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本順落馬 事關北戴河會議? 熱點互動(1340)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9 日訊】【新唐人2015年07月28日訊】【熱點互動】(1340)周本順落馬 事關北戴河會議:上週五(7/24),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被正式宣布調查,成為中共「十八大」後落馬的首位在任地方一把手。周本順長期在政法委工作,一直是周永康的大秘,心腹,也因積極鎮壓法輪功而高居追查國際「惡人榜」。之前坊間有關他會出事的傳聞不斷,為何周本順在周永康出事兩年後才落馬?這和北戴河會議是否有關聯?周案和剛公布的令計劃案又有何交集?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五,7月24日,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被正式宣布調查,這也是中共「十八大」後落馬的第一位在職的地方一把手。

周本順長期在政法委工作,也一直是周永康的心腹大秘,也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而登上了法輪功「追查國際」的調查榜。坊間有關他會出事的傳聞一直不斷。然而為何在周永康出事2年後,周本順才落馬?這和即將到來的北戴河會議有何關聯?周案和令計劃案又有何交集?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資深評論員就這些熱點問題做一些評論和解析,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我們還是在節目的開始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7月24日晚,中共中紀委網站公布,河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當天上午,周本順還在北京開會,參加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推動會。對外界來說,周本順的落馬顯得有些突然。

周本順自2003年調任中共政法委員會之後,與前周永康共事長達10年。在周永康出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5年間,周本順為政法委秘書長。有消息稱,2012年3月令計劃之子令谷出車禍後,周本順奉周永康之命協助掩蓋真相。 

此前海外媒體曾報導,周本順最大問題是參加薄周政變。根據流傳出來的政變名單,他擬出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本順還因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隨時打電話來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嘉賓提問。歡迎二位,上週我們剛剛談過令計劃案,所以我覺得今天這個感覺似乎是令計劃案的延續。我們先來問問杰森,很多人他對於周本順這個名字可能還不太熟悉,所以您能不能先跟我們介紹一下他的其人其事、發家史?

杰森:周本順他是湖南人,他起家也在湖南,就是說從一個地方小官一直做到湖南省的政法委書記、包括公安廳的廳長,然後直接就是升到了北京。2003年的時候進入政法委做副秘書長,然後2008年升為秘書長,整個和周永康執政政法委有很大的交集,特別是後5年可以說是周永康的「大內總管」。周永康2012年下台以後,他就被安排到了河北省做河北省的省委書記。

其實他和令計劃也是有交集的,因為令計劃和他1994年到1996年在湖南大學讀博士,兩個人都是讀在職博士。雖然當時令計劃是在北京任職,至少每年考試的時候能見個面,所以還是校友的關係。所以也有人推測令計劃的兒子令谷出事了以後,事實上是由周本順把令計劃和周永康形成一個令周同盟。

當然周本順這個人本身有人對他的評價就是心狠手辣。但是與此同時,他又以儒官的身分自居,一路在當官的時候先拿了碩士,後來又在湖南大學拿了博士,後來更可笑的是只花了一年的時間就在武漢大學拿了法學博士。所以他兩個博士一個碩士,掛了好多學位。

但是他為人確實很陰險。他在湖南的時候,就已經做公安廳廳長、政法委的時候,已經入了迫害法輪功國際調查組織的一個名單;後來在河北執政的時候,延續迫害,所以又一次進入調查名單。雖然在中央政法委10年裡頭沒有入,但是整個政法委是迫害法輪功的核心機構,而秘書的話往往是真正的執行者,所以他各方面都脫不了干係。

舉個例子,就是2008年剛剛作為政法委秘書長的時候,在出訪的時候,法輪功學員以總參二部部長的身分跟他打電話,詢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他當時就承認中國有這樣的事情。這個錄音在網上就可以查到。本身你可以看到他事實上可以說是對於鎮壓法輪功過程中,他很可能就是從起家到執行過程、到最後維持鎮壓,他都在其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而在中共這次從抓他的口風來看,很可能跟這次令計劃和周永康的政治陰謀直接有關係。

主持人:好,等一下我們再詳細分析。但我想不管怎麼說他是一個省籍的幹部,但是這一次他的落馬確實頗為引人關注,很多外國媒體幾乎都是以顯著的位置刊登這個消息。破空您能不能談一下,為什麼他的被抓引起這樣的關注?

