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惡鬥驚心 習近平高層人事大洗牌 世事關心(3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30 日訊】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隨著夏天的到來,關於中共北戴河會議的各種猜測也再度熱鬧了起來。特別是在中國經濟走軟的背景下、周永康被宣判之後,中共在經濟增長、黨內鬥爭、社會管制諸多方面又面臨著新局面。沒有懸念的是,所有這些困局和難題都將在北戴河會議上反映出來;有懸念的是,不會有官方的渠道出來告知公眾,這些問題是被怎樣觸及的。北戴河這個中共的夏宮,上演的是道地的宮庭戲,卻終將影響到無數普通人。這一集《世事關心》我們就將圍繞著今年北戴河會議的諸多猜測,做一番梳理和分析。

北戴河度假會議沒有明確的開始和閉幕時間,一般來說是在7月底到8月中旬。從官方媒體關於主要領導人行程的報導,外界可以揣測會議是否已經在進行當中,除此之外就是從國務院北戴河療養區附近的安保嚴密狀況,可以推測是否已經有高幹入住。

人存政存、人亡政息,不管是路線分歧還是派系鬥爭,最終的勝負都是個事問題,就是看關鍵的職位落在誰的手上。所以每年的北戴河秘密集會,人事變動都是外界猜測的第一熱門,今年也不例外。前幾年由於有中共領導層的大換屆,以及薄熙來、周永康等大桉在進行中,政治局內的人事洗牌在所難免。而今年政治局內誰上誰下的談資相對較少。但京津滬三大直轄市一把手的變動頗為引人注意。早在2013年就有風傳,深受習近平器重的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將出任上海市委書記;而現任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將進京出任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之前,同樣的猜測再度浮現。鑒於韓正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以及發生在去年年底的上海外灘踩踏事件,關於他去向的傳聞引起了對江澤民派系勢力的若干不利猜測。

關於現任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有所謂消息人士對海外「博聞社」表示,其去向基本確定為調往全國人大或政協擔任副職。現任天津市委書記黃興國是去年12月從孫春蘭手中接管天津的,黃興國長期在浙江任官,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兩人有不短的交集。作為三大直轄市的黨委書記,他很少見的不是政治局委員。關於他的去向存在著截然相反的猜測,有人認為他在執掌天津之後,有望未來「入局」。但近期也有所謂消息人士對海外媒體表示,黃興國未來可能不會進入中央政治局,而天津市也會被變相「降格」。

省部級官員的出缺是近兩年中共組織人事部門面對的大問題,這首先是拜習王的反腐運動所賜,從2012年底至今,已經有逾百名黨、政、軍高官落馬,另外據公開資料顯示,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開之時,又會有多名省部級高官達到65歲的退休線,其中省、自治區黨政「一把手」11人;部委官員18人。有分析認為,這些官員的進退有可能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上被決定,不排除有大換血的可能。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可能出現的人事議題,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看起來習近平近兩年對政權的控制已經大大加強,有分析說他想在『北戴河會議上』,在省部級這一層進行又一輪大的人事洗牌,你怎麼看?」

文昭(資深評論員):「中共領導人在執行層面確實面臨著比較大的問題,就是官僚系統怠政的問題。當前的省部級幹部可以說整體上是過去20年腐敗體制的受益者,並且他們參與腐敗體制才能爬到在這個級別,都有大小不同的利益圈子,他們沒有積極性支持反腐運動的擴大。由於處於壓力之中,還多有怨言,是這一屆中共領導班子貫徹其所謂改革意志一個很大的現實障礙。同時臨近退休、或已經達到退休年齡的許多人,是在江澤民執政期間仕途處於上升時期,和江澤民集團的勢力存在若干聯繫,像馬建、李春城、蔣潔敏都是這樣的人。他們也完全可能受到高層派系勢力的指使,在執行層面給當前領導人製造麻煩。另外還有個權力長期布局的問題,就是把省部級幹部都能換成習近平的人,也是為下一屆、乃至以後的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打下基礎。所以省部級的更大洗牌,在權斗中雖然不是一個緊迫的問題,但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如果條件許可,習近平當然希望儘可能徹底的洗牌。」

