的信仰自由,那麼任何信仰人士不能夠干預政治,那麼這兩點保證了現代文明的一個頂峰。我們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他們一開始就做到了這個人類文明的頂峰。在迫害之前,法輪功在中國全盛時期,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以法輪功學員的名義做到政協裡去,做到人大裡去,去參與政治,法輪功是徹底不參與政治。

那麼在被迫害之後,他們沒有拿起暴力去對抗,而是用善意的跟這個社會去溝通。甚至江澤民這麼壞的一個人,他們還是寫了那麼多信去跟他溝通、勸善,希望他能夠放下屠刀,在這種情況下,江澤民依然是一意孤行,幾乎是壞事做盡。法輪功學員看到他已經沒有救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會與整個社會去溝通,去抹平中共在人心中去散播的謊言,讓大家都能夠很理性的對待你對面的那個中國人。這不是很偉大嗎?

歷史上任何一個團體,任何一個信仰,他們的勇氣、正義、良知,有的時候會走向暴力。但是法輪功完全沒有,他們真正做到了他們要求自己做到的「真善忍」三個字。這個可以說是人類歷史文明的一個顛峰,是人類道德的一個顛峰,沒有哪個團體在經歷過這麼久的迫害當中沒有一絲暴力,而是奔著與社會溝通目的去的。法輪功學員了不起——人類歷史文明的顛峰。

主持人:對以上問題,我不知道藍述您有什麼樣的補充?同時我也有一個問題,既然提起迫害,就不得不提這個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就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有這樣一部紀錄片電影叫《活摘》,是由加拿大的導演拍攝的,獲得了非常高榮譽的皮博迪獎,您怎麼樣看待這樣一個事情?

藍述:我覺得就像剛才趙培先生講的,法輪功16年來的反迫害,他真正的就是把「真善忍」這三個字用他們的行動具體的詮釋出來,這個對未來人類的歷史的影響是無可估量的。

那麼回過頭來講,你現在講的活摘這個問題,《活摘》這個紀錄片得獎,這個紀錄片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用事實說話,告訴「活摘」確實是從活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去販賣、去賺錢,按「需」殺人,你需要什麼樣的器官,它就去殺一個什麼樣的法輪功學員,然後把他的器官拿出來,進行移植。按「需」殺人是存在的;不但存在,而且數量極其龐大。而這是一個非常可怕、非常黑暗、非常血腥的,整個全人類和歷史都不得不正視的歷史,不得不正視的現實。

這個電影根據的是《血腥的活摘》這本書,而這個《血腥的活摘》裡面它有幾個數字是值得講一講的。1994年到1999年,就是鎮壓法輪功之前的前6年,6年裡面中國的器官移植大概是1萬1千例,然後從緊接著之後的6年,從2000年到2005年,一下子它的器官移植翻了5倍,達到了6萬例。

在這6萬例裡面,他認為至少有4萬5千例它的來源是沒有辦法解釋的。這個4萬5千例是個非常保守的數字,因為他把這6萬例裡面減了差不多1萬人的死刑犯的數字。實際上死刑犯他可以用在活摘這個目的上是很少的,因為你不可能一個人判了死刑了以後,你必須這個人不執行死刑,等著,等到有個人來合適他的器官了以後,再執行死刑。

所以實際上你就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呢,它的總數也是超過5萬的。但是這個5萬的算法是怎麼算的?它是從受體來算的,就是有5萬人接受了這個器官移植。但是它不是從供體。有多少人提供器官呢?他沒說。這是個非常重要的東西。

因為在《血腥的活摘》這本書裡面它其中就有一個調查,就說有一個人他到中國去接受腎移植,3個月之內,他去了中國2次,第一次去給他找了4個腎,全部都失敗了,然後他離開了中國;2個月以後再回到中國,之後又給他找了4個腎,直到第8個腎他的移植才算成功了。

所以說這個供體和受體之間就是8比1。你如果說5萬多人接受了器官,它這個器官來歷不明,你要乘以8的話,這就接近50萬了。當然這個數字到底這個比例應該是多少?我們不知道,可能沒有那麼大,可能是2,可能是4,但也可能是10,可能是20,你如果說是乘20的話,你說這個數字是多少?這是一個非常龐大、非常可怕、非常血腥的過程。