陳破空:這個有個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問題。像令計劃在7月20日被公布移送司法,這在意料之中,因為令計劃這個案子中共已經炒作很久了,明的、暗的,到了最後被處理大家覺得順理成章。

但僅僅過了4天,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突然被處理,就有點意料之外,而且他是「十八大」之後第一個被處理的省委書記。以前被處理的什麼副書記、副省長一大堆都跟周永康有關係的,然後周本順突然被處理,本來以為,前段時間有人炒作說他可能是周永康的馬仔,結果突然之間就覺得他已經軟著陸了,這麼多年,而且現在一直在高調的活動。所以這個周本順本來以為他很順,實際上他是個周不順。

而且這個周本順姓周,所以自然聯想跟周永康不僅是政法委共事10年,當周永康的秘書長,當周永康的大秘,而周永康的其他大秘全都落網了,就剩下政法委這一個。他又姓周,自然就會聯想到周永康的本家,所以他周本順不如取名叫「周本家」,這樣比較順理成章。所以這個案件可以看成是周永康案和令計劃案的延伸。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案子出來以後,很多人確實會有一個問題,就是剛才二位說的,周永康在2年前落馬的時候,他幾乎所有秘書幫的人員都已經落馬了,唯獨周本順,大家當然都以為他軟著陸了,可是為什麼2年以後他又落馬?我想請二位談一下你們的觀點。

杰森:當時印象很深的是2013年的時候,當時不是搞什麼批評的時候,他甚至就是專門把他放在電視上做批評,而且從那之後幾乎逢事他就把自我批評掛在嘴上,把習主席的語錄掛在嘴上。而且周永康一旦被抓起來以後,立馬表示震驚,表示劃清界線。他非常明顯的展現出好像他要拋棄以前,要站在習這邊。

某種意義上講,因為畢竟周永康一路上各種人脈特別多,你把周圍所有的人都抓起來的話,是不是也造成了一種恐慌範圍太大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的話,習是給了他一個機會,然後他自己又表現得非常誠惶誠恐,好像是認了習要給他這個機會。很多人就覺得他很可能就過了這一關了。連令計劃被抓了以後,被判刑了以後,他就更以為過了這一關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一次是個突然性,就是當人人都以為他過關的時候,卻突然又被抓起來。

主持人:那為什麼呢?

陳破空:對,我補充一下,有三個環節,第一個環節是「十八大」剛過,他就被調任河北省委書記。他以前政法委的,是政法委的副秘書長,後來是秘書長,跟周永康是一夥的。實際上就是調虎離山,習近平當政之後調虎離山,立即把他調走。調走了就是瓦解政法委,瓦解政法委的骨幹,即便一時拿不下來,至少把他們瓦解了,分散處理。所以到河北實際上是明升暗降。到河北當省委書記,這第一個看點。

第二個看點是2013年9月份,習近平搞批評的時候批評到全國各地,首先就到了河北省。當時的解讀是習近平在河北發跡的,在河北正定縣,可能是那個選擇。但現在看起來更深的含義。因為在生活會上,習近平坐中間,周本順坐到左邊,省長坐右邊,坐兩排,然後電視還放了一些畫面,就要求大家要批評和自我批評。

結果河北省委就互相揭批,有4個常委對他提意見,其中2個常委放砲放得最厲害的,一個是秘書長景春華,說「本順同志要注意決策民主化」,就是說決策不民主;還一個就是組織部長梁濱放砲說「本順同志要注意幹部政策的連續性」,表示他來了以後可能自行其事。