蕭茗(Host/Simone Gao):「近兩年不斷有消息說習近平想把韓正調離上海,如果失去了上海市的主要職位,對江澤民來說意味著什麼?」

文昭(資深評論員):「如果上海市的主要領導不受江澤民的控制,對江澤民家族的威脅就非常大。上海有江澤民家族龐大的利益,經營多年,是江澤民的老巢。所以上海市的主要領導一直得是江澤民陣營里的人,以能夠保護江氏家族的利益,以及捂著過去的種種內幕的蓋子。江澤民當上總書記後歷屆上海的主要領導,只有在陳良宇倒台後,習近平當過一段時間的上海市委書記,和江澤民相對疏遠。但只有半年的時間,習近平就進入中央,從這個職位上調離了。上海是江澤民不能失去的心腹要地。隨著江澤民年齡的增長,以及過兩年多的反腐讓他的一派的勢力受到很大的打擊,他當前最在意的有兩個地方,一是想保住對政治常委這一層的影響力,第二就是上海老巢不失,這裡藏有過去幾十年間和他有關的太多內幕,決不能交給對手把蓋子揭開。即使韓正被調走,在接替人選上他也決不會放手不管。」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江澤民還剩下多少本錢,能在北戴河會議上就人事問題和習近平過招?」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江澤民本人的政治影響力已經相當的弱了,但是江澤民所代表的腐敗勢力和對中國人犯下血債的血債幫的這些因素會自發的結合起來跟現有政府形成一種對立。另一方面,他直接利益上要扶植的人像周永康這樣的人已經被抓了,包括軍中的徐才厚這些人已經去世了,某種意義上講直接的追隨者在日以萎縮,但目前在習近平的打虎進程中,打虎針對的人都是歷史上江派的腐敗份子或者是牽扯血債幫的這些人,這群人出於對自身的保護會結盟、會形成阻擋勢力,往往他們結盟的標竿在江派的旗幟下,甚至不用江派直接指導去做什麽事,往往是藉著歷史上跟江的千絲萬縷的關係形成一種同盟,用來保護自己這樣一個目的。」

經濟下滑、股市地震,北戴河會議是否會橫生變數?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北戴河會議召開之前、或過程中,經常會出現一些反常的現象。去年有離奇的航班大延誤和大軍演,今年有突如其來的股市大跌。按中共的慣例,越是敏感時機越要保持社會各個領域的風平浪靜,所以此時反常波動,特別是涉及社會的熱點領域,就會引起民間輿論對背後權力鬥爭因素的種種揣測。

2014年7月29日,中共宣布對周永康立桉審查;同一時間中共在任領導人集體「消失」。8月15日,隱身2個星期後的習近平出現在南京,出席「青年奧運會」的開幕式,顯示北戴河的秘密會議已經結束。外界分析普遍認為,習近平挾拿下周永康、和「三軍四海」大軍演的威勢,在北戴河無人敢擋其鋒芒。而今年則出現了一些新情況,問題主要出在經濟上。

今年從6月中旬開始的三個星期,上證綜合指數狂跌了1/3,市值蒸發了大約三萬億美元。央行6月底祭出「利好消息」仍然止不住暴跌的態勢,不得已政府採取暴烈的干預措施,強迫券商、上市公司增持股票,乃至派出公安部副部長帶隊進駐證監會,排查所謂的「惡意做空」。在槍口的威逼下,才使股指止跌反彈,整個七月份,A股市場都處于震盪之中。

蕭茗(Host/Simone Gao):除了股市地震,宏觀經濟數據也不夠給力,官方的數據是:1-6月進出口總額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9%,製造業經理人指數一直在50%的榮枯線上下徘徊。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第二季度GDP增長數字是7%,但並沒有消除外界對於中國經濟增長持續放緩的擔憂。北戴河會議之前,海外媒體上出現一些猜測,認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將以經濟問題為優先事項,並且習近平可能遭遇挑戰。

