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背後有高人 設定一個嚴格走向 今日點擊(228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郭伯雄被砍殺,被砍殺的概念跟當年,跟當時的徐才厚很相似,直接開除出黨。這是一點。第二點,他的特點:7月29日這天,7月29日30日這天,什麼日子?是周永康被砍的忌日。一年前周永康被砍,第三,在通稿措辭當中強調了,以習近平總書記為中心的黨中央,說了兩遍。在原來被砍掉的,包括周永康他們的時候,沒有這樣的措辭。

這三個特點,應對了我在節目當中一直跟大家說的:我說習近平背後有高人,那些高人你可以叫做大師一級的,沒準是咧。

因為他在設定了一個非常嚴格的走向,610、 720 跟法輪功被迫害直接相關,跟江澤民本身直接相關。720拿下令計劃,宣布拿下令計劃,在上個星期五,宣布拿下周本順。

當時弄周本順的時候,我跟大家講過:我說那一定是現職的省委書記,直接被幹掉,動手了,完全動手了。一直延續到這個星期,星期四,沒選在週末,星期四砍掉郭伯雄,那應該講現在的北戴河會議,就是應景的要有大事情出,才會這麼做。

這個作法是非常嚴謹的,按照一個時間表走,而那樣的故意的選擇,直接開除黨籍,就是我曾經跟大家說過的:今天主政的人要抓住軍隊不放,樹立依法治國、 依憲治國,完全弱化掉黨中央,完全弱化掉中國共產黨的概念。

到現在很多人不承認,不願意承認。我曾經跟大家講過:當他決定讓國家主席宣誓,宣誓詞當中,沒有中國共產黨幾個字的時候,就已經是明確的標誌了,有人在分析它理由,說放棄不放棄中共,他為什麼要一定保中共。

我跟大家說:共產黨是手裡的工具,沒人把它當真的,但都用它在打人。江澤民用它打的是胡錦濤,叫做集體領導,今天習近平用起來黨中央,一段話當中兩次提到黨中央。說明打完郭伯雄,掌控軍隊,用法律去打黨的總書記,曾經的總書記江澤民,才會這麼走。

這就是今天現實的場面,那因為時間的原因,郭伯雄被宣布的非常突然,那讓我們感覺上,環境上有點適應不了。因為在此之前,應該說掩蓋的很慎密啦,很緊密。

所以在這之前,紐約時報還在討論習近平的權力問題,我相信如果那個人要看到,今天習近平在斬殺郭伯雄的手法當中,可能他對習近平的權力的看法,可能會有差距,但是這需要有一個時間,有個時間。但是人們在探討,習近平的權力到底有多大,一定會有他的看法的。

訪談:習近平強勢重塑中國政治規則

紐約時報登了一篇非常長的文章,在探討這個問題,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強勢重塑中國政治規則。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話題,又是一個非常現代的話題,但這是一個訪談文章。上來的一條梗概,習近平對中國政治規則的改寫,到底有多徹底,那2012年十八大成為領導人之後,2013年3月分成為了國家主席以來,他一直在國內外推動積極有力的議程。

但他的權勢到底有多大?變革力度到底有多大?專家們對這個問題存在不同的意見,有些人認為:儘管開展了一些宣傳,但他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像胡錦濤一樣,受制於同樣的限制、約束和利益集團,所以這是不同的認識。

我自己的看法跟大家講過:共產黨存在一天他必然受制,他沒有出路的。他今天只不過在利用共產黨的名義,在試圖擺脫他這種被受制的狀況。但他受沒受制呢?