因為美國人搞器官移植它搞了60年,它現在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大的國家,它搞了60年走到今天。但是中共在2000年到2005年僅僅6年它就追上了美國60年的腳步,那麼這中間的經驗的積累、人員的訓練、技術的更新等等,它是一個非常血腥的過程,這個是非常可怕的。所以說我覺得這是一件全人類歷史上都不可能出現,今天的人類不得不正視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好,有觀眾朋友也打來電話,我們聽聽他們的看法。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你們好。我覺得從人性和正義感,我對法輪功群體表示高度的同情、欽佩,我對他們不屈不撓的以和平方式來爭取,去講真相。另外,我覺得如果了解真相的話,我就覺得對法輪功的鎮壓應該馬上停止。

再就是,鎮壓法輪功這個事情,說實在,就在中國的話,就它們黨內,我發現很多人也是反對的,就是在江澤民要鎮壓的時候,它黨內的常委,就他一個人要鎮壓,其他都不贊成的。後來你看朱鎔基對國保講,放過他們吧,不要去管他們嘛。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時間也是非常的有限,非常感謝您發表您的看法。而平我想問一下,我不知道您怎麼回應觀眾他們這個說法?今年應該說是反迫害16年了,今天也出現了一個新的變化,就是在從今年5月,這2個月的時間,法輪功學員開始,尤其在大陸,起訴江澤民的這個活動,現在已經達到6萬多件的起訴訴狀。法輪功學員為什麼這麼做?您怎麼看待最新的這個新聞?

張而平:剛才我覺得兩位評論員講的很好,就是從迫害一開始,法輪功學員是要求跟政府對話,希望政府了解法輪功的實際情況,避免這種血腥的迫害。但是一再給機會,江澤民集團一再實施迫害,直至出現了這種活摘器官的情況。

我想先補充一下剛才講到器官的事情。因為從2006年這個器官事情爆發以來,我一直在參與這個事情。從2006年當那個活摘器官的事情出現之後,我們後來查了一下,就發現中共的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他本人是個移植醫生,他曾經在國際器官移植大會上說中國95%以上的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可是根據「國際特赦」的統計數據,中國死刑犯從5,000多人減少到3,000多,後來再逐年減少到1,800多人,可是你器官移植的數字卻蓬勃生長。那麼既然你95%以上的器官來自於死刑犯,可是你死刑犯不斷的在減少,而你器官這種供體卻越來越多,所以本身他就不能自圓其說。

那麼剛才這位聽眾打來電話,我也想說,謝謝他們對我們的支持,很多國際社會和善良人士對我們的支持,我們現在在中國大陸和海外都看到越來越多的善良人士站起來為法輪功發聲,在中國有很多維權律師,在中國各地出現了上萬人對法輪功維權按手印、簽字這些事情。

那麼法輪功是按「真善忍」的原則在做所有的他們的活動,但是善是有他的真理的體現,就是說我們要用法律的形式,而不是用暴力的形式,針對江澤民、針對參與迫害的這些人,按照法律、按照司法進行公正的審判。

同時也是讓全世界各地人了解情況,警告那些繼續參與迫害的人,中國社會面臨一個轉型的社會,希望每一個人在這個社會中擺正自己的歷史位置,中國人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希望每個人都有個美好的未來吧!

主持人:其實用幾句話來評價16年的這段歷史也是非常不容易,但是我還想最後給每位嘉賓一句話、兩句話的時間來說怎樣看待這段歷史和征程。

張而平:歷史會告訴那些站在正義和善良、公正的歷史的角度上,他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主持人:趙培。

趙培:我是想跟大家講,法輪功學員真的是給了我們每個人一個選擇站在善良這邊的機會,希望大家不要放棄。

主持人:藍述。

藍述:我覺得就是「真善忍」這三個字,法輪功學員這16年整個的過程中,把「真善忍」做了徹底全面的詮釋,那麼這個將是在未來的人類社會,整個未來人類社會的文化,回過頭來看,人類會永遠記住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今天幾位嘉賓的點評分析,分享他們的經驗。可以說16年的反迫害路漫漫。今天我們的節目就要結束了,但是這場反迫害卻並沒有停止。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