先是在6月份股市的下跌成為股災之前,就有香港的親共媒體放出風聲,北戴河會議已經在籌備之中,今年的重點是「十三五規劃」。7月股災之後,台北「中央社」有文章指出,這次中共元老們和現任領導人們的渡假,可能演變成「斗假」,習近平可能因當前的經濟困局,在會上遇到挑戰。海外的《明鏡月刊》更是預言,因為股災,習近平在北戴河將面臨他執政以來前所未有的危機。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的中共北戴河會議上,會發生怎樣的鬥爭呢,請先聽一下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有一些媒體認為,股災和經濟乏力,會讓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上受到嚴峻挑戰,你認為這會發生嗎?」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最近在6、7月份股市暴跌之事,越來越有跡象展現是有政治背景在後面的。所以說很可能是有人想借這個機會在北戴河會議之前造成中國經濟的溷亂、股市的崩盤,以此在北戴河會議上向習、李發難。這個跡象實際上去年、前年已經有了,因為習近平、王岐山在反腐打虎的過程中,確確實實抓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官員,歷史上中國經濟的發展,特別是在09年以後,基本上是靠地方政府的過度投資,地方政府建各種各樣的項目,而地方政府做這些項目的主要動力來自地方官員通過項目斂財,展現政績工程。在反腐力度的加強,地方政府官員知道在項目中斂財的機會越來越少了。而且越做項目越容易成為打虎、打蒼蠅的對象,所以說很多官員不敢再做了。另外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也使中央對地方的上馬項目控制嚴了些,所以整個中國經濟缺少了一個很大的推動力,地方政府建設的推動力,所以中國整個經濟近幾年有些疲軟。實際上這已經變成了一些想阻擋習、李努力反腐打虎的一個藉口,有人覺得股市在搞的崩盤一點,就有可能使習、李反腐打虎這件事上有所收斂。另一方面,王岐山對於官員因為反腐不做事的態度也是非常明朗的,他說:很多官員那,你不做事是對中國的最大貢獻。這句話本身聽起來是諷刺性的回饋,但從事實上看,靠經濟阻擋習、李、王想做的事情實際上是非常間接的阻擋力。」

蕭茗(Host/Simone Gao):就類似的問題再聽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江、曾聯手借經濟問題對習近平發難,你認為他們想達到什麼目標?」

文昭(資深評論員):「江、曾應該沒有能力在習近平的任期內顛覆中央。這相當於黨內政變,不管是採取1964年勃列日涅夫逼赫魯曉夫下台的模式;或者是鄧小平架空華國鋒的模式,今天的江澤民和曾慶紅都力有不逮、不敢做這個念想。我認為他們的目標主要還是集中在未來政治局常的的人事安排上,要盡量拖慢習近平反腐、經濟改革、和權力洗牌的步伐,阻止他的權威進一步上升,以求得在2017年的19大上仍然把自己派系的人儘可能多地塞進政治局常委一層,延續自己的利益和過去的所作所為不受清算。經濟疲弱確實是這一屆中共領層的一大軟肋,江派以此為由可以質疑習近平中央的施政能力,以及指責習、王搞政治鬥爭耽誤了經濟發展。江派在這個問題上發難有一定的政治正統性,中共講『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就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經濟是最大的政治問題。在這個問題上發難未必會直接指向習近平,但可能指向李克強和王岐山,達到斷習臂膀的作用。」

中共近期啟動鐵腕鎮壓手段,這和中共的內部矛盾是否存在關聯,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經濟上跌宕起伏的同時,中共踩下了專政機器的油門,鐵腕鎮壓手段頻出,招招圖窮匕首現、向公民維權運動痛下殺手。

7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4票通過、0票反對、1票棄權的過場式表決通過了新版的「國家安全法」,與1993年版的舊《國安法》相比,新法內容包羅萬象,覆蓋了軍事、互聯網、經濟、出版、教育、宗教事務、太空活動等領域,面面俱到。有評論人士指這其是「政權安全法」,旨在打擊一切對政權構成挑戰的因素。7月6日當局又發布了《網路安全法》草桉,規定政府遇到所謂「重大突發」事件可以斷網。而在6月初,50個省市的網路警察就開始以所謂公開身份執法,眾多網民和海外媒體表達了對互聯網言論被進一步箝制的擔憂。

