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中國政治經濟激流探秘 世事關心(343)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7 日訊】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曆數往年的7月份,很少有今年這樣意外的大事如此密集。月初有出人意料的股市狂瀉;就在不少人懷疑周永康之後令計劃則措辭嚴厲得多,罪名也更多,一共列舉了七項,涉及到違反黨紀、違反政治規矩、經濟和郭伯雄也會被從輕發落的時候,7月20日令計劃被雙開,7月30日郭伯雄被開除黨籍。就在人們認為中共救市已經使A股企穩的時候,7月27日A股再度發生歷史性暴跌。這些密集發生的意外,是否是更大意外的前奏呢?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2015年7月30日,就是周永康被宣布審查的剛好一年之後,新華社在晚上十點公布了這條消息。

新華社消息,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通過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對郭伯雄組織調查情況和處理意見的報告》,決定給予郭伯雄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嚴重受賄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僅僅在十天之前的7月20日,同樣是晚上十點,新華社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決給予令計劃開除黨籍、和公職的處分,並移送司法機關。從而使得外界揣測已久的令計劃桉、郭伯雄桉都往前推進了一大步。

在新華社的文告里,對郭伯雄的罪狀只談到了受賄一項;而對令計劃則措辭嚴厲得多,罪名也更多,一共列舉了七項,涉及到違反黨紀、違反政治規矩、經濟犯罪、個人生活作風等多個方面。

經查,令計劃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組織紀律、保密紀律;利用職務便利為多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家人收受巨額賄賂;違法違紀獲取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本人及其妻收受他人錢物,為其妻經營活動謀取利益;與多名女性通姦,進行權色交易;對親屬利用其職務影響力斂財牟利負有重要責任。調查中還發現令計劃其它涉嫌犯罪線索。

令計劃被雙開和移送法辦,標誌著傳說中的「新四人幫」除了徐才厚病死之外,其他所有人都走入了司法程序。郭伯雄雖然不在「新四人幫」之列,但也是江澤民一手提拔起來的愛將。這個結果對某些人來講,肯定是個意外。因為就在周永康被宣判後,路透社在6月中旬發表過一篇「獨家報導」,聲稱得到來自與中共領導層有聯繫的消息:令計劃可能精神崩潰,郭伯雄可能身患癌症,將導致他們無法出庭受審。而現在,這條傳聞已經完全破滅了。

蕭茗(Host/Simone Gao):不管對令計劃和郭伯雄的審判最終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他們將走上法庭看來已經無可避免,這標誌著中共權斗進展到哪一步呢?先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周永康被判決後的那期節目里,你曾經談到令計劃和郭伯雄可能無法出庭受審的傳聞可能是江澤民派系製造的謠言,不足採信,現在這條傳聞確實破滅了。那麼你認為令計劃和郭伯雄雙雙被共產黨開除,在權斗進程中有什麼意義呢?

文昭(資深評論員):「我認為令計劃、郭伯雄雙雙被開除黨籍標誌著在周永康被宣判後,中共的內鬥又進入了一個相當激烈的階段。令計劃是去年12月就宣布被調查了,他的雙開是遲早要端出來的,但郭伯雄還有點不同。因為郭是在今年4月份開始調查,在內部傳達,並未對外宣告。對徐才厚也是這樣,這可能和軍隊系統的特殊性有關,但不公開意味著有所保留,是黨內處理還是移送司法在兩可之間。現在把他拋出來,可能是針對江澤民集團近期所製造壓力的一個回應。特別是考慮到7月底,很多媒體認為北戴河會議已經開始了,而政治局還在開會討論郭伯雄的事,證明北戴比預期的延後了,延後就是習近平要處理近期的一些緊急事項,比如股市,也是要趕在趕在北戴河會議之前,習李的執政能力可能受到質疑之前拋出郭伯雄,這說明周永康被宣判之後,中共內鬥並沒有緩和。圍繞著北戴河會議,雙方都在各自出招。」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郭伯雄被宣布倒台的時機,聽一下海外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7月30日郭伯雄被公開宣布開除黨籍,你怎麼解釋郭伯雄倒台的這個時間點?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郭伯雄倒台有兩個時間點,一個是八一建軍節,在建軍節前夕拉下郭伯雄,顯示習近平對軍權要進一步的掌握,對上一屆的兩個職業軍頭郭伯雄、徐才厚拿下,對習近平的權利鬥爭是決定性的。另外一個時間點就是北戴河會議召開前夕,開出拿下郭伯雄對準備參加北戴河會議的人是一個震撼,拿下郭伯雄是對江澤民的沉重打擊,在中共官方媒體上已經提到江澤民的名字,沒有說江澤民同志,只是說時任軍委主席江澤民,大家都知道一提到郭伯雄是江主席的人,包括徐才厚,也就是說江澤民當初精心佈局的軍方人馬就是郭伯雄和徐才厚,而且對他有很多年的栽培,最後一舉調到高層來監控胡錦濤,所以郭伯雄的下台標誌著江澤民在中共軍中勢力的徹底瓦解。」

