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令完成的機密文件已交美國 今日點擊(228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那我們唾棄的中共的概念,其實共產黨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就是當初的誘惑夏娃的那條蛇,那個撒旦。

因為它建立的制度,它建立的所謂的政體國家,讓生活在這個環境當中的人都被摧毀掉,以洗腦的方式被摧毀掉,做人的靈魂的道德的堅守與恢復的能力,道德的準則全都被摧毀了。

它是以政體、 國家、 教育、 文化、 社會,整體方式去摧毀整個這個環境的人。其他的正常的社會環境當中,人他可以起碼的自由選擇,他可以自由選擇,個體可以選擇。

在中國的社會當中個體沒有選擇,它摧毀了每一個個體的自由、人性與機會,它的邪惡在這兒。

1999年是江澤民對法輪功迫害的那一年,而台灣把9隻蛤蟆放在了日月潭裡頭,2015年3月分,台灣遭遇10年大旱,9隻蛤蟆出來了 3月分,3月底郭文貴鬧狗血,把胡舒立跟王岐山牽在一起。講故事啊,你可以不信,4月9日郭伯雄被悄悄幹掉,

5月底,5月20幾號,台灣人又把9隻蛤蟆放回了日月潭,還拍了個錄像片 60秒,說這個日月潭的水怎麼漲上來的。5月底,到了6月11日水位漲到最高。

6月11日是周永康被幹掉,蛤蟆進水,然後股票一路暴跌,不信就講故事啊,你愛聽不聽,這事兒先說清楚。結果在昨天這9個蛤蟆在豐水期,汛期啊 !現在是。出水了,日月潭的水, 夸 就下去了,你說到底怎麼回事兒?

中共通過指控令計劃 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話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篇文章還是陳破空接受法廣時,採訪的另外一篇文章,談到的呢是現在的同一個問題,就是令計劃。文章題目這麼講的:中共通過指控令計劃,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話。

在陳破空眼睛裡認為:令計劃違紀違法獲取國家基機密這一條,是非常關鍵的。因為機密有三種,有祕密、機密和絕密,那他就講說問題出在這兒,而正是這一條對美國有用。

所以他才提到說:作為令計劃本身來講,他可以獲得絕密文件,但這裡用的是獲取機密,那並沒有竊取機密。所以更沒有說他洩露機密,所以這是在向令完成喊話。

也就是說對他哥哥是有保留的,那對哥哥有保留,那你令完成是不是應該保哥哥。 用共產黨的方式,玩死共產黨本身,和玩死這些曾經利用共產黨,對他人侵害的人,聽剌剌姑叫就不種莊稼了。

共產黨摧毀的,在對中國人摧毀的最大的東西,就是誠信。站在誠信的角度摧毀誠信,站在誠信的角度摧毀誠信之後,獲取自己的利益。而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中國人出於自己的利益,又一而再再而三地,相信中國共產黨的承諾,這東西真不是個東西。

所以他的結論就是說:美國在掌握了令完成之後,實際上對中共方面也構成了牽制,讓中共很難下手。那中共並不明確,令完成是否把機密,交給了美國,美國又不會承認,所以令完成也不會承認。

這事就變成了,麻桿打狼兩頭害怕。所以這是在他認為是一種牽制啦,我個人的認為呢,如果從這一點上說就像王立軍,你說王立軍把東西給沒給美國?王立軍不給美國,習近平很難知道真相,習近平不知道真相,今天在秦城監獄的就是習近平、王岐山。

所以在這個最後的問題當中,法廣提出說:按照您的分析,按照陳破空的分析,令完成已經把所有機密給了美國,那如果中國政府知道這件事情的話,對令計劃的審判是否會不一樣?

陳破空回答當中說:不會,中共無法確定這一點,而對令計劃審判時,他們會考慮這些因素。因為他們在無法確知的情況下,不可能靠猜測和想像,來對令計劃作出指控。

他說但是無論如何,這是法廣的扣點。令計劃案和別的案子不一樣,有很大的特殊性,不僅出身的派別是胡錦濤,而且他是臨時加入了,和周永康的政變圖謀,掌握了大量的機密,弟弟出逃美國,這讓中共感到這是一個燙手的芋頭,很難處理。

在令計劃問題上,中南海會謹慎從事的。謹慎也有點凍豆腐,沒法辦。 對吧!

這個東西是很難確定的,除非有人把令完成給他完成了,那共產黨的招什麼都能用。

但是如果令完成手裡,有這麼值錢的東西的話,那我相信美國政府的,他的概念也很清楚。所以令完成不是王立軍,王立軍是在中國的土地上跑到美領館,那令完成是直接去了美國。

你就記住我那話:這叫天滅中共,把共產黨撕了,共產黨會跟江澤民一塊死的。

艾未未對中國時局的最新看法

艾未未已經獲得了護照,而且去了德國,那也從英國拿到了6個月的這個商務簽證,艾未未這一次出門之前,他明確說他會自由回到中國。

他說中國已經對他有了非常明確的承諾,德國之聲把德國媒體南德意志報,採訪艾未未的內容翻譯成中文。艾未未說:對他的限制不斷放鬆。

但是記者隨後問了他,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說對你的監視監管越來越鬆了,但是對那100多名維權律師的情況,你又作何解釋?艾未未回答:當局對那些律師的手段非常專制,但是和艾未未當初被拘捕的狀況,卻有很大的不同。

他們的案子將會有法院來判,當局不再遊走於法律框架之外。這是很關鍵的問題,變成了艾未未認為今天在走向法治,這是個很關鍵的問題。然後他講說:即便警方拘捕了這些律師,只是為了控制他們而採取的一種策略。

警察依然有權這麼做,習近平的反腐運動,造成了異常緊張的氣氛,因此當局現在絕對不願意失去,對局勢的控制,一旦有不穩定的矛頭,當局立刻就會介入。

而為什麼當初對艾未未那麼狠,他說他明白了。原因是中國的社會結構十分脆弱,當局只要稍有鬆懈,就會全面崩潰,他說我知道這句話,說起來很奇怪。

但中國沒有現代社會的文化,沒有個人主義,沒有言論自由,也沒有個體自主的理念,缺乏教會、 工會等相應,代表不同利益訴訟的結構,皇帝高高在上,底下是被抹去個人色彩的芸芸眾生,今天依然如此。

我個人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講過,我說過一個概念,今天任何一個社會的框架,你能重新恢復做人的尊嚴,對那些已經被摧毀了靈魂的尊嚴,和恢復尊嚴能力的人,單純從外在的社會形勢,你有能力轉變嗎?誰能這麼說呢?

就像我說反共的人,站在共產黨的黨文化的被洗腦之下,在反共。但自己認為是堅決反共的,可是說著說著他就說戰勝不了,這個東西是最關鍵的。

其實艾未未也變相的提出了這個疑問,這個社會如果在這個背景之下,它真的會崩掉,而且非常脆弱。

所以記者在聽到他這一番說法的時候,非常吃驚。那反過來我就問,我們到底在經歷著,一個什麼樣的過程?

我的說法:經歷了江澤民、共產黨,被淘汰的過程。同樣要經歷著中國人,重新恢復做人的尊嚴、 理念、 道德準則的過程。這需要一個相應的社會環境,更需要中國的傳統文化,重新回到中國的社會環境中。

把老毛子的東西、共產黨的東西,全都拋棄掉。在人們已經混亂的做人的觀念,和想法中重新恢復,這樣的觀念,這樣的理念,這樣道德的概念,需要時間。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