但是很具戲劇性的是這兩個人說完話不久,這兩個人都給抓了,所以這個秘書長景春華跟組織部長梁濱都成了階下囚,所以非常具有戲劇性。結果現在輪到周本順是河北省的第三個倒台的人。這第二個看點。

第三個看點,為什麼這麼長時間,都過了幾年在抓他?我們說技術上可能有一個,有的貪官會隱藏的很深,可能習近平想把他拔掉,但是一時可能找不到證據,他也許比別人藏得嚴實一點。你看這次他出來就沒有提到他的家屬、子女……提得很少,就說明他可能藏得比較嚴實,一時很難抓到把柄,所以習近平在窺測時機。

另一個,剛才杰森講的,習近平可能給他個機會,看他能不能改過自新。但是這次又提出和令計劃同樣的罪名——「政治規矩」,也就是說他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違反了政治規矩,就是習近平考察了你幾年,結果你還是不聽話,還是在偷偷摸摸搞一些小動作,那麼可能就違反了規矩就必須把你拿下。

杰森:剛才我們談到,這次北戴河有人說可能現在已經開始了,因為每年都是7月底8月初有北戴河。北戴河往往最關鍵的是一些老頭子和一些當權的人坐在一塊商量中國的人事安排。很可能周本順覺得自己已經過關了,因為周永康也判、令計劃也判了,很可能在這個過程中,他顯出一些……可能有一些舉動。

習近平可能逐漸認識到一點,歷史上他給機會的官員其實不只他一個,其實還有一些其他的,我們具體不再提。他給機會的官員陸陸續續犯事的還在出,原因是他沒有意識到一點,很多官員並不是真的跟江派或者那些人是生死之交、捨生取義的交情,倒不是的,是因為這些人都是有血債的。

你可以看到周本順二次入了調查名單,事實上這些人不管怎麼樣,我們談到「血債幫」這樣的概念,就是說這群人當他意識到在所謂打虎的過程中,莫名其妙的幾乎很多都是「血債幫」的人在落馬。那麼在這過程中,他自然而然形成一種為我的保護意識,這種保護意識本身使得他成為定時炸彈,隨時可能都會爆發,隨時可能會做出一些事情來。

這次習近平看到股市莫名其妙的暴跌,很多人認為是江澤民那個派系做出來,很可能讓習近平意識到一再姑息、一再放縱,很可能這些人都是定時炸彈。為了北戴河會議不出什麼事,就把周本順抓住,因為他畢竟是河北省的省委書記。

主持人:那在我們進一步談北戴河會議之前,我想再請問破空的問題,就是跟令計劃的交集。坊間現在有一種說法,周本順深度介入令計劃兒子的車禍案,這是怎麼回事?然後您認為這是不是也是個導火索?

陳破空:這有二個交集,剛才杰森介紹的有個交集,他們都在湖南大學讀過所謂的工商管理碩士,同校同所比較同一時期大概覆蓋有3年。根據中共內部的那種裙帶關係,他們在讀書期間必然會互相交結、聯絡,而且可能結成某種所謂的深厚的無產階級革命感情。所以後來都到了中央就暗中有勾結。這第一個連結。

第二個連結,3.18車禍之後,周永康、令計劃這邊都出一個人共同處理這件事情。令計劃出的人是他的老婆谷麗萍的弟弟谷源旭出面來處理這個事情,周永康出的人是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來處理這件事情。所以周本順跟谷源旭在這個時候就有個交集,他們共同來掩蓋令計劃兒子令谷的醜聞。所以從這二個交集點就可以看出他跟令計劃的關係不一般。所以令計劃移送司法4天之後他就應聲落馬,應該說是很有深意在裡邊。

主持人:那剛才說到北戴河會議,在媒體上我們看到他這次落馬確實非常突然,他在2天前還去巡視過北戴河,他在出事的當天還在北京主持會議。我不知道杰森您怎麼看?是不是對於高層來講,這個抓捕是非常機密的在進行?因為他們怕節外生枝。