在令計劃的罪狀中,最引人注意的有兩條。第一是在談到令計劃違反了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和保密紀律的同時,單獨談到他違反了所謂「政治規矩」。第二是說他非法獲取了「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與周永康的泄密罪相比,多一個「大量核心」的定語。關於令計劃的「竊密」,早在今年5月初,海外中文網站就已經有所風傳。消息指,令計劃在落馬前盜取中央辦公廳的機密文件2700多份,這些文件大部分屬於「秘密」級,有部分屬於「機密」和「絕密級」。而令計劃正是將這些機密文件轉交給其胞弟令完成,讓他帶往美國,以備「不時之需」。新華社公布的令計劃的罪狀,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之前海外的傳聞。

蕭茗(Host/Simone Gao):與令計劃桉密切相關的另一個人物就是他的弟弟,今年年初逃到美國,並且製造出不小輿論的令完成。令計劃被高調雙開,並且列出了竊密的罪狀,對令氏兄弟意味著什麼呢?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年初有消息說,令完成手握政治核彈,藏身美國。現在令計劃被雙開,罪名中還包括非法獲取大量核心機密這一條。這是意味著當局和令完成的談判破裂了?還是意味著當局不再害怕令氏兄弟的要挾呢?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有幾種解讀,一種可能就是說對令計劃被移送司法所列的罪名是對另外一側喊話,因為他說的是獲取機密,也沒說竊取,也沒說洩露機密。也就是說習近平政府還相信另外一側還沒有洩露,也就是向另外一側喊話別洩露機密,不洩露的話你的哥哥令計劃會罪減一等,如果洩露會罪加一等。另外一種就是有可能習近平、王岐山和另外一側達成妥協,這個妥協就是另一側不洩密達成令計劃的輕判。獲取機密的指控是比較輕微的,他本來就是機密核心的中辦主任,他本來就是機密的交會點很難說非法為己的問題。還有一個推想就是按照國際情報界的一般做法另外一側逃到美國來因該已經得到美國的保護,而另外一側已經和盤托出把機密交給了美國政府,而美國政府絕對會守口如瓶不會透露絲毫,而另外一側本人也不承認透露了機密。對目前中南海來說是感到為難的一方面。所以我認為令計劃儘管被法辦,不見得會到多嚴重的程度。」

除了令計劃和郭伯雄,又有在任的省級一把手倒台,打虎運動到底在一個什麼節奏上?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令計劃被雙開、郭伯雄被開除黨籍是7月份中共高層鬥爭的一個高潮。但除了這兩人之外,也還有別的值得注意的插曲。先請雪莉介紹一下。

雪莉:謝謝蕭茗。7月份中國政治新聞的大頭條當然是令計劃和郭伯雄,但在這兩頭老虎之間,有另一個人不可忽視,就是7月24日被宣布調查的河北省省委書記周本順。周本順是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作為權力體系中一個不大不小的人物,周本順有幾個與眾不同之處。

首先,周本順是十八大之後倒台的第一個在任的省級一把手,相當惹人注意。2013年中共要求黨內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時候,習近平就坐鎮河北省常委班子的專題會,讓河北省的高官們互相揭短,周本順當時就在場。不到兩年之後,這位被習近平督陣被迫吐自己槽的省委書記終於栽了。