從7月10日開始,中國大陸多地警察協調行動,大舉逮捕、拘留和傳喚維權律師、訪民和維權活動人士。與此同時,中共喉舌媒體開動宣傳火力,攻擊維權律師和訪民相互「勾結」、「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由於維權律師被作為重點打擊對象,所以這一波鎮壓的行動,又被稱作「710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截止7月底,有200多人人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達23個。在中共的北戴河會議之前,當局集中火力突襲公民維權運動,肅殺的政治空氣瀰漫中國大陸。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當局這時候為何下重手打擊公民維權運動呢,先聽一下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之前通過了新的『國安法』,以及大舉抓捕維權委師。這只是一個時間上的巧合,還是兩者之間存在著聯繫?」

傑森博士(資深評論員):「我不傾向於把出台『國安法』和這次針對對維權律師大型抓捕合在一起來看這個問題。『國安法』法律本身可以成為中共鎮壓的工具,好像這次並沒有用在抓捕維權律師這件事情上,通過中共官方媒體對抓捕維權律師的報導來看,他背後的主要力量來自公安部。當時在「人民日報」、「新華社」聯稿的文章中,第一局話是:在公安部的整體部屬領導下,做了整個全國的這樣的事情。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是曾慶紅的外表侄,是曾一手提拔起來的,是曾的人。很多人推測這次對維權律師的高調抓捕,是給習近平造成一定的政治威脅。因為9月份習近平要訪美,而且整個過程中抓捕的調子拉的非常高,立刻就一起了全世界的反應,不管是國際媒體、美國議員、美國國務院其實都對這件事做出了聲明。而且這件事中共搞的調子還很高,好像是不能了了,那這件事很可能變成國際持續關注的人權問題。可能會持續到習近平訪美,有可能造成習近平訪美跟美國談更多問題的一個障礙。如果中美因為律師事件引起糾纏,會不會對其它的問題的協商造成干擾,這都不知道,我們只是做為外界的推測。所以綜合我的想法,『國安法』做為法律是一個不動的因素,這個法律成為正法還是惡法,這只是中共自己執行的問題,但是抓捕人權律師這件事不是在『國安法』招牌下做的,而是公安部做的,國安部有非常強的曾慶紅背景,在我看來有非常強的攪局的因素在裡頭。」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的問題最後聽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北戴河會議反映的是中共內鬥;而鎮壓維權運動則是中共對民眾發起的鬥爭,這兩者當前有沒有關係,是怎麼個關係?」

文昭(資深評論員):「如果我們從一個整體視角看待中共,就會發現存在著一個超越派系和領導人個人之上的獨立的人格,就是黨性。中共的歷次殘酷內鬥都在加持這個黨性,讓黨性最純正、富於鬥爭手腕的人勝出,淘汰掉弱者。所以我們看到,中共內鬥的雙方往往都要標榜自己黨性堅定、純正,才能避免黨內的元老派、既得利益集團倒向對手一邊。所以中共內鬥越激烈的時候,常常是也是對民間、對國際社會表現得越強硬的時候,這種鬥爭邏輯常常被忽視。這種邏輯什麼時候會發生變化呢,比如蘇共後期,頑固派人物大部分死去,黨內的新生代普遍具有不一樣的思想,領導人不再需要一味對外強硬在黨內汲取力量。但我們要看到蘇共並沒有像中共這樣形成利益龐大的腐敗集團,所以蘇共遠沒有中共頑固,今天中共高官所堅持的並不是意識形態,而是利益。再有一種情況就是派系鬥爭的一方完全獲勝,對領導人的最大威脅不再是黨內的政敵,而是社會各個領域的矛盾,這時他得解決這些矛盾才能生存。這時他是否還要堅持強硬對抗的立場,只能說看他的選擇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北戴河會議可以作為中共宮闈政治的一個標誌物,被載入史冊。這裡是陰謀權術的競技場,被溷沌陰暗的力量所主宰。它不僅對體制外的人來講是一個黑箱,也是對中共自己議事規則的嘲弄。共產黨的中央全會、黨員的全國代表大會,很多時候還不如一群老人在這裡的度假聚會來得更有決定性,北戴河會議恰恰說明了中共本質上無法被納入一套明確、透明的規則之中,從而受到有效的約束。北戴河會議的疑雲一日不散,中國政治文明的曙光也一日不會來臨。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