杰森:肯定是機密在進行。中共對於官員的抓捕過程中,它機密進行的目的只有二個,一個是不給這個官員造成恐慌,然後影響調查;另一方面它主要是為了收放自如,某種意義上講,我可抓你、我可不抓你,其實它自己掌握官員腐敗的消息和各種消息我想是很多的。比如周永康手裡掌握了很多官員的腐敗信息各方面,這都是它們控制人的一個把柄。

他決定抓,我倒覺得很可能是一個比較突然的決定,也許是它們意識到,比較快的決定,總結的案子肯定早已經存在了,快速的決定很可能跟將要開的北戴河會議有關,當然內幕很可能未來才可能曝出來,但是你要是推測的話,是不是習近平這邊意識到了江派有所動作。

雖然周本順還不夠資格參加北戴河,他會不會是江派的一個棋子?是不是江派想把他推到某個位置上,那個位置習近平並不想給?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拿走一個江派的棋子,雖然不是一個江派的手,但是是江派的一個棋子,因為畢竟拿走了一個重要的人物,相對來說這個缺,要填這個位置很可能落在習派的手裡頭。

陳破空:關於北戴河會議,中共的官方媒體已經承認了抓周本順就是這個。因為中共在香港的鳳凰網登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做專家認為抓周本順「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這個文章就講到,因為他主政河北,北戴河又是屬於河北,近在咫尺,所以他主政河北這個情況是負面的,對北戴河會議是負面,所以中央在這個時候就斷然措施。

主持人:它這個文章不是空穴來風?

陳破空:這個文章是它們內部發出來的,雖然它寫得比較保守,最後以負面結束,就他主政河北對北戴河會議是負面的。事實上可以解讀成從低到高三個層次,如果淺的層次來說,就是習近平和王岐山採取了預防性措施。因為周本順又在政法委長期任職,有政法系統的人脈在那裡。

第二,他又主政河北,雙方交集的話他有可能對北戴河形成一個包抄,如果他發動政變的話,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可能會逼迫軍方、或者逼迫情報機構突然行動,那習近平他們可能被一網打盡。這是一個,這是預防性措施。

但實質上他有可能已經採取了一些動作。比如說如果他不是主動的,被動的江澤民或者曾慶紅的人找到他了,給他做了這些暗示,結果習近平安排在他身邊的人已經就曝光了這個情況,乾脆斷然措施把他控制起來再說。

還有一個很嚴重的情況,他已經部署了某種程度的政變。因為就在他被下馬前二天派到北戴河去做所謂的調研,而且調研的題目叫「城鄉結合的調研」,這極有可能以這個東西做掩護,在做最後的布局。

而北戴河這次波雲詭譎、風起雲湧,而且面臨一場惡鬥,抓周本順本人就證明北戴河可能陷於惡鬥,雙方可能攤牌。而抓了周本順之後,極可能顯示習近平在北戴河之前取得一個權力上的先機,或者取到一個優勢,把令計劃拉下馬,周永康一判,把河北的第一把手給拿下來。

首先起到二個作用,一個作用就是瓦解可能發生的政變,第二個作用起的是一個心理震撼作用。連周本順,河北的第一號人物,我說拿下他就拿下他!你們誰還敢在北戴河上搞鬼?對江、曾這一派就可能有心理震撼,他們確實有可能戰戰兢兢,恐怕有點誠惶誠恐。

主持人:說到周本順在這個事件中的作用,現在有人說如果令計劃的案件只是一個收尾,周本順確實讓外界普遍認為是一個反腐的推進,甚至有人說它是一個反腐的小高潮。

杰森:對,其實這是有道理的說法,原因是什麼呢?原來周本順不抓,確實給江派的人留了一個幻想,周本順這樣的人都沒抓,使這些人就覺得好像還可以軟著陸、還可以歇一歇。周本順這次突然被抓,幾乎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