第二,周本順是政法系出身的省委書記,他在政法系統摸爬滾打了13年,歷任湖南省公安廳廳長、公安廳黨委書記、湖南省政法委書記、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機關黨委書記、秘書長等職,十八大以後才調任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不僅被《財新網》說成是周永康的「身邊人」,還可能牽涉令計劃。海外民主人士唐柏橋向本台披露,周本順正是令計劃和周永康結盟的牽線人。

第三個引人注意之處,就是中共河北省委在通報周本順桉情的時候,再次提到「政治規矩」,說:「特別是要把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放在首位」。從而明確表示,令計劃和周本順的倒台原因里都包括「違反政治規矩」這一條。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令計劃被雙開後,立即拿下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這反映了權斗的怎樣節奏呢?聽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令計劃星期一被雙開,星期五就拿下了周本順。你認為周本順是令計劃、周永康桉的一個組成部分呢,還是反映習近平的反腐鬥爭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其實周本順的落馬是早有跡象的,應該說十八大召開之後就把他調離了政法委,讓他明升暗降到河北當省委書記,事實上是對政法委的瓦解,對周永康周系政法委的瓦解。第二個就是為什麽現在才辦周本順,因為要找到周本順貪腐的證據不是那麽容易,這次周本順桉出台沒有看到他的家人涉桉,可能當局頗費周折,也就是說周本順桉的時間點是北戴河會議,周本順曾經在政法委長期任職,現在又是河北省委書記,如果他要在北戴河發動政變的話,他完全可以組織兩套人馬包抄北戴河來個出其不意,中共官方媒體已經承認有這個考慮,「鳳凰電視台」借專家之口說:拿下周本順是當局的深思熟慮,為了北戴河的萬全之際確保北戴河會議的安全。」

蕭茗(Host/Simone Gao):喉舌媒體在談令計劃和周本順時,都強調「政治規矩」,到底他們違反了什麼「政治規矩」?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這裡講的『政治規矩』不是政治紀律,中共已經約定俗成的不能言說的一些規矩,中共已經小圈子指定領導人的規矩,指定第五代領導人就是習近平。但是令計劃夥同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等,想推翻習近平推出薄熙來。再一個不守規矩的表現就是跟政變有關,周本順不守規矩也是這樣,他有政變的嫌疑或準備政變或政變的組成成員,在這種情況下不守『政治規矩』就是指黨內的政變圖謀。」

7月底股市再現波動,政治和經濟危機哪個先到來?下節繼續探討。

7月初發生股災,中共政府在最初的救市措施無效後,採取了強烈的行政干預。21家券商組織了大約1200億元的資金、中國證券金融公司獲得大約1.3萬億元的融資,再加上推出養老金入市的政策,號稱將有3萬億資金入市,托升A股。另外在公安部副部長帶隊入駐證監會排查惡意做空的強勢壓力下,A股終於回升,一連上漲6天,7月24日星期五這天,上證指數收復了4100點大關。就在國內媒體為所謂的「六連陽」烘托造勢的時候,意外又來了。

7月27日星期一,上證指數接連跌破4000、3900、3800點幾個關口,收盤在3725.56點,個股方面近2000支A股跌停,跌幅達8.48%,刷新了8年來A股單日跌幅的紀錄。

在A股劇烈波動的同時,對政府救市、抬市的質疑聲也逐漸擴大。7月25日在北京舉辦的2015年度網易經濟學家夏季論壇上,耶魯大學的陳志武教授公開抨擊,官方媒體煽動4000點只是牛市的開始「是最不負責任的行為」,會進一步強化股市和整個經濟基本面的脫離,使得整個社會擁有財富的機會變得更加扭曲。美國托列多大學經濟系教授張欣撰寫的評論文章則認為:政府的做法實際是靠印鈔票來「維穩」股市,這個飲鴆止渴、將短痛換成長痛的措施,形成了下一輪的通脹風險,後患無窮。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Bridgewater在7月的A股股災之後也發表了對中國經濟的悲觀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七月底中國股市再掀波瀾,應當如何解讀,聽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7月底A股又突然出現跳水,你覺得背後的原因和7月初的股災有不同嗎?