去年的香港的事件,就是非常明確的,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曾慶紅、江澤民,從上至下玩死他,他唯一能夠把握的,就是我不開槍,這個命令,決不從我這兒嘴裡說。

那香港的亂攤子,是你們幹的,你們幹的你們收拾。他只不過在胡錦濤的,極端弱勢的背景之下,他在試圖尋求自己,自保保命的路的過程中,胡錦濤軟蛋做背景,他在前面求自保,他就變成強勢了。

華盛頓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克里斯托弗•約翰遜這個人,和其他學者認為:習近平的權勢明顯比前幾任更強大,而且在重新塑造中國政治規則,記者問他:從很多方面來說,今天的中國政治非常詭祕,更甚於以前,有鑒於此,我們對中共運轉方式到底了解有多少?

約翰遜•克里斯托弗回答:習近平對體制做出的改變,已經讓所有人更難了解這一點,包括那些和他接近的人。因此我感覺,沒有人完全知道習近平在想些什麼,我想他很喜歡這樣,在他的個性中有他很強悍的元素。

所以被人們理解成類似毛澤東的概念,他喜歡讓每個人都感到不安,他基本上每周做一次新的政策講話,讓每個人猜測他的意思,並且力圖跟上形勢,所以現在肯定是比以前,更難了解政策面的走向。

我個人怎麼看,對大多數政治學者,共產黨的專家,中國問題專家,這個人約翰遜答的,克里斯托弗答的,是非常對的,琢磨不清楚。

但在我個人的理解當中,我卻個人認為非常簡單,為什麼那些人理解不清楚。因為他站在政治的層面,因為他站在共產黨萬歲的層面,因為他認為共產黨永遠統治中國,因為他認為一切東西是死的。

但我個人認為不同,我說今天主政的人,習近平、王岐山在逃命。逃誰的命?共產黨會置他於死地。所以顯然克里斯多弗,對這個問題非常的有備而來,他講:至於誰在掌權,這種不透明的局面,讓人真的很難弄明白。

比如其他的政治局常委,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力?這裡除了王岐山之外,真的很難搞清楚。這些人的影響力到底如何?他已經說出了這個實際的情況,其他政治局常委喪失了影響力,是習近平的作法,一定廢除江澤民,在胡錦濤時代樹立起來的規矩,集體領導。政治局常委集體領導,被習近平廢除了。

而作為江澤民、曾慶紅,沒想到他這麼做,失算了。而他直接抓著個人的反腐,讓自己的哥兒們王岐山,抓在反腐上,打擊每一個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以黨的名義,這是更沒想到的。而他這麼樣的作法,是保自己的命。

因為十八大是江澤民獲勝,獲勝的基點,大家說的基點,就是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的人馬,是人家老江的人馬占多數,秉承的人馬占多數,再秉承著集體領導的規矩,那不就習近平死定了嗎。

而習近平在過程中,2012年的過程中,也知道人家要弄死他,他也看到了胡錦濤的窩囊廢,差點幾次被人弄死,他絕不要死,他要弄死他們。他說:但有些時候,事情就明擺在眼前,首先他做到了前任嘗試過,但沒有敢做的事情。比如: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在軍隊中大舉反腐,組建全國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所有這些事情,我認為其他人都做不到,有人說這一切不過是中共黨內,權貴階層的巨大共識,我不同意這個說法。

第三個,他說不過為什麼這樣做的問題,是還沒有得到解答,如果想重振國家機器,可以通過現有的安排,注入活力方式就實現了,他說 但是作法卻又不太一樣。

沒錯!你不能站在命運,逃命的角度,人性的角度去思考,你會看到今天是一片混亂,現在就在混亂中,現在就在混亂中。

所以我才跟大家說:這個搞不好姜文人家看得明白,真的全是真的,真的全是假的;假的全是假的,假的全是真的;真的也是假的,假的也是真的。就看誰,每一個人站在自己的或者是對方的,或者是整體場面的角度。

每一個同樣一個人,當他站在不同的角度的時候,得出的答案是迥然不同的。所以回歸到那點,你到底是尊重自己的靈魂呢?還是尊重自己的這塊肉的慾望?現在就是這麼一個分別,這才叫人性的回歸,靈魂的尊重,

文章寫得太長了,我主要跟大家介紹前面那一段。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