習近平也知道,當抓周本順的時候,他就已經跟所有歷史上跟周永康、江澤民這個派系的所有挑戰,不管你是哪個級別的人,很可能未來遲早要抓,可以說是全面宣戰的一個作法。可以說習近平迫不得已,但是也是說明習近平可能也有這樣的信息:剩下的人已經不能足以成氣候了。

主持人:我想請問破空,我們的時間也進入大半時間了,所以觀眾朋友如果您有問題或者想發表您的觀點,歡迎您隨時打電話。破空我想問一下,無獨有偶,在周本順被調查的前一天7月23日,官媒新華網上又發表了一篇有關慶親王的文章,它就說慶親王「從零開始」火箭竄升。我想在這種多事之秋,輿論造勢,大家都是很敏感的。您認為會不會這就是指名了、者是暗示了下一個老虎?

陳破空:這個慶親王大家都知道,就是指曾慶紅。他的秘書在今年兩會上幫他辯護,就已經證明他就是曾慶紅。那個秘書原來說他是足智多謀、很能幹,現在又說他無能、一事無成,他自相矛盾,不是自打耳光嗎?所以他說的話就證明了他的主子曾慶紅就是被暗指的慶親王。

而這個就二個巧合,一個就是說周永康被判刑的第二天6月12日就出了一本書《慶親王》,下面是「你懂的!」「你懂的」專門是針對周永康這個派系,針對這一幫的,「慶親王」是針對曾慶紅,也就是說周永康下一個是不是曾慶紅?做了一個強烈的暗示。而這本書並沒有被禁止,並不是地方上所出的書、捅的漏子,就說明是中央授意,這本書就出來了。

那麼現在就是在令計劃和周本順之間又出了一篇文章,就妳剛才提的這篇文章,又指到「慶親王」,我認為這個情況可能是這樣,本來習近平他們還猶豫了一段時間,就說拿下曾慶紅還不容易,因為曾慶紅跨兩個派系,一個是江派,他是龍頭老大,排名數一數二的;另外一派是紅二代,太子黨的一個龍頭,所以拿下他恐怕還頗費周折,在盤根錯節的中國政壇上權力鬥爭還不太好搞。

習近平他們還有點猶豫,但是在猶豫的時候,曾慶紅可能做了很多動作,一個動作就是股市。股市雖然說本來就是個泡沫,但他可能在中間弄了一把,做空,叫做「惡意做空」,這個可能就激怒了習近平他們。再一個就是北戴河會議之前,他是不是有部署?比方通過周本順去做某種部署?結果又刺激了習近平他們。

所以當時習近平他們在反腐受挫,我寫了一篇文章說習王反腐受挫,後果嚴重。就這種權力鬥爭你死我活的,所以如果你開弓沒有回頭箭,你不進就是退,而且如果你不進的話,到時機翻轉過來,你可能被人家吞掉、吃掉。

結果習近平手下有一個學者寫了一篇文章也這麼說,說本來崇禎皇帝是可以避過梅山之劫,不必吊死在梅山。就看你這一步怎麼走?一步進,還是一步退?就暗示只能進不能退!在這個時候可能習近平他們就不得不磨刀了。

主持人:所以這篇文章可以說是比較明顯的一個信號,在外界解讀。那我們現在因為有一位觀眾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觀眾電話,紐約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紐約陳先生:您好。我想請問一下令計劃的兒子令谷車禍的事情,他為什麼要掩蓋呢?車禍就車禍嘛,掩蓋什麼呢?