文昭(資深評論員):「有一點不同是,這一次背後的政治勢力操縱暴跌的空間要小些。畢竟稍早已經有當局的強力介入了,有人想背後串聯集中拋售難度就要大些。但是它出現在北戴河會議即將召開的時候,而且出現了金融類股、資源類股的砸盤拖累大盤下跌,也還是比較蹊蹺的。因為之前有消息說,只要股市穩定了,救市資金就會撤出,這確實對市場情緒造成了影響,有投資者看已經連漲六天、六連陽了,擔心政府救市力度減弱或停止,所以想趁好就撤,這可能製造了拋盤的壓力。而且再跌之後,所謂「國家隊」的反應也沒那麼積極。那麼釋放出這些消息的人,是不是也有政治勢力的背景呢,很難說。但客觀基礎是市場信心確實已經被破壞了,大家都根據政府救市意志的強弱來決定自己的投機行為,客觀結果是股市被進一步扭曲,長遠來說會是中共政府的沉重負擔。」

蕭茗(Host/Simone Gao):7月底到8月中旬是北戴河會議召開期間,政治和經濟都出現一些變數,你覺得哪一樣對中共領導人構成更大的挑戰?

文昭(資深評論員):「這兩者合在一起,眼下看還是經濟上的問題更嚴峻緊迫些。因為當前不大可能出現統治集團內的武裝政變,或民間的暴動。江澤民派系在他們政法、武警、安全、軍隊這幾個系統的力量已經被嚴重削弱了,政變的可能性減小了。經濟問題是他們當前最有力的一張牌,在政府強力救市以後股市還出現大跌是對習、李的一個很大不利因素,如果再糾結因為反腐利益受到傷害、有怨言的利益集團,以及在國有企業、地方領導中的抵制力量,是有可能對習、李的執政能力形成一種質疑的聲音,或者抱怨反腐乾擾了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對王岐山施加很大的壓力。現在官場里還沒人敢說,實際上習近平近期提拔了很多軍隊、武警的將領也是在增強壓力,但是經濟的疲弱是一個事實,勢必會對習近平構成很大壓力,看來他想在中共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上再推進一步,但從中共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到五中全會,兩年的時間,經濟民生上都沒有起色,什麼一帶一路輸出產能,我看是遠水解不了近火。這個鬥爭發展的方向,對手從經濟方向質疑他其實我們在一兩年前就多次談到了,在中共體制的束縛中,保黨的前提下,習近平也不大可能解決經濟問題,除非能做更大的突破。」

蕭茗(Host/Simone Gao):就同樣的問題最後來聽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早先的採訪中我們曾問過,政治和經濟哪一樣會是中共最先崩潰陣地。經過今年頭半年中國政治和經濟領域發生的大事,您現在看法呢?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現在政治和經濟相比,當然經濟的崩潰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出現了跡象,中國股市在2008年經歷了世界金融危機之後一直走下坡路,現在發生的股災是明確的指標,因為中國經濟全面不好,所謂股市是當局扶持的一直獨秀唯一的經濟亮點,連續遭遇強震、巨震和股災,這個股災發生的時間點很有意思,6月11日周永康剛剛被判決,6月12日中國的股市就暴跌,而且連續暴跌,後來經過當局全力救市,違反市場經濟規則的救市措施,後來有3個星期的溫和反彈。但是我們看到7月24日星期五那天,宣布了周本順的桉子後,7月27日週一股市又暴跌,暴跌8.5%,17年的最大暴跌,也就說裡面的惡意做空,一不是外國勢力,二不是敵對勢力,是黨內勢力就是習近平的政治勁敵。實際上這兩件事情發生的巧合點及可能是江澤民、曾慶紅集團對習近平、王岐山的報復,可以說是中共內部的權利鬥爭發展到經濟上的表現,隨著經濟崩潰的苗頭上的表現,政治上當然也會出現了分崩離析的表現,實際上中共內部已經分崩離析,雙方已經無法達成妥協,無法密合。」

蕭茗(Host/Simone Gao):世事如戲,2015年的前7個月中國大陸這個舞台上演繹的劇情跌宕起伏,有周永康和令計劃桉的沉寂,有令完成和郭文貴的橫生枝節,有周永康被輕判的低迷,又有反覆敲打慶親王的強烈暗示,還有股市暴漲暴跌背後的重重疑雲。中國的政治、經濟合成一台戲,越來越變得難以捉摸、難以預期。2015年剩下的時間還會發生什麼呢?《世事關心》將持續關注。謝謝收看這期節目,下個星期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