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河北書記 凸顯習近平權力有大變化 今日點擊(228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2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我記得在上個星期的節目當中,我們還提到說:有人認為反腐就終止啦,不會再打啦。我就開玩笑說:我說我也找不著別的詞兒啦,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圖什麼為什麼要這麼說?

結果在上星期五的晚上,把這個周本順拿下了,我的節目當中一早,當時周永康的時候,我們就談到周本順、 王樂泉。那大家記得習近平上台之後,曾經2013年夏天, 就這個時候,蹲點到河北,讓河北的這個河北省委,省常委的委員相互揭批,幹了2天還是3天。

你查查當時今日點擊我們說了:我說這個習近平玩損的,這種相互揭批是文革的作法,幹的誰? 幹的是周本順。當時的周本順跟河北省的政法委之間相互掐,就跟那夏天掐蛐蛐兒 蟋蟀呀,我們北京人叫掐蛐蛐兒一樣,不咬折一條大腿,那傢伙不是好蛐蛐兒。那當時那手作法,那是2013年,2年前就很特別,那個不太正常的。

而星期五晚上拿下周本順,就料定周本順的力度很大,就這件事情是非常大的事情。我在星期五後來的節目當中說了:拿下周本順,代表著江澤民、曾慶紅失去自由,代表著在拿江澤民、曾慶紅。

因為周本順是地方大員,地方一把手,而各省可以割據的,他們的職位可以把上下隔開,省有省軍區、省裡的公安、省裡的國安,他都可以在他以省委書記的身分,進行查詢、進行控制,他有整套的人馬。

換個角度講,一個省獨立了就可以一個國家,它全都具備。所有的機構、 所有的人馬,包括槍、砲、軍人都具備,這是要命的。而且在拿下省級的這樣的官,當走到一個那個時間的時候,自然會宣布曾慶紅、江澤民完蛋。

當然我的說法挺簡單的,你步驟是這麼一步一步來的,時間被確定了。但是在我的眼睛裡,你就幹了,就無所謂。就像當初殺這個徐才厚,喀,就這麼就給劈啦!一介武夫一樣,把另外一個秀才官給劈了,劈完就完了。你以為會動盪啊!沒事兒的,順天意,這蒼天中,正的神佛都在保著你。

河北省書記被查處:背後有玄機 甚具玩味

東方日報寫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河北省書記被查處,背後有玄機,甚具玩味。

事隔2個月,中紀委又恢復了週末公布打老虎的作法。它提到說:周本順被拿下有兩個特點,第一:他是這次反腐中,第一個被下台的在職的省委書記。第二:他曾經是周永康時期的,政法委祕書長。

那在這篇文章裡呢,他提到了一些周本順當時,為什麼沒有被查。就是拿周永康的時候,當時為什麼沒有查他。他也提到說:2013年周本順,才從政法委祕書長的位置上到河北去,當時周永康已經是自身難保了。

所以周本順的調職,肯定不是周永康的想法,而是最高層的安排,把他放到河北去,無疑是考慮到河北距離北京很近,監控容易。

我個人以為不是這麼回事,2013年的時候,習近平根本沒有權力,他不敢動的。

2012年底他才成為書記,對吧!那時候跟他貼心的人就2個人,一個是栗戰書,一個是王岐山,李克強是一個胡錦濤似的人物,那就這樣。哪頭他都惹不起,哪頭他也不惹。所以他根本朝中沒有他的人。

2013年這個時候,有人問打老虎反腐的說法,王岐山的說法很簡單,現在反腐只治表不治本,搶時間。所以周本順到河北,那是人家真正還在延續著,江家統治的過程。

周本順到河北成為了地方大員,而又在北京周圍,誰監視誰很難說咧,很難說的。對吧!那你在當時的情況下,就變成了局勢非常混亂,你河北38軍駐河北,說38軍一定聽黨中央的,不一定。誰都吃不准誰的,那個時候誰都吃不准誰的。

所以我不認為他這裡說的是這麼回事啦。他這裡提到說:周本順作為祕書長,實際就是周永康的大祕兼總管,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兩年來周本順表現很低調,甚至顯得很左,求得自保,可以看出來這是他認為的作法,那倒有可能。

第二個它提到說:反腐退潮,言之尚早。反腐退潮在我的節目當中,我一直說是給人搗亂的,給胡說, 就是胡說。有人替江澤民、曾慶紅玩命地去保他們,有病,就這麼點,就是有病。江澤民、曾慶紅、共產黨是拴在一體的。

今天未來的中國,是恢復人的尊嚴中國、是恢復中國人傳統的精神的東西,做人的道義。

文章講:周本順這一波被查,可能被視為周永康的餘波,甚至可能是受周永康的牽連,而下來的最後一個高級幹部,是不是周永康的案子牽掛呢?

