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要取他性命 習近平無法妥協 今日點擊(228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5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有個朋友在Facebook上貼了個帖子,講的是微信當中傳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往常只有在海外才可能有,
但是在國內有。

那朋友就提起來說,為什麼出現這種事情?其實艾未未呢已經出國到了,現在已經在德國。沒有向他解釋為什麼歸還他護照,在過程中也沒有任何阻攔,他就來到了德國。

那英國政府之間有一些狀況,結果很快英國政府改變了自己的作法,給了艾未未6個月的簽證。那他自己也表示,出來1個月先看自己的兒子、家,然後1個月之後,可能就回到中國。

國內的記者有人採訪他,就是問他有關這些內容啊,就這些東西護照啊這些。為什麼給他,他還回不回國內,回不回去,也就是說他會不會藉機就跑出來,留在海外。

艾未未我看過那個答覆,比較特別,他說你不能,大概的意思,事情你不能看死囉,我認為現在在變化,我認為現在已經跟原來已經不同了。

於此同時,被稱為國母的那個女人,在8月1日建軍節這天據說又露面,唱歌兒了。我不知道唱了一首或兩首,有朋友也問我說:到底是什麼狀況?到底是什麼狀況?

郭政綱,郭伯雄的兒子。在郭伯雄的傳言已經傳出來之後,人家還可以提升呢。沒錯吧!提升之後,夸,拍死他。

我跟大家講過審時適度,早就跟大家說:今天的最上層的作法,你要看懂讓子彈飛,你就能看得懂今天。你看不懂讓子彈飛,就無所謂了。

真的全是真的,假的全是假的,假的全是真的,真的全是假的,真的也是真的,假的也是假的,完全應對在某一個時刻,在某一個環境,針對某一個人、 某一件事情,它可能是真的。但換了環境、 換了背景、換了這個時間,它就又是假的。站在人的層面,就是這麼個意思。

但站在我個人看問題上說,斬妖除魔的階段,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那個故事是不變的,但站在人的層面它會變。因為現在你買衣服,男的不知道要買女的,女的不知道是不是要買男的,現在都 全都那樣兒了,搞不清楚。 對不對!

在人的層面就是搞不清楚,但是在這天意的層面,在這時間控制的層面,在我的眼睛裡非常簡單。我還是說那句話,如果釋永信、王林、曹永正,這些被稱為有特異功能,有著,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講,有著大本事的大師們,全都折菜了。

而這些人被稱為大師的期間,就是江澤民主政期間,也就是跟蛤蟆,跟曾慶紅的螃蟹是吻合在一起的話,那斬妖除魔就是一個被固定的過程。

那共產黨代表的一切,就是今天這魔鬼,狐狸、黃鼠狼、蛤蟆、螃蟹代表的一切。那讓你退黨,不就是你別被動物糟蹋了嘛!哦,當然有人愛這一口,那是另外一回事,保不齊他也不是人。

所以這就看怎麼理解,而在人的層面,就會出現反覆。

習近平揮刀斬了郭伯雄、令計劃、周永康,為北戴河胡牌 震對手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揮刀斬了郭伯雄、令計劃、周永康,為北戴河胡牌 震對手。

接受採訪有3位嘉賓,一個是陳破空,一個是程曉農先生,還有一個夏業良,這3個人都是身居在美國,比較有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啦。

陳破空講:習近平、王岐山讓郭伯雄案硬著陸,說明外部輿論和影響發揮了作用。

他們認識到如果後退,就會給自己造成嚴重的後果,開弓沒有回頭箭,打擊對手是沒有退路的。

是不是外界產生的影響,我覺得是相輔相成的。對吧!沒有不透風的牆啦,那很多內容是從裡面透出來的,那外面的看法是外面的看法,因為這麼表面上說就比較籠統啦。

但是在我的看法當中,我說的很簡單。這個郭伯雄活著的時候,我跟大家說:砍了徐才厚留著郭伯雄沒有任何道理,對吧!那周永康死定了,江澤民死定了,曾慶紅死定了,共產黨死定了。

從2012年我們說到這兒了,咱們從來沒改過。程曉農先生認為:無論對郭伯雄還是周本順的處理,都是習近平變卦的結果,他認為是變卦。

因為此前習近平,與江澤民、曾慶紅之間,有過彼此的默契,希望透過妥協來穩定局勢,停止互掐。我個人說這種說法,在我個人的眼睛裡是不存在的,從打一開始就死了。

從2012年,當習近平知道周永康、 薄熙來,要掐死他的時候,對於他來講,也是一種真相知道的過程,才會出現一連串的走向。 對吧!

2013年只對個人反腐,那個人當中大多跟薄熙來相關,而王岐山說了關鍵的一句話:2013年這個時候,7、8月分。現在的反腐只治表、不治本,是為了爭取時間。什麼樣的時間?2013年的11月分,三中全會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

你看看當時我做的今日點擊,和石濤評述,我們明確說:習近平用國家機構,要摧毀掉要他命的,江澤民體系當中的,整個黨的從上到下的體系,他必須這麼做他沒出路。

到了2014年,我們當2013年,三中全會開完會之後,習近平即刻動手之後,2014年習近平經歷了,整體江家幫的反撲,其中才出現立劈徐才厚,拿下周永康,中間這些都很多內容。

2014年四中全會,拿出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然後即刻出現了政治規矩、山頭、幫派主義,直接打得是這條。 沒錯吧!所以這裡根本沒有妥協的概念。

解放軍報社論:腐敗的軍隊不能打贏戰爭

那據說在八一建軍節的時候,解放軍報寫了篇社論,自由亞洲電台這麼說的:解放軍報社論,腐敗的軍隊不能打贏戰爭。

那你說這句話是不是實話,絕對是實話。那在八一建軍節說這話,它擁有一種氛圍的托襯,所以會解讀的人會懂得,今天中國的軍隊,對外面沒有任何威懾力。

我曾經說過:你把搶和子彈發下去,你看看槍和子彈奔哪打,小樣的! 我跟你講從上到下當官的,它吃不準我這問題。你信不信, 還打仗!還打美國人呢?

有集節目我講了:打美國人有一樣能打。把今天局級以上的官,中共軍隊當中,應該叫師團級以上的軍官,男人所找的女人,把那些女人組成第五縱隊進美國去、進台灣去,搞不好就打贏了這事,真拿槍打完蛋了。

張倫:「運動型反腐」不能解決問題

張倫是深居在法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是一個大學的教授。法廣登了他一篇文章,提到其實我們早已經提到過的問題,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運動性反腐不能解決問題。 

沒錯,運動性反腐是工具。正常的社會不能以反腐作為國策,不可能的。對吧!國策是國泰民安,反腐是殺人流血,所以這事你弄明白了,但從槍桿子裡頭出政權,鐮刀斧頭不是吃飯用的,是殺人用的。

這個背景之下想走向國泰民安,那運動性反腐它不失為一種辦法,這種辦法就是我說的:槍手死在槍下,就這麼回事。

文章講:反腐的運動進行2年,可以歸結為收買人心,和政治控制兩個目的。但是中國靠運動反腐不能解決問題,制度性反腐在中國依然是沒有破題,反腐是過程。

那今天的人,人做人的態度,和在今天的中國社會當中,人不被尊重,人被高級動物糟蹋,這是關鍵原因。陳凱歌拍的電影,道士下山,在我的眼睛裡,陳凱歌剛剛有著朦朧的意識,在思考著人生命的涵義。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