杰森:對,因為當時車禍畢竟是在一個很關鍵的時候,當時「十八大」都是努力想入常,而當時令計劃入常的呼聲非常高。令計劃是一個權力慾極強極強的人,當兒子開著法拉利和兩女孩子撞死,這個過程中,如果這個消息曝出來,幾乎令計劃入常的可能性就變成零了,畢竟你不可能讓這樣的人入常。所以出於對於仕途的考慮,出於對家族聲譽、資產的考慮,他必須要把這個事情隱藏起來。所以說這個事情是非常簡單的道理,對於這個。

當然你要是說在中共體系之外,大家覺得不可思議,孩子去世了、出車禍了,這有什麼可隱藏的呢?但是中共這種政敵互相踩一腳,因為入常就7個人,你上去,別人就會下來,政敵那麼多,在這個過程中你沒問題還在找問題呢!所以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一個概念。

主持人:是。破空您剛才談到北戴河會議,我想接著談一下,因為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很多人事變動是它一個主要議題。其實有人已經在傳聞說北京市市長會代替河北的省委書記,就在周本順出事之前。現在周本順出事,似乎是部分證實了這些傳聞。在您看來,北戴河會議會是什麼樣的形式?

陳破空:對,北戴河會議表面上有些別的議題,比如什麼「十三五」,所謂的國民經濟發展計劃,還有什麼軍隊改革計劃,但是我們都知道北戴河會議從來就是中共內部權力鬥爭激烈的一個會議,政治老人也來了,所謂的元老也來了,然後現任的領導都聚集在那裡,如果說有人要對他們下手的話,可以一網打盡。

他們今年的北戴會議更加緊張,一方面是習王反腐受到相當大的阻力,大老虎、老老虎聯手反撲;但另一方面來說,對江派那邊是殊死一搏。所以最終來說就是人事、就是權力鬥爭、就是搶權力、搶位置。現在就傳出北京、上海、河北都可能領導換人。河北已經換了,毫無疑問,第一把手拿下去可能換別人了。北京就傳聞說市委書記郭金龍可能被調走,而且北京市政府要外遷,就是把他們排除在外。

上海傳聞說韓正可能明升暗降調到北京任虛職,要別的人去接任上海,其中的人選可能王滬寧,或者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那麼這也就是說習近平急於掌握這些要害,就是津京兩地都是屬於經濟重地。所以這個時候就是權力爭奪的攻防戰事,顯而易見。所以我就預見北戴河肯定權力惡鬥,甚至可能面臨攤牌。

主持人:杰森,我們現在有兩位觀眾,但我想就這個問題您有什麼很快想補充的嗎?

杰森:我同意這樣的說法,大家都知道北戴河是中國幕後搏鬥的地方,這一次名義上的老虎已經拿掉了,但是確確實實背後的股市的暴跌你可以看到,習李往前推進的阻力還是非常大,習李必須要邁這一步,邁這一步他必須把布局再布好,因為你要做下一個戰役的時候,你必須要把重要的位置把守好。在這樣的情況下,北戴河會議就是在布陣的一個過程。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接一下兩位觀眾的電話,第一位是洛杉磯的陳女士。

洛杉磯陳女士:我想知道江派他們肯定是落馬,一個個肯定是要清算的。但是最後習近平他怎麼來收拾這麼大的一個爛攤子?所有的官員基本全部在貪,根本就不是法律範圍能掌控之內的。我想問一下陳破空先生。

主持人:知道了,我們很快接一下王先生電話,再來回應。大陸的王先生您好。

大陸王先生:您好。我想說的是國內抓好多老虎,老虎一多就反腐。當然希望反腐不要像以前那樣又演化成政治鬥爭了,現在看的話有那麼幾種跡象,因為長期嚴重腐敗,像山西原書記袁純清、還有雲南前書記秦光榮、江蘇省書記羅志軍……發現的時候都沒有被抓。

陳破空:王岐山說的話就是治標為治本贏得時間,如果他這個話算數的話,很容易,你收拾了一批人,也代替為自己的人,那你有可能為新政贏得時間。另外,剛才王先生說反腐、權鬥,反腐本來就是權鬥,權鬥來就是反腐,在目前的制度情況下,比如說周本順就是周永康或者令計劃的延續。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時間已經到了,我們謝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