今天是國家體系,在打擊著原來,江澤民的黨的體系,整個那個體系,都是相互牽掛在一起的,誰也扯不開誰的。它講說:果真如此,表明對周氏腐敗集團案子的查處,到現在就終結了。

周本順一案不是一個獨立的腐敗案子,而是周永康案子的一部分。那它說:因此周本順雖然是十八大後,第一個被查的在任省級書記,但是不要過分誇大他涵義,說得挺那個,一扭臉,自個兒要替誰說話還挺清楚的。

但是面對現實呢又做個鋪墊,怕以後事情真出的時候,沒得說。這文章要這麼寫,以後江澤民、曾慶紅一下來的時候,人說了,當時我們報了,我們評論了,你看周本順一下來就如何如何,他把後這段給扔了,他給自個兒做鋪墊了。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所以他的結論跟他上面的分析,大相逕庭的,在我的眼睛裡是大相逕庭的。所以文章最後的結論它是這麼說的:周本順下台之後,輿論對當局的反腐又予以很高的期待,根本沒有,還沒有說這期待,這就是文化人自己在寫啦。

星期五晚上才出的事,你現在星期一了,還有啥期待哩。所以我自己認為啊,就是有些文化人,你要真站在實際的角度去說,文章聽起來挺那個的,但是為什麼一到某些地方它就拐彎,還硬拐彎,喀嚓,就這麼拐了,車開得挺快的,開一90度,把車能給掰折了。對不對?

如果車沒折的話,裡頭大嘴都掰折了。所以就是,當然這是我個人的感覺啦,因為文章這麼寫,前後是對不上茬的,周本順星期五晚上才拿下來,星期六、星期日,來不及討論的,海外媒體都不討論,人家都休息哩。

你星期一就說:反腐予以很高的期待,人家都沒說哩。是你期待, 是你咬文嚼字,有文化。它講說:官媒不失時機地批駁那些,為反腐正在退潮的說法,它說原因就是,中紀委兩個月內沒有大動作,所以普遍遇到阻力,有些反腐反不下去,可能到此為止。

石濤在節目當中從來沒有這麼說過,有人,有人,非常清楚的個別人。最後,它說這並不表明,省部級這類層次的腐敗不會再處理,為表明反腐沒有時間表。此類反腐敗,最高層可能會有1件查1件的,說了一句顛三倒四,兩頭都不靠邊的話,現在做人的態度。

但是我自己依然認為:這就是很簡單,周本順被查,江澤民、曾慶紅失去自由。再有人下來,或者說再拿下來直接拿他們倆,因為股市的波動造成社會的波動,
這是吻合在一起的。

所以我個人的看法,人家有個時間表,如果敢為的話,喀嚓,就砍了曾慶紅、江澤民,很多事情全了了,就這種評論全都沒了,搗亂的全都沒了。對不對?老省事的。

馬英九說:中國大陸人權法治不穩定

BBC專訪了馬英九。馬英九說:中國大陸人權法治不穩定。

馬英九對BBC中文的總編凱瑞說:中國大陸的情況給我的感覺就是,有的時候好一點,有的時候變得壞一點,不是很穩定的。兩個中心兩個頭,能穩定嗎?肯定不能穩定, 對不對?

那馬英九這一番說法,其實就在反饋著一個社會,對今天最上層相互,中共最上層打殺的一個客觀反映。國內的你最上層的事情不搞定,那給外界的表現,沒辦法 ,沒人真正從內心相信你,一定對你擱心眼,因為這是正常的過程。

那在我看來,我依然覺得:這就是一個過程,其他的什麼都說明不了,所以這個過程等待的是結果。剛才提了,有人說了反腐不會再下去,就到這為止了,反腐到這為止,一: 內心, 寫這篇文章的人在保黨,第二個: 所有社會的,國際社會的任何人都認為,你在更大的不穩定中,就是今天的中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