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金融機構高層會議怒曝黑幕 今日點擊(227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星期五股票在結帳的時候,就是這週結束的時候,跌了大概1%多好像是,具體的我沒查。如果跌了1%點多,它應該維持在4千點, 大概4千點那兒吧,就在這打橫了。而股票真正它的交易量,肯定是下跌了, 嚴重萎縮。變成了股市就不是股市了,股票不是股票了,那各自如何去選擇,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而另外報導當中,我看到報導當中,據說在這一波的過程當中,應該是中國的證金公司進入了,涉及到的金額大概1萬多億,這個錢1千多億是來自於各證券公司的,而那1萬億是來自於直接印票子扔進去。但這個錢你怎麼出來? 對吧。

正常的交易市場,我們曾經看到過:在2008年2009年,美國遭遇到金融危機的時候,那特別是對汽車公司,美國政府是買了汽車公司的股票救企業。那中國不是,是救股市,直接往裡救股市,那就是救賭場。

我們跟大家說這是賭場,這不是股票。所以你就得比莊家玩得好,得比莊家玩得好。莊家心裡有譜,我實在,有人在襲擊我的時候,我全給你關了,這不許玩、那不許玩,你必須把東西反正就這麼幹了。願意不願意你反正也沒招,賭場就是賭場,才出現了今天的場面。

今天一個它的難點就是:它扔進1萬多億,它往外抽不往外抽,它退出來不退出來,這是個事。如果不退出來,這1萬多億進去就等於是,這一盆粥這麼多,它得往裡對水了, 對不對?對了水了,你說這事怎麼辦?

它實際就會淡化稀釋真正股票的價值,那對未來的影響就更大。而如果它退市的話,逐漸想恢復正常交易的話,這個難度也更高,就是它怎麼去控制。在當時股市剛剛出事的時候,我跟大家講過:就像在外匯市場當中的鎖倉的概念一樣,扎一手沽一手,當時給穩住了,那叫值損。只玩損了,渾身貼的都是創口貼。你怎麼摘呢?

裡頭腸子肚了都亂了,現在就是這個場面。而在節目當中我們跟大家講過:

我說反腐當中沒有打過金融體系的人。在這個過程當中,王岐山可能就是出於他是一個金融專家,但就相生相剋的理在他身上反應了,他不敢碰、不敢打。

結果就造成在最後,他想打真正大老虎的時候,人家吃他,吃他。 作空股市,就是吃他們,王岐山自己的話。

王岐山說:中國金融機構上層太黑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王岐山說:中國金融機構上層太黑。

王岐山講:金融危機的起因是貪婪,他在金融機構高層會議上發怒講,金融機構特別是上層,不是全部也差不多九成,是千萬富翁。借1個億拿回2千萬私人回佣,每月薪金5千元,獎金4到5萬。這是哪家訂的規矩?夠黑、太黑,沒錯!

帳面上的,我跟大家講過:全都是底下掙的。對不對?誰掙工資條? 缺心眼。那是黨嗎?黨都不是這樣的, 對不對!黨的作法,你看黨的高級官員的作法,把自己的媳婦都省下來了,外頭有100個200個的女人,把媳婦都給省了,這話非常難聽,但就是這麼幹了。

工資條上5千元,借出1個億拿回2千萬。工資條上5千元合情合理,他不能收2千元,他要發2千元,人家說你有鬼。聰明的人全去黨那兒去了,然後就把黨全毀了,全毀了,所以這是一個高級動物正常的環境。

那王岐山曾經這樣說:他老想修改刑法。因為現在面對的問題,比如民間金融和所謂的非法高利貸,就得研究和確定。金融問題最怕的是小微企業的弱勢,民生最大的根本就是就業,而小企業承擔著解決就業,就是最大的民生。

所以他提到的是民間,提到的社會,提到的普通老百姓的就業、 吃飯問題。但這個制度,就像我說的:共產黨的制度,是強姦民意的制度,不是利用民意的問題。對吧!不是為民意著想,當你為民生,為民意,真正想著想的時候,一定跟這個制度的上層的利益集團相衝突,一定跟黨的利益作對的。

這段話來自於什麼時間,2013年1月4日,金融理財網,作者王海。2013年1月4日,王岐山剛剛成為中紀委書記,1個多月,不到2個月,那個時候他就說了:金融體系的上層太黑,但2013、2014、2015 他沒打擊過,他沒打過,沒抓出任何一隻金融體系的大老虎。

中國股市贏錢鐵律:開盤買 收盤賣 

彭博通訊社,摸準了國內的股票的玩法:中國股市贏錢鐵律,開盤買,收盤賣。

彭博社7月23日報導:如果把這個交易規則用在上證指數,上海股票,從7月8日以來,它可以產生23%的回報率,相比之下買入持有的方式,僅產生8%的回報率。

如果將這個規則運用到中石油,國家基金明顯支持的目標,那你將發現:你將得到43%的回報率。尾勢反彈是中國股市浮現的最新怪癖,源自於政府干預,包括從限制IPO價格,到禁止大股東拋售股票,股市蒸發4萬億美元之後,干預增加到史無前例的水平。

股市蒸發了4萬億美金,然後政府干預,政府什麼時候干預?每到下午的市場的時候,政府就出錢買股票。所以你上午買,低,下午把這東西就賣給王岐山了。誰難受誰知道?光看賊吃肉,沒看賊挨打,我們看到的就是這個場面。

如果它的錢退不出去,它不能讓股市正常運作的話,換句話說,它今天不快馬加鞭,把江澤民幹掉的話,這個規律,它只能維持,它只能維持。當宣布曾慶紅死了,江澤民抓了的時候,我估計這個規律,你就要小心了!

所以這個時間前後,表面看起來不是一條線,實際是一條線。因為股票市場,是江家幫的殘餘最後的勢力,跟今天主政的人進行魚死網破,搏殺的最後一塊地方。

曾鈺成放話梁振英:如果我年輕10年 看你如何整我

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直接跟香港特首梁振英攤牌。哥兒倆單挑,法廣這麼說的:曾鈺成放話梁振英,如果我年輕10年,看你如何整我。

這是香港中共黨的體系當中的,所謂建制派的所有的官員之間,相互你掐我、我掐你,明確的完全內鬨,完全的拆解,完全的就是拆台了。曾鈺成為什麼這麼說?

原因就在前一天,他的弟弟曾德成 ,曾經是香港最典型的左派議員,一直任民政局局長,在政府任職。結果被梁振英,被梁振英,以自我辭職的理由,給辭退了。

那民政局的局長 ,為什麼梁振英把他給幹掉?騙了他,再幹了他,本人自己都不知道辭職,都沒提出來過,結果梁振英的政府宣布,民政局的局長自己辭職了。

幹這個事,他為什麼這麼幹?還有另外一個局長也沒了,為什麼這麼幹?梁振英要把去年的香港的雨傘運動,所帶來的所有的罪責,放在民政局局長腦子上。

放在曾鈺成的弟弟-曾德成的腦袋上,做哥哥的他就不幹了。

梁振英是1997年香港回歸時開始出頭。那個時候曾慶紅是梁振英的爺,是香港的爺,主管著香港的黑白兩道整體的事務。所以梁振英跟著曾慶紅的爺,爬到了今天 。

曾慶紅、江澤民,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殺的都是自己貼心的人。當自己受到威脅的時候,所以梁振英秉承此精華,自然就這麼幹。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